恥辱!

這對他司徒摘星來說是恥辱。

是一種只能用對手的鮮血才能洗刷的恥辱!

他成名多年,從一出生就帶著光環,成年之後,更是戰績驚天地,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小瞧過?

「司徒摘星,殺了他,若是魏家找你的麻煩,我張虎幫你!」

「司徒摘星,殺了他,若是魏家找你的麻煩,我鬼虎幫你!」

「司徒摘星,殺了他,若是魏家找你的麻煩,我劉青峰幫你!」

三位被點名的戰皇榜上的超級強者,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殺機,盯著司徒摘星說道。

只是讓他們四人聯手殺魏漾一個,他們實在做不到,因為魏漾不配!

「好!」

司徒摘星沒有任何的遲疑,他從來沒有這麼想要殺過一個人,當即那伴隨他二十年的摘星劍徒然出手。

劍出,剎那芳華。

整個虎鬥場四周所有的強者在這一刻都是面色驟變,便是林逸的瞳孔都微微一縮。

「好恐怖的一劍,這司徒摘星不愧是戰皇榜上的超級強者!」

「不錯,這一劍,簡直猶如天上的星辰一般刺目,看似極遠,可瞬間而至,簡直詭異,犀利到了極致啊!」

有兩名強者眼睛瞪的圓鼓鼓的驚呼道。 「竟然已經領悟到了劍心,難怪能夠在戰皇榜上佔據名額!」

林逸抿嘴淡淡的笑道,雖然司徒摘星領悟的並不是劍心之中最恐怖的王者之劍,不過他的劍心倒也算是十分犀利,頗有幾分夜晚星空那種包羅萬象的感覺,給人一種浩大無邊的錯覺。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啊!這司徒摘星果然不凡啊!這一劍,我看魏漾危險了啊!」

有以鬚髮皆白的老者,微微頷首,盯著司徒摘星滿意的笑道。

眾人一聽,也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捫心自問,這一劍如果放在他們身上的話,能夠擋住的還真沒有幾個!

馮廣等人此時一個個神色也悠地變得緊張起來,他們知道魏漾的戰鬥力不俗,可此時這心裡也有些緊張了。

實在是司徒摘星這一劍太強,太強!

強大到已經擊潰了他們的信心。

「等會兒,若是少爺有危險,你們全部都給我上,無論如何要保住少爺,少爺不死,我魏家不死!」

馮廣咬著槽牙,以大管家的身份,盯著站在旁邊的幾名老者沉聲說道。

這幾人的境界也不過是渡劫後期,馮廣對他們也沒報太大的希望,只要能夠救下魏漾的性命即可。

「大管家放心,我們是魏家的人,自然不可能看著少爺有危險!」

幾名老者一聽,紛紛抱拳,一臉凝重的答應了下來。

此時,司徒摘星的劍芒也以驚人的速度到了魏漾的面前。

可魏漾卻彷彿沒有感知到這一劍的恐怖一般,此時才慢慢的抬頭,宛如剛剛蘇醒的巨龍一般,眼神輕蔑的盯著那殺過來的一劍,而後,直接揮拳而上。

「給我破!!!」

「砰!……」

可怕至極的悶響聲驟然響起,宛如有幾百斤的炸藥直接在眾人的耳邊爆炸了一般,讓每個人的耳朵里都忍不住發出一陣陣嗡鳴之聲,不少修為底下的人在這一刻更是忍不住發出一聲聲痛苦的慘叫。

而司徒摘星打出來的那恐怖到了極致,讓所有人都為止心驚膽戰的劍芒,竟……竟……竟然碎了!

「這怎麼可能?」

有勉強可以穩住身形的蓋世強者亡魂俱冒的發出了一聲驚呼。

在場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魏漾使用拳頭去接司徒摘星的劍芒的啊!

血肉之軀如何能夠跟利刃相比呢?

可現在,這詭異的一幕就這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啊!

這簡直把所有人震驚的都要窒息了。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

每二個人的心裡都在咆哮,都在吶喊。

「瑪德,有點難搞了啊!看來這次搶媳婦兒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了啊!!!」

林逸眸光有些凝重的嘀咕道,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區區一個五品宗門,敢在白雲城如此橫行無忌了,這等恐怖的實力,假以時日,恐怕高俅都未必是他的對手吧!

「魏家出了真龍,這次真的要一飛衝天了啊!」

有蓋世強者再度一臉唏噓的嘀咕道,這等恐怖的實力,便是成名多年的老前輩也擋不住啊!

至於,鬼虎,張虎等人,此時面色也一瞬間凝重到了極點。

他們之前還以為魏漾是自大,是神經病,可現在看來顯然不是,最少,剛剛司徒摘星的那一劍他們無法擋住,更無法如此輕鬆的擋住。

這豈不是說明魏漾的實力真的在他們之上,真的有一挑四的實力?

這個想法,讓他們的心頭都彷彿壓了一座沉重無比的大山一般,讓他們難受的呼吸都無法正常呼吸了。

司徒摘星的臉色是凝重到了極致,從小到大,還從未有人如此輕鬆的接下他的劍芒,更不用說魏漾還是用自己的拳頭接下的,當即猙獰而瘋狂的笑道:「你的實力的確讓我有些意外,看來那上古大仙的傳承的確恐怖,今天我斬了你之後,也應該去尋找一下上古的傳承了啊!」

魏漾依舊如同之前一般,嘴角噙著一抹詭異到了極致的笑容,笑而不語,靜靜的盯著司徒摘星,給人一種壓抑到了極致的感覺。

繼而。

司徒摘星眸光一寒,手中的長劍在瞬間顫抖了千萬次,這一劍是他畢生功力的凝聚,也可以說是他現在能夠爆發出來的最強一擊,「我就不信,你在我這一劍之下還能夠不動用仙器!」

話落。

劍芒暴漲,宛如洶湧澎湃到了極致的海洋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魏漾殺了過去。

「呵呵,單憑你的修為,還真的不配讓我用仙器!」

魏漾淡淡的說道,聲音如他臉上的表情一般,平靜的沒有絲毫的情緒,可是卻充斥著一濃濃的強大和自信,那口吻,彷彿他就是司徒摘星的師傅一般,彷彿他要殺司徒摘星不過是砍瓜切菜一般的簡單輕鬆。

「哼!狂妄,我就不信你真的有這麼恐怖!」

司徒摘怒吼,隨後,整個人就像是高速轉動的電鑽一般緊緊的跟著手中的仙劍一起朝著魏漾飛了過去,而且他的身上竟然也浮現了一層可怕的仙焰。

「這是怎麼回事兒?」

有強者瞪著眼睛,發出來一聲驚呼。

仙焰,那可是只有仙器才能夠爆發出來的獨特火焰,他們修行一生,也不曾見過有人能夠爆發出仙焰啊!

「難道他不是人?」

有仙人之境的強者皺著眉頭不解的嘀咕道,實在是這一幕太過匪夷所思,讓人意外,簡直超過了他們對於這個世界上的認知。

「人劍合一,這司徒摘星在劍道上的天賦果然驚人啊!」

林逸忍不住有些驚訝的讚歎到。

「什麼?人劍合一?」

「這,他竟然做到了人劍合一?」

一道道的驚呼聲驟然響起,人劍合一,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是劍道上最恐怖的境界,沒有之一。

人就是劍!

劍就是人!

威力簡直可以用驚駭世俗來形容。

一直神色平靜的魏漾,此時那冷漠的臉上卻突然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司徒摘星,你果然不俗啊!竟然能夠領悟到人劍合一,若是再給你十年的時間,你絕對是白雲城年輕一輩中的第一高手,只可惜,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永遠都算不上真正的天才!」 「哈哈,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了!」

宛如戰車劃過虛空一般可怕的笑聲,驟然在虛空之上響起。

仙劍上的仙焰此時也猛的暴漲,彷彿天河一般,直接籠罩整片天空,使得天空看起來都像是在被焚燒一般

「轟轟轟……」

可怕的仙焰傾瀉而下,浩浩蕩蕩,奔騰洶湧的朝著魏漾殺了過去。

可怕的氣息,使得不少膽小的人都直接離開了自己的位置,站在百米之外的虛空上盯著這驚駭世俗的一戰,生怕不小心被戰鬥的餘波給秒殺了,實在是司徒摘星爆發出來的殺機,太過恐怖,太過浩瀚。

「為劍而生,為劍而死,你倒是真正的愛劍之人啊!!!」林逸有些感慨的說道,這種瘋子是最為值得讓人尊敬的人,沒有之一,他這一生,都奉獻給了劍,他就是劍,劍就是他,這一劍若是不能破開困局,不能斬了夢魘,他便會如同寶劍一般,徹底消失在天地間。

與此同時。

萬眾矚目下,一動不動的魏漾也終於拿出了自己的仙劍,一把通體漆黑如墨,有魔氣繚繞的長劍,散發著十惡不赦的氣息。

轉瞬。

劍出!

天地間驟然一暗,彷彿一下子進入了無邊黑暗的地獄之中一般。

甚至在眾人的耳邊隱約能夠聽到一陣陣鬼哭狼嚎之聲,讓人的汗毛都抑制不住的一根根炸起。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天青地明,方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可戰皇榜上排名第六十的司徒摘星,此時的心臟處卻出現了一個窟窿,前後對穿,能夠清楚的看到,他的心臟已經消失不見。

「砰!」

一聲脆響。

漂浮在司徒摘星面前,伴隨了他二十多年的仙劍,在這一刻,直接炸開,化成了無數的碎片,如同氣泡一般緩緩消失在了天地間。

「我讓你蒙羞了!」

司徒摘星喉嚨蠕動,用力的說出了這幾個字。

而後。

「轟!!!」

司徒摘星倒地!

死。

所有人都伴隨著那屍體倒地的聲音猛的一顫。

驚悚!

恐怖!

每個人的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一般。

這一刻魏漾彷彿成為了整個世界的焦點,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時落在了他的身上,全部都充滿了濃濃的畏懼,驚悚!

太妖孽!

太強橫了……

同等境界的情況下,魏漾竟然秒殺了戰皇榜上排名第六十的司徒摘星,哪怕是親眼見所見,眾人也依舊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啊!

二十多歲,仙人之境,秒殺戰皇榜司徒摘星,得上古大仙傳承……

強大耀眼到簡直無法正視!!!

什麼叫做天才?

這才是真正的天才!

這才是真正能夠凌駕於所有人之上的天才!

死一般的寂靜里。

馮廣率先回過神兒,激動萬分的大笑了起來,「少爺威武霸氣!」

魏家的下人,子弟一聽,一個個也紛紛回過神兒了,個個都是一臉激動,得意,瘋狂,揚天咆哮。

「少爺威武霸氣!」

「少爺威武霸氣!」

「少爺威武霸氣!」

可怕的聲音宛如天河一般,在虎鬥場的上空澎湃的響起。

「呼呼……」

所以人都悄悄的吐了一口濁氣。

隨後。

紛紛抱拳一臉討好的看向了魏漾,魏家的崛起,已經是無人能夠抵擋了。

「恭喜魏少!」

「賀喜魏少!」

「這是我天銘宗送上的大禮!」

「這是我水雲宗送上的大禮!」

「這是我八面龍門送上的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