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我奇怪的看着秦小海。

秦小海指着地面,說:“地面上哪有什麼腳印,乾乾淨淨的啊。”

我心裏一怔,再次低頭,那些滴着水的腳印還在,雖然比之前乾涸了一點,但是還是有明顯印記的,這麼清楚的腳印,秦小海怎麼會看不見?他一個刑警,絕對不是在跟我開玩笑的。

我頭嗡的麻了下,我知道,這兇手,恐怕不是人了!

我說:“小海哥,咱們這邊來,我跟你說幾句話。”

秦小海點了點頭。

到了一邊,我說道:“小海哥,你也是知道的。我能看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我的確能看到地上有一些溼漉漉的腳印的。”

秦小海看着我,隨後他臉色變了下,說:“這麼說,這案件的兇手,不是人?”

我沒說話。

秦小海右手摸着他的下巴,嘀咕着說:“任何事情都瞞不住我小海哥的法眼,看來,這案件的確不是人做的。嗯,正好,到你這個兼職協警發揮作用的時候了,走,你跟我去監控室,咱們看看監控錄像再說。”

我和秦小海往監控室走去。醫院爲了節省成本。監控室裏只安排了一個保安,進去的時候那個保安竟然還在打盹。

秦小海拍醒他,問:“三樓的走廊監控錄像,有嗎?”

那個人見是刑警,趕緊揉了揉眼睛,說:“有,有。”

保安飛快的調出監控錄像。

我想了想時間,說:“調到十二點十分左右。”

保安拖動鼠標,找到十二點十分,秦小海說停,就從這裏看。

十二點十一分左右,一個穿着護士服的人從衛生間出來,雖然離得遠,但是我和秦小海都看得出。這個女人就是受害者。

就在女人剛剛從衛生間出來半分鐘,她的身後出現一個身影,一個很大很高的影子,那個人穿着破爛的黑色西服,頭髮凌亂,手腳腫脹,他要比普通人高出不少。

可是,我一看到那個影子,心裏就咯噔一下,不知道爲什麼,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人是魏強!

我使勁的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楚。可是監控錄像離的有點遠,再加上那個人影,不知道爲什麼,在監控錄像中總是一閃一閃的,根本看不清楚。

我轉頭看秦小海,秦小海顯然也從監控錄像中看到了什麼,他雙目囧囧有神,死死的盯着監控屏幕。

我轉頭,壓抑住心底的恐懼和不安。也繼續看監控。監控畫面中,那個女護士似乎聽到了後面的腳步聲,所以她就回頭看了眼。

這個時候,屏幕突然間發出“嗤嗤啦啦”的一陣聲響,畫面變得十分不清楚,而畫面上那個女護士,臉上的表情變得格外扭曲,她想要叫,卻沒法叫,想要掙扎,卻沒法掙扎,她臉上的表情變得驚恐猙獰,然後就“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應該是死了。

這時,那個黑衣人低下頭,雙手扯開女人的衣服,張開血淋淋的大口,咬掉了女人的兩個房乳,然後轉身,一步步走到窗戶邊,跳了下去。

過程結束了,過了一會就是一個病人在遠處跌倒,她就是第一個發現死人的人,然後就是我出現了。

我看着屏幕,心裏冒出一陣陣的涼氣。

秦小海轉頭問我:“你……看到了什麼?”

我說:“一個穿着西服的人,那個人,恩,好像有點高大。”

秦小海點點頭說:“那看來咱們看到的都是一樣的。”

我有點猶豫,還是轉頭看着秦小海,低聲說:“小海哥,你有沒有覺得……覺得那個人像一個人?” 此時衝進董志傲家裏的,是陸亦寒。網

我正錯愕時,陸亦寒已經衝到了樓上,看見我身上的血,臉色一沉,二話不說,對着董志傲的臉就是一拳頭。

董志傲根本沒想到家裏會突然衝進來個人,登時被打了個頭暈目眩,摔倒地上。

陸亦寒迅速地扶起我,一臉焦急:“小淺,你沒事吧?”

饒是我對陸亦寒有多少不信任,此時此刻,和董志傲比起來,他都是值得我依靠的。

“我沒事。”我迅速道,“你搞定這個男的,我給曉敏打救護車。”

陸亦寒迅速地點頭,轉身就對着剛站起身的董志傲,又是一拳。

別看陸亦寒長得有幾分陰柔,但到底是玄門出身,這動起手來毫不含糊,三下兩下就將董志傲給打趴了。

我先打電話叫了救護車,緊接着撥了110,說找到了金婉婉殺人案的嫌疑犯。

掛斷電話,我就看見董志傲蜷縮在地上,擦着嘴角的血,冷笑:“你以爲就憑你們幾個的一面之詞,就能將我定罪?真是天真。”

我臉色微變。

不錯,當初學校調查董志傲和金婉婉關係的時候,也是什麼都沒查出來,恐怕這個董志傲之所以敢那麼囂張,肯定是家裏有靠山。

陸亦寒只是冷笑一聲。

“是麼?”他冷聲一句,立馬就抽出一道符,摔在董志傲頭上。

那符觸碰到董志傲時就燃燒起來,然後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董志傲的臉色突然呆滯起來。

“你對他做了什麼?”我嚇了一跳,認不準。

“讓他說實話。”陸亦寒微微一笑,轉頭看向董志傲,問,“你說,金婉婉是不是你殺的?”

董志傲此時兩眼無神,只是點了點頭。

我愣住。

擦。

早知道陸亦寒這符既然那麼好用,我又何必冒着那麼大的危險,來這裏找什麼破手機?

警察和救護車很快就到了,跟着來的還有羅晗。

羅晗一看見昏迷的曉敏和額頭上帶血的我,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抱住我,罵道:“舒淺你這個瘋子!明知道那麼危險,還來敢什麼!如果不是我及時告訴陸亦寒你們在哪裏,你們都要完蛋了!”

我一愣,“是你告訴陸亦寒我在這裏的?”

“對啊。”羅晗擦擦眼淚,道,“他來宿舍找你,我剛好看見你短信,嚇壞了,趕緊告訴他,他一聽說你們的事,立馬就趕過來了,速度好快,我都跟不上。”

我原來就奇怪陸亦寒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裏,原來是羅晗告訴他的。

我看向陸亦寒,就發現他也正看着我。

我有些心虛地別開眼。

我被幾個護士姐姐覆上了救護車,他們正給我包紮傷口,我手機突然震動了。

我低頭看見是條短信,但看見來電號碼時,我心裏一個哆嗦。

000。

是金婉婉。

我顫抖着手機打開短信——

“謝謝你舒淺。我已經想起我死前的一切了。接下來,你能幫我找到我的屍體嗎?”

這金婉婉竟然還讓我幫她找屍體?

有沒有點得寸進尺啊?

我還來不及反應,手裏的手機就突然被人奪走了。

我轉過頭,就看見陸亦寒不知什麼時候也上了救護車,正鐵青着臉看我的手機。

“你……”

我剛想說什麼,陸亦寒就擡頭瞪向我,壓低嗓子憤然道:“舒淺,你不要告訴我,你是答應了這死去的女鬼,幫她查清死因?”

我沒想到陸亦寒這一猜一個準,頓時不知說什麼了。

見我這樣,陸亦寒便知道自己說對了,眼裏直冒火,但忌憚着旁邊的護士姐姐,只能低聲道:“你真是瘋了!你看到沒有,鬼就是這樣,你幫了她一件事,她只會麻煩你第二件事!”

“金婉婉她不是那麼……”不是那麼不將道理的鬼。

我話還沒說完,陸亦寒就狠狠打斷我。

“鬼就是鬼,你別上他們額當!”

我抖了一下,沒答話。

“別說這些沒用的了,我們去找她的屍體。”陸亦寒二話不說,讓護士給我的傷口簡單地包紮了一下,就跟司機說“停車”,拽着我走下救護車,根本不顧那些護士的阻攔。

我知道陸亦寒這方面比我懂得多,便沒有反抗,只是問:“你說金婉婉的屍體,會不會是董志傲想辦法從警察局運出來,藏起來而,我們要不要讓警察問一問董志傲?”

陸亦寒臉色突然變得有幾分古怪,只是道:“董志傲那裏,應該是問不出什麼了。”

“爲什麼?”我愣住。

“因爲我已經將董志傲的心神毀了。”

“你說什麼!”我停下腳步,一臉難以置信。

陸亦寒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和不耐,“不然你以爲,他怎麼會那麼容易承認罪行?”

我臉色發白。

我原以爲陸亦寒用的那道符,只是能夠讓董志傲說實話而已。

看來我是天真了。

這又不是什麼魔法小說,哪裏來那麼容易說實話的咒符,陸亦寒那一咒符,是直接毀了董志傲的心神!

我感到四肢發涼。

“你爲什麼要那麼做?”我低聲道,“讓董志傲認罪,明明有很多別的方法。”

“可這個方法最快!”陸亦寒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耐,“小淺,那個男人這樣害你們,難道不罪有應得?”

董志傲的確罪有應得,但這不是我們應該來做的啊!

我咬着脣,沒有說話。

但陸亦寒彷彿猜到了我的想法,自嘲地笑了一聲,“怎麼了小淺,容祁在你面前殺人你都不會怪他,可我只是毀了一個惡人的心神,你都要對我生氣?”

“這不是一回事。”我蹙眉。

“好,那你告訴我,爲什麼我和容祁,不是一回事?”陸亦寒反問,“難道就因爲你喜歡他,你就可以包容他的一切?”

我無言以對。

或許是因爲容祁是鬼,陸亦寒是人,我總不能將他們兩個相提並論。

我的確也不喜歡容祁殺人殺鬼,但總覺得也可以接受。

可陸亦寒……

如果他真的是阿遠,我實在沒法相信小時候那個溫柔又好脾氣的小胖子,有一天會這樣心狠手辣。 “像一個人?”秦小海愣了下,隨後搖搖頭,“那個人身形臃腫,我沒有什麼印象啊。”

我說:“你想想,如果是魏強,他的身體在水裏面泡上三天,是不是就是這個樣子!”

秦小海也參與了魏強死亡的那個案子,他當然是知道魏強的相貌的,聽我這麼一說,秦小海嘴裏“嘶”了一下,隨後說:“你這麼一說,我忽然覺得還真是!如果真的是魏強的話……臥槽,這種案件可如何是好?”

我也有點惶恐不安,說:“小海哥,從監控錄像看,魏強是從女廁所裏出來的,咱們去女廁所先看看,然後就是,如果真的是他,恐怕我和柳依依都會被他找上。”

“你?爲什麼找你?”秦小海奇怪的看着我。

“我……”我一張嘴,突然想起來。我用鬼謀殺魏強的事情,可不能說出去,說出去我就完蛋了,我立馬改口說:“魏強和柳依依的婚約,其實有我的原因才鬧掰的,你想啊,如果不是我能看到王芍的鬼魂。說不定現在柳依依和魏強都已經完婚了。”

秦小海點了點頭,說:“行,咱們快點行動,另外你和柳依依得小心一點,他肯定會找上你們的。”

秦小海讓一個協警留在監控室裏,開始往前查看錄像,看看那個兇手是什麼時候進入女廁所的。他自己則和我往三樓的女廁所裏走去。

到了女廁所,我走了進去,女廁所裏一股陰森森的感覺,籠罩了我。

我左右看着,然後目光落在了一個下水道口,下水道口那裏臭烘烘的,然而旁邊。卻有一灘快要乾涸的水漬,比較清晰的水漬。

我說:“小海哥,你看看,能看到那裏的水跡嗎?”我指着下水道口問。

秦小海仔細的看了看,搖搖頭,說:“沒有。”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那就對了。這些水漬是魏強身上流下來的,他是從這裏進來的。”

“這裏?這個通道……有點小吧。”秦小海奇怪,下水道口也就能允許一個嬰兒通過,魏強那龐大的身軀,顯然通不過。

我也有點不瞭解,我說:“現在沒辦法用常理推測了,不行,我現在就回去,不知道魏強和這個護士有什麼仇恨,不過我覺得他肯定會找上我和柳依依,我先回去了。”

說完我擺了擺手,揹着書包就往宿舍跑,在路上的時候,我撥打了柳依依的電話,柳依依的電話已經關機了,應該在睡覺。

我有點着急。

到了宿舍裏,楊苟但正和池翔兩個人一邊吃辣條一邊打英雄聯盟。

看到我,池翔一邊操縱劍姬女放大招,一邊說:“喲,你可回來了,這兩天兩夜沒見到你,想死哥了。”

我走過去,一把將兩個人的電腦給合上,說:“走,收拾東西,現在就跟我走。”

楊苟但嚇了一跳,他跳起來,說:“宋飛。你幹屁啊,我馬上就神裝了,分分鐘拆他們的水晶塔。”

“拆你妹,去幫我保護一個人。”我說。

“我不去,佛爺我堂堂的佛門弟子,千年不遇的天才,怎麼能淪爲當保鏢呢,你趕緊的,我要打遊戲。”楊苟但一邊吃着辣條一邊說。

“不行,跟我走,到了那邊也能玩。”我只好哄他。

楊苟但還是不同意。

我說:“去保護柳依依,她有危險,你到底去不去?”

楊苟但還想拒絕,一邊的池翔一把攔住了楊苟但的脖子,說:“去,去,我們帶着電腦,去保護柳依依,狗蛋,咱們在那邊繼續玩哈,走。走。”池翔一聽是保護柳依依,立馬站到了我這一邊。

我看着楊苟但抱着我的電腦,還有一包辣條,心裏有點無奈,這個傢伙還是太小了啊,纔不到十歲,完全沒法理解人間疾苦啊。

池翔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說:“宋飛,你是我親哥,走,咱們去和柳依依妹妹幽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