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想之後,說道:「你們四個,就不需要進行第二關和第三關的測試了,直接進入第四關吧。」

隨着趙無極的話音落下,在場的一名負責跑龍套的男考生立馬便提出了異議:「老師憑什麼呀?」

說着,這個男考生有些畏懼的看了一眼朱竹清,又補充道:「如果只是她的話,也就算了,可是,另外的這三個憑什麼?」

對於朱竹清,在場考生態度倒是出奇的一致,這是個狠人,惹不起!

雖然說很多人之前都沒有注意到朱竹清到底是和戴沐白如何交手的,但是,戴沐白的那三個魂環,大部分都是注意到了的。

所以,對於能夠一招秒殺了戴沐白的朱竹清,眾考生自然是充滿了敬畏,別說是免除第二關和第三關的測試了,就算是直接錄取,眾考生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但是,對於唐三,小舞還有寧榮榮這三人,眾人的異議可就比較大了。

能夠在十三歲之前魂力超過二十級的魂師,天賦都不算太差,先天魂力,基本上都在六級以上。

放在絕大部分的魂師學院之中,都可以稱得上是優秀。

這些少年魂師,毋庸置疑都是驕傲的,眼見唐三他們三個被免除了第二場和第三次的測試,眾人頓時就不服了。

對於星羅帝國,趙無極可能會感到投鼠忌器,但是對於這些普通的學生,他可就沒有那麼多的顧忌了。

聞言,趙無極直接冷哼了一聲,召喚出了自己的七個魂環。

頃刻之間,屬於魂聖的恐怖威壓,朝着在場的那些學生襲來。

先給一群學生來了一個下馬威,趙無極這才不屑道:「天賦不怎麼樣,想法倒是不少,如果你們的魂力能夠達到二十五級以上的話,也可以直接進入第四輪的考試,不過,可惜,你們的天賦不夠,老老實實的在這裏接受第二輪的考試吧。」

說完,趙無極甚至都不等其他的學生說話,便直接扭頭離開,只剩下一群失魂落魄的學生,一個個的被打擊的不輕。

「好了,你們都跟着我過來吧,我帶你們去參加第四場考核。」一直等到趙無極離去了之後,戴沐白這才開口,招呼唐三他們幾人一塊去進行第四場考核。

當然了,現在的戴沐白,已經不敢和朱竹清對視了。

別看戴沐白平時總是一副暴脾氣,拽的跟什麼似的。

但實際上,他的本性卻是欺軟怕硬,欺負比自己弱的人,他一向積極,戰鬥力爆表。

但如果對上了真正的強者,比如說像他親愛的哥哥,戴維斯那樣的狠人,他很快就會露出色厲內荏的本質。

所以,被朱竹清教訓了一頓,甚至差點去見閻王了之後,戴沐白一下子就變得老實了起來,一路上,這貨都沒敢再去招惹朱竹清。

倒是和唐三聊得比較開心。

因為之前被唐三的雄黃酒救回一條命的緣故,戴沐白對於唐三的好感倒是上升了不少,而唐三,對於戴沐白更是沒有任何的抵抗力。

於是很快的,這倆男的就打成了一片。

戴沐白給唐三科普史萊克學院的同時,還不忘吹噓起了自家的學校。

像什麼學院自從建立了之後,一共只錄取過六十二名學員,但真正畢業的,卻只有十四個人,但這十四個人離開學院之後,無一不成為了舉世矚目的人物,其中最出色的一位,現在已經是武魂殿中的最年輕的長老,權威僅次於教皇之類的。

但是,只要仔細推敲一下,就會發現戴沐白的這番話到底有多不靠譜。

首先,從時間上來算,玉小剛和比比東分手,距離現在還不到二十年,那樣的話,史萊克學院建校的時間是絕對不超過二十年的。

按照史萊克學院的校規,他們是不招收十三歲以上的學生的,那樣來算的話,那位成為武魂殿長老的史萊克學院學生,現在應該還不到三十三歲。

而武魂殿的長老,除了寧風致和玉小剛這兩個例外以外,剩下的全都是九十一級以上的封號斗羅。

……

ps:感謝書友萬劍歸宗,300起點幣的打賞,書友20180528161543318,300起點幣的打賞,然後就是日常的求投資,求票,求收藏,求打賞!!! 「不是覺得不好看嗎?那還看幹嘛?」莫丞州直接拽著江枝往外面走,樓下已經飄起了食物的香味。

不知道是不是別墅的僕人在準備晚餐。

「現在我們就走。」

「嗯?今天晚上不住這裡嗎?」江枝有些奇怪,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怎麼還要回去。

莫丞州冷哼一聲,「這別墅又不是買給你的,為什麼今天要留下來?」

他的語氣雖然不好,但是帶著一點真實,江枝都感受到了。

莫丞州說的應該不是假話。

這處處合自己心意的別墅,從前就不是送給自己的,現在也不是送給自己的。

江枝突然就覺得自己胸口悶悶的,有些喘不上氣。

「這次就不和你計較先了,先去吃飯,德叔做的烤肉很不錯。」莫丞州輕輕握住江枝的手往飯廳走去。

德叔果然在那裡烤肉,香味讓人遭不住。

江枝搓了搓手,「那我就不客氣了。」

她直接坐下,開始享受這一頓美味的晚餐。

不得不說這個烤肉真的特別好吃!無論是醬料還是肉質,都是恰到好處。

女主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烤肉了。

「德叔,你的手藝也太優秀了點吧!」江枝一邊吃著烤肉,一邊抽出手來誇獎德叔。

莫丞州扯了扯嘴角,倒了一杯酸梅汁給江枝,「怎麼吃著東西也不消停?」

江枝笑了笑,滿嘴油膩,莫丞州都有些嫌棄。

他拿過一邊的至今,給江枝擦了擦嘴巴。

德叔笑了笑,「少爺和少夫人的感情真好,讓我這孤家寡人看了都挺羨慕的。」

江枝嘴裡的肉一下子就不香了,還猛烈地咳嗽起來。

莫名其妙變成莫丞州的女朋友就算了,現在還要承擔少夫人的名義?

「德叔你誤會了,我只是莫丞州的女朋友。」江枝擺了擺手,不想讓德叔誤會。

沒想到德叔一點都不在意,還說女朋友以後就是會變成少夫人的。

這讓江枝怎麼接。

德叔卻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了,看向莫丞州,詢問今天晚上是否要住下。

「今天晚上就住在這裡,主卧你去收拾一下。」莫丞州擦了擦嘴巴,跟江枝一起回到客廳休息。

江枝是覺得讓德叔一個已經上了年紀的人去收拾房間有些過意不去。

就和莫丞州說想要去幫幫德叔。

「這別墅不是只有德叔一個人的,德叔的兒子也是在這裡幫忙的。」莫丞州給自己倒了杯酸梅湯,這烤肉再好吃,吃多了都是會膩的。

江枝聽到有其他人罪惡感也就沒有那麼重了。

不過這山裡的信號不是很好,在這裡打遊戲也沒什麼遊戲體驗。

電視機雖然大,但是江枝現在並沒有什麼想要看電視的慾望。

這一來二去,突然覺得晚上歇在這裡有點無聊。

「怎麼沒精打採的?」莫丞州注意道江枝的情緒,把她摟到自己懷裡,像給小貓順毛似的順了順江枝的背。

江枝告訴他現在這樣沒事幹有點無聊。

莫丞州倒是有些沉默,他已經習慣這樣的日子,如果有時間能夠休息,他都是保持一種防空的狀態,讓自己能夠放鬆下。

就是這小妮子平時就是閑不下來的主兒,現在肯定覺得無聊透頂。

莫丞州看了看別墅的客廳,也確實沒什麼娛樂設施。

「少爺,要不試試泳池,泳池裝修好后還沒有整是用過。」德叔站在他們身後隨時準備著伺候,也聽到了江枝的話。

門外那個超大的泳池!

江枝的眼睛一下就亮堂起來,「莫丞州我們去游泳吧!」

既然江枝都這麼說了,莫丞州自然是隨著江枝去,帶著江枝回卧室換泳衣,同時讓德叔去準備泳池的相關事宜。

等到莫丞州換好衣服出來,江枝早就跑到樓下的泳池去了,還衝他揮了揮手。

「莫丞州!這個泳池真的很舒服!」江枝隨意地在泳池裡翻滾著,身心都來到了解放,這種在水裡暢遊的舒爽,是別人難以感同身受的。

江枝伸出水面來換氣。

莫丞州還沒有下水,但是站在岸上看著江枝。

那傲人的腹肌一下引入眼帘,江枝一時間沒忍住咽了咽口水。

「你怎麼不下來啊……」江枝反應過來后臉紅了,她別過頭掩飾自己剛剛的局促,彷彿害羞的不是她。

莫丞州注意到了江枝這個小情緒,再配合江枝的小情緒,簡直就像是在勾引他似的。

美人都主動獻殷勤了,莫丞州怎麼能不服呢?

他這就下水,直接把江枝抱在懷裡。

「幹嘛呢!你變態啊!」江枝剛剛就在饞他身子,現在又突然來搞這一手,江枝一下就受不了了,讓莫丞州放開自己。

莫丞州輕輕往她耳朵邊吹了口熱氣,「如果不呢?」

這充滿著某種曖昧氣息的動作,讓江枝忍不住身子就這樣軟下來了。

不得不說,莫丞州撩妹還是很有一把的。

她剛想讓莫丞州好好待著,不要動手動腳,岸上的鈴聲突然就想起來了,好像是江枝自己的。

「我去接個電話。」

江枝麻溜地上了岸,莫丞州也跟著上來了。

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江枝皺了皺眉,但還是接起來,「喂,計信岩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還沒聽見計信岩說話,莫丞州已經把手機給搶過去了。

他直接把電話掛斷了,動作行雲流水,毫不含糊。

江枝愣住,隨後感到憤怒,「莫丞州你神經病啊!你幹嘛掛斷我的電話!」

「你怎麼和計信岩有聯繫?」莫丞州沒有回答,而是直接質問江枝,語氣也不太友好。

江枝冷笑了一聲,「和你有什麼關係嗎?你憑什麼控制我的人際關係?」

莫丞州這才深呼吸著,讓江枝不要往心裡去。

剛剛是他激動了些。

「所以你就可以直接這樣掛斷我的電話?你什麼意思啊莫丞州!」江枝可不覺得這是什麼隨隨便便能夠原諒的事情。

從她手裡把手機搶走,又直接掛斷別人打給她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