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炳和香兒等人也看到了夜叉族的少主,均露出了喜色,夜叉族的少主被俘,戰局已經完全扭轉。

關注官方qq公眾號「」(id:love),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放了少主!」羅睺和羅峰大怒,縱身躍起,圍住了蕭凡和莫小天。

蕭凡笑道:「不想你家少主死的話,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我給你們兩個選擇,要麼,你們馬上回去,讓夜叉族的人退回大荒,要麼,你們家少主死。」

「你若敢傷少主,族長絕對不會放過你!」羅睺冷喝。

蕭凡和莫小天相視一眼,均想,看來這夜叉族少主在夜叉族的地位很高,蕭凡看著羅睺,笑道:「我已經給了你兩個選擇,你最好現在就去通知你們的族長,讓他退回大荒,永遠不得進入趙國境內,否則你就等著為你們的少主收屍吧。」

羅睺怒了,羅峰低聲道:「你想害死少主嗎?我們現在應該回去把此事稟告夜叉始祖。」

聞言,羅睺點了點頭。

「我回去通知族長,你跟著他們。」羅峰說道。

「你去吧,我不會讓他們傷害少主的。」羅睺正色道。

羅峰看著蕭凡,冷笑道:「我現在就去通知族長,究竟族長退不退兵,最多三天,我便會回來給你一個答覆,在這期間,少主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我也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你放心好了,你家少主絕對不會有事的。」蕭凡笑道。

羅峰當即率領數千夜叉族人離去,並把受傷的羅浩也帶走了。

蕭凡和莫小天帶著還在昏迷中的夜叉族少主趕到了大軍之中,一個統領迎上來,把傷害情況向莫小天和蕭凡彙報了一下。大軍傷了千人,死了數百人,對於十萬大軍來說,這點損失並不算大。

與此同時,羅睺也集結好自己的夜叉族大軍,就在蕭凡他們的大軍不遠處,個個面帶凶光的看著蕭凡等人。

一個身材魁梧的統領掃視羅睺等人一眼,冷哼道:「此刻我們若是全力進攻的話,定能滅了這些夜叉!」

此人叫候東海,五大統領之一,以前是趙天南的親信。

「嘿嘿,沒錯,我們現在若是出手的話,滅他們並不難。」另外一個瘦瘦高高的統領笑道,這人叫做候萬里,五大統領之一,同樣是趙天南的親信,也是候東海的堂兄。

「現在若是出手的話,勢必會激怒夜叉族的人,我們要這公主何用?」蕭凡說道:「你們為了逞一時之快,對他們痛下殺手,夜叉少主即便對夜叉族很重要,他們也絕對不會再跟我們談判。」

候萬里呵呵笑道:「王子說的是。」他本以為蕭凡年輕氣盛,若用言語鼓動,說不定真的會殺了夜叉族的人,到時候蕭凡勢必會被大帥處罰,他沒想到蕭凡居然不受自己的鼓動。

看來這小子也不好對付啊,他心裡如是想。

「他說三天後會給我們一個答覆,我們便回紫火城等消息好了。」莫小天笑道:「另外,你們傳訊給大帥,把這裡的情況稟告給他,若是夜叉族的始祖不想談判,帶著夜叉族大軍殺過來搶人,大帥也好派人來支援我們。」

候東海點頭,當即吩咐人去傳訊,在這種事上他可不敢做什麼手腳。

莫小天又道:「皇室已經派人去牽制三國五族地皇境以上的強者了,夜叉族的族長就算有心想趕過來對付我們也沒有辦法。」笑了笑,他又道:「我們在這紫火城等三天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蕭凡當下命人安排好大軍,然後留下三大統領鎮守,接著他和莫小天帶著部分將領進入了紫火城。

羅睺冷哼一聲,當下也吩咐自己的人在紫火城外安營紮寨。

紫火城內,慕容炳等人已為蕭凡等人安排好住處,蕭凡等人一一入住。

一夜很快便過。

第二天清晨,蕭凡本想去看看夜叉族少主,卻在自己房間前的花廳中看到了一個少女,少女外貌清純,年紀約莫十五歲左右。這少女是書院外院的弟子,叫做冰兒,蕭凡有些印象。

瞧見蕭凡看著自己,冰兒玉容微紅,笑道:「六先生,早。」

蕭凡笑著點頭,朝著冰兒身邊的花卉看去,笑道:「你喜歡花?」

冰兒笑著點頭,「我爺爺很喜歡種花。」說著她的面色變得有些暗淡,低聲道:「爺爺以前是書院外院的教習,外院的花全是爺爺種的。」

「你爺爺……」蕭凡欲言又止。

「爺爺已經過世了。」冰兒咬著紅唇說道:「我發過誓,將來一定要為爺爺報仇。」

「你爺爺是被誰殺的?」蕭凡問道。

「我媽媽得罪了一個人,我爺爺本想去討回個公道,卻死在了那人手上。」冰兒咬牙道。

「誰殺了你爺爺?」蕭凡問道。

冰兒沒有回答,她強笑道:「六先生,這些花好看嗎?」

蕭凡點頭。


「我采些回去,種在書院里,以後六先生便可以看到了。」冰兒笑道。

「好啊,等花開了,你一定要叫我去看。」蕭凡笑道。

冰兒點頭,俏皮的笑道:「六先生,我走了。」她採下朵花,轉身離去了。

蕭凡一笑,也去找莫小天去了。

……

來到莫小天的住處,莫小天弄醒了夜叉族少主,夜叉族少女瞧見蕭凡和莫小天,本想出手,但卻發現自己根本使不出力量來,她心中大驚。

「你中了毒。」蕭凡說道:「我覺得你還是不要運功的好。」

「你們是誰?」夜叉族少主警惕的看著蕭凡和莫小天。

蕭凡笑道:「你若是肯勸夜叉族的退回大荒,我們說不定能成為好朋友。」

莫小天也笑著點頭,「對待朋友,我們一向是很友好的,嘿嘿,對待敵人,我們不止會下毒,還會做些其他的事。」

夜叉族少主冷笑:「你們若敢動我,我爹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你爹是夜叉族族長吧?」蕭凡笑道。

「你這人類還有算有幾分眼力。」夜叉族少主笑道。

「你爹只有你一個女兒嗎?」蕭凡又問。

夜叉族少主目光一轉,笑道:「我是我爹的第十八個女兒。」

莫小天饒有深意的笑道:「我怎麼聽說你爹只有你一個女兒。」

「聽說的,往往都當不得真。」夜叉族少主笑道:「我還聽說你們人類全都是些矮子,全是些禿子。」

莫小天冷哼一聲,揚手敲暈了夜叉族少主。

蕭凡看著莫小天,「她說的應該是假話。」

莫小天點頭,「她越掩飾,越說明她的重要,她擔心我們利用逼迫夜叉族退兵。」

「看來,我們可以不費一兵一卒把夜叉族趕回大荒了。」蕭凡笑道。

「再等等,羅峰馬上就會回來。」莫小天笑道。

又過了兩天,羅峰果真來了,蕭凡等人趕出城去,在羅睺身邊看到了風塵僕僕的羅峰,他看著蕭凡等人,高聲道:「族長說了,想要我們退兵也行,不過你們必須答應我們三個條件。」

「說。」蕭凡說道。

「第一,你們必須隨我們去見族長,當面跟族長談判,以示你們的誠意!」

「第二,你們必須給我們五百億靈石作為補償!」

「第三,自然是把少主交給我們。」

聽完夜叉族的三個條件,五大統領吩咐冷笑:「五百億靈石?你夜叉族不怕撐死了嗎!?」

也有將領冷笑:「親自去談判?你當我們是白痴嗎?」

親自去談判,無異於自投羅網,誰會嫌命長去送死?

蕭凡和莫小天都沒有說話。

「如果你們不答應的話可以殺了少主,嘿嘿,不過到時候,我們族長必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追殺你們,你們也知道,我們族長若是想要殺掉你們其中一人,除非趙無涯一直跟在你們身邊保護,否則你們必死無疑!」羅峰大笑。



關注官方qq公眾號「」(id:love),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眾人沒想到夜叉族的族長居然這麼狠。

蕭凡看著莫小天,說道:「五師兄,三師姐給了我一張符。」

莫小天說道:「你想……」

蕭凡點頭。

其他人都不知道蕭凡和莫小天到底在打什麼啞謎。

蕭凡看著眾人,說道:「你們留在紫火城,我和五師兄去和夜叉族長談判。」

眾人色變,其中一個統領說道:「夜叉族長擺明了要算計我們,我們又何必去……」他想說去送死,但送死兩個字卻是說不出口的。

蕭凡笑道:「你們放心,我和五師兄可都還沒活夠呢。」

眾人均想,他們是書院的弟子,又豈會沒有保命的手段?想到這兒,眾人不再勸說蕭凡和莫小天。

候東海和候萬里更加不會勸蕭凡他們留下,他們心中巴不得蕭凡死在夜叉族手上。

「族長就在前面八十里之外。」羅峰笑道:「若是你們連這八十里路都不敢過去的話,嘿嘿,那你們還是回邯鄲去吧。」

八十里,對於修行者來說,轉瞬之間就到了。

蕭凡笑道:「好,我跟你們去。」

當下蕭凡吩咐好五大統領,留守在紫火城之外,若有變故的話,便進紫火城開啟防禦大陣。隨後,蕭凡和莫小天才帶著人,跟隨羅峰和羅睺前去見夜叉族族長,與蕭凡同去的人有香兒、石岩、冷天棄和書院外院的弟子,冰兒也在其中。

夜叉族少主被書院外院弟子用布兜抬著,閉目不醒,羅峰一看,冷笑道:「你們對少主做了什麼?」

蕭凡笑道:「你放心好了,你家少主不過是中了些**而已。」

「哼,若少主有事的話,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著。」羅睺冷笑。

羅峰突然伸手抓向夜叉族公主,莫小天嘿嘿一笑,沒有動手,夜叉族少主身上光華乍閃,把羅峰震退了幾步。

「嘿嘿,我們為了保護你家少主,可下了不少功夫。」莫小天笑道:「這下你應該放心了吧?」

羅峰心中卻怒,卻笑道:「放心,自然放心。」

蕭凡卻早已經知道,莫小天把太虛幻鏡放在了夜叉族少主身下,別人想要碰夜叉少主是斷然不可能的。

「族長最疼愛的便是少主,在見到族長之前,你們最好把公主的**解了。」羅睺說道。


莫小天笑笑,伸手從夜叉少主背後掏出了太虛幻鏡,然後取出酒葫蘆滴了一滴酒在夜叉少主眉心,沒過多久夜叉少主就醒了過來。

羅峰連忙傳音道:「少主,我們三人聯手殺了他們!」

「我沒辦法使用法力。」夜叉少主傳音道:「況且那小子手中的先天靈寶很厲害,就算我沒有受傷,我們三人聯手,只怕也占不了什麼便宜,你們這是要帶他們去什麼地方?」

「族長和翼族族長、百越族族長聯手去對付東方侯和西方侯,還沒有回來,我們騙他們,要帶他去見族長。」羅峰傳音道:「大長老說,只要把他們騙過去,就算他們有上品先天靈寶也休想逃走。」

夜叉少主傳音道:「大長老出手的話自然沒有什麼問題,哼,抓住他們之後,我一定要讓他們生不如死!」

兩人傳音,蕭凡和莫小天自然知道,但是蕭凡和莫小天並未阻止。沒多久,羅睺他們就帶著蕭凡等人來到了一處平原,平原上儘是一人多高的綠草,風一吹過,如潮水般涌動。

冰兒笑著說道:「這是天火州特有的九葉草,據說這種草可長到十丈高,它的葉片也會隨之變得更加堅硬,十丈高的九葉草,葉片堪比玄階法寶,是天然的寶劍!」

蕭凡聞言游目四顧,四周圍都是也五葉、六葉草,並沒有九葉草,不過即便如此,這些草的葉片看起來也極其堅硬。他這個時候才深有體會,天下之大真是無奇不有。

冰兒又笑道:「據說大荒深處有種食人花,連神遊境修士遇到了也會有為危險。」看著羅峰等人,她又道:「還有,據說夜叉族族地有種夜叉樹,三十年一開花,爾後三年結果,果子成熟之後,若是吃下去,會被同化成夜叉。」

羅峰和羅睺色變,心道:「這小丫頭怎會知道?」

蕭凡看著冰兒,笑道:「冰兒,你是怎麼知道的?」

冰兒笑道:「書院有很多典籍,看多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香兒和蕭凡不禁看向了莫小天,莫小天尷尬的笑道:「我太忙了,沒時間去看。」

蕭凡和香兒等人不禁莞爾。

夜叉少主和羅峰他們心中卻很吃驚,他們沒想到蕭凡等人居然是書院的人,大荒異族豈會沒有聽說過白鹿書院?他們不禁想,大長老真的對付得了這些人嗎?不是他們對大長老沒有信心,書院的名頭實在太大了。

「對了,據說無啟國有一神茶樹,五十年一開花,他的花乃世間最珍貴的茶花之一,被譽為悟道茶,也不知是真是假。」冰兒又道。

夜叉少主笑道:「自然是真的,可惜你這小丫頭沒有機會喝,神茶樹在不死天皇的後花園裡面,憑你這小丫頭,就算再修鍊個幾千年也休想進去。」

蕭凡聽說過不死天皇,不死天皇乃大荒第一高手。

幾人說話之間,已經到了目的地,前面草叢中赫然有一頂頂金色大帳,大帳周圍站著一排排手持鐵叉的夜叉,個個面色肅然。

羅峰和羅睺在前引路,帶著蕭凡等人來到了中央最高最大的金色大帳,一個面容蒼老的夜叉族老者手持拐杖走出了大陣,其身後跟著兩個魁梧的夜叉,皆是人皇境強者。

看到夜叉少主安然無恙,那老者這才看著蕭凡,笑道:「年輕人,有膽色,居然敢帶著這麼點人來跟老夫談判。」

「族長,人我已經帶來了。」蕭凡笑道。

老者嘿嘿笑道:「年輕人,你認錯人了,我乃夜叉族大長老,並非族長。」

莫小天嘿嘿笑道:「你們族長呢?他們為什麼不出來?」

老者身後左邊那個夜叉冷笑:「族長也是你說見就能見的嗎?」

「你又是誰?」莫小天看著這夜叉。

「嘿嘿,記住了,我叫羅猛,夜叉族第一勇士!」羅猛大笑,忽然一拳打向了莫小天的頭,拳風呼嘯,八方皆震。

人皇中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