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煜剛拿起話筒,現場的人都開始沸騰了,煜老公可不是隨便稱呼的,特別的女人幾乎都是兩眼放光的看著他。

「大家好,我是慕煜。」儘管如此,他還是禮貌性的先自我介紹。 「不晚,未晞,我們三個好久沒在一起聚過,放鬆過了,還記得上一次還是你試鏡《少帥》成功時,那時因為林微微,我們的聚會沒有盡興。」

見他們如此渴望,沈未晞想了想確實已經很久沒有聚過了,「那好吧。」

晚宴結束時,正是夜生活降臨的時候,正是酒吧是最熱鬧的時候。

因為是劇組的殺青宴,所以,沈未晞不得不和劇組的主創人員一起,端著香檳,走到一些行業內的大人物面前去攀談,算是為這部電視劇拉一些後期的資源,比如廣告,周邊,宣傳,公關等等。

之前已經在現場被迫出了風頭,沈未晞這一回非常的低調,一直跟在蘇韻和慕煜的身後,很少說話,見人就笑,總是就像個晚輩一樣,禮貌乖巧,沒有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也沒有讓人討厭。

一輪輪下來,該見的人都見過了,導演終於放過了他們,朝他們揮揮手,「年輕人都去玩去吧,我老了,走不動了,就坐這裡謝謝喝喝小酒。」

確實累的夠嗆,大家也都理解,更多的是解放,不用再端著酒杯去看人臉色了。

蘇韻拍拍沈未晞的肩,溫和的說道,「我們去那邊做做。」

慕煜也點頭,「也好,未晞,和我們一起吧。」

兩個在演習時給過她幫助的人,沈未晞一直是心存感激的,而且也難得和他們在一起,於是點頭,跟著他們走到了休息區。

「不習慣吧?」蘇韻看著她笑的溫婉,沒有女王了范兒的冷傲氣場。

「以前沒見過,所以比較新鮮。」以前是根本就沒機會,今天算是開眼界了,所以說演員想要獲得一個好劇本,特別是大製作的劇本得到的自然也要更多。就因為出演了千皇的這部劇,她有幸參加這麼大的行業宴會,還認識了行業內這麼多大佬,眼界都開拓了。

慕煜低低的笑道,「以後會越來越多的,多到你會煩不勝煩。」

這話算是在變相的說,未晞以後的路會越來越好的,但是祝福又不是那麼的突兀,聽起來很是舒心,沈未晞覺得慕煜真的是個完美一般的人物,難怪他在娛樂圈的人緣這麼好。

「謝謝慕煜,我會越來越好,你和蘇韻姐會更好。」沈未晞彎唇笑道。

隔著人群,傅錦寒看著沈未晞笑顏如花的和慕煜在那邊談心,目光微微沉了沉,從上演講台後,到現在,她就沒回到自己的身邊,看來是把這個正牌男友給忘了。

還有……

他蹙眉,看著慕煜的神色十分不善。

他微微抬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到了他的身邊,恭敬道,「少主。」

「慕煜怎麼還在國內,讓路源查。」

「是。」男人離去,給路源打電話。

沒多一會兒,傅錦寒的手機響起,是路源的來電。

「少主。」那邊,路源的語氣雖然沉穩,但還是能聽出來有一絲焦急。

「嗯。」傅錦寒盯著沈未晞那邊,眼神幽沉至極。 路源徐徐說道,「慕煜他是中途讓齊真去了國外,這件事他是瞞著我們做的,而且參加殺青宴,他也沒有跟公司彙報。」

「哼。」冷不丁,傅錦寒冷哼了一聲,讓電話那邊的路源驚出了一身冷汗。

「少主,我馬上讓他去國外。」路源說道,其實這話,他說的也沒太大的底氣,如果說千皇有什麼演員例外,是不受千皇規章拘束的藝人,慕煜和蘇韻兩個是算的。

因為他們兩個是影視界的香餑餑,離開千皇,不論哪家傳媒經紀公司都會爭破頭皮的要他們,或者,他們自己也有能力另起爐灶。


除非,千皇告誡行業內,千皇的真正大老闆,傅錦寒的身份,而且放出話,要封殺他們,不然千皇沒有能夠約束這兩個人的砝碼。

傅錦寒冷聲道,「不必,這個人你不用管了。」

無限密室逃脫 ,他掛了電話,長腿一邁,闊步走向沈未晞。

「一切的事情談完了?」傅錦寒長臂一伸,攬住了沈未晞的腰身,低沉的嗓音在她耳旁響起。

沈未晞心裡一震,說好的,和劇組談完事情就去找他的,結果被一些事纏住了。

「嗯,我和慕煜,蘇韻姐剛好就多聊了一會兒,拍戲的時候,他們幫助過我不少。」

「哦,既然幫助你不少,我們應該感謝他們。」傅錦寒像男主人一樣宣誓自己的權利,既然是幫助過未晞的,那他作為未晞的男人,自然是要幫她去感謝這些人。

「不必了,我們和未晞是互幫互助,相互成就。」慕煜非常不喜傅錦寒,這個男人太咄咄逼人了,而且對未晞的態度,實在是過於強硬,未晞和他們在一起,只是因為大家是朋友,但是在這位傅先生的眼裡,他看到了醋味。

傅錦寒怎麼會讓他如意,「感謝是我們要做的,至於你要不要接受,那是你的事。」

蘇韻看著傅錦寒,一直沉默著,見兩個人劍拔弩張了,如有所思片刻,笑著打斷他們的暗中較勁,「兩位先生都是喜歡未晞的,所以才會願意無私的為她奉獻,我們也不要寒了雙方的心,喜歡未晞不是錯,只要尊重未晞的選舉就可以了,大家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緒,不要嚇到未晞了。」

沈未晞知道傅錦寒生氣了,男人的氣場完全不對,看了一眼慕煜,和平日的溫和比起來,似乎也多了一份威嚴,她不知道,他們兩個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似乎就沒有什麼焦急,如果是因為她的話,她也沒做錯什麼事,更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扯了扯傅錦寒的衣袖,悄咪咪的瞪了他一眼,這不是沒事找事嘛,「慕煜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男朋友,不要讓我難做。」

小女人嬌嗔模樣,在傅錦寒冷硬的心劃過一絲波紋,他黑沉眸子拂過淺淡的笑意,「放心,為了你,我已經很克制了。」

他這話說的沒錯,換做別人,慕煜哪有機會站在這裡和他在言語上爭鋒相對? 沈未晞又見了好幾位姜毅一早就搭上線的重量級人物和各行各業的精英人士。

雖然不是每一個都相談甚歡,但大部分都算有了一個好的開端,至少以後『未晞工作室』不是單打獨鬥,也不是只能像菟絲花一樣依附著千皇傳媒,她,姜毅,還有小白,他們三個可以開疆拓土,把工作室經營的更好。

「未晞,宴會過後,我們去狂歡去吧。」白樺挽住她的胳膊撒嬌。

他們三個自從創立工作室后,聚在一起的機會越來越少,更別說大晚上的狂歡了,地點自然是夜生活最為豐富的酒吧街了。

在那裡,他們可以釋放無盡的壓力,可以做自己,不用顧忌別人的眼神,完全紓解壓抑。

「那得很晚了。」沈未晞不由偷偷看了一眼傅錦寒的方向,那個男人此刻正筆直的站在一個大盆栽的旁邊,整個人看起來太俊逸了,心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動。

姜毅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目光微微一沉,真是走到哪,這傅錦寒都陰魂不散,對未晞簡直是到了變》態般的佔有。欲。

672

「不晚,未晞,我們三個好久沒在一起聚過,放鬆過了,還記得上一次還是你試鏡《少帥》成功時,那時因為林微微,我們的聚會沒有盡興。」

見他們如此渴望,沈未晞想了想確實已經很久沒有聚過了,「那好吧。」

晚宴結束時,正是夜生活降臨的時候,正是酒吧是最熱鬧的時候。

因為是劇組的殺青宴,所以,沈未晞不得不和劇組的主創人員一起,端著香檳,走到一些行業內的大人物面前去攀談,算是為這部電視劇拉一些後期的資源,比如廣告,周邊,宣傳,公關等等。

之前已經在現場被迫出了風頭,沈未晞這一回非常的低調,一直跟在蘇韻和慕煜的身後,很少說話,見人就笑,總是就像個晚輩一樣,禮貌乖巧,沒有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也沒有讓人討厭。


一輪輪下來,該見的人都見過了,導演終於放過了他們,朝他們揮揮手,「年輕人都去玩去吧,我老了,走不動了,就坐這裡謝謝喝喝小酒。」

確實累的夠嗆,大家也都理解,更多的是解放,不用再端著酒杯去看人臉色了。

蘇韻拍拍沈未晞的肩,溫和的說道,「我們去那邊做做。」

慕煜也點頭,「也好,未晞,和我們一起吧。」

兩個在演習時給過她幫助的人,沈未晞一直是心存感激的,而且也難得和他們在一起,於是點頭,跟著他們走到了休息區。

「不習慣吧?」蘇韻看著她笑的溫婉,沒有女王了范兒的冷傲氣場。

「以前沒見過,所以比較新鮮。」以前是根本就沒機會,今天算是開眼界了,所以說演員想要獲得一個好劇本,特別是大製作的劇本得到的自然也要更多。就因為出演了千皇的這部劇,她有幸參加這麼大的行業宴會,還認識了行業內這麼多大佬,眼界都開拓了。

慕煜低低的笑道,「以後會越來越多的,多到你會煩不勝煩。」 傅錦寒卻沒有回答他,這點小事自然是攔不住媒體行業的大佬的。

……

沈未晞又見了好幾位姜毅一早就搭上線的重量級人物和各行各業的精英人士。

雖然不是每一個都相談甚歡,但大部分都算有了一個好的開端,至少以後『未晞工作室』不是單打獨鬥,也不是只能像菟絲花一樣依附著千皇傳媒,她,姜毅,還有小白,他們三個可以開疆拓土,把工作室經營的更好。

「未晞,宴會過後,我們去狂歡去吧。」白樺挽住她的胳膊撒嬌。

他們三個自從創立工作室后,聚在一起的機會越來越少,更別說大晚上的狂歡了,地點自然是夜生活最為豐富的酒吧街了。

在那裡,他們可以釋放無盡的壓力,可以做自己,不用顧忌別人的眼神,完全紓解壓抑。

「那得很晚了。」沈未晞不由偷偷看了一眼傅錦寒的方向,那個男人此刻正筆直的站在一個大盆栽的旁邊,整個人看起來太俊逸了,心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動。

姜毅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目光微微一沉,真是走到哪,這傅錦寒都陰魂不散,對未晞簡直是到了變》態般的佔有。欲。

672

「不晚,未晞,我們三個好久沒在一起聚過,放鬆過了,還記得上一次還是你試鏡《少帥》成功時,那時因為林微微,我們的聚會沒有盡興。」

見他們如此渴望,沈未晞想了想確實已經很久沒有聚過了,「那好吧。」

晚宴結束時,正是夜生活降臨的時候,正是酒吧是最熱鬧的時候。

因為是劇組的殺青宴,所以,沈未晞不得不和劇組的主創人員一起,端著香檳,走到一些行業內的大人物面前去攀談,算是為這部電視劇拉一些後期的資源,比如廣告,周邊,宣傳,公關等等。

之前已經在現場被迫出了風頭,沈未晞這一回非常的低調,一直跟在蘇韻和慕煜的身後,很少說話,見人就笑,總是就像個晚輩一樣,禮貌乖巧,沒有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也沒有讓人討厭。

一輪輪下來,該見的人都見過了,導演終於放過了他們,朝他們揮揮手,「年輕人都去玩去吧,我老了,走不動了,就坐這裡謝謝喝喝小酒。」

確實累的夠嗆,大家也都理解,更多的是解放,不用再端著酒杯去看人臉色了。

蘇韻拍拍沈未晞的肩,溫和的說道,「我們去那邊做做。」

慕煜也點頭,「也好,未晞,和我們一起吧。」

兩個在演習時給過她幫助的人,沈未晞一直是心存感激的,而且也難得和他們在一起,於是點頭,跟著他們走到了休息區。


「不習慣吧?」蘇韻看著她笑的溫婉,沒有女王了范兒的冷傲氣場。

「以前沒見過,所以比較新鮮。」以前是根本就沒機會,今天算是開眼界了,所以說演員想要獲得一個好劇本,特別是大製作的劇本得到的自然也要更多。就因為出演了千皇的這部劇,她有幸參加這麼大的行業宴會,還認識了行業內這麼多大佬,眼界都開拓了。 傅錦寒面色冷峻,看著慕煜的眼神黑沉而危險,「你是覺得,你是未晞的朋友,我不敢動你?」

言外之意,還是,你靠女人來庇護自己。

慕煜別他這麼說,自然是不太愉快,還沒說話,蘇韻攔住了他。

「這個事吧,我覺得你們還是不要挑這個時間來辯論了,如果說想要證明自己男人的力量,還是私下解決比較好,現在,我們還是談談呆會兒去酒吧玩的事吧,我很期待。」

說著,她朝未晞眨眨眼,露出調皮的笑意。

沈未晞會意,挽住傅錦寒的胳膊,仰著小臉看著他撒嬌,「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等會兒多喝幾杯酒放鬆放鬆,不要鬧了,嗯?」

傅錦寒將盯著慕煜的寒涼眼神收回,低眸看著沈未晞,似笑非笑的說道,「鬧?」

沈未晞對上他的眼神心肝就直顫,那眼光實在是太具有危險性了,睫毛微微一顫,她將半邊身子依附著他,嬌嗔的哼了一聲,「那你乖一點,好不好?」

傅錦寒要被這女人氣笑了,可是她軟軟的在自己身邊的樣子,實在是像火一樣燃燒著他。

「你聽不聽,聽不聽?」沈未晞加大攻勢,一副你不聽,我就不罷休的樣子。

「嗯。」傅錦寒沉默良久,被這女人摩的沒法,摟著她的手臂收緊,淡淡的嗯了一聲。

沈未晞咧嘴笑了笑,總算是給她面子,也讓她放下心來,這男人應該是不會再和慕煜計較那麼多事啦。

慕煜看著沈未晞,心裡雖然有些悶澀難受,但眼裡卻又火熱在涌動,這樣的她和以往相處時不同,像個嬌嬌的姑娘,一顰一笑都能牽引人的心。

「未晞,今晚,我……們都陪你。」他知道她為難,所以改變了說辭,不再讓她為難,護著她,才是他作為男人該做的,收點委屈又算什麼?

如果可以,傅錦寒如果能放棄未晞,讓未晞來到他的身邊,他願意受更多的委屈都沒關係。


「好吶,這樣就說開了,我看看這個宴會似乎跟我們也沒太大的關係了,不如我們先撤?」蘇韻早就想走了,這個時候剛好找到了理由,而且她需要去酒吧,做別的事情。

傅錦寒瞥了她一眼,低沉的嗓子不疾不徐的道,「走吧。」

沈未晞拍拍他的手,然後走向白樺和姜毅,面有訕訕的說道,「那個,跟你們商量點事。」

白樺有些好笑,「你不是吧,這麼彆扭幹什麼,你跟我們之間說事兒還需要這樣囁嚅?」

姜毅溫柔的笑道,「說吧,什麼事,我們之間不需要這樣拘謹。」

「噢,那個,他們想要和我們一起去,就蘇韻姐,慕煜,還有傅錦寒,而且我沒跟你們商量,已經答應了。」沈未晞有些不好意思的攪動手指。

白樺一聽,眼裡閃過亮光,慕煜也去嗎?

她不由看向那邊,一身白色西裝的慕煜,就跟夢中的白馬王子一樣,是那樣的耀眼,心裡砰砰直跳,她摳了摳手心,強迫自己平靜下來。 她不由看向那邊,一身白色西裝的慕煜,就跟夢中的白馬王子一樣,是那樣的耀眼,心裡砰砰直跳,她摳了摳手心,強迫自己平靜下來。

她笑著拍了一下未晞的肩,「我以為什麼事呢,人多熱鬧,而且,他們可都是大佬啊,歡迎還來不及。」

沈未晞的心安了一半,她就知道只要有慕煜在,白樺就會很開心,就是不知道姜哥會怎麼想。

姜毅確實是不太喜歡這麼多人呆在一起,他已經好久沒有和未晞單獨相處過了,自從開辦了工作室,他所有的精力都在工作室的營運上,未晞又忙著劇組的事,更是沒有交流的時間。

以前都不會這樣,未晞的很多時間都是屬於他和白樺的,現在多了個傅錦寒,而且傅錦寒對他還充滿敵意,一切都變得越發冷淡起來。

感情是需要培養的,雖然他到現在只是把未晞當成妹妹看待,但是也不想未晞把所有的精力在拍戲之外,全給了傅錦寒。

心裡的落差,讓他對傅錦寒越發的反感,想到自己和傅錦寒之間的協議,更加的躁鬱,當初,傅錦寒威脅他,現在他忽然覺得和傅錦寒合作,簡直就是與虎謀皮,把他所有的感情都賣了,如果人生中沒有未晞的話,他忽然覺得一切好像有些索然無味。

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對待未晞的感情越發連自己都看不懂了,微微說他的心裡只有未晞,沒有她這個妹妹,他不覺得,找到微微后,感情雖然沒有回到當初,姜家還沒破滅時那樣好,但是他對微微依然是關心的,只是這種關心與對未晞的關心似乎又有所不同。

他不願去深想這種變化是為什麼,就覺得好像自己一直看著長大的姑娘突然就成了別人的女孩,心裡多少有一些難以接受。

「姜哥。」沈未晞微微笑道,「這一次我拒絕不了他們,下次,我們再單獨約好嗎?」

姜毅看著她努力的平衡每個人的心情,心為她隱隱的疼,她不需要這樣的,她應該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不是受各種拘束。

他像往常一樣抬手揉揉沈未晞的頭,低笑,「想什麼呢,只要是你想的,我都支持,你看開工作室,你想的,我都有為你好好的安排一切,你不要太過擔憂,聚餐也是,既然他們想去,我們就一起,熱鬧熱鬧。」

沈未晞這才展顏,笑的十分開懷。

只是這笑讓傅錦寒黑了臉,對著姜毅笑那麼開心,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身邊的那些男人對她懷著什麼樣的心思。

察覺到一道深沉的視線,沈未晞轉頭就對上了傅錦寒的視線,心裡一跳,糟糕,這男人莫不是又吃醋了。

「殺青宴已經到了尾聲了,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