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獨孤辰,也是此次挖掘隊的隊長,大夥也是爲靈晶而來,所以不要作有損性命之事。當然,如果大夥瞧得起,可以叫我一聲獨孤兄,以後大家都是兄弟,相互照應,有什麼事就和我說。”林辰如一位將軍一般,聲音隆隆地響在每個耳旁,帶有一股不容反抗的氣勢。

“我們還是叫你辰老大吧!”一百多人中有一個人這樣吼道。

“是啊!”

“辰老大爲人我們都信得過,你的事蹟我們也有所耳聞,就叫你一聲辰老大吧!”

“是啊,有你當我們老大,也是我等榮幸。”

“好,居然各位都看得起在下,那以後大家就如此叫我吧!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林辰豪氣沖天。

“辰老大”

數百人一同怒吼叫道,臉上都是興奮之意,這就是強者,有尊嚴。

“好,兄弟們,建造我們的居所之地吧!我們在這裏待多久,看大家的齊心協力吧!”林辰指揮道。

之後,一百多人分工合作,開始了大建造。

………………【用電腦看的書友請每一章頂一下噶!殘兮謝了。】 十天之後,斷魂山下出現一大排的木房,這是衆人齊心協力的結果。

之後,林辰親率人馬開始了挖掘,作爲老大,林辰要有個帶頭作用,這樣才能深入人心。跟着林辰的人都感覺到了林辰的豪氣,埋頭苦幹的勁也強了。

反觀下官姬領導的挖掘隊,進程就沒有林辰快了,下官姬一到斷魂山,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把一切事物交給一個武家弟子,就找個地方修煉去了。

挖掘還在繼續,林辰之後也沒有在去挖掘,也找個地方開始修煉星芒遁,每天都去慰問挖掘人員。

每個人對林辰的態度都是無比喜愛,對這個辰老大無比佩服,要知道要是他們遇到魂海境的修煉者,怕是人家鳥都不鳥你。那有辰老大如此體貼。

又過了一個月,林辰的挖掘隊挖到了靈晶,衆人都是一喜,林辰當晚就決定大夥豪飲一番。還邀請下官姬前來喝個痛快。

“兄弟,有一套啊,這麼快就挖到靈晶了!我那幫龜孫子,連土層都還沒有挖通,回去得幹他們一頓,我不在就偷懶。”下官姬說道。

“老兄,這你就不懂了,人都是有尊嚴的,無關境界高低,人在做,天在看。”林辰意味深長地說道。

“額,以後在說,走,喝酒去。”

下官姬滿腦子黑線,什麼亂七八糟的,讓他頭痛。

豪爽的一夜,酒味瀰漫,地上,橫七豎八的人,酒瓶歪倒,到處都是,林辰看着這一地的人,感覺是那麼親切,那麼讓人懷念。

林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動用靈氣驅散了酒氣,開始了修煉。星芒遁也快掌握了皮毛。

枯燥乏味的修煉,沒有意思的挖掘。

林辰拿着手裏的傳音石,心裏尋思着找下官姬聊聊。

突然,林辰的傳音石青光閃爍,一道焦急之音傳來。

“兄弟,快來,血……”

還不等說完,聲音就斷了。

林辰從房子裏竄出,御空而去,心裏也是焦急。

林辰展開全速,僅僅半刻鐘就來到了斷魂山的西方。

“兄弟,何在。”林辰靈氣加持道。

“兄弟,下來一敘。”下官姬的聲音從洞裏傳了上來。

“好”

林辰飛入洞中,迅速朝着洞中下潛,見到了下官姬。

“兄弟,怎麼了!傷着沒。”林辰關心地問道。

下官姬聽到林辰的話,不覺心頭一熱。

“兄弟,你咒我死啊!”下官姬一拳打在林辰胸前。

“媽的,傳音也不說完,讓我以爲你掛了,跑來幫你收屍啊!”林辰也是一拳打在下官姬胸前。

“你真咒我死啊!”

“那是”林辰順口回道,表情有多萌就有多萌。


“好了,咋們說正事吧!” 請吃糖的漂亮姐姐 ,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和剛纔判若兩人。

“嗯,什麼事啊”

“你看”

林辰順着下官姬所指看去,只見那裏的泥土腥紅,散發惡仇,令人作嘔。其中一個洞鑽裏還在冒血。

血?

“兄弟,怎麼看,挖到血了。”下官姬詢問道。

“這事奇異, 一婚二寵 !現在讓你的人離開此地。在幫我派一人到我那邊傳個口令,就說今天不挖了,給休息一天。”林辰一口氣說完。

衆人離開了洞口,來到了地上。

“兄弟,我覺得此事詭異,我們是不是挖到什麼禁忌了。要不,我帶隊去你那邊挖得了!”下官姬說道。

“的確詭異,禁忌,應該不會吧! 豪門惡魔的禁寵嬌妻 ,這裏的事,我們就靜觀其變。”林辰出言。

“好”

一天後,林辰帶着下官姬的隊伍來到了自家所在,簡單交代了一下就離開了。

第二天,林辰又和下官姬下洞去探查,兩人又合力挖了一百多丈,其中骨頭密佈,泥土腥紅髮臭,如同一個修羅地獄,猶如一個萬屍坑。

“兄弟,看來斷魂山的傳說也不都爲假啊!”

“是啊,我們都挖到那麼多具屍體了。”林辰看着如此多的屍體,臉色也是不怎麼好,感覺他們兩個就是兩盜墓的。

ωwш▪ тTkan▪ C〇

“兄弟,不行啊,這樣挖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那咋們就不管了。”林辰說道。

“嗯”

之後二人就離開了洞,角落裏,一隻骷髏手指動了一下。

兩百多人挖掘靈晶,每天都有二十多萬靈晶被挖出,看着如此多的靈晶,林辰也在嘆息這靈晶礦的量豐了。

一天,林辰和下官姬在房裏喝酒,突然門外傳來一聲“辰老大”。打斷了他們的喝酒,讓下官姬很是不爽,當即就罵了起來。

“何事”林辰開門問道。

“辰老大,靈晶礦裏挖出了一條手臂。”來之人迅速說明。

“哦,有此事,帶我去看看”

下官姬也是好奇,就跟着林辰去看挖出的手臂了。

靈晶洞已經挖到地下幾千丈了,一路蜿蜒曲折。來到洞中,兩百多人密密麻麻地站着。

林辰和下官姬來到最深處,洞壁上密密麻麻地到處都是靈晶。地上放着一條手臂,晶瑩剔透,散發幽光,如果不是如靈晶般透亮,和平常人的手臂沒有兩樣。

林辰和下官姬圍着手臂看個不停,先是血與萬骨,今又是晶礦手臂,這斷魂山的詭異慢慢浮現眼前,讓人毛骨悚然。

“兄弟,怎麼看!”林辰問道。

“這手臂應該是普通屍骨落在了靈晶礦中,被同化了。”下官姬說道。

“有道理。”

林辰收起手臂,命令手下繼續挖掘。之後離開了洞。

林辰心裏隱隱覺得不安,就是不知道哪裏出了問題。

“辰老大,出事了”一個人緊張地來到林辰屋外喊道。

“怎麼了”林辰出屋問道。

“死了幾個弟兄”那人回答道。

“怎麼回事?”

“我們在挖靈晶時,一個兄弟挖出了一股毒氣,當場就把他毒死了,附近的人也波及到,現在已經撤離了。”

“帶我去看看”

林辰就隨着那人來到了毒氣之地,只見一小股毒氣從靈晶縫裏冒出。當林辰看到毒氣時,心裏誆噹一聲。

“屍氣”

林辰越發覺得詭異了,看來這斷魂山下藏有祕密啊!

無盡屍骨,泥血,晶礦手臂,屍氣,到底有何祕密?與傳說是否有關?還是………………………… 屍氣瀰漫,讓挖掘工作不得不停止。

“兄弟,此事越來越詭異了!我們該怎麼辦?”下官姬擔心地說道。

“涼拌!”

“啥子叫涼拌哦!”

“哎呀,就是這麼辦”林辰怪模怪樣地說道。

“這麼辦是怎麼辦?”

“就是這樣辦,挖掘得繼續,既然是咋哥倆越到這怪事,咋們就讓他獻出原型。”林辰拳頭一捏,氣勢強烈地說道。

“我還是不知道怎麼辦呀?”下官姬被林辰搞得暈頭轉向的。

“兩個字”

“啥字啊!”

“探索唄!”林辰說道。

“額,兄弟,三個字了!”下官姬想看蒼井空一樣地看着林辰。

“哎呀,管他的,就深入探索一番,看是什麼妖孽作怪。”林辰說道。

“好,就探索。”

林辰和下官姬就如此說好,開始了探索斷魂山下的詭異。卻不知,前路重重磨難。

“我這邊屍氣瀰漫,屍氣如果吸多了,咋兩也就會自己造屍氣了,我看還是從你那邊開始吧!”林辰自言自語地說着。


“咋兩爲什麼吸了就會造屍氣呢?”下官姬疑惑地問道。


“變成屍體不就會造屍氣了麼。”林辰看着下官姬無奈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