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包姐一聲大吼,整個樓道里都傳蕩着包姐得聲音。

那拖着美婦的一老一少,兩個人同時回頭看了過來,神色不善。

“這是我們自己家的事情,別他媽多管閒事!”

“老孃管你是誰家的事情,這是老孃的地盤,老孃就得管這事兒!”

說完話,包姐擼起袖子就衝了上去。

啪啪兩個大嘴巴子左右開弓就給兩個人打蒙了。

一老一少反應過來之後,同時動手,朝着包姐而來。

“他媽的,不開眼得東西,給老子滾!”

一老一少同時一腳踢了出去。

包姐也不是個練家子,一下子就被那兩個人踢飛了。

年紀大得那個老頭兒指着包姐。

“我警告你,田媛媛是我兒媳婦,這是我們自己家的事情,別他媽多管閒事!”

怒氣衝衝得包姐咬牙切齒。

“你也配是個公公?我現在就報警!抓了你這狗東西!”

老頭兒立馬道,“田媛媛,她要是敢報警,我們就帶走豆豆!”

美婦早已哭的梨花帶雨,聞言連忙道。

"包姐,求你了,別報警,這是我公公和我小叔子。"

老頭兒冷哼道,"聽到沒?家務事!跟你沒關係!"

包姐神色複雜得看着美婦田媛媛。

“你們家務事我不管,但是這棟樓都是我的,我不喜歡你們兩個在我的樓裏面,立刻,馬上從我這兒給我滾出去!”

“憑什麼?我兒媳婦在你這兒租了房子!”

“合同上明文規定,我這個房子不經過我的允許,不能帶其他人進來。

從我這兒滾出去!”

老頭兒陰惻惻的看了一眼包姐。

回頭看向田媛媛,“我今天就要錢,我在樓下等你,你有種就別一直下來!”

包姐氣的雙手叉腰,“你們爺兒倆還要不要臉,欺負一個女人?自己沒手沒腳嗎,隔三岔五跟一個女人要錢,她哪來那麼多錢養活你們兩個吸血鬼?”

“沒錢?沒錢去坐檯賣啊!”

老頭兒大聲道。

包姐氣的又要動手。

一老一少晃晃悠悠得下樓去,在樓梯口得時候,老頭兒又回過頭。

“田媛媛,快點送錢下來啊,我着急用!”

田媛媛兩隻手緊緊得攥着衣角,淚水吧嗒吧嗒的掉落。

包姐嘆了聲氣,“你說你這是造的什麼孽啊,你那個死鬼男人欠了一屁股外債跳樓死了,現在好了,你不僅要替他還債,還要養活他的吸血鬼親爹和弟弟。

這兩個人就是兩個賭鬼,你越是給他們錢,他們就越會追着你不放的。”

神情崩潰的田媛媛捂着嘴,後背貼着牆壁緩緩蹲在了地上,止不住的失聲痛哭。

旁邊的可愛小姑娘奶聲奶氣的抱着田媛媛,“媽媽不哭,媽媽還有豆豆。”

美婦擡眸,一把抱着女兒,淚水肆意噴發。

過了一會兒,

田媛媛抹了把眼淚,緩緩起身。

掏出手機看了眼餘額,神情窘迫的看向了包姐。

“包姐,能不能先借我一千,我十五號發了工資還給你。”

包姐咬着牙,“這就是個無底洞,要不報警吧?”

田媛媛連忙搖頭,“不能報警,報了警也不會抓他們,到時候豆豆就會有危險。”

包姐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


“媛媛,你應該找個男人保護你,一個人太苦太累了。”

田媛媛抹了把淚水,吸了吸鼻子,楚楚可憐道,“我這個情況,是個男人都會躲着我的。”

惡毒女配的佛系日常 ,轉頭看向王浩,互相介紹道,“這個叫王浩,這是田媛媛,以後你倆是鄰居,有什麼事情互相照應一點。”

田媛媛衝着王浩點點頭,王浩也是回禮點頭。

王浩很少插手這種普通老百姓家裏的事情。

這也是爲什麼剛纔沒動手的原因。

田媛媛抹了把眼淚就下去了。

包姐帶着王浩轉了一圈房子,整體還算滿意,一個月七百五,王浩一口氣交了半年房租。

微信餘額裏面就剩下不到一千塊錢了。

王浩在國外的大小酒莊,各種遊樂園,公司工廠數不勝數,錢也是從來沒有缺過。

而且王浩還是地下最大軍火供應商中介,所有的大批量軍火交易都得找王浩拉線。

回國後還沒聯繫國外的私人理財專家,兜裏的錢也不多。

不過王浩也沒地方花錢去。

安置下來之後,王浩回了王滿那裏吃飯。

飯後王改給王浩熬了一罐牛肉醬,讓王浩帶走去吃。

王浩回自己小窩的途中買了一袋饅頭準備明天當早餐。

路過田媛媛家門的時候,王浩聽到裏面傳來豆豆奶聲奶氣的的聲音。

“媽媽我餓。”

沉默了幾秒鐘之後,傳來田媛媛微微哽咽的聲音。

“豆豆乖,熬一熬,明天媽媽帶你去公司裏吃飯好嗎?”

“媽媽不哭,豆豆騙你呢,豆豆不餓。”

田媛媛瞬間淚奔,抱着女兒無聲哭泣。

噹噹噹!

敲門聲傳來。

田媛媛連忙擦淚起身,在貓眼上沒看到任何人。

情緒瞬間緊張了起來。

幾秒鐘之後。

田媛媛把門開了個縫隙。

就看到門把手上面掛着一個塑料袋,塑料袋裏面滿滿一袋子饅頭,還有一罐牛肉醬。

沒有人影。

田媛媛愣了很久。

隨後看向了旁邊幾家房門。

猶豫片刻,拿着袋子回了屋。

“哇塞,媽媽,好吃的,這是哪裏變出來的?”


“不是,是好心鄰居送給我們的。”田媛媛道。

豆豆踮起腳尖,“媽媽,會是黃伯伯嗎?”

田媛媛道,“不知道。”

“那會是劉奶奶嗎?”豆豆又可愛的問道。

田媛媛再度搖頭。

“媽媽,那會不會是下午那個大叔叔啊?”豆豆仰起頭問道。

田媛媛愣了一下,搖搖頭,“不會。”

“爲什麼啊?”

田媛媛想起下午受欺負的時候,王浩一動不動的樣子,再度搖搖頭。

“不是,我們先吃,吃完了之後媽媽挨家挨戶去道謝,豆豆你要記得,人要學會感恩,尤其是在你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你的人。”

豆豆重重點頭。

飽餐之後。

田媛媛把罐子刷洗乾淨,出門先去了鄰居家敲門。

半晌後出來了一個大姐,“牛姐,這是您家的罐子嗎?”

“不是。”

田媛媛又去了另外一家。

最終路過到了王浩門口的時候停了一下。

稍作停頓錯過了王浩門口。 王浩躺在沙發上。

雖然見慣了生死,很多時候甚至都覺得自己是一個麻木的人。

可是在聽到田媛媛母女二人的對話之後,王浩還是會忍不住的有些憐憫。


王浩見不得別人可憐。

wWW⊙тTk an⊙C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