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望著王定邦,薛元霸搖了搖頭,嘆息道:「羽兒……我們只能等待了!」

轟隆隆……

不料就在這一刻,一身沉悶巨大的爆炸聲猛地暴起,如同風暴和海嘯一般,瞬間席捲了四周天地。

聽到這一聲爆炸聲,房間內外無數修者均是痛苦地捂住了各自的耳朵,其中實力不濟者竟是大多數當場慘烈昏厥,口鼻和雙耳內都是鮮血橫流。

就算是實力稍強一點的修者,也全部痛苦不堪,發出了吃痛的吶喊和嘶吼。

「哈哈哈……薛家的小輩們,本老祖出來了,你們還不趕緊前來恭迎?」 辟嚓!

這是誰的聲音!

「那是誰?難道是……」

「是老祖?」

王羽別院之外早已是血肉橫飛,凄涼慘呼和陣陣肉體的爆炸聲中,無數實力不濟的薛家下人和侍衛已然慘然隕落。ZIyouge.com

別院當中,才聽到了這聲音,薛元彤和薛元霸均是猛地起身,齊齊望向了一個相同的方向:難道是薛家真正的老祖,難道是他們的父親?

「開!」

緊接著一聲威壓呵斥出來,只見薛祖閣方向雷霆瞬間倒卷,化作了兩道洪流一般向著左右奔騰而去,中間位置赫然露出了一道天門。

這天門內,一個百丈身影一步踏出,帶著威嚴,帶著霸氣,帶著那種天威一般的風暴,出現。

看這人也就六七十歲年紀,只手在後,只手在前,面上白須白眉,眼神內都是如劍寒芒……


只是在他的嘴角,有著冰寒邪笑。

看清楚了此人容貌,薛家無數族人和弟子均是心神巨震——薛家真正的老祖,出關了!

無數年前,老祖從星外戰場回來之後便進入到了薛祖閣內,此後渺無音訊!

但是現在,他終於出來了!

「他是……父親!」半空當中,薛元彤雙眉顫抖,甚至雙拳也逐漸鬆開:「父親……還在!他終於從薛祖閣內出來了!」

在他身邊,薛元霸卻是依舊眉頭緊鎖,面上凝重之色更重:「不對勁!這股氣息龐雜無比,陰寒狠辣!這是……星外戰場的妖族之氣?」

「什麼?」

聞言,薛元彤雙眼睜圓。

……

一步!

兩步……

三步之後,那數千丈的距離瞬間消失殆盡,薛家老祖就那麼一隻腳踏在了薛家議事大廳最高的塔樓之上,黑袍翻飛著,冷眼帶笑地向下望來。

「還不恭迎?」

這句話,如雷震蕩!

聽到了這樣的聲音,整個薛祖城數百平方里內又有了數以萬計的弱小修者瞬間爆體而亡,至於其他多數人全部被一股無形威壓壓制,本能中顫抖跪地。


別院外,薛青寶和薛青峰等上千族人則是整齊地向前一步,而後齊齊單膝跪地,抱拳低頭。

「恭迎老祖!」

「恭迎老祖!」


「恭迎老祖!」

聽著看著,這黑袍老者捋須一笑,面色猙獰:「哈哈哈……很好,很好!」

接著目光一轉,他便陰冷地望向了結界內的王羽別院:「薛元霸,薛元彤,你們為何還不過來恭迎本老祖!」

聞言,別院內僅存的數百薛元霸和薛元彤的心腹均是面色猶豫而且複雜,望著自家族長,左右不定。

見狀,還是薛元霸猛地一指,怒喝道:「聽著,他絕不是我薛家老祖!他只是星外戰場來的妖族餘孽!我薛家弟子,決不可跪拜此人,違令者,逐出家門!」

這句話,便是命令!是薛元霸的絕對命令!

只可惜才聽到了這句話,結界內的薛家弟子和族人倒是還好一些,望著老祖的目光已然有了懷疑和戒備之色——畢竟,若是真的自家老祖,為什麼一出來便以滔天威壓震死了那麼多自己的族人和下人?

但在結界外,近處的上千薛家族人無動於衷,遠處更多的薛家族人依舊跪拜著,動也不動。即便有人抬頭望向老祖,眼神內也是狂熱到了極致的崇拜之色。

「哈哈哈,好啊兩個逆子!」聽到了薛元霸的話語,薛家老祖仰頭一笑,眼神更加凶寒起來:「看來老夫不在的這些時日內,這薛家是徹底廢了,連父子情、手足義也沒有了嗎?既然如此,薛家何必繼續存在?」

什麼?

聞言,薛元霸等人大驚失色,卻不知道這神秘老者接著到底會幹出什麼事情。

「元彤,等下若有劇變,我會全力殺出去盡量多地救回我薛家弟子,而你留在這裡全力守護內里的人!」望著老祖,薛元霸傳聲道:「這傢伙出來了,不知道羽兒什麼時候出現!只是……無論如何,我們都只能盡量多地堅持下去了!」

「嗯!」暗暗點頭,薛元彤同意道:「依我看他的實力至少在八階魂尊甚至更強!我們現在也只能守護住這一結界,希望外界元修有人能夠察覺我薛家劇變,前來援救……」

援救,有人回來嗎?

望著遠處天際外的一道晶瑩光壁,薛元霸深吸口氣:這樣的光壁是隨著這神秘老祖一起出現了,若是沒有猜錯,這光壁應該是他布置的結界!

有了這層結界,外界元修無法察覺薛家內的任何異動和驟變!而且薛家之人,估計也難以衝殺出去了。

如此一來,想要帝國其他修者前來救援,估計毫無可能!

與此同時,神秘老者終於出手了:「你們這些不肖子孫本是老夫所造,你們的生命和實力都是老夫恩賜,現在既然薛家可以不存了,那就將你們的一切,還給老夫吧!」

話語落,只見他黑袍猛地兩邊展開,內里一個巨大的漩渦隨即成型。


這漩渦內深邃無比,天識若是進入其中,彷彿能夠看到萬世的殺戮和無盡的血腥一般,令人神志頓時瘋狂!

「天魂境以下的魂蠱,收!」接著,神秘老者雙手打出結印,一道道漣漪頓時從漩渦內衝出,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瞬間籠罩了整個薛祖城!

被這樣的漣漪籠罩,別院內的修者還好,外面無數的薛家族人和下人卻是不同,居然全部帶著陰寒冷笑站起,望著老祖,目光瘋狂。

而後……

噗……

噗!

砰……

是自傷!

只見這些薛祖城內所有天魂境之下的族人和弟子,赫然在這一刻全部以雙掌插入到了自己的胸口,一陣陣的鮮血噴撒中,一道道黑色的煙氣瞬間從她們各自的體內衝出。

「魂蠱……那就是王羽大人說過的魂蠱,是被人種在我薛家族人體內的魂蠱!」

「糟了……娘……」

「薛小海,不要啊,你快醒醒啊!」

看到了這駭人一幕,別院內無數弟子紛紛上前,嘶聲吶喊地想要阻止外面自己的親人。

只可惜就在她們的吶喊中,數以千計的薛家族人已然交出了他們體內各自的魂蠱,而後一具具的身軀徹底沉寂,倒下……

這一倒下,便是隕落!

薛家,劫難來了!

「哈哈哈……很好,很好!得到這一切,老夫就可以殺出星外戰場了!」另外一邊,神秘老者得到了無數縷的黑煙魂蠱,身上威勢以及絢爛光華……更甚!

「接下來,是薛家所有天魂境的族人和下人,交出你們的魂蠱吧,哈哈哈……」

【作者題外話】:預告一下:七月老沙洗心革面不賭球,不看世界盃,補上天台搖號跳樓了!

所以,更新每日定在四更保底,爭取盡量五更!

喜歡本書的兄弟姐妹們,趕緊頂起! 時間其實極其短暫,從這神秘老祖出現直到現在為止,也僅僅是過去了盞茶時間而已。ziyouge.com但就在這盞茶時間內,薛家的一場劫難已然徹底爆發,並且以一種看似無法阻擋的趨勢,蔓延開來。

方圓數百裡面積的薛祖城內本來還有著大大小小數十個景色秀美的城池,但是現在,每一座城池都已經血腥瀰漫,每一座城都已經成為了人間地獄一般。

那些實力不濟者,即便身上沒有魂蠱也會被神秘老者的威壓之勢碾壓至死,肉身崩潰不算,直接魂飛魄散;

也只有少數薛家核心族人弟子,在危機來臨的時候進入到了各個城池的最強防護結界當中,並且因為他們未曾進入過薛祖閣而身上沒有魂蠱,因此才避過了這場死劫。

至於那些有幸進入過薛祖閣的薛家族人和弟子,按照實力高低,也從實力弱者開始了一場驚世駭俗的自絕,集體的自絕!

就算是王羽別院外,僅僅是跟內里的人隔著一層結界而已,薛青峰和薛青寶等人身邊的同伴也已經越來越少了……

這些死去的人裡面有薛元霸和薛元彤的玄孫輩,有他們更小的一代子孫;這些自絕之後交出了魂蠱的人裡面有薛元霸和薛元彤的孫輩,甚至有了他們的子侄……

「繼續下去,我薛家……絕後!」

看著一陣陣的腥風血雨,聽著那些如痴如狂的崇拜吶喊,薛元霸忍無可忍了!

「元彤,這裡的一切交給你了!無論如何,必須守住這最後的結界!」

話語落,不等薛元彤點頭回答什麼,薛元霸身影一閃,直接向著結界外瘋狂衝出:「薛青峰,你們給老子醒醒!」

……

「花顏,這就是你覺醒了的本源之血,這就是你獲得了的全部記憶……」

流光溢彩的一片浩瀚星河當中,只見一名白衫修者一步步踏空而來,所過之處彷彿穿越了無數歲月的輪迴,踏破了遙遠距離的地域。

在他身後,一大片的星域越來越模糊,逐漸遠去。

「那就是你的故土,花顏,我已經記下了!」雙眼內有著堅毅光芒,這白衫修者平靜如水:「那裡,是四聖宮,你的家園便是天罡宮內的東臨星!」

更遠處,一幕幕慘戰的巨大畫面接連蒼穹的整個背景,畫面上無數的魔獸揮舞廝殺著,無數的鐵騎叱吒風雲!

「那便是……你的歷史!東臨朱雀!」

繼續向前走來,白衫少年的劍眉緩緩皺起,終於有了一抹冰寒:「而現在,你的力量我暫時借用了!這力量,便是朱雀之力!」

話語落,只見他雙手輕輕打出一個結印,最後兩根食指合一一指,在其背後一隻浴火朱雀隨即鳴叫衝出,畫面輝煌,威勢驚天。

「這就是,東臨朱雀!這就是你的本源之血!這就是你的力量!」

感受著這股力量的浩瀚和強大,白衫男子深吸口氣,口鼻之間頓時有了紫金光芒,將身後百丈朱雀吐納到了自己的體內:「這股力量,我王羽借用了!還有……你的本源神通之術,我王羽,同樣借用了!」

原來,他正是王羽!

話語落,只見四周景象瞬間幻變,沒有了浩瀚星域,沒有了背景上的廝殺畫面,更沒有了遙遠處的各種聲響。

一切,歸於平靜!

這裡,依舊還是九罡空間!

等到半個時辰之後,王羽身後的巨大朱雀徹底消失,而在他的眉心處,一抹血色如同羽毛圖案,出現!

「百死螂君,我在這薛祖閣內已經百年,在你體內也已經很久很久了!現在……你準備好了嗎?」

再次睜開雙眼,王羽面上帶著邪寒冷笑,一步踏出!

……

另外一邊,薛祖城風雨飄搖!

「薛元霸,薛元彤,你們兩個逆子,現在走出來給笨老祖叩首百個,或者笨老祖還能免你們一死!」

這時候已然日落,殘陽餘暉照印下到處都是血色光芒,使得整個薛祖城看上去凄涼無比。

天際之上,那神秘老者依舊背負雙手傲然地懸停著,面上都是猙獰冷笑。

在他四周,數以百計的薛家弟子或高或低地懸停著,將整個王羽的別院包圍得水泄不通。看這些弟子,他們的身上都是暴戾之氣,手裡長劍握緊,人人拚命的模樣。

只是她們的眼光內除了殺戮之外,再無其他神色,甚至就算是一絲神志的靈動也尋找不到——這樣看,他們其實不再是自己了,僅僅是受人控制的傀儡而已!

「大哥,怎麼辦?」

結界光壁內,薛元彤慘笑著說道:「支持守護結界的靈石已經快消耗完了,而我……看來也過不去了!」

這句話說到最後,只見薛元彤猛地張嘴一噴,一口鮮血撒出:因為沒有了足夠的靈石支持王羽別院四周的防護結界,其實他早已暗中將自己的力量融入到了結界當中。

這樣的消耗,極大!

而且在薛家那些傀儡族人以及神秘老者時不時玩笑般轟來的攻擊下,結界不斷受到傷害,也等同於薛元彤不斷地受到了傷害!

如此一來,現在的薛元彤……弱了!

而在他的身邊,薛元霸更是血跡斑斑,面色蒼白到了極致。

就在先前,他原本試圖衝出去盡量多地將自己的族人救回結界當中,不料才一出去,卻就受到了薛青峰等自己弟子的瘋狂圍攻。

這樣的圍攻,薛元霸原本不懼,畢竟他的實力遠強於這些後輩弟子。只可惜在他的心裡依舊是不忍對這些弟子下狠手的,而這些弟子已經成為傀儡,出手都是殺招甚至是自爆……所以薛元霸,早已重傷后逃回了結界當中。

聽到了身為家主的薛元彤數十年來第一次喊了自己一聲大哥,薛元霸欣慰一笑,卻最終搖了搖頭:「我們薛家,末路了!」

末路了嗎?

看著四周景象,薛元彤同樣點了點頭,最後卻露出了一臉決絕微笑:「大哥,你我聯手,還能祭出一次瞬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