抿了抿唇,蒼夙稍稍的將百里陌欒推開一些,冷寒的目光放在不遠處被藤蔓給纏繞吊在半空中的林頓。

要不是這個林頓那麼礙事,她也用不著為了隱藏身份而被掣肘的這般狼狽。

順著蒼夙的目光看去,百里陌欒怎麼會不知道蒼夙是因為林頓才不願意露出自己真實的實力。

而在百里陌欒救下蒼夙的這一瞬短暫的空檔中,那魔獸狂暴的氣息再度朝著蒼夙席捲而來。

感受到那強悍能夠破開山河狂暴氣息,蒼夙眼眸一凜,全神戒備了起來,手中運轉著雄渾的鬥氣,蓄勢待發。

而這一刻,百里陌欒卻一道攻擊直接砸在了那被藤蔓纏繞起吊起來的林頓身上。

一聲悶哼,本來就因為恐懼還有被這些藤蔓折騰的有氣無力的林頓在受到了百里陌欒的攻擊瞬間便是暈了過去。

百里陌欒擊暈了林頓,讓蒼夙可以施展全力,畢竟在這上古之神的古墓之中影藏實力,實在不是一件明智的選擇。

自然是看到百里陌欒對林頓出手了,蒼夙抬頭看了一眼百里陌欒,翡翠色的眼眸閃爍著一抹不明的光芒。

很快的收回了思緒,蒼夙見林頓暈了過去,便是在也沒有顧忌了,手中的鬥氣能量全力施展釋放。

手中凝聚的鬥氣捲動的空氣都形成了一個漩渦,隨即全力一擊朝著那魔獸釋放出來的狂暴氣息砸去。

毀天滅地的鬥氣球散發出令人心顫的能量轟炸在那兇悍的魔獸氣息上。

霎時發齣劇烈的爆炸聲音,餘波如同波紋一般擴散而開,將四周的藤蔓全部都碾成了齏粉。

墓道也是微微的震動了起來,但所幸這裡是上古之神建造的古墓,並沒有因為蒼夙的發出的攻擊而坍塌。

蒼夙和百里陌欒同時身上籠罩了一層鬥氣防護罩,抵擋那餘波。

而就在這道極招過後,周圍的藤蔓再次活動了起來,無數的藤蔓群魔亂舞,宛如魔鬼的手一般,朝著蒼夙和百里陌欒席捲而來。

翡翠色的眼眸殺氣盡露,蒼夙冷著一張臉,毫無顧及的釋放出了火元素。

霎時,蒼夙身上被熊熊的橘紅色火焰包裹著,火焰將蒼夙的身影映襯著朦朧模糊,宛如火焰女神降臨一般。

百里陌欒站在一旁並沒有動手,而是伺機而動,在這墓道內,百里陌欒感應到一種更加危險的東西存在,他不得不小心一些的觀察四周動靜。

而實力全力施展的蒼夙,百里陌欒相信她絕對是可以應付這些藤蔓的。

冷眼看著那藤蔓襲來,蒼夙嘴角勾起了冷然的弧度道,「看我不燒死你們這些礙事的東西。」

話落,蒼夙雙手幻化,隨即一道火焰宛如滔天的火海之獸,張開了巨大的嘴巴,撲向了那些的藤蔓。

炙熱的火焰將空氣都燃燒著點點的火星,火焰湧向了那些藤蔓,瞬間那熾熱的氣息讓那些藤蔓焉了下來,速度也是變得慢了。


火焰見狀如同兇猛的巨獸,瘋狂的衝出,一把撲向了那些藤蔓。

霎那,那些藤蔓燃燒起了起來,火星飛濺。

藤蔓亂舞,彷彿人置身火海一般,想要將身上的火焰給撲滅。

被燃燒的藤蔓發出『噼里啪啦』的作響聲音,而熊熊的火焰將整個詭異黑暗的墓道照的通亮。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蒼夙的眼前,被火焰燃燒的藤蔓對面,一隻白色巨大充滿危險氣息的魔獸身影隨即映入在了蒼夙和百里陌欒的眼中。

而這也是剛剛蒼夙看到的那一直巨大腳掌的后的露出全貌的魔獸。


身如小山一般的高,全身通體白色,似馬的身子,狐狸的頭,頭上兩隻短角,流轉著寒芒,身上長著兩對雙翼,無一不是威風凜凜。

眼前的魔獸給人一種光明聖潔的視覺,可是那身上散發出來的狂暴氣息卻是充滿了危險殘酷。

一雙泛著紅光的金綠色雙眸帶著暴虐的兇殘,死死的盯著蒼夙。

是的,只是盯著蒼夙,而蒼夙身邊的百里陌欒,那魔獸似乎根本就沒有看見百里陌欒一般。

而見到魔獸的全貌,蒼夙雙眸一凜,脫口道,「這居然是白澤靈獸!」

頓了頓,蒼夙眼中騰起濃濃的戒備,「看來不出我所料,我們走的墓道都是相對應的十二隻魔獸守著了,要對付這白澤靈獸,恐怕是要費上一番功夫了。」

想這四大靈獸,神獸,凶獸,那可是最為強悍的魔獸,成年以後足以和正真的斗聖巔峰強者抗衡,而蒼夙眼前的這隻白澤明顯就是一隻成年的,想必蒼夙若是要殺這白澤魔獸順利過關的話恐怕是要費很大勁了。

也幸好百里陌欒在此,要不蒼夙恐怕也是不會那麼輕鬆的降服這白澤靈獸。

但是看到白澤靈獸,蒼夙卻發現有些的不對勁。

像白澤身為四大靈獸之一,應該是十分的溫順才是。

而且白澤可以算的上是魔獸中的智多星,十分的聰慧,知道的事情更是很多,對於人類向來也是友善,怎麼會像這一隻一樣如此兇殘?

幽深漆黑的眸子盯著那白澤靈獸,百里陌欒平靜的開口道,「不用擔心,只是一隻靈獸而已,我們兩個合力應該不難對付。」

而就在百里陌欒這句話落下,只見那白澤靈獸仰天一吼,一道兇悍的力量隨著散發出來,震得整個墓道似乎都顫動了起來,而那被火熊熊燃燒的藤蔓也在這一刻被撲滅。

緊跟著,那白澤魔獸,猛的朝著蒼夙這邊奔跑而來,隨著白澤魔獸的急速而來,那些被燃燒成焦黑的藤蔓似乎又再生了一般,再次舞動了起來,朝著蒼夙纏繞揮卷而來。 蒼夙見此,眸子劃過一道警惕之色,手中的火焰形成一道長鞭,划空朝著那席捲而來的藤蔓纏繞而去。

那些藤蔓有了白澤的力量支持,似乎不再懼怕蒼夙的火焰。

瘋狂的席捲而出,藤蔓並沒有再度被火焰點燃,更加兇悍的直接纏繞在了蒼夙的火焰長鞭之上,順著蒼夙的火焰長鞭直接逼殺蒼夙而來。

見到這一幕,蒼夙心中不由的也是一怔,「果然上古之神弄出來的東西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當下,蒼夙催動著體內的鬥氣,強悍的鬥氣如湖水波紋一般擴散而去,頓時將那即將逼殺而來的藤蔓給震成了數斷。

與此同時,在蒼夙擊破了那些藤蔓攻擊瞬間,那白澤靈獸眨眼之間便是直接朝著蒼夙撞擊了過來。

眼眸頓時瞪大,蒼夙怎麼也沒有想到那白澤魔獸會直接朝著她硬生生的撲來。

蒼夙當即準備閃身躲開,可就在這時候,一股力量湧來,將蒼夙硬生生的從原地給拉走。

一個抬頭,蒼夙隨即便看到一道冰冷似乎能夠將空氣給凍結成冰的氣息砸在了白澤靈獸的身上。

將蒼夙拉到一邊的正是百里陌欒,此刻,百里陌欒眼中帶著一絲的擔心和嗔怪的望著蒼夙,開口道,「你傻愣著幹什麼。」

「我剛想要躲開,誰知道你拉我幹什麼。」蒼夙沒好氣的頂了一句百里陌欒,嘟著嘴巴不情願的盯著百里陌欒。

冷哼一聲,蒼夙便是又恢復了一臉的警惕。

而此刻百里陌欒冰寒的氣息直接轟擊在了白澤靈獸的身上,但意外的是百里陌欒的攻擊對白澤靈獸卻絲毫不起一點的作用。

看到這一幕的百里陌欒幽深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疑慮。

而蒼夙也是有些的震驚,驚愕的看著百里陌欒的攻擊像是被白澤所吸收一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蒼夙很清楚百里陌欒的實力在斗聖階級以上,而且還是高階級的斗聖,而斗聖的攻擊多多少少都能夠讓白澤魔獸受一點的傷才是,沒有想到卻一點傷害都對白澤魔獸起不了作用!


想著,蒼夙眼中越發的凜冽警惕起來。

而那白澤魔獸見到自己並沒有撞上蒼夙,頓時視線再次落在了蒼夙的身上,隨即發出一聲怒吼,兇狠的眼中越發狂暴的朝著蒼夙襲擊而去。

蒼夙見狀立刻再度催起了鬥氣,雄渾的鬥氣帶著雷霆之威,撕裂了虛空朝著那白澤靈獸的身體砸去。

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白澤靈獸滿目癲狂,硬生生的接住了蒼夙這兇悍的一招。

而令蒼夙震驚的是那攻擊擊打在那白澤靈獸身上只是在白澤的身上泛起了一抹細微的波紋后便是消失,而白澤魔獸依舊一點傷勢都沒有。

心中不免的為之愕然,蒼夙雖然知道有的魔獸可以吸收攻擊者的攻擊,可是卻從來沒聽說白澤靈獸也可以,而且還是毫髮無損完全吸收!

不知蒼夙心中的疑惑,白澤靈獸揚天一聲長嘯。

霎那,地面上突然又延伸出了無數的藤蔓,朝著蒼夙襲來試圖將蒼夙困住。

而那白澤魔獸也是目露凶光,腳步依舊不停歇的沖著蒼夙撞來。

百里陌欒漆黑的雙眸中跳動著點點殺意,一個揮手便是將那些藤蔓全部凍結成了冰。

結冰的藤蔓在黑暗中泛起寒冷的幽光,將百里陌欒的目光襯的也陰冷的幾分。

而蒼夙參見白澤靈獸沖著自己逼來,自己的攻擊又對白澤靈獸不起一點的作用,不由的額頭也是滲出了細細的冷寒。

眼中並無畏懼,蒼夙當機立斷,在白澤魔獸攻向她而來的同時,腳下移動古武步伐,瞬間避開了白澤靈獸的撞擊。

而在蒼夙避開白澤靈獸攻擊的同時手中握著泛著寒光的匕首順便狠狠的扎入了白澤魔獸的身上。

令蒼夙意外的是白澤魔獸身上卻並沒有因為蒼夙的匕首扎在了它的肉體上而流出鮮血。

匕首彷彿扎進了一片虛無之中,那飄無的手感另蒼夙不由的一愣。

而就在蒼夙著微微一怔的同時,白澤身上的散發出一道強悍的精神匹能朝著蒼夙的眉心而去。

心中一驚,蒼夙當即運起精神之力包裹住自身抵抗攻擊。

那強悍的精神匹能瞬間襲擊在了蒼夙的身上,氣勢兇猛,另蒼夙的額角頓時滲出了一絲冷汗。

強橫的精神之力似乎對蒼夙的精神之力視若無睹,當即打破了蒼夙的精神之力屏障。

腦袋霎時一怔轟鳴,蒼夙嘴角溢出了一縷鮮紅,隨即步子踉蹌的向後倒退了幾步。

這個時候,那白澤靈獸隨即猛地轉身直接朝著蒼夙想要撞擊在蒼夙的身上。

漆黑的眼眸閃爍著冰冷寒光,百里陌欒身影一閃,當即打出了一道鬥氣牆擋住了白澤靈獸的路。

被百里陌欒的鬥氣牆給擋住了去路,白澤靈獸瘋狂的嘶吼了起來,吼聲震耳欲聾,聲波擴散,整個墓道都晃動了起來。

白澤靈獸狠狠的撞擊在了百里陌欒的設下的鬥氣牆上,不斷的發出一陣陣嘶吼,身子好似小山一般衝來,勢要衝過去擊殺了蒼夙。

而鬥氣牆則是被那白澤靈獸撞的不斷的擴散了波紋,最後逐漸的在白澤靈獸不斷的撞擊下裂開了縫隙。

百里陌欒平靜幽深的眼眸跳動著冷芒,再次在鬥氣牆上注入鬥氣鞏固。

「蒼夙,你怎麼樣了?」百里陌欒雙手運轉著鬥氣注入鬥氣牆上,側頭看向蒼夙關心問道。

咬著唇,蒼夙臉上一片的蒼白,冰寒的目光看著那瘋狂的撞擊在鬥氣牆上的白澤靈獸身上。

「百里陌欒,你發現沒有,這白澤靈獸有些的不對勁,我們的攻擊似乎對它沒有用!」蒼夙眉頭緊鎖的盯著那白澤魔獸,冷聲道。

百里陌欒怎麼會沒有發現他們的攻擊對白澤靈獸沒有效果,而且還有一點是,「蒼夙,你不覺得那白澤靈獸似乎只是針對你嗎?你身上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它?」

看著蒼夙,百里陌欒十分認真的問道,似乎也是很不解的樣子。 聽了百里陌欒這話,蒼夙眼眸一閃,腦海迅速的閃過一道靈光。

從前蒼夙便是聽說這四大靈獸,四大神獸,四大凶獸之間的關係並不好。


而蒼夙的身上有一隻白虎神獸,這白澤靈獸莫非是針對咸池?

這個可能性很大,但蒼夙並沒有將白虎放出來,那白澤靈獸怎麼可能那麼確定她身上就有白虎?

還有,剛剛那白澤靈獸似乎釋放出了精神之力想要對她的契約獸攻擊。

白澤靈獸怎麼可能使用精神之力?還有白澤靈獸怎麼可能對他們的攻擊一點傷勢都沒有?

想到這裡,蒼夙的眼中一亮,頓時心中便是有了一個想法。

既然這個白澤靈獸和書籍記載中的白澤靈獸不同,那麼就只能證明了這隻白澤靈獸它並非是真正的白澤魔獸!

想到這裡,蒼夙的眼中帶著一抹的震撼,呢喃道,「這魔獸難不成是精神之力所具化的?」

要知道精神具化的魔獸是有多麼困難,而精神具化的魔獸也很是容易分辨,可是要將精神之力具化成這樣一隻如此真實的魔獸,那對方到底要有多麼強大的精神之力才能辦得到啊!

嘴角微微的抽搐,蒼夙終於算是見識到上古之神那顯露的並不徹底的強大了。

上古之神,曾經是大陸上最強的人,果然是有他身為最強者的理由。

不說別的,單單是這精神之力的具化,便是足以將大路上所有人甩在腦後。

聽到蒼夙這個推測,百里陌欒也這般認為,想這裡是上古之神的古墓,這隻如此逼真的魔獸會是精神之力所具化的也是一點不奇怪。

眉頭輕挑,百里陌欒對著蒼夙淡然道,「我先阻擋它前進,你用精神之力攻擊它,看能不能起效。」

「嗯。」蒼夙鎮定心神,看著那目光兇狠的想要殺了她的白澤靈獸,蒼夙眉心的精神之力頓時溢了出來,強大的精神之力讓空氣都泛起了波動的氣流。

銀白色的精神之力源源不斷的從蒼夙眉心溢出幻化成了一隻如山大的巨掌,帶著強悍的力量朝著那白澤靈獸拍去。

而百里陌欒見狀,立刻收回了自己的鬥氣,那白澤魔獸同時兇猛一撞,將百里陌欒鞏固的鬥氣牆瞬間給如同鏡子一般的擊碎,巨大的獸影同時朝著蒼夙奔來。

而蒼夙此時精神之力凝聚的巨掌轟然拍擊在了白澤靈獸的身上,頓時,白澤靈獸的的身形被巨掌拍的一個滯泄,那白澤靈獸巨大的身形有一瞬間的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白澤靈獸那巨大的身形被巨掌轟擊而上,當即發出嘶聲的哀嚎。

隨後那巨大的身形似乎如同波紋一般劇烈的晃動了起來,無形的精神之力不斷從那白澤的周身擴散而開,強悍的精神之力頓時瀰漫在墓道之中。

感受到那強悍的精神壓力,百里陌欒和蒼夙臉上都微微一變。

當即,兩個人毫不保留的將精神之力鞏固一道屏障將自己保護起來。

強悍的精神氣息掠在蒼夙和百里陌欒的身上,兩個人的額頭都滲出了絲絲冷汗。

上古之神的精神之力,果然並非等閑!

而蒼夙本來就經過一系列的打鬥,此刻臉色更為的慘白,死死的咬著唇,汗水將蒼夙的衣襟給浸濕。

蒼夙奮力的和這股精神之力做對抗,心中很清楚,要是抵抗不了這股精神攻擊,她的精神之力便是會被徹底的擊碎,完全的喪失所有的神智,以後便是像是一個智障一樣的度過接下來的日子。

手中的拳頭緊緊的攥著,蒼夙眉心中的精神之力源源不斷的滲出,而此刻蒼夙的心中越發的堅定自己要變強,要變得更加的強!

這白澤不過是上古之神的一絲精神之力,而並非全部。

而就是這樣一抹精神之力,卻是能夠在這個墓道中存在千萬年之久,其實力之強,簡直就是到了恐怖的地步!

若是以後蒼夙遇到了像是上古之神這樣的老怪,以蒼夙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能與之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