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畫面上拍攝的內容則比較清晰了,是靜態的一些圖片。仔細看去,前面幾張圖好像是類似賬本之類的東西,上面寫著林天豪販賣毒品的賬目,而裡面還有一些人名,正是林家一些長輩的名字,林福源的名字也赫然便在其中。

林家眾人看得目瞪口呆,他們大部分人都懂得賬目,知道這些賬本就是最關鍵的證據。這些證據,足夠將林天豪販賣毒品的事情全部揭露出來!

「你們好大的膽子啊!」林震南咬牙切齒地看著林福源等幾個林家的長輩,這幾個人面色蒼白到了極點。販賣毒品這種事,可是罪名極大。以林老大販賣的這些量,把他們抓進去,至少得判個三十年往上,指不定還得槍斃呢!

「大哥,我……我也不知道他在做這些生意啊……」林福源顫聲道。

「林福源,事到如今你還想騙我嗎?」林震南長嘆一口氣,道:「看來,你真的是沒救了!」

「大哥,我沒有騙你,你……你要相信我啊……」林福源面色蒼白,匆忙跑到林老太太身邊,抓住林老太太的胳膊,急道:「媽,媽,您……您幫我向大哥求求情,讓他幫幫我,我……我不想坐牢啊……」

林老太太面色陰沉,整個人彷彿靈魂出竅一般,死死盯著電視屏幕,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滾開!」林震南走過來,一把將林福源拉開,怒聲道:「林福源,你也掌管了家族的產業,你的收入也不少。我真是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去做這種傷天害理的生意?你……你真是把咱們林家的臉都丟盡了啊!」

林福源摔倒在地,匆忙爬起身還想哀求,這時,屋內卻突然傳來一陣驚呼聲。林震南他們立馬抬頭看向電視,畫面卻又變了,變成了另一些照片。

照片當中,有人在拿著刀砍人的手腳,有人在用鞭子毆打殘疾人,也有人在追打一些小孩子。而且,每一個畫面當中,林老大都必然在旁邊看著,也就是說,這些事都是他在場的時候發生的。

這些畫面幾乎把那些殘疾人和小孩子們的生活完全呈現出來,畫面堪稱震撼,那些血腥的場面,讓不少女孩子忍不住嘔了出來。而縱然是男的,看到這些畫面,也是手足冰冷,不少人嚇得腿腳哆嗦。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震南怒聲大喝,他只知道林天豪在外面做的事情不是好事。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林天豪竟然能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看著畫面里那些被砍斷手腳的殘疾人,那些無助可憐的小孩子,那些死了之後被堆在一起的屍體。屍堆當中偶爾伸出來的一隻小胳膊小腿兒,林震南也是目眥盡裂,咬牙切齒地看向林天豪。

「林天豪,你這個畜生!」林老太太第一個怒吼畜生,舉起拐杖便朝林天豪打去。打了兩下,她的身體一晃,緩緩摔倒在地。

林震南匆忙過去扶起她,急道:「媽,媽,你怎麼樣了?你沒事吧?」

林老太太悠悠地睜開眼,看著電視里那些慘無人道的畫面,終於忍不住老淚縱橫,道:「報應啊!報應啊!趙士林說得對,這全都是咱們林家的報應啊。我怎麼也沒想到,我一手帶到的孩子,竟然是一個儈子手啊,竟然害了這麼多人命。虧我還一直護著他,我就是在助紂為虐啊。報應終於來了,報應終於來了!」

老太太捶胸頓足,瘋狂地用手打自己的胸口。

「媽,你別這樣,你別這樣!」林震南匆忙拉住她,急道:「你也不知道林天豪在外面做了這些事,咱們不是有心的。」

「說到底,都是我太慣著他了啊,才會讓這麼多慘劇發生!」林老太太放聲大哭:「可是,是我慣著他,是我袒護他,這報應為什麼不能落到我頭上,為什麼偏偏要落到雅詩的頭上啊?雅詩她是無辜的啊!」

聽著這話,林家眾人都是黯然。林雅詩是林家最為和善的一個人了,對任何人都很好,縱然對外人也是極其善良。這樣一個人,應該來說是菩薩心腸,大慈大悲,該受神仙保佑的。可是,為什麼偏偏遭報應的那個人是她呢?

「雅詩這孩子,真的是最無辜的!」趙士林也嘆了口氣,道:「不過,我想這才算是真正的報應吧。你們看那些孩子,那些被剁了手腳的人,哪個在家裡不是最受寵愛的?哪個不是無辜的?結果,卻被林天豪害死害殘了那麼多人。這報應如果落到林天豪頭上,那叫活該。而落到你們林家最受寵愛的林雅詩身上,才真的算是報應啊。報應這種東西之所以讓人恐懼,就是因為它會讓你失去最心愛的東西!」

「老將軍這話很有哲理啊!」旁邊一男子點頭,道:「所以,有句話叫為子孫積德,也是這麼個道理。做的壞事多了,報應未必落在自己身上,而會落在子孫身上。」

「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林老太太放聲大哭:「雅詩,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啊。是我有眼無珠,是我一直偏袒林天豪,包庇他做了這麼多喪盡天良的事情。老天啊,你要懲罰就懲罰我吧,不要再傷害雅詩了,她是無辜的啊……」

直到此刻,這個平日強勢的老太太,終於變得頹然,再無往日的強勢與霸道了。此刻的她,方才終於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可是,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報應已經落在林雅詩身上了,這輩子,她未必能夠再開口說話了!

「媽,您別哭了,這些是咱們都不知道,也不能怪您啊!」林雅清過去扶著林老太太,同時憤然看著趙成雙,怒道:「趙成雙,我也沒看到葉青跟林天豪結仇的原因,你放這些圖片是什麼意思,非要把我媽氣死才成嗎?」

「哼,我就知道,不把話挑明,你是絕對不會服的!」趙成雙冷冷一笑,道:「林雅清,想知道葉青為什麼跟林天豪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嗎? 亂晉我為王 !」

林家眾人立馬齊齊看著趙成雙,連林震南和林老太太也同時抬頭看著趙成雙。

趙成雙清了清嗓子,掃了眾人一眼,道:「葉青的弟弟葉軍,也是這些殘疾人當中的一份子!」

此言一出,全場皆驚。聽到這話,趙成雙已經不用再說什麼了,眾人都能夠明白葉青想要殺死林天豪的那份心情。

別說葉青了,就算是林家這些人,看到畫面里的內容,也是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過去殺了林天豪。而葉青的親弟弟竟然也被林天豪害成了殘廢,別說葉青想要殺了林天豪,以林家一直偏袒林天豪的那些作風,就算葉青滅了整個林家,也沒人敢說他過分啊!

趙成雙冷眼看著林雅清,道:「林雅清,現在你知道葉子為什麼要跟你林家作對,知道葉子和林天豪,究竟是誰的錯誤了吧?」

林雅清有些尷尬,咬了咬牙,道:「這……這都是你說的,我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說不定葉青瞎編亂造,編出來一個弟弟,故意想找茬兒呢……」

「林雅清,你還是給我滾蛋吧!」趙成雙破口罵道:「王八蛋,都到這個地步了,你他媽還嘴硬。」

林雅清道:「我……我說的是事實,葉青有沒有弟弟,我們不知道。就算他有弟弟,那……那誰知道他弟弟是不是被林天豪害了呢……」

「雅清,你不要再狡辯了!」林老太太有氣無力地道:「我們林家錯了這麼多,不能一錯再錯。是我們的錯,我們就要承認。」

林雅清急道:「媽,我說的是事實啊,那個姓葉的不是什麼好人。不信你問問別人,看看大家是什麼意思。」

林家眾人立馬把頭轉開,不與她對視。

「林家的人,果然就是這個德行!」趙士林淡淡一笑,道:「林雅清,你繼續狡辯,你看看有幾個人支持你。」

林雅清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再說話。其實,連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所說的話,更別說讓別人支持她了。

「現在,大家應該清楚葉子跟你們林家之間的那點破事了吧。」趙成雙拍了拍手,道:「我就想問問,葉子被通緝的那件事,林家能不能給出一個什麼說法?」

… 眾人這才想起來,葉青現在還被深川市警方通緝,還有林雅清花錢雇傭的私家偵探正在四處追殺他呢。

林震南不敢擅自做主,看向林老太太,道:「媽,你看這件事……」

林老太太擺了擺手,有氣無力地道:「快……快去想辦法撤了這個通緝令,葉青對我們林家有恩,我們不能再恩將仇報了。震南,如果有機會,把葉青叫到咱們林家,我要當面向他道歉。我們林家所有人,都該當面對他說聲對不起啊!」

「這聽起來才算是句人話。」趙士林滿意地點了點頭,道:「林老太婆,有句話叫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們林家的人,真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做過的事情了。」

「老趙,你說得對啊。」林老太太點頭,道:「這次的事情,對我們林家來說是一個最大的教訓。老趙,上次成雙的事情,對不起了。」


「我們趙家跟你們林家總歸是有點親戚關係,這些事情,一句話對不起就夠了。但是……」趙士林看了看電視里的畫面,嘆氣道:「那些被林天豪害死害殘的人們,一句對不起,夠嗎?」

林老太太也看了看電視里的畫面,淚水再次湧出,悵然道:「該是我們林家的責任,我們一定會承擔的!」

「只怕不僅僅是責任這麼簡單,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趙士林道:「報應可能會遲到,但不會不到。」

人上了年紀之後,就篤信報應二字。趙士林是如此,林老太太也是如此。想起女兒林雅詩的慘狀,看著畫面里那些人的模樣,林老太太忍不住悲從心來,泣聲道:「天啊,如果真的有報應,落到我一個人身上吧……」

「奶奶,奶奶,您別這麼說!」

天龍九變 媽,您別這樣!」

林家眾人也是一陣悲戚,林老太太在家族雖然強勢,但是,她對林家人的照顧也是絕對真心的。林家的人,沒有一個不尊敬她的!

「不管報應到不到,屬於你們的責任,還是得承擔!」趙成雙沉聲道:「這光碟,我已經複製了一份,送到了市局。你們林家,總要有幾個人出來承擔這件事的!」

眾人立馬看向林福源等幾個長輩,他們跟林天豪一起參與了那毒品販賣的生意,光碟里的就是證據。如果這光碟送到警察局,那他們肯定難逃入獄的命運啊!

「成雙,別……別這麼急啊……」林福源面色大變,急道:「成雙,我……我畢竟也是你的表舅,我們都是一家人啊。表舅是做了一點錯事,但是,表舅已經知道錯了,我會……會改的,你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啊,你忍心看著表舅下半輩子住在監獄里嗎?」

趙成雙瞪眼道:「林福源,你別說的這麼好聽。我坐著輪椅去你們林家,你是怎麼對我的?你是怎麼讓你兒子出來打我的?你是怎麼罵我趙家人的?你是怎麼說我是個外人的?這個時候,你來跟我談什麼一家人?你有什麼資格跟我是一家人?」

林福源滿臉尷尬,道:「成雙,那……那件事是表舅的錯,我在這裡跟你道歉。俗話說血濃於水,咱們畢竟都是親戚,你母親還是我表妹呢。你忘了,你小時候,我……我還帶過你一段時間呢……」

「這件事我記得!」趙士林冷聲道:「林福源,我現在還記得,你們林家發跡之後,是怎麼對待我們趙家人的。林家所有人都有資格跟我們趙家講親戚關係,但是,你沒有這個資格!」

林福源無言以對,林家發跡之後,他就看不起趙家的人,處處為難趙家的人。現在想起來,自己當初所做的那些事,算是徹底斷了自己的後路,現在趙家對他只有仇恨,沒有絲毫親情可言。

「媽,我知道錯了,我以後會改的。你……你能不能給成雙說一下,讓他饒了我這一次啊……」林福源顫聲哀求林老太太:「媽,我真的不想坐牢。這件事要是判了,我至少要進去住二三十年啊。二三十年,媽,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出來了……」

林老太太一向袒護家族的人,對自己的兒子孫子更是寵愛有加。趙成雙緊張地看著林老太太,如果她真的要開口保住林福源,這可是一件麻煩事。

林老太太看了林福源一眼,緩緩搖了搖頭,道:「福源,我說了,我們林家的人,都得為自己做過的事付出代價。你們犯下的錯誤,不應該讓其他人來為你們承擔報應,明白嗎?」

「媽,我以後不敢了,求求您,求求您,就……就給我一次機會,一次機會就夠了啊……」林福源顫聲哀求。

「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林老太太緩緩擺手,道:「震南, 撿個喪尸太撩人 ,給他們輕判一些。但是,震南,你記住,不要動用任何關係幫他們開罪。他們做出來的事,必須自己承擔這代價!」

聽林老太太這麼說,趙成雙長舒一口氣。看樣子,林老太太真的是大徹大悟了,沒有再偏袒家族的人。不過想想也是,林雅詩的事情,對她就是一個警鐘,她真怕這報應再落到無辜的林家人頭上。

林福源面容絕望,顫聲道:「媽!媽!媽!你不能這樣對我啊,我……我是您的兒子啊……」

林老太太轉過頭,連看都不再看他一眼。林震南嘆了口氣,走到林福源面前,道:「老二,走吧,不要再讓媽傷心了。」

林福源怔怔地看著林老太太,面上表情慢慢變為土灰色。沉默良久,他緩緩轉身,慢慢走出病房。

看他這樣子,趙成雙也沒有讓他自扇那幾十個耳光。對於林福源這種人,將他送進監獄才是最好的結果。


趙成雙轉頭看著林雅清,猛然抬聲道:「林雅清,你還不給你的那幾個私家偵探打電話嗎?你還準備讓他們去對付葉子嗎?」

「對呀,雅清,你快點讓那些私家偵探回來吧!」林老太太也想起這件事,匆忙道:「我們不能一錯再錯了,把那些人叫回來吧。要是葉青有什麼損傷,那咱們林家又是做了大孽啊。」

林雅清嗤之以鼻,道:「這算做什麼大孽,媽,您別想這麼多了!」

趙成雙冷聲道:「恩將仇報,是這天底下最讓人噁心的一種行為了!」

林雅清瞪了趙成雙一眼,道:「不就是一個電話嘛,晚一點打又能怎麼了,姓葉的命那麼大,沒這麼容易死!」

林老太太道:「雅清,你還是先把電話打了吧!」

「媽……」林雅清無奈,道:「好,我這就去打電話。媽,您別擔心了,不會有事的。」

林雅清走出病房,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撥了那私家偵探的號碼,故意大聲道:「這個案子取消了,你們現在立刻回來。毀約的錢我會付給你們的,你們不用擔心這個。對對對,現在就回來,別再追他了!」

趙成雙在遠處聽著林雅清的聲音,滿意地點了點頭。只要市局再把那通緝令撤消了,那葉青就能安安穩穩地回到深川市了。

林雅清打完電話,卻沒有進病房。她悄悄往回瞄了一眼,見沒有人注意她,便立馬按了一條簡訊發給那個私家偵探。


「今晚十二點之前殺了葉青,獎兩千萬!」

發完簡訊,林雅清立馬把簡訊記錄刪了,將手機拿在手上,裝作若無其事地樣子回到病房。

林雅清道:「已經打完電話了,我給他們毀約金,他們不會再追殺葉青了!」

「那就好,那就好!」林老太太連連點頭,道:「我們林家已經做錯了這麼多事,不能再犯錯了。雅清,以後你要多積德行善,為後面的子孫積德啊!」

「媽,您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林雅清看著電視上的畫面,道:「我捐一百萬出來,給這些孩子們和殘疾人們做補助用,也算是為咱們林家積德行善了!」

「好,這就好!」林老太太滿意地點頭。

「一百萬?」趙成雙撇了撇嘴,道:「林雅清,你派人去殺葉子,可是出價到三百萬啊。現在讓你行善,你就捨得出一百萬?做善事,你真虛偽!」

林雅清面色頓變,老太太則皺起眉頭看了她一眼,對她很是不滿。

「媽,您……您別聽他瞎說,我沒有出這麼多錢……」林雅清尷尬地道:「您……您要是不滿意,那我出五百萬捐給這些人,您看怎麼樣?」

林老太太擺了擺手,道:「雅清,人在做,天在看。你到底做過什麼事,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不過,做什麼事,都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啊!」

「是,媽,您放心,我一定會記住您的話的!」林雅清低頭回道,眼中閃過一道無人覺察的寒芒。

同一時間,市郊,私家偵探白良才看著手機里的簡訊,皺眉道:「兩千萬,這筆錢可不好賺啊!」

旁邊助手看了看他,低聲道:「或者,咱們得找人幫忙了。」

「找誰幫忙?」白良才奇道。

「我聽說,深川市有個叫老闆娘的人!」

… (新的一月,求月票。)

老闆娘是個女人,一個只有三十歲,風韻猶存的極品熟女。

她叫老闆娘,但是,並沒有老闆。她經營著一間茶樓,裡面卻沒有茶,只有各種各樣的桌子。

每一個桌子,都有一個標價。最外面的桌子,標價三萬。也就是說,你想在這裡坐一下,就得出三萬塊,這是規矩。

一張桌子當然值不了那麼多錢,老闆娘是一個職業殺手中介人。桌子的價錢,便代表殺人的定金。定金是兩成,也就是說,外面三萬的那個桌子,請的殺手是價值十五萬的殺手。

從外往裡總共有九道門,每一道門後面都是一個房間,每個房間里都擺著一張桌子。而每一張桌子的價錢,都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