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物業的工作人員說,四年前,項蓮月的確帶回來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模樣清麗,性格活潑,還有一點不諳世事。

被撞見后,項蓮月含含糊糊的說是鄉下的表妹,過來當助理的。

可沒過多久,物業就再也沒見過這個女孩。

經過調查,項蓮月也不存在這麼一個表妹,身邊也沒有助理。

無奈之下,警方決定先摸清楚那個女孩的身份,同時將其列為失蹤人口,就等著有人報案了。

醉藍軒。

小奶娃偷偷摸摸的鑽入一個包廂。

坐穩后,她又拿出老闆的范兒,讓服務生將菜單拿過來。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來一份,不,來兩份!」

小奶娃將店裏有的飯後甜點都點了一遍,要的雙份。

她就不相信,大哥的魔爪能夠伸到自己的店鋪里。

服務生果然沒被收買,只將小奶娃當做小老闆,收了菜單,就下去了。

系統跳到一旁的椅子上,為難道,「可是你一次性吃這麼多,會不會牙疼啊?」

「不會噠~」

小奶娃信心滿滿:「牙齒已經掉了,其他的牙齒沒有問題,樂樂可以吃的!」

事實上,她都想好了,哪怕不能吃,也要吃。

越不讓她吃,她越要吃!

小松鼠依舊憂心忡忡。

它覺得還不如和以前那樣,任由小奶娃吃。這樣的話,宿主只是偶爾吃,大多時候注意力在其他美食上。

可現在,因為秦平管得太嚴,小奶娃對其他食物失去興趣,每天都琢磨著如何多吃一口甜食。

白天想,夜裏想,夢裏也想,都要魔怔了。

昨天它還聽宿主在碎碎念,說這幾日的安排。

今日來醉藍軒大吃特吃,明日去晴天度假村,後天去郭繼家的連鎖餐廳。

總之,她專門去秦平管不到的地方,將計劃排得滿滿的。

為了得到大吃特吃的機會,她還埋頭苦學,學完了一本秘籍,才從蘇和那兒得到假期。

為了吃,宿主也是很努力了!

沒一會,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

小奶娃以為是點的甜食上來了,脆著聲音喊了句。

沒人進來,敲門聲再次響起。

小奶娃緩慢的鼓起臉頰,疑惑的看過去。

若只有她一個人在家,這絕對是十分詭異的一幕。

可醉藍軒是她的財產,里裏外外都是她的人,她自己也是厲害的大師,還是功夫之王,根本不怕。

小奶娃乾脆跳下座椅,抄着手,溜溜達達的來到門口,大大咧咧的打開門。

門外無人,只有裝修得十分古典雅緻的走廊。

「嗯?那剛剛是誰在敲門?」

小奶娃不滿的噘起嘴,覺得自己被人捉弄了。

【神算系統:樂樂,你低頭看。】

小奶娃低頭,這才發現門口放着一束花,是紅花石蒜,不過一般人叫它彼岸花,或者是曼珠沙華。

這束紅花石蒜特別紅,花瓣的紋路看上去就像是有血液在流動。

沒什麼味道,就是紅得不正常。

小奶娃沒感受到奇怪的氣息,乾脆蹲下身體去看那捧花。

「難道是敬仰本大師的粉絲送來的?」

小奶娃抬了抬下巴,還挺驕傲。

系統就沒那麼樂觀了。

【神算系統:就算真的是粉絲,能夠打聽到你在這兒,代表時刻注意着你的動態,也很恐怖的。】

基本是小奶娃被送到清水觀,它就和宿主綁定了。

數年的生活讓它清楚小奶娃在業內外的名氣。

業內部分人知道小奶娃的實力水平,大部分人只當她是個小娃娃,看不起她。

她通過清水觀接到的業務不少,基本上顧客都說好,還願意保持聯繫。

業外小奶娃就是個小孩子,除非是林導或者唐影帝那樣的人,一般人,也不會刻意去關注她。

系統覺得這樣挺好的,避免過早的鋒芒畢露,也可以體驗一下正常人該有的童年生活。

這束花的出現讓它有些不安,總覺得有些事情失控了。

小奶娃沒想那麼多。

眼見為實嘛,花是好花,沒什麼氣味,也沒感受到惡念。

她乾脆拿進來,放在一旁。

等服務生送來甜品后,她拜託服務生讓經理去查查,剛剛是誰在敲門,是誰放下了一束花。

經理來得很快,還帶來了蘇和。

小奶娃吃成小花臉,看到蘇和那張清逸的臉蛋時,下意識的護住自己的甜食。

「樂樂不是偷吃!」

蘇和沒說話,拿出手機,拍了幾張。

直覺告訴小奶娃有詐,她顧不上吃,頂着沾了奶油的臉湊到蘇和身邊,討好的笑。

「哎呀,蘇和四……師兄,你剛剛什麼都沒看到,對不對呀?」

蘇和笑而不語,不管小奶娃如何說好話,沒承認,沒否認。

小奶娃心裏惴惴不安,連繼續品嘗的心情都沒了,懨懨的問他,「你怎麼來了?」

表情嫌棄,語氣也嫌棄。

蘇和示意經理先說話。

經理擦了擦汗,臉都有些白了,手還有抖。

「監控里什麼都沒有,那束花是突然出現在那的!」

這太詭異了,哪怕是經歷了很多詭異的事情,經理的心臟也受不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知道她記不記得自己就在他面前胎動過,洛逢原將她小腹上的那隻手抓進掌心,淡道:「哪有這樣撩人的?」

被洛逢原牽進了打開的電梯里,蒼葳輕笑:「你牽著的不就是么。」

蒼葳和洛新笙住在酒店的總統套房,那一層就他們套房住著人,所以到達時靜悄悄的。

「好了,就送到這吧。」

蒼葳掏出房卡刷開套房的門,讓洛新笙先進去,自己則倚在門邊雙手抱在胸前看著洛逢原。

男人慾言又止,套房裡洛新笙叫了聲「媽媽」,兩人頓住。

「你進去吧。」

洛逢原說完,轉身往電梯方向去。

蒼葳前傾半身,看著那道背影,心想,他剛才想說什麼啊?

不過這個疑問是得不到回答的了,蒼葳關上門,進了屋。

看見蒼葳走過來,洛新笙問:「爸爸呢?」

「回去啦。」

蒼葳邊回答邊給他拿了一套睡衣。

洛新笙抱著進了浴室。

蒼葳則走向大廳,坐到沙發上,微信恰好在這時收到新消息。

是黎音發來的。

[微圓,怎麼樣?他還是喜歡你的吧。]

蒼葳點擊對話框,毫不猶豫地輸入。

[不清楚,倒是很喜歡他兒子。]

和黎音聊完,該哄洛新笙睡覺了,蒼葳放下手機,走進洛新笙的房間。

平時很快入睡的小少年這會兒怎麼都不肯閉眼。

蒼葳難得聽到他撒嬌。

「媽媽,我想見爸爸。」

「明天見可以嗎?」

蒼葳掖了下他的被子。

被子邊緣冒出來的那顆腦袋狠狠搖了搖。

「那好吧,媽媽給他打電話。」

「嗯。」

蒼葳並不知道洛逢原的手機號碼,她打算出去找個服務員冒充洛逢原的助理,卻在套房門口看見了洛逢原。

他坐在這層樓公共區域的沙發上,在有些復古昏黃的燈光里,很是慵懶迷人。

「你怎麼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