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玉潔拉著李貝貝小聲道:「沒想到你家小北同學還真是土豪啊,這別墅可不便宜。」

貝貝姐也不避諱,直接笑嘻嘻地說道:「蘇北他牧場養的牛在韓國很受歡迎,現在已經是韓國最好的韓牛,所以是賺了不少錢,不過牧場的事他不怎麼管,每天除了寫小說,就是吃喝玩樂,這些天,讓他好好帶咱們玩一次。」

「寫小說?蘇北還是作家啊?」文玉潔有點詫異地道。

蘇北走過來,笑著解釋道:「什麼作家,就是沒事得時候寫點網路小說,打小喜歡看各種小說,所以也試著自己寫寫,就是一個興趣。」

又聊了一會,三人說起了文玉潔這次來韓國的兩個目的。

第一個目的自然是找李貝貝玩,看望自己的閨蜜。

文玉潔這趟來韓國的第二個目的讓蘇北有點意外,不是旅遊,不是購物,而是參加一個她喜歡的男演員的粉絲見面會。


蘇北記得貝貝姐告訴過他,現在之所以喜歡看韓劇,就是被文玉潔帶的。看來女友這個閨蜜還真是個十足的韓劇迷,都千里迢迢跑來國外參加粉絲見面會了。

文玉潔說了一個韓國男演員的名字,蘇北搖搖頭,不認識,也不想認識。

問了問時間,粉絲見面會就在明天中午,蘇北想了想,道:「反正貝貝姐這次請了一個星期的長假,我們今天就在首爾玩,等明天文姐參加完之後才去牧場。」 “我的天哪,這未免也有些太看得起我了吧,擁有着這麼恐怖威壓的劫雲,恐怕就算是真正的魂帝級強者都抵擋不住他的攻擊吧?”感受着不斷從劫雲當中釋放出來的恐怖威壓,聶辰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說道,雖然說聶辰並不是那種怯戰之人,但像這種最基本的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不說別的,光是這劫雲現在所釋放出來的威壓,竟然就令聶辰不由的產生了一種崩潰的感覺,這可是以前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事情啊,不過也就在聶辰頭疼高懸在自己頭頂這個劫雲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卻突然從他耳邊傳來:“放心吧小辰,這個傢伙的目標並不是你,而是我,你先退到一邊,等我把這玩意解決掉以後再說。”

“哥哥?我說呢,就算這個傢伙再怎麼混賬,也不至於爲了對付我這麼一個小人物就動用這麼恐怖的力量,原來他的目標是你啊。”在聽到這個聲音以後,聶辰才反應了過來,有些鬱悶的轉過身,看着站在他身後的孟雲豪說道,原來剛纔劫雲是在感應到了他身邊孟雲豪的氣息以後,纔會突然增強自己力量的,不過只要一想到孟雲豪那股恐怖的實力,也就可以明白爲什麼劫雲會釋放出這麼恐怖的力量了,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的劫雲卻突然有了動作。

轟隆隆! 似乎是抱着“先下手爲強”的念頭,還沒等聶辰離開攻擊範圍,劫雲便突然向孟雲豪劈出了一道足有百丈之巨的恐怖天雷,而面對這道連聶辰都爲之震撼的天雷,孟雲豪卻表現得十分淡定,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孟雲豪也不做任何的防禦,直接向着天雷的方向伸出了一隻手微微張開,那道可以說是恐怖到極點的天雷就好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巨手抓住了一樣,一下子就被定在了那裏,還沒等衆人反應過來呢,孟雲豪伸出的那隻手有猛的一抓,那道天雷便突然消失了,如果不是剛纔親眼所見的話,衆人簡直就不敢相信。

“不錯,不錯,已經可以堪比這一界中魂尊級別的全力一擊了,但是如果你想憑藉這玩意來對付我的話,是不是也有些太小看我了。”無視掉衆人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孟雲豪微微一笑,擡起頭看着天空中的劫雲淡然道,說着手一揮便將尚未離開的聶辰送出了劫雲的攻擊範圍,而面對實力強悍到幾點了的孟雲豪,即便是劫雲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也就在孟雲豪剛剛將聶辰送走的時候,又向着孟雲豪接連劈出了三道絲毫不弱於之前的天雷。

“嗯,這還有點看頭,不過……還是不夠啊。”對於劫雲的突然襲擊,孟雲豪的臉上總算露出了一副小有興致的表情,但卻又是搖了搖頭說道,說着隨手向着那三道天雷發出了三道只有三尺長的紫色劍氣,只不過別看這三道劍氣只有三尺長,但光是從這些劍氣上所散發出來的劍意就不禁令遠在百里外的五行宗衆人和聶辰等人感到了足以將他們瞬間泯滅掉的恐怖氣息,也就是在這三道劍氣的攻擊之下,由劫雲釋放出來的三道天雷一下子就被硬生生的劈散了,與此同時,孟雲豪似乎也開始有些不耐煩了起來,看着劫雲淡淡的說道:“好了,我沒時間再陪你耗了,熱身到此爲止,還是快施展出你的真正實力吧,要不然,也就別怪我秒了你啊。”

轟隆隆!

仿若是被孟雲豪那狂妄的話語激怒了一般,原本漆黑無比的劫雲猛然變成了淡金色,隨即一頭高達千丈天雷巨龍便從劫雲當中飛了出來,咆哮着衝向了下方的孟雲豪,而這一回,孟雲豪也終於露出了一副有些凝重的表情,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很好,就是要這樣纔有意思啊,修羅印……”說着,一股澎湃到了極點的修羅之力從孟雲豪的身上爆發了出來,不一會兒就在其身前形成了一道高達百丈,漆黑無比的修羅法印,並隨着孟雲豪的操控狠狠的砸向了那頭雷之巨龍……

轟!

“吼……”雖然雷之巨龍的威力不可小覷,但是孟雲豪的修羅法印則還要更強上一線,結果當兩者對撞在一起以後,雷之巨龍頓時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嚎,只見雷之巨龍得頭顱一下子就被砸扁了,一頭足有千丈之巨的雷之巨龍也就因此徹底隕落了,當然,能將雷之巨龍傷到如此地步的修羅法印也並不是沒有任何損失,在將雷之巨龍重創以後,修羅法印上的修羅之力也出現了明顯的潰散跡象,如果不是孟雲豪這一招已經達到了登峯造極的地步的話,恐怕就真要被擊散開了,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比雷之巨龍好得多,而在擊潰了雷之巨龍以後,修羅法印也沒有因此停下,而是向着空中的劫雲繼續轟去。

轟隆隆!

但再怎麼說這劫雲也是這九州大陸上傳說級別的存在,又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被解決掉呢,也就在修羅法印擊潰了雷之巨龍以後,劫雲連連劈出了數道天雷,這些天雷也許比不上之前的那頭雷之巨龍,但是對付本就已經接近崩潰邊緣的修羅法印還是沒什麼問題的,結果只聽到一聲轟鳴巨響,那修羅法印便被天雷轟破了,不過對其孟雲豪倒也沒什麼驚訝的,只是淡然一笑,然後手中便又多出了一把完全由修羅之力凝結而成的黑色寶劍,向着天空中的劫雲緩緩走去,但如果說是緩緩的話,也有些不太靠譜,因爲孟雲豪的步伐雖慢,但每一步之間的距離都足有百丈之遠,隨意僅僅是跨了幾步,孟雲豪便快要走到劫雲面前了,而劫雲自然也不會讓孟雲豪就這麼簡單的靠近自己了,只聽到幾聲悶響,數道百丈之巨的天雷便從劫雲中飛了出來狠狠的劈向了半空中的孟雲豪,對此,孟雲豪也不在意,沒有做出任何的停頓,只是手中黑色寶劍如同黑色的幻影一般,暗芒幾閃後,那些來勢洶洶的天雷便被孟雲豪盡數斬滅了,與此同時孟雲豪距離劫雲的距離也只要不到千丈了,而這對於孟雲豪的速度來說,也只不過是幾步之遙罷了……

轟、轟、轟!

同樣意識到孟雲豪恐怖的劫雲,也終於施展出了他的真正的實力,剎那間,數之不盡的巨大天雷不斷從劫雲當中釋放了出來,瞬間便將孟雲豪包裹在了其中,而那些天雷爆炸時所發出的陣陣餘波,更是將周圍數十里的空間撕開了一道道碩大的空間裂縫,大股大股的空間颶風從中涌出,以至於遠在百里之外的五行宗衆人和聶辰等人都不得不不出手將一部分向他們涌來的空間颶風封印起來,以防造成更大的傷害,與此同時在那些天雷的正中央……

“看來你也是要拼命了啊,既然如此,如果我不拿出一點真正實力的話,也有些說不過去,只希望你能承受得住啊。”無視掉那些將自己所籠罩住的滾滾天雷,孟雲豪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稍稍認真的表情微笑着說道,說着就只見兩團漆黑無比的修羅之火從孟雲豪的手中釋放了出來,也就在這兩團看起來並不起眼的修羅之火下,即便是那漫天雷霆也彷彿失去了往日耀眼的色彩,而那高高在上的劫雲更是猶如看到了什麼極度恐怖的東西一樣,竟然也開始顫抖了起來。 有時候計劃趕不上變化,就在蘇北帶著兩位美女遊玩首爾的時候,在一家烤肉店吃完韓式烤***玉潔感嘆了一句韓式烤肉的火熱,經過韓流已經席捲了亞洲各地。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蘇北聽了文玉潔這句感嘆,腦子裡已經許久沒有轉動的生意經再次轉動,生出了一個新的想法。

他知道文玉潔是做餐飲生意的,而且開著一家很大的飯店,於是向文玉潔問道:「文傑,有沒有興趣在韓國開烤肉店,和韓國人搶生意?」

文玉潔沒想到自己一句感嘆會換來蘇北如此一問。她搖搖頭,道:「我一個華國人,在韓國無根無憑的,怎麼開得起烤肉店。」

蘇北笑了,道:「怎麼無根無憑,貝貝姐不就是在韓國嘛?」

還是旁邊的李貝貝比較了解蘇北,也笑道:「玉潔,蘇北這麼說,肯定是想和你一起合作開店呢,要是可以的話那就好了,以後咱們就能經常見面了。」

文玉潔疑惑的看向蘇北。

蘇北點點頭:「牧場正在弄豬場養豬,所以要是開烤肉店,食材的問題不用太擔心。」

蘇北的表情忽然變得有點嚴肅,繼續說道:「文姐,你在邵市的飯店是與紫山美食合作的飯店,應該也知道紫山美食品級體系,我要弄烤肉店,要麼不弄,要弄就得弄三品以上的店子。」

文玉潔內心非常吃驚,紫山美食品級體系,是《紫山指南》推出的飯店餐館品級體系,仿照古代官員品級,分為九品至一品,九品最低,一品最高。紫山美食品級評級非常嚴格,從硬體到軟體,要求極高,她在邵市的飯店是邵市最好的飯店之一,可是也只堪堪得了一個七品的頭銜。

如今蘇北卻說要在韓國開一家三品以上的烤肉店,怎麼能不讓她吃驚?


在韓國開高品級餐館的想法其實不是蘇北突然想到的,他一直在琢磨如何推廣紫山美食品級體系。剛剛聽文玉潔說如舊韓國的烤肉店隨著韓娛的韓流席捲亞洲,於是便有了藉助藉助韓流的力量推廣紫山美食品級體系的想法。

這就相當於用別人的錢給自己打廣告,蘇北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很不錯。

《紫山指南》是他弄出來推廣華國美食的,不過想要讓大家認同《紫山指南》的公信力,首先要做的,是讓《紫山指南》和紫山美食品級體系出名。要是大家都不知道有這個回事,首先成不了公眾熟悉的東西,後面的「信力」就無從談起了。

目前,紫山美食品級體系還只在與一部分紫山美食合作的飯店餐館中推行,就算是與紫山美食合作的飯店餐館,也沒有全部參與進來,你這個品級體系沒有名氣,別人根本看不上眼,不屑參與。

蘇北在國內拍電影宣傳,也是這個道理。

不過僅僅在國內宣傳是不夠的,蘇北是要把《紫山指南》和紫山指南的品級體系做成亞洲的,做成世界的!要與「美琪琳」媲美,甚至超過它!

到以後,別人去飯店吃飯,說的是「去紫山三品餐廳」「去紫山一品餐廳」。

要想達到這個目的,僅僅在國內投資電影電視宣傳,顯然是不夠的,藉助如今在亞洲越來越火「韓流」宣傳,顯然是一個不錯的手段。

在首爾開一家高品級的餐館,然後讓它不斷出現在韓國的電視電影以及綜藝節目中,藉此宣傳《紫山指南》以及紫山指南的飯店品級體系。

見文玉潔有點猶豫,蘇北也知道自己的想法過於突然,便笑著說:「文姐,我也是一時想法,這事不急於一時,不過我是認真的,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接下來幾天,文玉潔參加完某個蘇北不認識的韓國演員的粉絲見面會之後,又去北岸島玩了幾天,蘇北自然盡心儘力招待這位貝貝姐的閨蜜,文玉潔也玩的非常開心。

文玉潔返回國內時,蘇北和李貝貝都去機場為她送行。

首先兩個女人依依不捨了一番,最後時間快不夠了,文玉潔才準備檢票登機,在此之前,她對蘇北道:「小北,你上次說合作開烤肉店的時,這幾天我想了一下,很心動,不過我得先回國內處理好國內的事情,才能給你一個確切的答覆。」

這些天牧場恰好有一批韓牛出欄,文玉潔可算是見識了北岸韓牛在韓國的受歡迎程度和昂貴的價格,也見識到蘇北那五千多英畝的大牧場,心裡對蘇北所說的合作已經非常動心了。

而且,看得出來,自己的好姐妹和蘇北的結合已成定局,和蘇北合作,就相當於和李貝貝合作,這是文玉潔很願意的事情。

蘇北笑著點點頭,道:「這事也不急,牧場的才剛剛採購第一批豬苗,養大也需要一點時間,如果文姐你願意合作,也無需你出什麼資金,我看重的是文姐你的才華,想把未來這家至少三品的烤肉店交於你管理。」

蘇北說的是實話,資金他不缺,缺的是一個可以讓他放心的管理者,雖然他有諸多超凡的手法讓自己放心,但是他不願意過多使用超自然的力量。

文玉潔是貝貝姐的閨蜜,又是有著豐富的餐飲管理經驗,而且對韓國娛樂圈也不陌生,正是最合適的人選。

對這家還沒開起來的烤肉店,蘇北可是有很大的期望。

要麼不做,要麼就做成最頂級的,要讓以後所有韓國和喜歡吃韓國烤肉的人一提到韓國烤肉,首先就能自然而然的想到自己的烤肉店。

烤肉店的名字,蘇北都已經想好了,就與牧場同名,叫「北岸烤肉店」。

送走文玉潔,貝貝姐也要開始上班,蘇北獨自一人回到牧場,過了兩天悠閑的日子,忽然接到一個意外的電話。

電話來自美國SP拍賣行的約翰,那個以前打過交道的白人中年人。

Sp拍賣行準備在年底搞一個大型拍賣會,這次拍賣行的拍賣品包羅萬千,其中有不少是玉石製品,因為蘇北留在sp拍賣行的個人檔案里在愛好一欄上填寫有「玉石」,所以約翰特意打電話來問問蘇北,有沒有興趣參加。 蘇北本來是要拒絕的,不過聽約翰說有美玉藝術品,而且是難得的美玉,雖然約翰是個西方人,但是蘇北還是相信sp拍賣行的眼力,心中一動便答應下來,反正自己老呆在牧場宅著也不好,多出去走動走動也不錯。


約翰道:「好的,哥們,這次拍賣會分好幾次分場,拍品非常多,有許多稀罕玩意,也有許多好東西,你可以早點來。」

問了下拍賣會開始的具體時間,蘇北想了想,便定下了形成。

聽說蘇北要去美國,老爸老媽就提出來要返回國內,說在韓國呆夠了,想回國,然後去全國各地旅行,見識一下祖國的大好山河。

要是老爸老媽單純是回老家,蘇北肯定得留他們在韓國多待一段時間,自己去美國也就是幾天功夫,很快就回來了。可是一聽老爸老媽是要回去旅行,蘇北一下子沒飯拒絕了,反而舉雙手贊成。

給父母買好機票,收拾好行李之後,蘇北聯繫了在國內的蘇槐,要他做好接機安排。

「你親自去接,至於我爸媽以後在國內的旅遊行程隨他們自己安排,不過他們的人身安全,要多注意,製作兩道示警符籙悄悄打入他們體內,要是遇到什麼危機問題,允許你動用超自然力量去解決。」蘇北叮囑道。

蘇北現在修為還低,示警符籙虛得築基境的修為才能動用的手段,蘇槐有元嬰修為,自然可以動用,而且他在國內,由他照顧父母的安全最為合適。

對於蘇北的吩咐,蘇槐自然恭敬應下。

送走老爸老媽,蘇北也搭乘了飛往洛杉磯的班機。

蘇北這從並不是獨行,而是帶上了蘇歸。老態龍鐘的蘇歸正好冒稱他的管家,當然,事實上,蘇歸和蘇槐其實一直就是他的管家。

蘇北如今的性子,越發慵懶了,不是自己感興趣的事情,很自然的就甩手給兩個便宜記名弟子,自己瀟洒快活。

不過蘇槐和蘇歸兩妖是樂得如此的,要是哪一天蘇北不這樣了,恐怕還得惶恐自家老爺是不是對他們不滿意了。

洛杉磯,應該是美國最有名的的城市之一,電影、好萊塢、籃球、湖人隊……它有許多關鍵詞,蘇北對洛杉磯最大的印象自然是好萊塢電影。

坐在飛機上蘇北還在想,自己既然動了未來把自己的小說拍成電影的想法,那麼就得好好系統的學習如何拍電影,要不不拍,要拍,自然就得拍出完美的電影。好萊塢的電影,是自己要休息的東西之一。

蘇北並不是要進入娛樂圈,他只是想完成兩件事。

第一件,寫一本自己的小說,如今他已經在做了,《五行煉仙》。

第二件事,把自己的小說拍成完美的電影。這事暫時還沒做,而且實施起來應該挺難的,難得不是拍成電影,是拍成完美的電影,所以蘇北並不著急去實施。首先得等自己把小說完成了,而後好好準備,再去實施。

這兩件事是蘇北打算親自做的兩件事,來源於自己從小的興趣還好,很純粹的興趣,不沾染任何其他東西。

「既然已經決定將來要拍電影了,那麼早點在好萊塢弄家影視公司是有必要的,先儲備一個團隊,也可以與國內的紫山文化合作。」

蘇北想著,便叮囑一旁的蘇歸,讓他下機後用五家離岸投資公司的名義在好萊塢弄一家小電影公司。

到了洛杉磯,這次沒人接機,不過蘇歸早已在距離好萊塢星光大道和格勞曼中國劇院都非常近的夏特蒙特酒店預定了套房。

這是一家模仿城堡而建的精品酒店,花園式環境,設有一個被花園環繞的室外溫水游泳池,聽說還經常出現在好萊塢的電影中,挺有名氣的。

住這主要是看著加酒店挺有特色,來了之後,蘇北到處看了看,點點頭算是滿意。

讓蘇歸去處理行李,蘇北給約翰打了個電話,告訴對方自己已經抵達洛杉磯。


「北,你來的正是時候,正是拍賣會開始之前,有一道開胃小菜,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電話那頭的約翰揚著聲音說道:「一個認識好萊塢諸多女明星的機會。」

蘇北笑著道:「約翰,有話直說,不過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不會亂來的。」

約翰也笑了,道:「是這樣的,在正式拍賣會之前,拍賣行準備了一個慈善拍賣會,邀請眾多好萊塢名流,以及世界各地來參加拍賣會的富豪,其中好萊塢女明星非常多,有斯嘉麗約翰遜,哦,還有在亞洲很受歡迎的泰勒斯威夫特,她雖然不是好萊塢女星,不過這次也會出席,並且為慈善會獻唱。」

約翰有點話癆,不給蘇北插話的機會,繼續接著道:「其他女明星還有很多,另外還有許多名媛,以及超模,參不參加拍賣無所謂,很多富豪也不是奔著慈善來到,這樣的場合,艷遇的機會很大的。」

聽約翰如此賣力推薦,即便蘇北沒有去搞什麼艷遇的想法,卻也動了去見識一番的想法。

蘇北的想法其實很單純,用華國的話來說,就是看熱鬧。

掛了電話,蘇北打算獨自去好萊塢星光大道走走。

這條街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氣,蘇北在國內的時候就沒少聽到這個名字。

好萊塢星光大道建於1958年,是條沿美國好萊塢大道與藤街伸展的人行道,上面有2000多顆鑲有好萊塢名人姓名的星形獎章,以紀念他們對娛樂工業的貢獻。能在這個上面留名,是幾乎所有混娛樂業的人的夢想。

能在這留名的,華人目前只有三位:黃柳霜、李小龍、成龍。

酒店離星光大道很近,蘇北查了下地圖,便慢慢悠悠地步行前往。抵達的時候,正好是旁晚,大道的上的行人非常多,熱鬧無比。

蘇北找了個地方,像個流浪漢一般坐在街角,靠著牆壁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

這裡的行人幾乎來自世界給的,什麼膚色的人都有,很大部分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不少人手裡拿著相機或者手機在拍照。

蘇北坐了一會,也看了一會美女,發現還是亞洲美女比較符合自己的審美。 “此火名曰“修羅之火”,乃是由修羅心中嗜殺與怨念凝結而誕生出來的火炎,在下不才,只修煉到了第四重“界煉”境,但這威力還是不可小覷的。”似乎是感應到了劫雲的畏懼,孟雲豪擡起頭微微一笑說道,說着雙手輕輕一撐,那兩團只有成人拳頭大小的修羅之火便輕輕地飄向了天空中的劫雲,而那些由劫雲釋放出來的天雷但凡是靠近到這兩團修羅之火百米內的位置,就像是火遇到了水,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轟、轟、轟!

也就是在這兩團修羅之火的威脅下,空中的劫雲也發起了狂,不過一切,竟然一口氣就放出了整整九頭雷之巨龍,並操縱着他們狠狠的撲向了那兩團修羅之火,但可喜的是,劫雲到頭來還是小看了這兩團修羅之火的威力,與其他天雷一樣,還未等那九頭氣勢洶洶的雷之巨龍進入到兩團修羅之火百米內的位置,九頭雷之巨龍甚至連才叫聲都沒來及發出,便兩團修羅之火那堪稱恐怖的溫度瞬間蒸發了,而那兩團修羅之火卻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仍然慢悠悠的向着劫雲方向飛去,只不過雖然這兩團修羅之火的行動速度並不怎麼快,但是因爲孟雲豪和劫雲之間的距離本來也不遠,所以沒過多久兩團修羅之火距離劫雲也就只有不到百米了,與此同時在修羅之火的燒灼下,劫雲也開始出現了融化的跡象,不過再怎麼說劫雲也是九州大陸上傳說級別的存在,所以說修羅之火雖然可以傷到劫雲,但卻也無法像之前那樣輕鬆的將其解決掉,可也就在這個時候,五行宗的衆人確實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呼…呼……該死的,那兩位的實力到底有多恐怖啊,竟然能引出這麼多的空間烈風和空間颶風,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們恐怕就要支撐不住了。”在隨手將一道空間烈風泯滅掉以後,高鶴山不由得喘起了粗氣,看着遠處還在交手中的孟雲豪和劫雲苦笑着說道,要知道本來在之前的戰鬥中五行宗的高端實力中就已經有一半以上的失去了戰鬥力,現在又同時面對這麼多的空間烈風和空間颶風,要不是有聶辰和五行修羅在這裏幫忙處理的話,恐怕他們這剩下的高端實力還要在倒下一半以上的人,可儘管如此,此時無論是聶辰等人還是他們五行宗的人也都已經快要達到了極限。

“咳咳,這個,我記得我大哥以前說過,他的實力貌似已經達到了這一界的巔峯,雖然說他現在的實力有所削弱,但我相信,就算是魂帝甚至魂尊也不見得會是他的一招制敵,至於那個劫雲,剛纔你們也應該已經感應到了他的威壓,所以我也就不多說了。”對於高鶴山的疑問,聶辰則是乾咳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雖然到現在聶辰還都沒有見識過孟雲豪真正的實力,但是從當初孟雲豪和天誅劍魂之間的對話當中,聶辰還是可以猜出,孟雲豪的實力應該是已經超越了這一界的最高境界,儘管因爲現在只有靈魂體的存在,但其實力也絕對不是那些魂帝甚至魂尊所抗衡的。

“我的天呢,這到底算什麼事啊。”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即便是高鶴山也不禁被嚇了一大跳,但隨即還是有些鬱悶的說道,不過仔細想來的話也是,畢竟在這一次的事件當中,他們五行宗確實是沒有佔到什麼好處,不說失去了李曉琪這麼一個擁有着先天乙木體質的弟子,就連魂皇級別的長老也損失了三分之一,甚至說宗中最強的秦絕嶺也因此失去一身修爲,而且最讓人鬱悶的是,這件事從頭算起還是他們主動挑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