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琰不禁嘆了口氣,重新坐了下來,幾次抬起頭看著若錦嫻,想要說什麼,卻還是閉上了嘴。

「若……,若小姐……」凜風見狀,本想說點什麼,可一張口就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對方。斗琰稱呼對方老闆娘,那是有過主雇關係,凜風卻覺得這麼叫有些過於刻意,便想起小姐這個統稱。

在這個時代的大戶人家,即便是出嫁的女子,稱呼小姐也是很合理的。當然如果生了孩子,那就另當別論。

凜風覺得若錦嫻看起來這般風姿綽約,應當不像那種整日帶孩子的女人。所以稱呼對方小姐,應該合情合理。而且,就算若錦嫻已經結婚生子,稱呼小姐,不也是一種恭維嗎?——亦或是挑逗?他隨即想到之前若錦嫻說的話,臉上不禁又紅了起來。

「你可以叫我若夫人,海上的人都這麼叫我,」若錦嫻微微的笑道,「或者,跟禮笑言一樣,稱我錦嫻姐。這都可以,不必拘束。咱們就算買賣做不成,人情還是可以交往的。」

從若錦嫻的口中聽到禮笑言三個字,凜風頓覺緊張。不過細細一想,倒也不覺得奇怪,畢竟秋綰是她的表親,那麼認識禮笑言也很合理。

「不,不,」凜風忙擺手道,「若夫人,其實我想,……嗯,我想問的是,那人讓你將紅毛炮借給東山城,只是一個月?」

「對,就一個月,」若錦嫻點點頭,「這我跟柴友德將軍說好的,這點他很清楚。一個月後,我就要走。」

「也就是說,一個月後,有人攻打東山城的話,你就不會管?」凜風又問。

「沒錯,嗯……有什麼問題嗎?」

「那要是一個月完了,你們要走的時候,還有人在攻打東山,怎麼辦?」

若錦嫻點點頭,微笑道:「那我肯定還是會走,說好了一個月,多一天都不行。我這個買賣又不是和柴友德做的,他管不著我。」

「那柴友德要是不讓你走呢?」斗琰也問。

「那我就不客氣了,」若錦嫻輕描淡寫的回道,「就算我帶不走紅毛炮,我也不會讓紅毛炮沒辦法使用。」

斗琰臉色變得慘白:「你剛才還說現在沒辦法帶走紅毛炮,可一個月後就可以……」

「那不一樣,」若錦嫻微微笑道,「我們在海上討生活的人,最講信譽,言出必行。阿琰,你忘了?」

斗琰嘆了口氣:「我以為你多少會給我點面子。」

「你們也別灰心,」若錦嫻輕輕地拍了拍斗琰的肩膀,「只要你們堅持一個月,一個月後我們就走了,到時候隨便你們怎麼打。」

凜風搖搖頭:「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

斗琰也道:「是啊,一個月的時間太長了,再這樣下去,我們要斷糧的。」

「斷糧?」若錦嫻皺了皺眉,「兀顏汗沒有糧食了嗎?」

斗琰卻搖頭道:「不是兀顏汗,是我們缺糧,打東山不是兀顏汗的主意,這是我們……我們白狼旗的決定。」

若錦嫻狐疑的看了看兩個人,好一會才點點頭:「我雖然不太懂打仗的事,可我也聽說了你們白狼旗的事,難道你們要背叛兀顏汗?」

「誰願意寄人籬下……」斗琰嘟囔著說了一句,就不再說話了。

凜風卻道:「這件事說來話長,不過若夫人是朋友,這話告訴你也無妨。我做這白狼旗主,也不過是兀顏汗的權宜之計,他的目的是想借住我們這些高亘人,將來攻打高亘的時候,為他驅使……」

「哦,我明白了,」若錦嫻點點頭,盯著凜風的目光柔和了不少,「換句話說,你們現在的處境很不妙。」

「對,」凜風點頭道,「是很不妙,沒有糧食,我們就得繼續做兀顏汗的走狗。」

若錦嫻的眼睛撲哧撲哧的眨了幾下,笑道:「你要糧食?這很好辦,我可以幫你們。」

「怎麼幫?」凜風不解的看著她。

「當然是賣糧食給你咯,」若錦嫻笑著搖搖頭,「不過我看你們手裡也沒什麼銀子,只怕這筆生意不大好做。」

「老闆娘,你就不能賒欠一下么?」斗琰忍不住開口道,「好歹我也為你賣過命。」

「你?」若錦嫻笑著對斗琰說道:「你可以到我的船上來,肯定餓不死你,不過你們白狼旗,我就愛莫能助了。」

「為什麼?」斗琰感到不解,「這有什麼區別么?」

「我不是不願意借糧,」若錦嫻搖搖頭,指著凜風道,「別忘了你們現在的身份,你們是兀顏汗的部下,而我可是蓬萊人,蓬萊人可一直是太昊的盟友。背叛蓬萊的事情,我們也是不做的,阿琰,你忘了嗎,這可是我們蓬萊人的道義!」

。 「我會記住各位評委、各位前輩的教導,努力鑽研演技,不負你們的期望。」

說到這,徐賢俊又是深深鞠躬。

台下的眾人一時間靜默,還是旁邊的柳海鎮笑看了徐賢俊一眼,被後輩誇出花來了,要是不說兩句,那自己前輩的肚量怎麼體現?來到麥克風前,笑着道:「接下來的話,是我的真心話,不是這小子把我誇暈了說的胡話。」

這一句讓下面輕笑出聲,氣氛輕鬆了不少。

「你要從全面的演技來看,賢俊是比不上我和達洙哥的,但是要只從《思悼》英祖的人物塑造上來說,那我和達洙哥還真就差他一點。」

他這話讓底下的人又竊竊私語起來。

「我說過,我不是被他拍暈了才說的這些話。」

柳海鎮再次澄清:「但是大家這樣想一下,我和達洙哥一個70年生人,一個68年生人,馬上50歲的人了。把年齡相似的角色塑造80分,但是賢俊呢,他剛二十多歲吧,卻把60多歲的角色塑造了80分。不考慮其他因素,只從這一點上來說,他是超過我們的,而且他本人和角色的年齡差,也是他能獲獎的重要因素。

作為一名電影圈的前輩,我很高興看到有這樣演技的後輩,這證明等我和達洙哥老去的時候,觀眾們還能看到優秀的演員作品。賢俊現在還是顆幼苗,需要我們這些前輩的鼓勵、愛護。」

柳海鎮這邊說完,下面坐着的吳達洙就鼓起掌來。剛才宣讀徐賢俊名字的時候他是有些不舒服,在韓國,他就是黃金配角,黃金配角就是他!可這一次竟然被一個小毛孩拿去了,心中當然有情緒。

但是聽到徐賢俊說「不是獎勵,是鼓勵」的時候,又灑脫一笑,是啊,自己跟一個孩子計較什麼,就算是給錯了,難道自己還在乎拿到手軟的獎項?再說了,《思悼》他也去看了,前面平平,但是最後那一場戲是真好。拿去就拿去吧,算是鼓勵後輩了。

然後又聽這小子把自己在《暗殺》、《國際市場》中的表現誇得天花亂墜,他都老臉通紅,心中的那點彆扭早就煙消雲散,心裏想着的是這個小傢伙是個妙人,有機會一起合作。

等聽到柳海鎮這段話時,更是認同,現在的年輕演員越來越浮躁,有幾個能像自己自己那代人一樣,埋頭鑽研演技的?呃,這個小傢伙不算,認真說起來,同年齡比較,自己好像真搞不贏這小子,他是怎麼把60歲國王演活的?

柳海鎮話音一落,吳達洙也得表示一下自己的態度,他比柳海鎮還大呢,鼓掌。

他這一鼓掌,其他人自然跟着鼓掌。

徐賢俊也不管這掌聲是給柳海鎮的,還是給他的,鞠躬,深鞠躬,一刻不停的鞠躬。

這一次,欠柳海鎮前輩的算是欠大了。

接下來,因為心情激蕩,徐賢俊沒有太多關注,不過獲得最佳男主角得黃政民沒來,是由人代領的,獲得最佳女主角得全智賢也沒有來,依然由別人代領的。

其實不僅僅是這兩位,其他七位都沒有來,四位最佳男主角候選人(劉亞仁《老手》、《思悼》兩部)、五位最佳女主角候選人全都缺席。因為頒獎典禮前,大鐘獎宣佈,不來的人不給獎,然後最重磅的最佳男、女主都沒來,硬剛大鐘獎,並大獲全勝。

說到大獲全勝,應該是《國際市場》,拿到了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等九項大獎,要不是徐賢俊橫叉一棒子,柳海鎮上台頒獎,那麼最佳男配角也是人家的。

……

Krystal見到徐賢俊的瞬間,就拿起濕巾在徐賢俊的右臉頰狠命擦拭。

徐賢俊先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她吃醋了。

「你在擦,皮都被你擦掉了。」徐賢俊哭笑不得道。

「哼,從此以後你從上到下都是我的,別人不允許染指。」Krystal發出了霸道的宣言。

「是是是,不過你來的時候怎麼沒說一聲,嚇我一跳。」徐賢俊隨口應付著,現在他得換些寬鬆的衣服,前面磨的疼,後面尾椎坐了這麼長的時間,真的是麻了。

「我來我男朋友家需要說什麼?」雖然是這樣說,但是Krystal還是有點心虛的,剛才看到他拿最佳男新人和最佳男配,就興沖沖的跑了過來,一個人的時候還沒什麼感覺,現在他回來了,女性的羞澀讓她感覺丟臉死了,不過現在也只能強撐著。

「你說的好有理,幫我倒杯水,我去換個衣服。」

倒不是徐賢俊已經把Krystal帶入了女友角色,而是二人原本的相處,就是這樣可以相互使喚的模式。

「懶豬。」Krystal雖然嘴上罵着,但心底還是鬆了一口氣,尷尬消減不少。

等看到徐賢俊岔著腿出來的時候,Krystal心中好奇,把手中的熱水杯遞過去,悄聲問:「真的很嚴重嗎?」

徐賢俊先是一愣,沒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是看着她臉上羞赧的表情和眼睛偶爾掃過的地方,明白過來,嘆了一口氣,趴在沙發上:「你以後要是守活寡,就是因為你歐尼。」

「那還不是因為你那樣對我!」Krystal邊說邊在徐賢俊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唔!」徐賢俊感覺到了入骨的疼,悶哼一聲,緩了幾秒才看向一旁做錯事模樣的Krystal:「我的尾椎骨已經被你歐尼打腫了,你這是想我傷上加傷,要報復回來嗎?」

「我又不知道。」Krystal小聲的辯解了一句,然後又湊了過來,直接動手扒下徐賢俊的鬆緊褲,露出他結實的屁股和紫色的尾椎。

徐賢俊剛想阻止,想想還是算了,都是女朋友了,有什麼不能看的。

看着那一片紫痕的尾椎,Krystal的手輕輕按了上去。

「疼不疼?」

「啊!」

徐賢俊感覺Krystal真就是來要債的,還沒怎麼呢,已經給自己來了2連擊。

「我不是故意的。」Krystal連忙收手,後退道歉。

「離我一米遠,要不然我怕我疼死在你手裏。」徐賢俊向沙發里靠了靠,好像這樣能遠離Krystal似的。

「那你昨晚那麼粗暴,我都要疼……」Krystal也有點口不擇言,發現的時候,趕緊閉上嘴,滿臉爬上紅霞。

「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當時我一點感覺都沒有,現在還把我的後半輩子都賠進去了,鄭秀晶你說我虧不虧?」

徐賢俊沒有調侃她的話,但是替自己叫起冤來。

「噗嗤」Krystal直接笑出聲來,又爬過去撫摸著徐賢俊的頭道:「不虧不虧,以後的時間還長。再說,鄭秀晶是個大美女,未來還是一個影后,你能擁有她做女朋友,還求什麼呢?」

徐賢俊嫌棄的拍開她的手,一臉鄙視的道:「來,大美女影后,告訴歐巴,你獲得過哪些獎?新人獎?最佳女配角獎?」

一聽這兩個獎項就知道這個混蛋在諷刺自己,Krystal心下一惱,直接下了重口。

「嘶~,鄭秀晶,快鬆口,那裏還受傷呢,抓痕……」

「嗚嗚(你還諷刺我不)?」Krystal可沒有鬆口,就這樣嗚嗚的出聲詢問。

你別說,徐賢俊還真就聽懂了:「我錯了,你明年就能得到。」

等Krystal送開口,徐賢俊掀起保暖衣察看的時候,傷口有些撕裂了。

「哼,你活該。」Krystal回了一句,接着又道:「外敷的藥品在哪?」

徐賢俊對這種我咬傷我敷藥的行為絲毫沒有辦法,一揚頭,示意藥品在那,然後便任由擺佈的敷藥。

「門的密碼沒改嗎?」冷不丁的,Krystal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徐賢俊一愣,明白她是什麼意思,無所謂的道:「你現在是我女朋友,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Krystal嘴角一翹,溫聲道:「那你說我把密碼改成什麼才好?『851024』怎麼樣?」

「可以啊,嗯,你還可以改成『520418』。」

Krystal不僅知道「418」代表着什麼,她早先也通過華夏的飯知道「520」是什麼意思!

臉色立即冷了以來,腦海中又過了幾遍這個數字,該死的,竟然和「851024」一個數字都沒有變!

這個才是最讓她氣的!

雖然她說徐賢俊要是有本事,那就可以把她們姐妹都擺在床上,但那只是玩笑,Krystal心裏知道根本不可能。關於徐賢俊,她們姐妹二人就是有Jessica沒她Krystal,有她Krystal就沒Jessica!要是姐妹二人都跟了徐賢俊,那真的要被世人唾棄了。

可是,自己和他的生日數字,怎麼就有這樣的組合方式!?

難道是上天的預示嗎?就算跟我確定關係了,他心裏愛着的依然是歐尼?

「好了,就是一組數字罷了,不要想那麼多。再說了,我也不是水性楊花的男人,有了你還去勾搭你歐尼。你信不信,只要我有一點這樣的苗頭,你歐尼就能撓爛我,順便讓我下半輩子做太監?」徐賢俊說出那句話也後悔了,自己怎麼就記不住,這位現在不僅僅是自己的紅顏知己了,更是自己的女朋友,有些調侃的話他也不能再隨便的在她面前說了。

而且,他知道那天自己身上的血絲是哪裏來的了,除了這是女孩的初夜別無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