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野收起萬象玄黃鼎,幻靈也從上面一躍而下,再次化成了金絲靈猴的模樣,弔兒郎當的道:「死胖子,這下服氣了吧?」

墨承影的眸子中依然充滿了震驚,近乎麻木的點了點頭,顯然還有些無法接受。

在這種時候,幻靈帶給他們的震撼比小黑帶給他們的更加強烈。


小黑心有不滿,微微張開小嘴,一道綠光在口中閃爍不定,流轉出一抹神性的能量。

方野咧了咧嘴,笑道:「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了,天風神環就在小黑身上,九色蘊靈盆在我身上。」

「天風神環,九色蘊靈盆……」墨承影和雪芊芊都有些無語了,被方野刺激的都麻木了。

神器什麼時候也扎堆了?

不管怎麼說,方野的實力增強了,他們心中也都很是高興,雖然震驚,但也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雪芊芊心情極好,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輕柔的道:「雪兒妹妹在哪裡?怎麼沒跟你一起?」

方野淡笑道:「古聖天域開啟的時候,那小妮子在衝擊尊主境界,錯過了古聖天域開啟的時間段,也不知道現在突破了沒有。」

「尊主?連雪兒都要突破到尊主境界了嗎?看來我要努力了。」墨承影吃了一驚,細長的眼睛微微睜大了一些,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更努力的奮鬥。

不僅是墨承影,就連雪芊芊也有些震驚,方野帶給她的驚喜太大了,連他妹妹的成就都遠超想象,這得是多麼妖孽的兄妹兩個啊?

雪芊芊從家裡偷跑出來,本來心底還有些擔憂,此時完全放心了,是對自己終身幸福的放心。

「轟!」

就在他們交談的時候,整片世界都向著他們擠壓了過來,虛空扭曲,蒼穹破碎,威能浩瀚無邊。 「鏗!」

寒霜流影劍出鞘,散發出一股凜冽的神威,垂落下絲絲縷縷的黑色華光,將下方的三人兩獸籠罩在內,任由整片世界都在崩塌,也難以擠進寒霜流影劍範圍分毫。

「不對!面前崩塌的世界,也是虛幻的!」方野眸子閃爍著玄潢色光芒,一下子看出了此地的虛實。

「讓我試試!」墨承影輕喝一聲,反手拿出一柄地階寶器級別的炫白色長劍,注入一縷法力,將長劍祭了出去。

那柄長劍剛剛離開寒霜流影劍的籠罩範圍,就嘩啦一聲碎裂成渣,片片墜落到地上,發出一連串清脆的聲響。

「這不會也是幻象吧?」墨承影微微張大了嘴巴,雙眸像是兩汪深不見底的深潭,卻並未看出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方野的瞳孔微微縮了縮,皺眉道:「那柄劍,的確是碎裂了。周圍的幻境,也並非全是虛幻的,而是介於虛幻和真實之間!」

「真實和虛幻之間?」墨承影雙眉微微跳動了下,旋即就有些駭然的道:「將虛幻之物轉化成真實的攻擊,無中生有,這就是神靈的手段嗎?」

雪芊芊秀眉微蹙,美眸中波光流轉,從四周掃視了一圈,淡淡的道:「這裡真的是明月天庭的核心嗎?怎麼並未看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而且,也沒有見到任何一個人影,在我們前面進入的那些人又去了何方?」

方野大腦中神念電轉,緩緩道:「或許,是因為明月天庭的核心世界太大了,那個天門也有古怪,這才讓得所有人都分開了來,進入的地方也都各不相同。而現在,我覺得我們或許陷入到一個厲害的大陣之中了。」

雪芊芊眸子中再次浮現出了兩朵雪花的圖案,身上透出一股冰冷而清靈的氣息,聲音中微微有些凝重,沉聲道:「我有一顆冰雪玲瓏心。對陣法也有所涉獵,但根本看不出此處有布陣的痕迹,這種手段,難以想象!不過,既然有這個猜想,根據我對一些超級陣法的研究,能夠布下這種大陣,應該是動用的世界規則之力,讓世界自然演化而出的。」

「有沒有可能破解?」墨承影追問。

方野忽然道:「明月天庭會在這個年代出世,就說明明月天庭到了應該出世的時候。既然如此。就算這裡留下了陣法。也絕非是不可破解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就是對尊主級強者設置下的,只要能力出眾,必然可以走出去。」

說到這裡。方野沖著雪芊芊笑了笑,寬慰道:「芊芊,放心大膽的嘗試吧,大不了我們幾大神器齊出,將這座大陣給毀了!」

雪芊芊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我盡量試試吧,我需要時間來仔細觀察世界規則的變化,然後才能夠推演出陣眼所在。不過,如此大陣。有陣眼也會有虛眼,若是碰到了虛眼,那就是九死一生!」

「我相信你!」方野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在一旁鼓勵。

雪芊芊沖著方野淺笑了下,身下浮現出一個黑色的蓮花台。通體像是由玄冰雕刻而成,散發著一股刺骨的寒意,流轉著絲絲縷縷的道韻。

雪芊芊靜坐蓮花台,一身白色衣裙與黑色的蓮花台形成強烈的反差,更顯得雪芊芊聖潔而冷傲,不像是人間應有的美色,宛若一尊冰雪女神臨世。

雪芊芊雙眸微閉,一雙如玉般的手臂微微搖動,像是推動著大道的軌跡在運轉似的,纖纖玉指時不時的掐出一個個神秘的法訣,似乎是在感應著什麼。

大約過了小半個時辰,雪芊芊刷的一下睜開雙眼,眸子中兩朵雪花圖案漸漸隱去,絕美的容顏上露出一絲不確定的神色,遲疑道:「我以冰雪玲瓏心查探,隱約看到了大片的彩色雲朵圍攏著一輪明亮的圓月,我已經可以肯定,此處就是動用月亮之力化出的一方虛幻大陣,我看到的那輪圓月所在,就是陣眼所在!但是,我卻看不到那輪圓月究竟在何方,推算不出。」

「月亮不就在頭頂嗎?」幻靈抬頭望天,狐疑的撓了撓頭。

雪芊芊微微搖頭,輕柔的道:「此月非彼月,我看到的那輪月亮,籠罩在彩雲之間,那才是大陣的陣眼真正所在的位置。」

「咦?」鎮魔宮發出一聲輕咦聲,聲音中有些驚訝的神色。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方野在心底追問。

鎮魔宮有些遲疑的道:「雪芊芊所描述的,很像明月真神的一件至寶,只是暫時還無法確定,還需要再進一步的了解才行。」

方野輕輕拍了拍幻靈的腦袋,淡淡的道:「幻靈,萬象玄黃鼎乃是萬象之源,足以看破萬象,動用神鼎所有的力量試試!」

幻靈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沒入到方野右掌之中。

方野將萬象玄黃鼎的力量全部激發了出來,眸子徹底化成了一片玄潢色,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愈加清晰了起來,漸漸地,就像是還原成了最原始的狀況,一道道大道紋理在虛空中交織纏繞,慢慢演化著。

忽然,在方野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幅浩瀚的畫面,九朵顏色各異的雲層相互追逐,共同追逐一輪圓月,速度達到極致。


很快,這個景象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方野眼中的玄潢色光華也都消失了下去。


在這種時候,方野也有些無力的感覺,隱約明白了一些。

此處的大陣,乃是天然形成的一個巨大幻陣,被人用通天手段激發了出來,慢慢演化,想要找出陣眼,難比登天。

「小子,你到底有沒有什麼發現啊?」鎮魔宮催促了起來。

方野將剛剛看到的景象告訴了鎮魔宮,就聽到鎮魔宮驚喜的道:「彩雲追月!果然是彩雲追月!」

「彩雲追月?是什麼東西?」方野疑惑的問了出來。

鎮魔宮解釋道:「彩雲追月,乃是明月真神所煉製的一件至寶,也是一種速度快到極致的一篇步法,內藏無盡神秘,不是神器卻不弱於神器!看來,這件至寶被她留在了這裡,用來鎮壓在陣眼之中了!」

方野心中微動,追問道:「彩雲追月在何方?又該如何得到彩雲追月?」

「金烏西墜,玉兔東升,明月所照,儘是天庭!既然是彩雲追月鎮壓陣眼,那陣眼必然在東方!」鎮魔宮斷定。

對於鎮魔宮的猜想,方野還是持著懷疑態度的,不過他現在也無法可想,只好姑且一試了。

「我們去東方看看吧,我體內另外一件至寶說生機在東方,走吧。」方野輕語一聲,當先朝著東方趕了過去。

「另外一件至寶……」雪芊芊清澈的眸子中微微泛起一層波瀾,她都快有些麻木了,方野就像是個挖掘不盡的神藏似的,總是能夠帶給她驚喜。

「這種氣運,還真是逆天!」墨承影感嘆,肥胖的身軀快速地挪移著,絲毫不顯得臃腫。

方野三人兩獸前行了近百里,雪芊芊神色微動,忽然道:「我感應到了那股氣息,距離此處已經不遠了,此處必然會有虛眼存在,我要推演一下,否則十有化出碰觸到虛眼所在。」

方野等人暫時停了下來,雪芊芊再次靜坐在那一個黑色的蓮花台上,手中掐著複雜難言的法訣,慢慢的推演著什麼。

「左前方三十里左右!」雪芊芊睜開雙眼,說出這樣一句話。

方野一行人快速地向著雪芊芊指引的方向趕了過去,還未到達目的地,雪芊芊就攔住了大家,沉聲道:「停住!不能再向前進了!氣息好像有了些差別,陣眼已經化成了虛眼了!」

方野臉上露出一抹驚訝,詫異的道:「陣眼和虛眼之間還能夠轉化嗎?這也太可怕了吧?」

雪芊芊臉色異常的沉靜,緩緩道:「這座大陣異常的複雜,陣眼的虛實之間隨時轉化,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弄錯,就算我們有神器護身,也會有不小的麻煩,萬萬不可大意!」

墨承影舔了舔嘴唇,暗自吞了口唾液,道:「剛進來就進入到了這麼個鬼地方,我們的運氣還是背到家了!真不知道其他人進入到了什麼地方?」

「顧好你自己吧,死胖子!」幻靈毫不客氣的打擊著。

墨承影輕哼一聲,自戀的道:「我這叫強壯,你這小屁孩兒懂什麼?」

方野抬手制止了兩人的爭吵,讓雪芊芊安心的推演。

雪芊芊重新盤坐在那個黑色蓮花台上,再次推演了出來,片刻之後,就再次脫口而出:「東方,五里之外!」

方野一行人快速的趕到了雪芊芊指引的方位,這次不等那地方有其他的變化,方野就直接將萬象玄黃鼎祭了出去。

「轟!」

萬象玄黃鼎迎風見漲,快速的漲大到百丈大小,悍然的從天而落,將那片區域完全籠罩在內。

「嗤!」

一道絢爛的光芒衝天而起,那是一個圓月型的寶物,身畔飛翔著九朵顏色各異的彩雲,快到極致的向著遠處沖了過去。

「刷!」

天風神環出世,瞬間化身萬千,穿梭虛空,一下子將那寶物鎖住,劇烈跳動不休。 「叮!」

寒霜流影劍散發出一股磅礴的神性威能,猛然點在那件圓月型寶物上面,將寶物的光華震散了一些。

萬象玄黃鼎的蓋子快速打開,一下子將那件彩雲追月收了進去,鼎蓋蓋上,玄潢色氣息翻湧。

「叮叮噹噹!」

萬象玄黃鼎中爆發出一連串的清脆聲響,玄潢色光華劇烈的波動著,被方野收入鼎中的那彩雲追月正在瘋狂的衝擊著萬象玄黃鼎。

方野心頭大震,動用了三件玄靈神器,才將那什麼彩雲追月收起,還一副難以收服的樣子。

剛剛鎮魔宮曾說彩雲追月並非神器卻不弱於神器,方野本來還不怎麼相信,在這時候,也終於感覺到了彩雲追月的霸道。

方野體內的法力狂暴的洶湧著,快速地消耗著,面對著彩雲追月的霸道反擊,方野不得不將萬象玄黃鼎的力量激發到最大。

方野眉頭微皺,這彩雲追月就像是有靈似的,根本就不服從他,就算用玄靈神器鎮壓,也難以將之壓住,繼續下去的話,即便是方野的法力耗光,也根本無法壓制住彩月追月!

方野眸子中光芒閃亮,朝著萬象玄黃鼎冷喝道:「跟隨我,他日我自會帶你域外戰天魔!」

方野這句話似乎有著一種神奇的魔力似的,此話出口,彩雲追月的反抗瞬間消失了,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這一幕讓得所有人都看的呆了,墨承影狠狠地擰了擰自己的大腿,疼的齜牙咧嘴,自語道:「沒做夢啊,這小子也太邪門了,連玄靈神器都降服不住的至寶,一句話就擺平了?」

雪芊芊也微微張著檀口,明亮的眸子中布滿了驚詫,她也沒有料到。方野竟然一句話就讓得那件至寶徹底的不動了,真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幻靈和小黑也都有些呆住了,幻靈滿臉的崇拜,連連說著:「老大就是老大,這也太厲害了,一句話就擺平一件不弱於神器的至寶,簡直就跟做夢似的!世上誰人能比?」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遁去其一,是為無窮變數,明月天庭在這個時代出世,正是明月真神的布下的大局。明月真神想要截取那一分生機,也不知到底布下了何種局勢,不知最終又會是何種結果……」鎮魔宮的聲音若有若無的響起。就連方野都聽得不是很真切,神神叨叨的,像是在推演天機似的。

不僅僅是雪芊芊他們,就連方野自己都有些愕然,臉上有些難以置信的神色。

良久,體內快速消耗的修為將方野驚醒了過來,方野小心翼翼的將萬象玄黃鼎縮小。托入手掌之中,眼神中還有些古怪。

就在剛剛,方野忽然想到,明月真神曾經帶著整個明月天庭的弟子殺上域外戰天外魔族,見到彩雲追月的反應那麼激烈,深知彩雲追月的靈性極強,這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說出了那句話。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奇效!

方野心念微動,彩雲追月出現在他的手掌心中,明月純凈無暇,就像是將天邊的月亮給摘了下來似的,九朵彩雲霞光瑞彩,散發著祥瑞的氣息,如夢如幻。

「這就收服了?」墨承影細長的眼睛中滿是愕然。傻傻的撓了撓頭,嘴巴大張,簡直可以塞進去一個i餓雞蛋。

方野望著手中的彩雲追月,深深吸了口氣。再次沉聲道:「魔族重現世間,神域即將生靈塗炭,在我有生之年,必將斬盡魔族,還神域一個朗朗乾坤!」

「嗡!」

彩雲追月微微顫動了下,似乎是在與方野和鳴似的,又像是在點頭,雖然不如幻靈和鎮魔宮這般神異,但也充滿了靈性。

方野微微鬆了口氣,到了現在,他才能夠肯定,彩雲追月被他收服了。

就在彩雲追月那聲嗡鳴聲消失的時候,整片虛幻的世界也都消失了去,恢復了青山綠水的場景,那座巨大無盡的大陣,也破解了開來。

天邊沒有太陽,只有一輪圓月高懸,散發出無比柔和的光彩,整片世界卻絲毫不顯得昏暗,反而是一種透徹的亮,異常的純凈。

許多與方野一樣墜入到這片世界的人都同時歡呼了出來,這裡的幻陣太厲害,虛虛實實,就連尊主都隕落了不少,一下子破去,讓他們都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雪芊芊望著方野手中的彩雲追月,純凈的眸子中閃爍著一分歡喜的神色,輕語道:「這就是彩雲追月嗎?好漂亮啊!」

「嗡!」

彩雲追月輕聲嗡鳴一聲,輕輕一顫,從方野手中飛了起來,直接落在雪芊芊的髮髻上,九色光華閃爍,讓雪芊芊看起來更加的美麗動人。

方野微微一怔,望著頭戴彩雲追月的雪芊芊,眸子中滿是欣賞,輕語道:「這彩雲追月跟你還真配!芊芊更加的漂亮了,這彩雲追月,就送給你吧!」

「堪比神器的至寶,這就送出去啦?」墨承影微微張嘴,滿臉的不可置信。

堪比神器的至寶,就算是在整個神域之中,那也是屬於頂尖的存在,方野就這麼送了出去,讓墨承影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雪芊芊眸子中掠過滿是欣喜,伸出蓮藕般的玉臂,抱住方野的腦袋,香唇在方野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淺笑道:「你送我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方野撫摸著臉上的吻痕,得意的笑了笑,道:「既然彩雲追月都選擇了你,我又有什麼理由不送呢?」

方野心裡打著如意算盤,就算是將彩雲追月送給了雪芊芊,這以後也是他方家的東西,算來算去也不虧!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遁去其一,是為無窮變數,明月天庭在這個時代出世,正是明月真神的布下的大局。明月真神想要截取那一分生機,也不知到底布下了何種局勢,不知最終又會是何種結果……」鎮魔宮的聲音若有若無的響起,就連方野都聽得不是很真切,神神叨叨的,像是在推演天機似的。

不僅僅是雪芊芊他們,就連方野自己都有些愕然,臉上有些難以置信的神色。

良久,體內快速消耗的修為將方野驚醒了過來,方野小心翼翼的將萬象玄黃鼎縮小,托入手掌之中,眼神中還有些古怪。

就在剛剛,方野忽然想到,明月真神曾經帶著整個明月天庭的弟子殺上域外戰天外魔族,見到彩雲追月的反應那麼激烈,深知彩雲追月的靈性極強,這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說出了那句話,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奇效!

方野心念微動,彩雲追月出現在他的手掌心中,明月純凈無暇,就像是將天邊的月亮給摘了下來似的,九朵彩雲霞光瑞彩,散發著祥瑞的氣息,如夢如幻。

「這就收服了?」墨承影細長的眼睛中滿是愕然,傻傻的撓了撓頭,嘴巴大張,簡直可以塞進去一個i餓雞蛋。

方野望著手中的彩雲追月,深深吸了口氣,再次沉聲道:「魔族重現世間,神域即將生靈塗炭,在我有生之年,必將斬盡魔族,還神域一個朗朗乾坤!」

「嗡!」

彩雲追月微微顫動了下,似乎是在與方野和鳴似的,又像是在點頭,雖然不如幻靈和鎮魔宮這般神異,但也充滿了靈性。

方野微微鬆了口氣,到了現在,他才能夠肯定,彩雲追月被他收服了。

就在彩雲追月那聲嗡鳴聲消失的時候,整片虛幻的世界也都消失了去,恢復了青山綠水的場景,那座巨大無盡的大陣,也破解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