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沒有來得及閉上的嘴,讓她狠狠的嗆了好幾口水。

周圍同學瘋了一樣的叫嚷互相推搡,更多的是掏出了手機。

「按下去了!真的按了!!」

「陸校花喝馬桶水?我們怕是要見證歷史了吧??」

「你不錄視頻的話就走開,別在這兒擋著我拍!這種場面難道你還指望再看到第二次嗎?」

許醉凝臉上的淡漠和人群的喧鬧形成了鮮明的對此。

原本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只是想要給陸朝暖一個小小的教訓罷了。

所以掐著秒的,許醉凝拎著陸朝暖的頭髮把她拽了起來。

陸朝暖抬頭,標誌漂亮的臉已經煞白,神色已然有些頹靡。

因為剛剛嗆了不少水的緣故,她現在連張口說話都做不到。

只能一直不斷的咳嗽著,乾嘔著,只不過這絲毫沒能引起許醉凝的同情心。 X女士胃疼的渾身顫抖,臉上的面具好像都要跌落了。此時夏侯曲已經把青靈煙遞給貝利院長,貝利趕緊小心翼翼,玉瓶輕輕開啟,紫色的煙霧升騰,化為兩道靈蛇鑽進X女士的鼻孔當中。

剎那間,顫抖的身軀不在抖動,X女士雙眸綻放異彩,猛的一抬頭,都能夠從輪椅當中走下。

X女士身材婀娜無比,剛才渾身都是汗水,突然站了起來,惹得眾人發出驚呼聲。

不愧是歐美人,根本不在意這些小節,望著夏侯曲等人的方向,X女士輕輕拜謝下去,中方的禮節。

「不愧是夏侯家,多謝!」天籟的聲音,X女士顯然懂華國話,那種從巨疼當中解脫出來,X女士內心激動無比。

重生之嫡女狂後 「這麼快?」貝利興奮無比,一瓶青靈煙,也就三秒鐘就讓X女士恢復正常,這簡直就是神葯。

「嘩!」眾多古醫看到X女士恢復,都開始熱情的鼓掌起來。夏侯曲很滿意,夏侯天放也露出睥睨一切的笑容。

「各位,這就是青靈煙的效果。舒平散治不好的,青靈煙一切都能夠治療。」夏侯曲這句話,完全是碾壓白家。

「不愧是天品藥方!」一些人已經開始讚歎,明顯是投靠夏侯家的意思。古醫大會之前,夏侯家弄出這樣的藥方,這簡直就是刺激白家,這一次的藥王,憑藉青靈煙,一定出現在夏侯家的名頭之上。

X女士朝後面走去,護士和保安陪伴,X女士需要換一套衣服,再來感謝夏侯家。

白玉堂的臉上蒼白起來,雙眸死死盯著還剩下一瓶的青靈煙,而身後的口罩男卻是笑。

楊柏也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對於青靈煙的作用,楊柏也沒有想到這麼大。

「風飛煙,那個X女士,你認識嗎?」楊柏剛才聽到X女士的聲音,好像有點熟悉。可是人家畢竟身上都是汗水,楊柏並沒有激發破妄金瞳,那樣太不禮貌了。

「不認識,不過我曾經聽師傅說過,最近京城有一個女士求醫,胃疼很奇特。」風飛煙火熱的看著青靈煙,那是對天品藥方的尊重。

「一個胃病,京城上下,包括你們秦家都無法治療?」楊柏的確有點疑惑,對於古醫來說應該有許多方子治療胃病。

「切脈都很正常,而且西醫的檢查也都做了,X女士的胃很健康。可是就是疼,這個疼的原因我們找不到。」

「胃屬按照五行,屬於戊土,歸脾。而木克土,肝膽!」風飛煙嘴裡念叨什麼口訣,腦海當中浮現無數的古典之語。

楊柏的腦海也在浮現,畢竟兩人吸收這麼多的古典。楊柏的神魂速度太快了,只是輕輕轉動,就出現一個個藥方。

「難道是他的肝膽有問題?」兩人情不自禁說出這樣的話,風飛煙和楊柏一口同聲,頓時吸引眾人的目光。

要知道整個院落這些人,都圍在夏侯曲的身邊,都在讚歎青靈煙。誰也沒有想到,風飛煙和楊柏說出肝膽問題。

一些古醫猛的一回頭,看到是楊柏,本來有點不屑。不過卻發現風飛煙也同樣如此,頓時也沒好氣說道。

「風大小姐,你以為就你發現問題了嗎?我們早就做了檢查,也包括肝膽。這個X女士,肝膽都沒有問題,哼!」

一些古醫相當不滿,這些人可都是治療過X女士,不想被人指手畫腳。當然不包括夏侯家,誰讓夏侯家擁有青靈煙。

風飛煙有點尷尬笑了笑,楊柏卻是無所謂,本來臉皮就厚,而且這些人說的話,楊柏更不會在意。

「師弟,青靈煙存在,這次古醫大會怎麼辦?」郎嘯雲頓時著急起來,夏侯家有天品藥方,大會當中憑藉青靈煙輕鬆就會得到藥王稱號。

「你覺得白家能夠輕易放棄嗎?」楊柏卻是搖了搖頭,目光已經看向白玉堂,主要是口罩男。

就在這時候,楊柏突然發現,口罩男慢慢的拍了拍白玉堂,而此時的白玉堂一愣,猛的看到口罩男摘下口罩。

面容俊美,輕薄嘴唇如刀,白皙的臉頰卻散發奇特的光芒。口罩男居然長得相當的不錯,只是配上蔑視一切的笑容,總覺得邪氣十足。

「各位,你們真覺得青靈煙治好了X女士?」口罩男傲視一切,背著雙手,淡淡的站在白玉堂的前方。

白玉堂在口罩男說話的時候,已經倒退一步,主動的讓出位置,甚至壓下身子,恭敬無比。

「什麼?」口罩男這麼一說話,頓時引起眾人的注意力。夏侯天放瞳孔一縮,老謀深算的他,當然看到不同,白玉堂的態度決定一切。

「你是誰?白少,你們白家什麼意思?」夏侯曲就是一愣,本能的質問白玉堂。而此時其他古醫也是發愣,沒有一個人認識眼前的年輕人。

白玉堂一言不發,只是恭敬的站著,目光卻幽深的看著口罩男。而此時的口罩男面對夏侯家,卻輕蔑一笑。

「青靈煙的確不錯,可惜了,你們根本治不好X女士,貝利院長,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現在X女士胃疼又要開始了。」

口罩男的話,更加讓人驚奇起來。青靈煙都使用了,X女士的胃疼剛才明明已經恢復,怎麼又開始了。

「你胡說什麼?你什麼哪家醫院的?還是什麼世家的古醫?或者你也是邪醫,你有什麼資格說話?」

夏侯家一名古醫走了出來,當場就質問口罩男。可是剛說完這句話,口罩男蔑視一切的眼神,讓這個古醫一個激靈,口中都吐出鮮血。

「資格?在我這裡,你們這些螻蟻才沒有資格!」一個眼神,就能讓人吐血,這樣的一幕,驚的所有人倒退一步。

「你是什麼人?來人!」夏侯曲驚呼一聲,可是四周的保安一點反應都沒有,根本就沒有人能夠過來。

「怎麼回事?」夏侯曲震驚了,隱藏在暗處的武者一個都沒有出來的,彷彿四周陷入一片死寂當中。

夏侯天放已經沒有蒼老的模樣,白眉一抖,身上散發家主的氣息,慢慢的從輪椅之上站了起來,正視面對口罩男。

「呵呵,有意思,不過現在才是開始。」口罩男冷笑一聲,而就在這時候,剛剛換好一身晚禮服,身披貂皮風衣的X女士剛剛走了過來,剛要說話,可是肚子又一次疼了起來。

「沃特?」X女士震驚無比,剛剛才恢復,怎麼這麼快,這才十幾分鐘,又一次巨疼襲來。

「不好!」貝利院長頓時著急起來,而四周的護士也開始手忙攪亂,趕緊又一次拿起輪椅,推向眾人。

「夏侯家主,怎麼會這樣?青靈煙怎麼回事?」貝利瘋狂的質問,而此時的夏侯天放也是不信,猛的一步上前,不管X女士的保鏢,直接抓住手腕,脈搏依舊正常,除了速度快。

「青靈煙,再拿過來!」夏侯天放怒吼一聲,為什麼X女士的胃疼又開始加劇,甚至間隔越來越短。

一瓶青靈煙趕緊拿了過來,紫色的煙霧又一次升騰,X女士的面容又一次平和起來,可是這樣的平和,卻傳來狂傲的笑聲。

「沒有用的,天品藥方的確神奇,可是針對她的病症,一點用處都沒有。甚至青靈煙蘊含的藥性,會改變她的身體,激發她的巨疼時間。」

口罩男好笑的走了出來,目光深邃的看著X女士,慢慢伸出一隻手指,指向已經恢復的X女士。

「這世上只有我能夠治好你!」口罩男俯視一切,彷彿神靈一樣。根本無視夏侯家,也無視其中任何一人。

「你憑什麼這麼說?」夏侯天放放下玉瓶,相當肅然的看著口罩男。X女士也相當的驚奇,不過並沒有說話,只是狐疑的看著一切,畢竟面前的口罩男,相當的特別。

「憑什麼?因為你們都是廢物,當然,不好意思,我說的不光是你,而是這裡的每一位,你們統統都是廢物!」

口罩男的手指,指向任何一人,就連楊柏和風飛煙也包括。

「瘋子,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幹什麼?」一些古醫顯然脾氣火爆,而且能夠走進療養院的,一部分都是各個醫院的院長,都是名聲顯赫。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罵著廢物,這簡直跟京城所有古醫抗衡,口罩男的確有點瘋狂。

楊柏也沒有說話,可是安靜的看著X女士,楊柏是好奇,剛剛明明治療好了,怎麼又一次巨疼發生。

「你們當然都是廢物,真正的病症你們沒有找到。天品藥方裡面蘊含多少藥理,你們知道嗎?你們在火上加油,如果沒有我,Y國的皇家公主,就會疼死在京城,你們這裡的一切,你們夏侯家的一切,統統都會消失不見。」

「席琳娜公主?你的病,只有我能夠治療,你活不過今晚了!」口罩男又一次背著雙手,深邃的目光越發的邪魅而妖異,真的是神靈下凡。

震驚,驚恐,口罩男的話,所有人都發出驚呼聲。席琳娜,最天籟的歌后,Y國皇家公主,天之驕女。

X女士就是席琳娜,席琳娜的病並沒有被治療好。火上加油,這是古醫的術語,青靈煙彷彿打破最後的機會,到底是什麼引起席琳娜的胃疼。 楊柏也沒有想到X女士居然是席琳娜,當初在玉天璣的宴會上,席琳娜的天籟之音給楊柏留下很深的印象。

席琳娜喜歡楊柏的口哨,兩人配合一曲神曲,更是震驚眾人。從那之後,席琳娜就成為楊柏的朋友,甚至曾經希望楊柏前往京城參加演唱會。

「是她?」楊柏深吸一口氣,席琳娜的為人還不錯的,一點沒有公主傲氣,平時也跟楊柏微信聊天,只是從來沒有說過得病的事情。

「天哪,是席琳娜歌后,她怎麼會得到這麼奇怪的病。」風飛煙也著急起來,席琳娜可是偶像。

金色的面具已經摘落,眾人都看到席琳娜,一些老者都不太了解歌后,可是席琳娜另一個身份,可是Y國皇室公主,這可有點嚇人了。

夏侯天放趕緊微微施禮,沉聲說道:「沒有想到是席琳娜公主,貝利院長,其實你不用瞞著的。」

「見過公主!」夏侯天放身後的古醫,也是如此。而此時的貝利焦急的來到席琳娜身邊,兩人快速的用外語交流。

「真漂亮,楊柏,你幹什麼呢?」風飛煙看到席琳娜,雖然現在席琳娜臉色蒼白無比,甚至神情有點沮喪,可是依舊無法擋下那獨有的高貴魅力。

楊柏的眼睛沒有離開席琳娜,瞳孔的深處化為金芒,楊柏不光看著腸胃,肝脾等,破妄金瞳快速的掃描,不過在風飛煙的眼中,楊柏只是眼睛發直,被席琳娜吸引。

「公主你就別想了,本大小姐你可以考慮一下。」風飛煙沒好奇的瞪了楊柏一眼,趕緊擋在楊柏視線前面,阻擋楊柏這麼直接的目光。

「我考慮什麼?」楊柏瞳孔一縮,終於反應過來,沖著風飛煙尷尬一笑。而就在這時候,口罩男淡淡的說道。

「席琳娜公主,你的病不在胃,而在這裡。你應該早知道吧,可惜你現在只有一次機會,世上能夠救你只有我,你會被活活疼死的。」

口罩男指了指腦袋,睥睨一切的看著所有人。同樣,口罩男看著席琳娜目光,更加的深邃而邪魅。

「你,你是如何認出我的?」席琳娜揉著眉心,剛才的疼痛來的太快了,而對於腦袋當中的東西,席琳娜早就了解,這也是席琳娜為何世界巡迴演唱,不返回皇室的原因。

席琳娜腦垂體下方有一個腦瘤,這件事是皇室最大的秘密,年輕的公主得了腦瘤。幸好這個腦瘤是良性的,只是由於位置特殊,根本無法動刀。

憑藉皇室醫生的推斷,席琳娜完全可以正常生活,不用擔心,或許直到老死的那一刻,腦瘤也不會生長。

這件事是席琳娜最大的秘密,可是誰也沒有想到,腦瘤的確是良性的,可是卻給席琳娜帶來胃疼的毛病,這是所有人也沒有想到,也不是西醫能夠診斷的。

「公主,你有腦瘤?」貝利就是一愣,做過全面檢查,唯一沒有做過是腦袋CT。誰能夠想到胃疼的原因,在於腦袋。

「胃屬土,木克土,人體天地五行,分大五行,內五行。大五行又分七五行,內五行又分八五行。腦在大五行當中,屬於木…」

口罩男的聲音,傳遍四周,這些古醫頓時靈光一閃,也頓時明白過來。席琳娜的腦袋有風誕也就是腦瘤,這才是胃疼的原因。

「可惜,你用了白家舒平散,還有夏侯的青靈煙,這兩種神奇的葯能夠治百病,不過卻更加的刺激你的腦瘤,畢竟裡面蘊含的藥性,毀掉你該有的生機,席琳娜,葯醫不死人,你現在的壽命不多了。」

口罩男好笑的看著白玉堂和夏侯天放,如果不是他們兩家拿出這樣的神葯,或許席琳娜只是胃疼,要比現在活的長。

「你說什麼?你到底怎麼知道我的?」席琳娜突然又一次痛苦起來,胃疼又一次襲來,這次來的更快,更猛。

「公主!」貝利著急起來,可這時候青靈煙已經沒有用了。席琳娜捲縮的坐在輪椅上,渾身都是汗水,雙眸的瞳孔都要渙散了。

「席琳娜!」這下所有人都嚇傻了,尤其是夏侯天放,席琳娜如果真的死在盤古會所,這件事可就太大了,對於古醫的衝擊也更加的大。

「哈哈哈哈!」所有人都在著急,而口罩男卻狂笑的走向席琳娜,那些保安根本無法動,狂笑當中,口罩男來到席琳娜的身邊,輕輕點在席琳娜的眉心。

楊柏能夠看到,一縷靈氣,在眉心化為七股,猶如七星一樣。七股靈氣,點在腦袋的七個穴位,席琳娜的疼痛頓時消散,只是汗水依舊留下。

席琳娜猛的抬起頭來,不敢置信的看著口罩男。口罩男的雙眸也綻放紫色,相當的詭異,就這麼俯視的席琳娜。

席琳娜身上的衣服可都濕透了,席琳娜本能的敢到驚慌。可是更加驚慌的事情,這個口罩男的目光太直接了。

「席琳娜,你無法手術,看到沒有,只有我才能夠治療你。你想死,還是想活呢?」

貝利院長突然走了出來,震驚吼道:「你到底是誰?如果你能夠治療席琳娜公主,我們會給你很好的感謝的。」

「你沒有資格跟我說話,滾!」口罩男現在欣賞席琳娜的一切,只是冷笑一聲,貝利院長就後退好幾步,差點坐在地上。

「我,我想活,你到底有什麼條件?」席琳娜當然渴求活著,席琳娜還想歌唱一輩子,還想週遊世界。

「哈哈,很好,想要我治療你,有三個條件。首先,本少看上你了,我不管你是什麼公主,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

「其次,每年要給我三十億的資金。這筆資金,是你的診費。」

「還有唯一的,你會成為我最大的廣告,告訴京城所有古醫,我絕森回來了。」絕森狂笑一聲,依舊俯視的席琳娜。

「什麼?你做夢,你想什麼呢?」席琳娜又一次震驚了,別說其他條件,堂堂的皇室公主為了活命,投靠一個男人,這簡直就是對皇室的侮辱。

「因為只有我,才能夠讓你活下來。他們這些人統統都是廢物。」絕森目光逐漸可怕起來,而此時夏侯天放等人也都臉色變了。

「你到底是誰?絕森?你怎麼能夠這麼說話,就算治病,也不能夠威脅席琳娜公主。」

夏侯曲走了出來,怒目看向絕森。而此時的絕森都沒有回頭,白玉堂卻是獰笑的走了出來。

「絕少當然能夠這麼說話,難道你們還沒有想到嗎?絕少,是古醫絕家人!」白玉堂的一句話,所有人都驚呼起來。

夏侯天放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了,瞪大雙眼看著絕森,嘴角都在抽動。古醫絕,四大古醫世家之前掌控華國古醫的人。

當初的古醫絕,絕對是古醫之王。絕家是真正的古族,據說絕家的在歷史的每一代,都會流傳幾名古醫在世。

無論是張仲景,還是李時珍,這些人背後都是一個古族,絕家。絕家本不姓絕,原先只是一些古醫聯合在一起形成的家族。姓為絕,那是古醫之絕。

絕家傳承千年,底蘊太剩了。歷史上第一個邪醫,也是從絕家出來的。這樣的古族,如果不是發生一件事情,退出京城,哪有後來的四大古醫世家。

「這不可能,你們,你們不是追求仙而去了嗎?」夏侯天放已經語無倫次,傳說絕家離開京城,那是得到仙人的指引,成就無上仙道,要白日飛升。

堂堂的一代古醫之絕,追求仙道,這簡直就是最大的玩笑。可絕家真的消失了,華國任何地方都沒有絕家人的身影,三百多年了,京城在重新出現四大世家。

「夏侯家主,我們白家得到絕少的認可,召開這次古醫大會,哈哈,各位,絕家之人重新出現在京城,你們知道這意味這什麼嗎?」

白玉堂無比的興奮,白家背後有絕家,什麼夏侯家,什麼秦家,都不好使。白玉堂可知道絕森的可怕,這一次古醫大會,絕森要一統古醫,要讓所有人再次臣服在絕家面前。

「絕家出世了,這太可怕了,這樣的古族,擁有奇術。怪不得他看不上什麼天品藥方,要知道,所有的天品藥方,都是絕家流傳下來的。」

風飛煙激動無比,能夠看到絕家之人,那是古醫之幸事。沒有絕家,古醫無法傳承這麼久,絕家可是古醫之尊。

「絕家追求仙路?絕家去修真了?」楊柏注意的是這個,絕森是修真者,這個修真者出現在京城,就是不知道絕森是什麼宗門的修真者。

「夏侯天放,讓你的人退下,你們夏侯家給我老實點。」絕森輕蔑一笑,憑藉現在的絕家的勢力,什麼一品世家,統統都是廢物,這世上,只有修真者才是最強的。

「絕少,你到底要幹什麼?」夏侯天放就算城府最深,也無法掌控絕家。絕家出世,這樣的消息要傳出去,大部分古醫,都得匯聚絕家之下。

「我要什麼?那得看你們有什麼東西給我。不過,我現在想要的,就是席琳娜。我的公主,你考慮好了嗎?」 她看著陸朝暖咳得差不多緩過勁了,手上用力就準備再把她的頭按下去。

沒想到卻被一聲尖銳又充滿怒氣的聲音打斷了。

「你給我停下!」

許醉凝一怔,隨即轉頭看向走廊的方向。

一位中年婦女走路帶風的推開了人群,氣急敗壞的樣子反而有些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