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一些人臉上則露出古怪之色。

他們知道,楊熙肯定是想要避開他們,所以才會選擇直接飛升,用掉成仙坐標。

畢竟,只要離開了鴻蒙神殿,楊熙和鴻蒙神殿就沒有太多的關係了。

雖然有一個七天物品保護期在,但是七天之後,他依舊是孤魂野鬼一個,隨時可能被強者找上門來。

所以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用掉這道成仙坐標。

這樣的話,他雖然可能會隕落,但是,也有部分可能進入仙界。

雖然這可能不是太高,但是現在,他其實也沒有選擇的餘地。

「不要和你親人道別一下嗎???」

姬玄問道。

「少殿主,無所謂了,我爺爺不久前已經去世,我在這方世界已經沒有什麼牽掛。」

「正好,我把手裏的源點全部花掉,我想去更高的世界看一看。」

楊熙的話語讓姬玄無從拒絕。

既然是楊熙自己的要求,那麼就算姬玄,也只能選擇滿足。

「既然你已經做出了決定,我肯定不能阻攔你。」

「你要是一定要在鴻蒙神殿之外飛升的話,那現在就跟我離開鴻蒙神殿。」

姬玄說着,直接把楊熙帶到了鴻蒙神殿之外。

「各位,你們也可以見證一下。」

同時,姬玄對着旁邊一些拍賣會的參與者也道。

轟隆!!!

隨着鴻蒙神殿轟然洞開。

接着,就看到一道人流魚貫而出。

不多時,大家已經出現在了一片混沌霧氣之中。

「開始吧。」

姬玄對着楊熙道。

「好。」

聽到姬玄的話語,楊熙點了點頭。

下一刻,就看到他拿出一枚鴻蒙令出來。

鴻蒙令上,鐫刻着一隻活靈活現的神凰印記。

而這隻神凰印記,就是去往仙界的坐標。

「啟用。」

楊熙嘴裏默念有詞。

下一刻,就聽到他嘴裏大叫了一聲。

轟隆!!!

接着,一隻神凰從令牌中呼嘯而出,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之上。

然後,就看到神凰帶着楊熙,豁然消失在了混沌迷霧中。

再度出現的時候,楊熙已經出現在了一處巨大的裂痕之下。

這道裂痕寬廣無比,上方,更是有海量的靈氣滾滾而下。

這靈氣,赫然乃是仙靈之氣。

這裏,是去往仙界的一個坐標。

自古以來,都沒有被人發現。

而現在,這個坐標歸楊熙所有了。

基本上,等他通過這個坐標飛升仙界之後,這個坐標也就廢棄了。

「休要離開。」

「哪裏走。」

而就在楊熙的身軀冉冉升起,準備沖入縫隙中,徹底消失在遮天世界的時候,遠處,忽然聽到兩聲大叫聲響起。

然後,澎湃的霸王精血和幽暗的地府氣息已經滾滾而來。

荒古聖地一系最大的敵人霸王和地府的強者在這個無比關鍵的時刻出現了。

7017k 此時倒是個恰當的時機,黎素順勢掏出一個小瓷瓶。

「皇上,這是臣女秘制的藥丸,有強身健體延年益壽的功效,臣女特意準備獻給您的。」

說完,黎素抬頭看向皇帝,靜靜觀察着他的反應。

「哦?當真如此神奇?」

對於黎素的話,皇上抱着半相信半懷疑的態度。

之所以對她還有一些信任,完全是因為,他沒少聽後宮的嬪妃說,黎素那芙蓉坊的面膜多麼有用。

而且,昨日黎素給那些嬪妃看診的結果,也的確與太醫說的沒有什麼出入,甚至還要更詳細。

這多少讓皇帝對黎素的醫術,有了幾分信心。

黎素也知道,皇帝並不可能完全相信自己,於是乾脆道:「臣女可將方子一併獻上,皇上只需交給宮中太醫一觀便知。」

見黎素說的信誓旦旦,皇上頓時信了七八分。

「既然如此,朕也不能辜負你的心意,你有什麼想要的賞賜,儘管說。」

皇帝這話說的大方,其實也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在他看來,黎素大概不會主動討什麼東西,到時自己隨意給她些賞賜也就是了。

但黎素的反應,顯然在他意料之外。

皇上的這句話正合黎素的意,她抬頭看了眼蕭奕辰,起身走到皇帝面前跪下。

「獻葯本是臣女的本分,只是皇上仁慈,臣女便想斗膽提一個請求,還望皇上能夠應允。」

黎素之所以這樣說,不過是想把皇帝高高的捧起來,讓他不好拒絕。

「你說。」

皇帝目光沉下幾分,面上的笑意仍舊不變。

「臣女自知名聲不佳,又有過那樣的遭遇,自覺配不上辰王殿下,求陛下允許我二人解除婚約,臣女願此生不嫁,也不想拖累了辰王。」

黎素說出這番話毫無壓力,古代男子大多三妻四妾的,她可接受不了。

何況她也不覺得,能在古代找到自己的真愛。

愛情這種事情,本就稀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幾率便更低了,對此,黎素壓根沒打算抱什麼希望。

反正她一個人也能混的風生水起,帶着孩子過上豐衣足食的好日子,何必非要嫁人?

黎素說的瀟灑,只是這話在蕭奕辰聽起來,心中卻有些複雜。

那日黎素在辰王府說,一定會退婚的那個畫面,似乎又在腦海中浮現出來。

蕭奕辰沒想到,黎素居然能做到這個地步。

她竟然寧願說出此生不嫁人這種話!

要知道,這是在皇上面前,說出去的話,就要做好兌現的準備。

黎素倒是沒注意到蕭奕辰的眼神,總歸她是不在意這些。

她又不喜歡蕭奕辰,且太妃那麼排斥自己當她兒媳婦,自己若真嫁進宸王府,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

她是吃飽了撐的才會主動找虐。

此時,皇帝面上的笑已經收了回去,他目光淡淡的看着黎素,眼神中帶着幾分威壓。

「如此說來,朕為你們指婚,倒是錯事了?」

黎素哪裏敢點頭,連忙解釋,「臣女感激陛下好意,只是天意弄人,臣女如今的狀況,終歸是配不上辰王的。」

她自己自然不會看輕自己,只是這種事情,莫說是古代男人,就是在現代,未婚先孕的女人,也沒有多少男人能毫無芥蒂的接受。

而她,也不願意委曲求全。

「既如此,辰王,你是什麼想法?」

皇上視線一轉,便把問題拋到了蕭奕辰面前。

不得不說,這一招實在是高。

蕭奕辰頓了頓,乾脆道:「臣侄尊重黎姑娘的想法,更尊重陛下的決定,此事全憑陛下定奪。」

說罷,便眼觀鼻口關心,做出一副渾不在意得態度來。

皇帝是什麼想法他不是不知道,無非是想要故意給自己添堵罷了。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皇上對他不滿已久,蕭奕辰清楚得很。

無非是自己手中權勢太大,所謂功高震主,皇上早已對他不滿。

更重要的是,太子這位儲君,對自己意見頗大。

「如此,既然你們兩個——」

皇帝話還沒說完,便被太子匆匆打斷。

「父皇,依兒臣看,黎姑娘和辰王般配得很,他們可能就是太害羞了。」

笑話,這婚約照常履行的事情,可是他費了好大功夫在父皇面前促成的,怎麼可能讓他們輕易解除?

他就是要讓蕭奕辰娶了黎素,讓他的名聲也跟着臭掉,爛掉。

他倒要看看,到那個時候,還會不會有人說蕭奕辰是什麼京城第一公子,說他才華無雙這種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