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經翻臉,那就不用保留,再多的廢話也不如直直白白的一拳來的痛快。但是墨瑞晶的出手就毫無煙火氣息,彷彿一名身著旗袍的美貌女子,端著玉盤,盛放寶石,一挽珠簾,溫婉的走到你的面前。動作輕柔的讓人神情恍惚,但這卻是殺敵的招式。

水新月似乎也是沉浸在這意境之中,她彷彿看到了一顆顆火紅瀲灧的紅寶石,閃耀著動人心魄的光芒。紅寶石的美不是含蓄溫婉的柔媚,而是猶如狂風驟雨般,讓人瞬間攝住了心魄。每個女人都夢想能擁有一顆象徵愛情烈焰的紅寶石。更何況女人的天性本來就是喜歡閃閃亮亮的美麗事物呢?

不過有一個人不會被這意境所迷住,那就是金邢軍。他看到寶石就想切割,體內的銳金之氣,一下子嗡鳴了起來,彷彿刀劍出鞘。

不過銳金之氣在他手中卻不是凝結成刀劍斧戟,而是凝結成了銼刀、刻刀等等細小工具,他勁道一個旋轉,或旋、或磨、或鑽、或切,彷彿墨瑞晶的招式在他眼中已經不是殺招,而是一件物品,是未經雕磨的璞玉一般,他現在所做的就是加工,就是切磨。

唰唰唰!

似乎一件作品成型,金邢軍直接將其切割成了蛋面寶石。雖然動作流暢,看起來十分完美,卻是讓水新月直接一震,從那種美妙的意境中退了出來。

水新月先是臉上一紅,似乎在剛才想到了什麼,不過又是很快的瞪了金邢軍一眼。品質佳的紅寶石都是以切割成刻面寶石為最佳考慮,凈度稍差的紅寶石才切割成蛋面。本來墨瑞晶的招式意境之中本來還有著天然一般的美感,現在一被金邢軍加工切磨,卻被破壞了。讓人感到一陣可惜。

可憐金邢軍一個大男人,哪裡知道女人的心思,他雖然察覺到了水新月的目光變化,但是也是感覺到一陣莫名其妙。

「這麼美麗的紅寶石,又是出自仙子之手,我這點小小心思,還請仙子收下。」金邢軍手中出現了一塊紅寶石,但這其實不是紅寶石,而是他的的氣勁包裹著墨瑞晶的氣勁,讓其不散開。

金邢軍早就聽說過這寶石世家的修行功法特別奇異,不僅武功招式以寶石為殺招,而且氣勁還能千變萬化,練至深處,甚至可以直接以氣化物。氣勁轉化,成為寶石。現在看著墨瑞晶的氣勁就已經有了那麼幾分的意思。

「哼!」墨瑞晶揮出一道氣勁,打散了金邢軍手中的紅寶石。

「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墨瑞晶又是揮出一招。這次招式亮出來的寶石,竟然是極致尊貴的鑽石。

她的鑽石之氣,打了出來,似乎真的成了一顆顆鑽石,在太陽的照耀下,散發著奪目的光彩。

一旁的水新月直接就被這奪目的光彩所吸引了。鑽石成為女人的最愛絕不是浪得虛名,因為它擁有著許多足以傲視其他寶石的特性,例如無可匹敵的光澤度、火光、硬度都凌駕於它種寶石之上。

可以看出,墨瑞晶這次使出了全力,她咬緊了嘴唇,神色吃力,可以看出想要使出鑽石之氣對她來說也是極難的。

不過墨瑞晶吃力,金邢軍就可能會好受?在自然界之中,剛玉和鑽石雖然硬度級數只相差一級,但是鑽石的硬度和剛玉的硬度彼此相差了140倍之多。

金邢軍一下子就察覺到了不好,他的銳金之氣,似乎碰到了艱難阻礙,咔嚓咔嚓作響,氣勁碰撞之間發出一陣陣讓人牙酸的聲音。

他再也難以保持從容與瀟洒,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從容切割墨瑞晶的鑽石之氣,那是在說笑!

金邢軍漲紅了臉,銳金之氣完全凝結,成了一把斬金戰刀,迎著墨瑞晶的氣勁一個上撩,一記下劈。

「金裂大地!金分大地!金碎大地!銳金一氣破萬物!」

斬!斬!斬!

鑽石之氣又怎樣?即使是真正的鑽石在這種狂風暴雨一般的刀勢面前也要化為碎末!

破!

墨瑞晶拚命地支撐,但是她的對手是誰,是五行世家的天才種子,絕對不是一般人,她能夠和金邢軍拼到這種程度,這已經是超常發揮了。

金邢軍在獰笑,他的一隻大手已經探了出去,他馬上就能封住墨瑞晶的氣勁,穴道,後面他想要如何都可以,墨瑞晶的本命珠也將是他的囊中之物。而墨瑞晶這個人·····

金邢軍細細的觀看了下,一席長裙包裹嬌嬈的身軀,身上佩戴者諸多的珠寶玉飾,但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衝突,反而更烘托出自身的氣質,現在被金邢軍震破氣勁,反衝之間,她的臉上湧上了一絲血紅。不過這樣反而更讓她的嬌容白裡透紅,更加誘人。

「這麼嬌美的一個可人兒,我可以請求家族為我求親,而我又可以光明正大的得到一切,如此甚好!」金邢軍這些只是在腦子裡一想,就已經忍不住笑了起來。

咔嚓!

金邢軍伸出去的一隻手,彷彿被一把鉗子牢牢夾中了,再也難進分毫。

「我說這位兄弟,你想什麼呢,這麼樂呵。看看,口水都快流出來嘍。」這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在金邢軍耳邊響起。

ps:第一更到! 「喔?我說是誰?原來是跟在火炎焱和那個修儒門的陳鋒身邊的人。怎麼,你這小子晉陞到了穴心四重就以為能夠和我抗衡了?」金邢軍不屑的道。他一眼就看出了石昊的境界,初入四重,穴心之神氣息十分明顯,如果這個時候有人以巨力衝擊,甚至可以打散穴心之神,讓其掉落境界。而金邢軍就沒有這樣的顧慮,他早已經踏入這個境界多年,基礎打得無比牢靠,根本不怕巨力衝擊。

石昊一愣,但是馬上知道這三人是不知道最近消息,如果金邢軍知曉他曾經以一敵五,不知道他還敢不敢在自己面前這麼裝大氣。

石昊是猜對了,金邢軍、青木藤、水新月三人是敗於火炎焱之後,立即想到如果讓三人之中的一人晉級,那就不會敗得如此慘烈。而最有捷徑的就是金邢軍,他和寶石世家天生就是絕搭,只要得到其本命珠,絕對會晉陞,而且還有諸多說不清道不明的好處。

「是的,我還覺得現在的你甚至接不下我的一拳呢。」石昊笑了,笑的無比開心。

「找死!給我放開!」金邢軍大怒,一刀斬向石昊擒拿住他一隻手的手臂,他要一刀斬斷這隻手!刀鋒降臨,他似乎已經看到了血肉飛濺的場景。

當!

方才斬盡萬物的斬金戰刀砍到石昊手臂上,宛若砍到了比鑽石還要堅硬一百倍的物體身上,分毫不動,戰刀上反而被反震出了道道裂痕。

「什麼?!」金邢軍完全被震驚了,石昊的身體到底是什麼做的?

「該我了吧。」石昊淡淡的出聲。

蹬蹬蹬!

石昊抬腿,連踢三腿,全部踢中了金邢軍腹部。

「啊!」金邢軍面目表情十分痛苦,全部扭曲到一起。

這巨大的力量,本來能夠將金邢軍直接像踢皮球一般的踢走,甚至直接踢入海床之中都有可能,但是石昊的一隻手如老虎鉗子一般的狠狠夾住金邢軍的胳膊,讓其不能離開,結果看起來就像是本來要飛走的身體,被石昊的力量一個拉扯又飛了回來,金邢軍整個人彷彿石昊手中的玩物,飛來飛去不由自己。

「啊啊啊啊!我要殺了你!」金邢軍受到這種玩弄,羞憤的發狂,哪裡受得了,直接全身氣勁爆發,絲毫不在乎消耗,一道道氣勁凌厲的的彷彿刀割,就算是二三重天的武者隨意近身也要被切成肉醬。

「和我比較氣勁?」石昊根本不怕別人和他比較氣勁,他的氣勁每一道都是千錘百鍊,每一道都是異常純凈,每一道內蘊的含量都遠遠超過常人。他的呼吸悠長無比,所以他能夠以一敵五,完全不懼消耗。

轟隆隆!

如果說金邢軍的氣勁是撕拉拉的破滅一切,那麼石昊的氣勁就是浩大至上,如天地磨盤僅僅憑藉大勢就能碾壓死人。

砰砰砰砰!

金邢軍的氣勁劈砍到石昊身上響起了一陣陣響聲,能夠斬海斷山的氣勁到了他的身上如同蚊子叮咬一般,無傷大礙。

石昊一隻手拉扯住他,一隻手徹底把他當成沙袋,抬手就是一拳,正中眼眶。金邢軍瞬間就成了熊貓。


「夠了!石昊你以為你一個人能夠敵得過我們三人不成!」這個時候,水新月出手了。不得不說,這個女子還是很有本事的,一手御水之術玩弄的出神入化,她一指點出,綿綿大力傳來,百鍊鋼也要成繞指柔,讓石昊的渾身氣力如沉大海,使不上力氣。

不過水新月也只是為了救走金邢軍,沒有做多動作。對石昊來說,一個金邢軍真不算什麼。

石昊搖晃了下手腕,感覺到一陣莫名。對於能量、對於人體這些精細的探查,他要遠遠超出平常人,這點即使是火炎焱都不能相比的。就在剛才短短的氣勁碰撞間,他就探查到了水新月身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量。

不過這股力量,是沉寂的,是平靜的,不是她本身的力量。這股力量,而且並不存在經脈穴道之中,而是存在她身體之內微不可查的一個小點之中。如果不是石昊體內的完美之精微微波動了一下,石昊都不可能察覺到。

石昊覺得奇怪的一點就是,如果這股力量使用出來,根本不會懼怕火炎焱,那既然擁有如此龐大的力量,為什麼不使用?石昊一陣納悶。

「不錯,我是不能和火炎焱相比,不過任誰看到了你們這般強迫一名女子,都不會隱忍不動的吧。」其實有一點,石昊沒說,他在看到墨瑞晶這女子第一眼的時候,就有一種熟悉親近的感覺,正是這種感覺讓石昊忍不住出手了。

「哼!說的好聽,說不定你打的主意也和我們一樣,別在這裡裝好人!」青木藤這個時候突然說道。

離間計!好狠!

石昊色變,他可不想好心幫人被人反打一耙。他看向墨瑞晶。

「不!我相信這位公子!」墨瑞晶搖了搖頭,否定了青木藤的說法。她反而更拉近了與石昊的距離。「水晶之氣鑒別這位公子磁場接近,可以接觸,而你們則是被排斥。」

水晶,靈修者最鍾愛的寶石,具有集中精神、開啟心智的強大功用,可以是心靈平靜、提高專註力。修鍊氣功的人就常利用水晶的磁場能量來增強自己的氣場,為了保持磁場的寸勁,修鍊者的水晶是不能讓其他人觸碰的。而到了墨瑞晶手中,這種功能更加強大,可以鑒別敵我,分清遠近。

「那就沒辦法了,雖然加了你一個人,但是數量上還是我們佔據優勢,以三對二。我們只要兩人拖住你,剩下一人也可以擒拿住此女!」青木藤算盤打得啪啪響,桀桀的笑出聲。

石昊將墨瑞晶護在身後,神色凝重。情況確實如青木藤所說,不容樂觀。


三人繼續合攏,逼近了石昊和墨瑞晶。

「幾位,你們是不是忘了算上我了!」這時候一個聲音跨越千里遙遙傳來。這道聲音根本不用空氣來傳遞,那樣聲音還沒到,人就已經到了。這個人運用的是氣勁震動,引起天地同震,借天傳音的伎倆。

他的聲音如天公開口,如聖人教誨,如君王赦令,有著一股至高的威嚴感。

聲落人至。

一襲白衫,背負長劍,儒門之子,陳鋒!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諸位,看到我來到這裡,不高興嗎?」陳鋒環視一圈,嘴角含笑。「水仙子,許久不見了,今日見面更勝往昔,不知這次能不能和我真正一戰呢?」

陳鋒直接找上了水新月,他在來臨東海之前,還存在依賴魔,修為難以寸進,和水新月淺淺交鋒,在對方的放水之下才得到了一個平手的結局,心高氣傲的陳鋒怎麼會接受?一直視為恥辱。這次擺脫之後,修為大增,希望可以與水新月真正一戰。

ps:第二更到! 「哎···」

水新月幽幽嘆了一口氣,卻是搖搖頭,拒絕了陳鋒的挑戰。

「我知你想要和我一戰,但現在卻不是時機,真正的戰鬥還未開始,現在不過是前戲,還是你想讓他人漁翁得利呢?」水新月卻是掃視了幾處虛空。

她的眼神之中波光瀲灧,映照一切,看破假象。在她眼中,那些隱匿起來的人頓時無所遁形,不過她卻沒有出手,這些都是小角色,只是起到一個信息收集,情報速遞的作用。其實整個東海,像這種人也是越來越多了,世家的力量不容小視,光是從接受的信息和情報上,常人就不能相比。

本來石昊這邊數量上被壓制,動手倒也沒什麼,迅速解決戰鬥,離開這裡,水新月三個人也不會有什麼事情。但是現在陳鋒加入了進來,那瞬間就拉平了差距,如果一旦交手,片刻之間根本分不開身,有可能那些探子他們背後的主子就在往這邊迅速前往,到時候被渾水摸魚那就不愉快了。

陳鋒也是被說動了,因為他也不是孤身一人,而且他現在還有一個敵人,那就是西方教廷的人,他擊殺了其中的神聖騎士,那就已經結下了仇怨,至不濟,那教廷之聖子也會來找回場子的。

「好吧,我可以放你們走。」陳鋒側開了身體,讓開了一條道路。

「誰要你放行!」青木藤怒了,這陳鋒的口氣太過狂妄了。他以為自己是誰?

「我說放行,那就是放行!」陳鋒直接雙目瞪向青木藤,整個人宛若出鞘利劍,銳氣逼人,他這一下就已經是暗暗出手。他雖然答應了不在繼續向水新月求戰,但是他可不會允許青木藤在自己面前隨意叫囂。

蹬蹬蹬!

青木藤連退三步,他不敢相信的看向陳鋒,剛剛一瞬之間他竟然有種獨自一人面對火炎焱的感覺。雖然隊友就在身旁,但是那種刺骨的寒意還是瞬間侵襲進體內。

「住手吧!我們走!」水新月一股水流卷了過來,化為水流障壁,隔絕開來兩人,直接一個水泡籠罩住,就帶走了青木藤。

「放開我!」青木藤在水新月的水泡之中大吼。

啵!

水皰破裂!

「夠了!你非要弄得輸人又輸陣才甘心嗎?」水新月直接一句話噎住了青木藤,讓他的質問全部吞回了肚裡。

「啊啊啊啊!氣死我了!」青木藤臉色漲得通紅,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些什麼,最後直接氣的用氣勁轟擊海水,炸出道道水柱。


金邢軍也是鐵青著臉,本來他以為這次是勝券在握,結果卻被石昊中途打斷。不僅機遇沒有獲得,還被石昊海扁了一頓,被當成沙袋來打。這種恥辱怎麼能忍!

「呦!看起來幾位的臉色都不是很好啊,那麼看起來我們就有共同的敵人了。」突然一個聲音飄忽不定,如鬼魅夢幻。

撕拉!


彷彿撕裂一塊畫布一般,水新月他們面前的空間就斷裂,從中顯出了兩個人形。其實這只是幻術,不過這也是很嚇人的,什麼人在水新月三人面前施展幻術,走到了面前才發現?

其中一人是個女子,帶著一塊面紗,不過依舊可見依稀的嬌美面龐。所有人看到這名女子想到的字眼只有一個,那就是夢。

幽夢仙子!

··························································

陳鋒也是直接攜起石昊和墨瑞晶就走,極速飛行出了數千里,隨意找尋了一個無人島嶼,就落下開鑿洞府休憩。

「這次真是多謝了,你倒是來的及時。」石昊對著陳鋒謝道。

「哈哈!能夠收到你的請求救助,我這趟也沒有白跑。」陳鋒笑道。到了他們這種地步,很少會出現請求幫助的情況。陳鋒借到石昊的求救之後,立即就前往過來,他倒是真想看看,還有誰能把他逼到這種地步。

「主要還是相救這名女子。不知道為何,我自從第一面起,就覺得她十分親近,見她遇到險境,就想伸出援手。」石昊一指墨瑞晶。

「小女子先在這裡感謝公子的救命大恩了,其實小女子見到公子之後,也是和公子有著一樣的感覺,親近可以信任。」墨瑞晶彎身做了個萬福,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這倒是奇了,我聽到那三人的討論,知曉你是那寶石世家的傳人,但是我卻從未見過你,你也從未見過我,怎麼突兀的生出親近之感?」石昊撓撓頭,有些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