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說道:「軒宇兄弟,先跟我們一起去天王山,你馬上能夠成為內門弟子了,說不定還能得遇名師,」

「好啊,」拓跋野高興道,

終於能夠進入天王山了,他的心情有些激動,

天王山之巔到底有沒有九陰水和九陽花,還不得而知,他必須去查探一番,

這是他最後的希望,絕對不能錯過,

他還是比較相信鬼佛的,那鬼佛也沒有理由誆騙他,

明心也帶上了另外兩名玄仙境巔峰強者,顯然他們也進入了護法前十名,有機會成為內門弟子了,

成為內門弟子,才能算明王宗的弟子,明王宗把關很嚴,不會輕易讓外門弟子和護法成為內門弟子的,


這次獵殺魔物,才二十人有資格成為內門弟子,選拔之嚴格,可見一般,

天王山隱藏在天王山山脈裡面,可具體位置沒有人知道,

拓跋野他們進入天王山,必須通過傳送陣才能進入其中,

據他了解,明心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回到天王山修鍊,很顯然天王山的修鍊環境要比明王城好得多,

剛剛進入天王山,他能夠明顯感覺到,天王山的仙氣濃郁之極,是明王城的兩倍以上,在這樣的環境下修鍊,修為提升肯定更快一些,

「明心公子,天王山的仙氣真濃郁,我們成為內門弟子之後,什麼時候能夠進入天王山修鍊,」拓跋野問道,

他最關心的就是這個問題,當然要問清楚了,

「軒宇兄弟,你成為內門弟子,一年有三個月能夠待在天王山修鍊,而我們核心弟子,一年有六個月可以待在天王山修鍊,至於時間如何安排,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明心說道,

「真是太好了,我剛剛突破修為,正需要閉關修鍊一段時間,來天王山修鍊豈不是更好,」拓跋野激動道,

三個月時間,足夠他行動了,

明心帶著拓跋野三人很快到了大殿,大殿裡面已經聚集了不少強者,

他們來得最晚,因為是為了等拓跋野耽擱了,

「明心師弟,你好大的架子,讓這麼多人等你,」一名核心弟子冷聲道,

「長老和宗主都還沒有來,你著什麼急,」明心平淡道,

「這位就是軒宇吧,果然年輕有為,竟然年紀輕輕就成為所有弟子之中獵殺魔物最多的,」一名核心弟子嘖嘖稱奇,

他這話是給拓跋野拉仇恨,使得很多內門弟子和核心弟子都覺得失去了顏面,用不善的目光盯著他,要不是這裡禁止打鬥,說不定會有人出來挑戰他,

拓跋野沒有說話,他一旦說話,估計還會有更多人想挑戰他,

明心說道:「軒宇能夠拿下第一,我看是大家有意相讓,我代表軒宇在這裡謝謝大家了,」

他很聰明,如此一來可以減輕不少仇恨,

「宗主到,」那名核心弟子還想是什麼,結果有人大聲通報,


頓時,大殿裡面鴉雀無聲,誰都不說話了,

宗主出現,這可是大事情,誰也不敢亂說,

大家都知道,宗主很少露面,很多事情都是長老在處理,就算是內門弟子、核心弟子,也很少見到宗主,

這次明王宗宗主親自出來,看樣子是很重視這批新成為內門弟子的人,

那些核心弟子不由得想到了拓跋野,看他的目光更加陰冷了,

要是拓跋野還沒有站隊,肯定成為那些核心弟子拉攏的對象,只是他已經做出選擇,自然被那些核心弟子視為眼中釘,他們不能對付明心,卻可以對明心的手下出手,

明王宗的宗主大明王走了進來,大明王很胖,一副笑臉,看上去有些像彌勒佛,

誰要是因為這樣小看他,肯定會吃大虧的,

明王宗歷任宗主,都被稱之為大明王,他們本來的名字反而沒有人記得,

大明王的威名赫赫,聞著膽寒,

大明王走到首位,坐了下來,

眾人行禮:「拜見宗主,」

「都免了吧,讓我看看今天成為內門弟子的人,」大明王還是笑嘻嘻的,

下面的人卻很敬畏,沒有人敢私下交談,

一名長老說道:「這次獵殺魔物,護法中取得前十名的,還有外門弟子取得前十名的都站出來,」

拓跋野站了出去,他馬上感覺到了大明王的目光,

他的目光看上去很普通,卻非常銳利,好像能夠看透一個人的本質,

拓跋野收斂心神,這才鬆了口氣,

大明王掃視了一眼,然後問道:「誰是軒宇,站出來我看看清楚,」

拓跋野硬著頭皮上前幾步,行禮道:「軒宇拜見宗主,」

「你就是軒宇,竟然如此年輕,」大明王都有些驚訝,

拓跋野的年齡,是用神念之力掩飾了的,外人看來,他已經超過五百歲了,實際上他也就兩百歲左右,

他生怕大明王看透了他的掩飾,看出他的真實年齡,那就大大不妙了,

兩百歲的玄仙境強者,就算是在大宗派,也是絕頂人物,何況他是散修強者,還甘願成為護法,

只聽大明王繼續說道:「五百歲就修鍊到了玄仙境,而且戰鬥力明顯高於修為,不簡單啊,」

聽他這麼一說,拓跋野的心踏實了,看來,大明王並沒有看透他的年齡,讓他鬆了口氣,

「宗主謬讚了,」拓跋野很謙虛,

「不驕不躁,更加難得,」大明王對拓跋野很滿意,連連點頭,

隨後大明王宣布:「我宣布,你們正式成為明王宗的一員,成為內門弟子,希望你們再接再厲,能夠成為核心弟子,諸位長老,把獎勵都發下去吧,」

「是,宗主,」

拓跋野很快拿到了獎勵的寶物,他們再次感謝了大明王,

「諸位長老,新招攬的二十名強者,你們要是有對眼的,可以招收為弟子,」大明王開口說道,

「我要軒宇,」大長老和二長老竟然齊聲說道,

拓跋野早就預料到了,他必然很搶手,只是沒有想到,大長老和二長老都看上了他,其他長老肯定也有看中他的,只是知道大長老和二長老也要選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大明王笑道:「軒宇,大長老和二長老都希望招收你為弟子,你自己的意思呢,」


他竟然詢問拓跋野的意見,把在場的強者都震住了,

拓跋野有些受寵若驚,說道:「宗主,我對大長老和二長老都不了解,還請您為我做主,」

大明王沉吟片刻,說道:「軒宇,聽說你擅長肉體力量,」

「是,」

「既然如此,你就拜入二長老門下吧,二長老明戰最擅長肉體力量,你跟他學習收穫會更大一些,我希望你好好努力,能夠讓我們明王宗多一名厲害的人物,」大明王笑著說道,

「多謝宗主安排,」拓跋野感激道,

二長老喜笑顏開,說道:「謝謝宗主成全,」

大明王說道:「大長老,我也是為了軒宇的成長考慮,你千萬不要見怪,」

「宗主大公無私,屬下佩服無比,絕無責怪之意,」大長老連忙說道,

其他長老也開始挑弟子了,總共只有二十名內門弟子,長老卻遠不止二十人,所以大家都比較搶手,不過,能夠得到大明王關注的,只有拓跋野一人而已,大家都用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看著他,恨不得能夠變成軒宇,

等所有人都有了師傅,大明王說道:「諸位長老,帶著你們新招收的弟子離開吧,帶他們熟悉一下天王山,給他們講講天王山的規矩,」

「諾,」

明戰拉著拓跋野,說道:「跟我走吧,」


他是那種比較豪邁的人,不拘小節,不等拓跋野答應,就拉著他離開了,

「我帶了在天王山轉轉,你要記住,天王山之巔是禁地,千萬不能上去,否則會死無葬身之地,」明戰叮囑道,

天王山很大,有很多修鍊場地、房屋、洞府,隨處可見修鍊者,而且那些修鍊者修為都不低,

「師傅,天王山這麼大,為什麼內門弟子和核心弟子一年還有大部分時間在外面,不能進入天王山修鍊,」拓跋野問道,

「哈哈……」明戰大笑:「軒宇,這你就不懂了,不是天王山容納不下他們,而是必然讓他們出去歷練,才能進境神速,否則一味閉關修鍊,對他們有害無利,」

「原來如此,」拓跋野點頭道,

他對天王山的情況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心中開始思考起來,要如何才能潛入天王山之巔,

天王山之巔是禁地,防衛森嚴,他也留意到了,要進入天王山之巔,並不容易,沿途有很多強者巡視,

想要不被發現,實在是太困難了,

不過,要想活著離開,絕對不能讓人發現,否則明王宗出動金仙境強者,不是他能夠抵擋的,

要知道,明王宗的實力還在聖仙界五大宗派之上,金仙境強者不少,而且有些金仙境強者修為精深,很難對付的,

「看樣子,這次要藉助魔通天的本領了,」拓跋野暗道,

不管多麼困難,他都必須進入天王山之巔一探究竟,

「軒宇,前面的虎山就是我修鍊之地了,以後你進入天王山修鍊,就可以到虎山修鍊,不懂的隨時可以問我,」明戰說道,

「是,師傅,」

(18號,也就是今天,我下面的書要進行聯賽比賽,希望書友們能不能幫忙送上團戰票,沒有團戰票的蓋一個一元的聯賽章,馬上就有三張團戰票,要是沒有看到,刷新一下就出來了,謝謝大家,千萬別送錯了,要給雲霆飛組的書送團戰票,)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收玄冰動靜大

虎山有些簡陋,仙氣卻極為濃郁,

進入虎山之後,拓跋野只看到了幾名童子,並沒有看到明戰的弟子,

不過,他沒有多問,也沒有心思去問,他只想了解路徑,熟悉環境,

虎山距離天王山不遠,對他潛入天王山之巔比較有利,

不過,天王山半山腰是明王宗宗主修鍊之地,要潛入天王山之巔談何容易,

以拓跋野的本領,也不敢冒然行事,一旦被抓了現行,有死無生,

「軒宇,你隨便挑選一座洞府作為修鍊之地吧,反正這些洞府如今都沒有人修鍊了,」明戰說道,

「是,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