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小草一共挑出了27粒龍米牙。

「龍牙米的正常生長年份是百年左右,我可以縮短到一年。」她淡淡說道。

楚浩不禁駭然,這是一個怎樣恐怖的能力?

也就是說,那些什麼千年靈參、萬年雪芝在她手裡卻只需要十年、一百年就能完全培育出來。若是讓各大宗門知道她有這樣的能力,肯定會為了爭奪她而搶破頭。

毫不誇張地說,若是能夠擁有她的話,一個宗門的整體實力至少能夠提升兩個檔次。


這時,楚浩再不懷疑對方說可以在一個月內提升他兩脈的修為,有些人註定是可以創造奇迹的。

哎,這姑娘啥都好,就是做的事情有些嚇人,居然把大活人埋進地下當肥料。可她本人卻是那麼得純潔,猶如一朵白蓮花,不染世間一點塵埃。

接下來,楚浩開始了提升修為之路。

小草沒有說謊,這過程真是痛苦無比。

「吃下去。」少女遞過來一團綠色的東西。有點像是蛇膽,卻有拳頭般大小。而且,這玩意居然還在蠕動著。好像裡面全是蟲子,要紛紛鑽出來。

楚浩自問是個膽子很大的人,可拿著這玩意他真是半點吃下去的想法也沒有。

太悚人了。

但他立刻想到了修為的提升……不管了,沒有實力他什麼都做不成。

至少要成為高階戰兵,才有資格和雲流宗對抗,將傅雪、唐心等人從雲流宗的魔掌中解放出來。

越快越好。

他一咬牙,將這隻「綠糰子」一口吞了下去。他可不敢咬破,就那麼囫圇吞下,可即使如此。綠糰子擦過的地方依然留下了無法形容的苦味,苦得他連膽汁都要吐出來了。

「別動!」小草警告道。

楚浩只好維持著盤膝之姿,之前小草就說了,要嚴格執行她說的每一句話。

苦味還沒有過去,他只覺肚子里好像火燒起來似的,奇高的溫度襲來,要將他瞬間燃燒起來似的。

「運功,引導星力運轉。」小草立刻出聲。

楚浩打開細胞熔爐,小無相玄功運轉。開始煉化體內的藥力——又或者不管是什麼。

小草神色肅然,她取出了三枚金針,每一根都有三寸長,有些赫人。

「無論有多難受都要忍著。」她警告道。然後將金針猛地刺進了楚浩的背部,刷刷刷,她瞬間連出十七針。有若蜻蜓點水一般,速度奇快。

楚浩差點吼了出來。他雖然是火屬性的體質,可絲毫無法抵消或是削弱體內的火熱。而小草看似只是一針扎了過來。卻好像將他的五臟六腑都刺了個通透,痛得鑽心裂肺。

他緊緊地咬著牙關,就是不斷地運轉星力,很快,額頭上就有豆大的汗珠滾了下來,內衣在一瞬間就濕透了。


呼呼呼,從他鼻孔中噴出來的氣流居然是白色的,而且還帶著火星,顯示出他體內那火熱的感覺可不是錯覺,而是真得如此。

再這樣下去,他可就要真得被煉成人丹了。

楚浩現在只有相信小草,不斷地運轉星力,開始向著第四條反脈發起衝擊。

讓他意外的是,這條反脈居然變得柔軟無比,在他的星力衝擊下,一下子就被沖開了許多。

打個比方的話,以前他的反脈硬得就像是石頭做的,現在呢,不說是豆腐做的,那也和爛泥似的,因此要將之開挖的話,難度自然就變低了。

只是這個過程真可謂是冰火兩重天。

一方面,可以將經脈迅速打開是件喜事,可另一方面,肉體的痛苦是一直存在的,不斷地干擾著他的意志,讓他只想停下衝擊經脈的過程,縮抱成一團哀叫。

這是對於意志的考驗。

楚浩咬牙死挺,他絕不能浪費這樣的機會。

不管小草給他吃下去的東西是什麼,可能夠起到這樣的效果,那必然是千金不換的天材地寶,放到外面去的話,不知道多少人會搶破頭。

所以,再難受他都要忍住。

一天下來,楚浩也幾乎虛脫了過去,當小草平靜地說了一聲「今天到此為止」后,他立刻仰天躺倒在了地上,什麼也不管了,先睡上一覺再說。

第二天起來,自然是繼續昨天一樣的過程,第三天也是如此。

楚浩始終沒問給他吃下去的那綠色玩意是什麼東西,他怕知道了之後,以後再也沒有勇氣吞下去了。

可這效果卻是無比得明顯,僅僅五天之後,第四條反脈豁然而通。

四脈了。

楚浩訝然,僅僅五天而已,他就從三脈巔峰躍升到了四脈,這說出去誰能相信?而創造這一奇迹的少女卻一直雲淡風輕,似乎絲毫沒有覺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第六天,楚浩換了個姿勢。

他躺到了床上,然後吃下了一大堆灰色的東西,至於是什麼玩意,他同樣還是沒問。

正面朝下,小草則是繼續用金針扎他的背,一針接著一針,奇快無比。

之前是火熱。現在是冰冷!


楚浩覺得自己浸入了冰窟之中,強烈的寒意讓他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這同樣不是錯覺,因為他的睫毛上居然出現了一條條細小的冰柱。

嘶。嘶,他不斷地呲牙,小草的金針才真是奪魂索命一般,痛得他直想嗷嗷叫。

他不由地伸出雙手握住了床腳,可他現在是什麼力量,兩隻鐵手一抓,床腳就啪地被握成了粉碎,猛地向下降了一截。

「別動!」小草說道,顯得有些不滿。

大姐啊。你知道這有多痛嗎?

楚浩在心中說道,雙手探到地上,深深地插進了泥土之中,將這些泥土當成了仇人,握得緊緊的。

第四條反脈在不斷地擴張著,速度快得驚人。而在這個過程中,他的體魄也在迅速提升,每天居然可以吃下三粒龍牙米,全部被他吸收煉化。

僅僅一天下來。這條反脈就擴張了20倍,照這樣看,十天便能達到200倍的極致,算上之前的五天。剛剛好,半個月完成一個小境界的修鍊。

而且,用星力刺激經脈。用來擴張的話,每天便只能修鍊三個小時。多了就會損傷經脈,但在小草的手段之下。經脈每天擴張的時間卻是達到了十小時之多。

這少女若是被哪個勢力招攬過去的話,實在無法想像這個勢力會得到何等的增強。

楚浩一向覺得他天賦卓越,體質強大,是個武道天才,日後有望成為戰神,可是和這個少女比一下,他好像沒啥價值可言。

論戰鬥力,這少女天生帶有奇毒,只要不控制而釋放出來,同階武者走近她三丈之內必然會被毒倒。而且,她還能和植物溝通,指揮灰藤蔓這種可怕的植物協助作戰,這讓她變得更加可怕,幾乎能夠以一己之力對抗百萬之眾了。

而說到價值,楚浩現在只會打造一些八品寶器,能夠和對方催生靈草相比嗎?

——會打造寶器的人多著呢,可催生靈草,恐怕整個天武星就小草一個人吧,別無分號。

第三,她居然還能幫助人以近乎作弊的方式提升修為,真是要讓人瘋了。

世間還有第二個這樣的奇才?

半個月後,楚浩達到了四脈巔峰。

而他的體力提升得更加恐怖,相當於三脈後期了。

接下來便是衝擊五脈,在他引振出第五條反脈后,小草便和之前一樣,以那綠色蛇膽一樣的東西幫助楚浩打通經脈,然後再以灰色的東西來加速經脈的擴張。

整個過程讓楚浩有若生活在地獄之中,每天都是生不如死。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晚上睡下去之後第二天永遠不會倒來。

但不管怎麼說,一個月的時間還是過去了。

五脈巔峰!

而他的體力也完全追了上來,與他的星力修為齊頭並進。

現在,哪怕楚浩還想繼續受苦都不行了,因為無論是那綠色的玩意還是灰色的東西,都已經全部用完了。

楚浩既有一種獲得新生的欣喜,又有一點不舍,若是可以繼續下去,只要五天他就是六脈了,而再過半個月他就是六脈巔峰,然後七脈、八脈,甚至九脈、十脈,最後一口氣衝上戰兵。

可惜,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他現在的運氣就足夠讓無數人羨慕一輩子了。

地獄式修鍊結束之後,楚浩整整睡了一天一夜。第三天的清早,他推門而出,只見小草又拿著水壺在澆灌,而這一次,她正在澆灌的卻是一片稻田。

龍牙米。

僅僅過去了一個月,那些龍米牙的種子已經破土而出,生長得茁壯挺拔,至少有半人高了。

小草說過,她只需要一年就能讓龍牙米成熟,按照這進度,再過一個月肯定能結出麥穗來,然後在十個月之後成長到玉米般的大小。

「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小草放下水壺。(未完待續。。) 楚浩跟著小草來到了山谷的深處,這裡有一個山洞。

小草當先走了進去,楚浩則是跟在了後面,他不斷地觀察,只見這個山洞很大,大得足以讓一架飛機開進去,而且,隨著兩人不斷地深入洞中,這山洞也絲毫沒有變小的跡象。

他們在緩緩向下。

走了小半天之後,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

之前的山洞已經很大很大了,可是和這新出現的空間一比,那就是小巫比大巫,又差得老遠。

無論是山洞還是這個地下空間,到處都有瑩瑩綠光閃動,不是特別明亮,但也足以看得清楚這裡的輪廓。

讓楚浩震驚的不是這個地下空間的巨大,而是在這個巨大的空間中,到處是一具具的屍骨。

有人類的,有動物的,但有些骨架雖然和人類相似,可這大小……超過了好多倍。

楚浩便停在一副巨大的骨架前面,這副骨架從形狀來看,與人類毫無二致,但足有百米之長,而且,骨骼居然是金色的,泛動著黃金般的光澤。

他伸出手,在骨架上敲了一下,嗡,骨頭髮出沉悶的響起,有若雷鳴。

「這個地方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小草開口道,「在我十四歲的時候,我突然擁有了一段記憶,便尋到了這裡來。也是在這裡,我學會了怎麼用動物來培養靈草。」

「你面前的生靈,在活著的時候被稱為黃金巨人,天生擁有驚人的偉力。」

楚浩看著這猶如墳場一般的地方。突然醒悟過來,道:「這裡以前是一座葯田。這些人、凶獸……都是葯田的肥料。」

「是的。」小草點頭,她應該是血脈反祖。覺醒了一部份先祖時代的記憶。

楚浩右手握拳,猛地對著黃金巨人的腿骨轟了過去。

當!

一聲悶響,楚浩不由地臉色大變,他抬起右手,只見手腕處出現了詭異的扭折,這是因為他的骨頭脫臼了。

這黃金腿骨實在太堅硬了。

楚浩伸出左手,將右手一扳,骨頭便恢復原位。可他卻是驚訝不減,這黃金巨人都死去了多少年。而他的體力已是達到了普通七脈巔峰的水準,這樣的體魄是何等強大?

可一拳打出,他居然脫臼了。

「黃金巨人乃是世間最強的體修種族之一。」小草見狀,隨口說道,並沒有笑話楚浩。

確實是。

楚浩點頭,死了這麼多年骨頭還如此堅硬,最強體修的稱號當之無愧。

「跟我來。」小草又說道。

她領著楚浩來到了地下區域的中間位置,這裡有一座小屋,好像是讓看守葯田的人用來休息的。小屋早就破壞得不像話。現在就只剩三面牆壁而已。

在小屋之中有一塊石板,上面寫著一些字,字跡非常得潦草,有些地方更是因為歲月的關係而模糊了。畢竟這石板可不是黃金黃人的遺骨。

楚浩走過去一看,只見石板上寫道:「……天帝若是失敗,將禍及天武星。衝擊之下……凡我地葯谷門徒後代,速速離開天武星。長門海書。」

這是什麼意思?

留言並不完整,因此要理解起來就會產生歧義。

天帝?

楚浩只知道戰神之下為戰帝。難道有哪個戰帝的封號為天帝?他衝擊戰神失敗?可戰帝突破失敗,會造成那麼大的影響,禍及天武星?

這個葯田自然是屬於地葯谷的,可長門海居然要地葯谷的所有人離開天武星,以應對那什麼天帝失敗的可能,這也太誇張了吧。

還有,就楚浩所知,達到戰兵可以御器飛行、達到戰尊則可以自由遨行於空,空艦更是可以載人於空,讓凡人也圓了飛行之夢。

可是,這都沒有出天武星的範疇。

按他掌握的知識,如果要飛出天武星,就先得讓速度大到能夠擺脫天武星的重力,可問題是,天武星有多大?至少要比地球大上幾百倍。

星體越大,想要擺脫星體束縛需要的速度自然也越高。

以空艦的速度,能夠擺脫天武星的引力,進入太空?再退一步說,太空中沒有空氣,空艦上的人又怎麼呼吸呢?

「這是傳信石板,分為子母兩部份,只有一塊母板,但有許多的子板。在母板上書寫,信息將能立刻傳遞到所有子板上。」小草解釋道。

跟電話差不多了。

楚浩推測著當年發生的事情:跟一位天帝有關,總之,他做的某件事可能會引發天武星的浩劫,山崩海嘯,種種之類。於是,地葯谷的這位長門海便以母板通知所有人,先撤離了天武星再說。而地葯谷卻已經絕跡於今,說明……當初真發生了大災難,地葯谷的人再也沒有回來。

上古時期,那是一個無比輝煌的武道盛世,就說那上古試練地好了,種種匪夷所思的手段便絕非今人所能實現。而且,那裡面還有龍牙米這樣的好東西,是上古先民每日所食用的。

那個時代,也許真得有類似太空飛船似的空艦,足以擺脫天武星的重力,並能夠提供氧氣,橫渡星宇。

上古時代的落幕,會不會也是因為這個?

「你的記憶中,有當年發生的事情嗎?」楚浩向小草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