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沒有察覺到,笑著說了聲好,然後退了下去。

沒有其他人在場,何漫楓變得無所適從,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她在他跟前,都無法做到全然平靜。

但不同的是,以前是因為她愛他。

現在是因為,她恨他,以及無法報血海深仇的無力。

蕭雁南落在她殘廢的雙腿上,緩聲開口問:「你沒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我說了,你會回答我嗎?」何漫楓攥著手心,竭力讓自己平靜的開口。

「看情況。」

簡短的對話之後,兩人又陷入了沉默。

直到服務員端來咖啡與水,何漫楓抿了口冷水,說:「當年江夢雪的死,不是我造成的。」

「呵……」蕭雁南冷笑著,表達他對這句話的不信任,「你覺得我四年之前不信這句話,四年之後會相信你嗎?何漫楓,你為了和江晨一起逃走,把夢雪殺害了,這是事實,不用再想著詭辯了。」

果然,說了也是白說。

他根本不信她。

何漫楓搖了搖頭,柔聲說:「你說我是詭辯,那就當我是詭辯吧。你想為她報仇,要殺了我,我也無話可說,只求你告訴我,我父母還有爺爺葬在了哪裡。」

「當初你撇下他們離開的時候,義無反顧,怎麼現在又裝孝女了?」蕭雁南譏諷道。

「我當初是……」話解釋到一半,何漫楓鼻子酸澀的差點落淚,明知道自己說出來,他不會相信,只會不停地羞辱她,說那麼多還有什麼用呢?

蕭雁南絲毫沒因為她的哽咽,停止提問,反而咄咄逼人道,「你當初是怎樣的?」

她當初是怎樣的?

他會不知道嗎?

何漫楓很想這麼問他,想到慕洛琛吩咐的話,她眨了眨眼睛,紅著眼眶,鼻音濃重的說:「當初在A市,前往碼頭的路上,你的人撞翻了我所乘坐的車,我的雙腿被壓斷。去到美國之後,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間,這雙腿再也沒好了。我之後因為肺部發炎又大病了一場,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昏沉之中,等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月後了,也因此我並不知道,我父母在你手上。」

蕭雁南聞言,眉心皺了皺,臉色有些發沉。

何漫楓以為他心裡有所鬆動,猶豫了下,伸手去抓他的手。

可剛碰到他,蕭雁南像是被蛇蠍蜇到了一般,迅速的撤回自己的手,動作之快,連帶著桌子上的咖啡也被掃到。

褐色的咖啡飛濺到了臉上,何漫楓也愣在了當場。

好一會兒,她回過神來,說:「對不起。」

「別碰我,我嫌你臟。」蕭雁南一字一句的擠出這句話,恨意之深,似乎已經融入到了他的骨髓。

何漫楓有幾秒鐘時間,才回味過來他這話的意思,隨即不由得涼笑,他嫌她臟,當初他周旋在江夢雪與她之間,為什麼不覺得臟呢?明明開始糾纏的人是他,最後不許結束的人也是他,他怎麼能那麼理直氣壯的指責,她臟呢?

心裡悲憤到了極點,何漫楓還不忘記慕洛琛說的,要忍,要讓蕭雁南覺得她依然愛著他,這樣下一次見面,蕭雁南才會更加不假思索。

緩緩地垂下了眼帘,何漫楓低啞著聲音說,「當初我跟江晨發生那件事,是被江夢雪設計的。她說,她厭惡我搶走了你,所以要讓我付出代價。」

話說完,何漫楓自嘲的笑了笑,說:「只是,我說出來這話,你大抵也是不相信的,由始至終,你信任的都只有她一個人。」 第1341章計劃被識破

「沒錯,我是信任夢雪,因為她從來沒背叛過我。你說那一次,你是被設計的,那之後呢?你跟江晨在一起,難不成還是被人設計的?」

「我……」何漫楓張嘴,想要解釋。但最終什麼話也沒說,只是不停地掉著眼淚。

靜默的哭了一會兒,見蕭雁南始終不開口,只是冷眼看著自己,何漫楓顫著聲音,說:「蕭哥哥,你恨我,想殺了我,我可以貢獻出這條命,讓你為江夢雪報仇。我只求你兩件事,一是,告訴我家人埋葬在哪裡,我想去給他們燒燒香,掃掃墓;二是,放了天寶,他只是一個孩子,什麼都不知道。」

蕭雁南在聽到蕭哥哥的時候,神色有剎那的愣忡,可在聽到她提起天寶的時候,眼底的溫柔瞬間被抹殺的乾乾淨淨,「你到現在,還惦記著那個野種?」

何漫楓脫口而出,「他不是什麼野種,他是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蕭雁南一拳砸在桌子上,神色猙獰的嚇到了旁邊的服務員,「看在你雙腿殘疾的份兒上,我可以讓你回到我身邊,繼續為你們家,為你自己的所作所為贖罪。但那個野種絕不能留下,有他在一天,就是在提醒我,你跟江晨是怎麼背叛我的!我絕對無法原諒!你要是敢留著他,我連你一塊殺了!」

何漫楓被嚇得渾身都在顫抖,忍著強大的恐懼說,「蕭哥哥……」

蕭雁的臉色越來越瘋狂:「別叫我蕭哥哥!叫我蕭先生!你不是以前的何漫楓,你根本不配叫那個稱呼!」

眼看著他要失控,何漫楓立刻按呼叫器。

而就是這個動作,似乎刺激到了蕭雁南。他像是一頭髮怒的雄獅,一把搶過她手裡的東西,扔到了一邊,「想叫慕洛琛?才回來短短几天的時間,就讓他那麼死心塌地的為你賣命,漫楓,沒想到過了那麼久,你還是能勾引到人。真是從骨子裡下賤到了極點。」

何漫楓見他朝自己逼近,臉色嚇得煞白。

「你別過來——」

下一刻,蕭雁南扣住她的肩膀,俯首堵住了她的嘴巴。

他不是在親吻她,而是在撕咬著她的嘴巴,血腥的味道在兩人唇齒相接的地方瀰漫開來,何漫楓仰著頭,直直的望到蕭雁南的眼底,只觸及到他對自己無盡的恨意。

她抬手拚命的捶打著他,餘光里看到慕洛琛帶著人衝進來,嗚咽著朝著他的方向看。

蕭雁南在慕洛琛趕到之前,大力的抓著她的脖子,附在她耳邊低聲說,「何漫楓,四年之前,你把我推到地獄里,四年之後,我會把你一起帶入地獄里,你休想擺脫我。」

話音剛落,一隻手從斜里伸出來,扣住他的肩膀,病將他大力的往後拽。

蕭雁南回身,看著慕洛琛滿是怒容的臉,笑著說:「我只是跟她敘敘舊,你急什麼?難不成,她去你那兒的兩天,就把你的魂兒給勾走了?」

「蕭雁南,你找揍!」慕洛琛一拳頭重重的砸下去。

蕭雁南的臉被打的偏向了一側,身後追來的他手底下的人,立刻上前要去抓慕洛琛,可被擋在了外圍。

蕭雁南直起身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漬,呵呵的笑著說:「這一拳,算是我失信的懲罰。不過,慕洛琛,我想告訴你的是,別想用這個賤人來設下誘餌引誘我,我不會上當的。還有,下一次,再把她拱手送到我手上,我會親自殺了她。」

話說罷,他推開慕洛琛,走向自己的人。

慕洛琛在原地,看著蕭雁南離開,擰了眉頭。

過了會兒,他走到何漫楓跟前,問她怎麼樣。

何漫楓嘴唇上還冒著血跡,臉龐也因為剛才的驚嚇慘白的沒一點血色,可還是搖了搖頭說:「我沒有事,他沒怎麼傷害我,不過他看出來,我們要對付他的計劃了,我們該怎麼辦?他回去會不會打天寶?」

何漫楓整個人都在發抖。

慕洛琛看著她脖子上青紫的於痕,說:「不會的,他不會傷害到天寶的,要傷害早就傷害了,不會等到現在。至於計劃被他識破,也沒什麼,我會再想別的辦法對付他,你別太擔心。」

何漫楓聞言,點了點頭。

但眉宇間的哀愁,怎麼都化不開。

……

回到安家,慕洛琛讓醫生給何漫楓看了下她脖子上的傷,敷過葯之後,他就讓何漫楓休息了。

緊接著,他又去找了一趟慕江墨,告訴他今天發生的事情,末了說了,自己想改變計劃的事情。

慕江墨搖了搖頭說,「其實你今天做的很對,蕭雁南是真的在乎和何漫楓的,否則以他的身手,要在短短的幾秒鐘的時間,殺死何漫楓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今天,他沒有把她殺了,說明他的心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何漫楓的命。更何況,當初……」

話說到一般,慕江墨忽然停了口。

慕洛琛問:「當初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舊事。」慕江墨把腦海里的那些畫面丟掉,繼續說:「總之,我們可以利用他這個弱點,來對付他。」

「嗯,那我再想想辦法。」

「我有一個辦法,不知道你願意試一下嗎?」

「什麼辦法?」

「偽裝江家的人想報復何漫楓,造成何漫楓出事故的假象,亂了蕭雁南的心神,再利用何漫楓來引誘他。」

這一招是當初洛琛對付他的。

看似簡單,但由於人身在局中,反而會看不清楚事情的本質,更容易上當。

所以關心則亂,這句話對任何人都是致命的。

他深知蕭雁南對何漫楓的在乎程度,所以覺得這個計劃的可行性很高。

慕洛琛也贊同這個辦法,但覺得要施行這個方案,有一點是麻煩的,「怎麼冒充江家的人?江晨和江夢雪出事之後,江家的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在沒人知道他們躲在哪裡,是生是死。蕭雁南和江家那麼親近,會不會察覺出來?」

「不是有何漫楓嗎?她了解江家的人,自然知道該找什麼人,才能冒充他們而不被蕭雁南發現。」 第1342章最後的計劃

沒錯,何漫楓也跟江家的人相處了將近二十年。

她若是布局,那蕭雁南未必能看的出來。

「我去問問她的意見。」

「嗯。」

……

傍晚的時候,慕洛琛回到安家,等著何漫楓醒了,詢問了她的意見。

何漫楓擰眉想了片刻,讓慕洛琛找幾個帶有明顯標誌的人,她說,這些都是江家的老人,當年也是跟在江晨身邊的。

江晨帶她赴澳大利亞之前,曾告訴她以後如果有難了,自己可以去找這幾個人。但直到後來出事,她也沒時間聯繫這幾個人,到美國之後,更是和他們斷了聯繫。

時隔兩年後,她才找到了這些人。

他們被江家的事情牽連,所以迫於蕭雁南的壓力,不得不離開帝都,躲到別的地方去。這次若是謀划事情,找他們來冒充江家的人出面,是最不會出差錯的。

慕洛琛根據她的描述,立刻讓手底下的人,去找符合這些條件的人。

這次是最後一次機會了,若是還不能讓蕭雁南上鉤,只怕以後成功地幾率更加渺茫。

而天寶,大概也等不到下一次機會了。

慕洛琛想到這個,微微的嘆息了聲,轉身朝著簡汐所在的房間走了過去。

推開房間的門,簡汐坐在地毯上,在跟天佑和妞妞玩。

三個人原本挺高興的,可在他到來之後,簡汐的臉色忽然變了,不停地往兩人的身後躲。躲到床邊,再也沒有可躲的地方,她拿了床上的一隻枕頭,擋住了自己的臉。

天佑和妞妞還以為她在跟他們玩捉迷藏,在一旁笑嘻嘻的說話。

慕洛琛卻知道,她還在怕他。

伸手拉下枕頭,他摸了摸她的腦袋,說:「簡汐,很快就結束了,到時候我帶你去英國吧。」

葉簡汐歪著腦袋看了他幾秒鐘,又迅速的躲了回去。

慕洛琛嘴角露出苦澀的笑容,她的病情總是時好時壞,好的時候雖然認不出他來,但總不至於躲他,壞的時候,見到他,情緒就會異常的激動。派去英國那邊找那名給她催眠的人說,因為害怕被報復,那名醫生藏的很深,真的要找起來,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但眼下要集中精力對付蕭雁南,只能暫時緩緩給簡汐治病的事情,等過段時間把蕭雁南解決了,再帶她去出國。

慕洛琛哄了葉簡汐好一會兒,才讓她平靜的坐在自己身邊。

把最近的事情都跟她說了一遍,葉簡汐聽的似懂非懂的,歪著腦袋靠著床睡著了。

慕洛琛抱她到床上睡覺,掖好被子后,起身對妞妞和天佑說,「你們這幾天繼續陪著簡汐,看著她好好吃飯,吃藥,等過幾天,我帶你們出去玩。」

兩個小傢伙乖乖的點了點頭。

在他離開時,天佑拉住他的褲腿,小聲的問了句,「爸爸,寶寶什麼時候回來?」

慕洛琛微微頓了下,說:「很快。」

「那我們拉鉤哦,大人不許騙小孩子的。」

「好。」

慕洛琛鄭重的跟天佑拉了手,這才離開。

……

另一邊。

帝都的威爾遜國際酒店。

容子澈參加完會議,疲憊的回到酒店,洗完澡剛想跟月兒通視頻,門口就有人敲門。他走到門口,透過牆上掛的電子顯示屏,看到門外站的裴娜。

按下了開門的按鍵,他問:「有事情找我?」

「呃,有有一點點的事情。」裴娜有些緊張,從聽說容子澈來帝都,她就想著要不要把溫如意在唐家的事情,告訴他。最初沒說是擔心,容子澈衝動之下,做出不好的事情。可掙扎再三,還是來了這裡。

她想,不管怎樣,容子澈都有知道內情的權利。

「什麼事情,說吧。」

容子澈抱著雙臂,並沒有打算讓裴娜進房間。

裴娜低著頭,想了好一會兒,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張紙條,遞到了容子澈跟前,「唔,我聽說你最近腸胃有些不好,這家醫院的醫生挺不錯的,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紙條上面的地址,是溫如意所在的地方。

如果容子澈肯去這家醫院,能碰到如意,那是上天安排他們相遇,也怪不得她告訴了吧?

如果容子澈不肯去,那她也沒辦法,等回頭再告訴他……

那時候慕家和蕭雁南的恩怨,也差不多解決了。

容子澈頓了幾秒,將紙條接過來,說:「我知道了,你還有別的事情嗎?」

「呃,沒有。」裴娜搖了搖頭,看著容子澈冷漠的臉,又說:「那我先走了,不打擾你休息了。」

「嗯,慢走不送。」

容子澈說著,要關上房間的門。

可在門關上的剎那,已經要離開的裴娜,又忽然折回來,伸手擋住了門,鄭重的說:「容子澈,你一定要記得去這家醫院看看,記得哦~」

容子澈覺得裴娜真是有些瘋瘋癲癲。

忽然跑來自己這邊,給自己一家醫院地址,讓他過去做檢查。

難不成是中邪了,或者瘋了?

關上門,容子澈隨手把那張寫著地址的名片,隨手扔到了一旁,沒有再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