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沉風點點頭:"是得住院一段時間,這幾天,就讓我照顧你吧,畢竟,是我把你弄成這樣的!"

葉一朵本來是要拒絕的,但是,她想到,自己拒絕了李沉風,就要讓雲夢恬過來照顧自己。

如果雲夢恬知道自己在這家醫院,她肯定會告訴路彥琛。

這樣一來,自己還沒有弄清楚路彥琛來醫院,到底幹什麼,自己就暴露了。

惡魔總裁的契約嬌妻 想到這裡,她看了一眼李沉風,點了點頭:"那行,就麻煩你了!"

說罷,她拿起手機,打通約翰的電話。

約翰此刻正跟路彥琛在病房裡,交代他手術前應該注意的事項,讓他今天安分點。

結果,他剛說了兩句,就看見葉一朵的電話過來了。

約翰清楚葉一朵和路彥琛之間的關係,加上他對葉一朵的喜歡,他看到葉一朵的電話,莫名的心虛。

路彥琛看到約翰這反應,就下意識的皺眉:"誰的電話?"

約翰有些心虛:"葉一朵的!"

路彥琛的俊臉,一下子沉了下來:"她找你?"

約翰趕緊解釋:"我們平時都是不怎麼聯繫的,我估計,她可能是因為她抑鬱症的事情,諮詢我什麼!"

他這麼一說,路彥琛也想到葉一朵的情況。

他這次雖然不是不告而別,可是,到底是要出去一段時間,也算是消失一些時日,肯定會讓葉一朵不安的。

想到這裡,他看了醫院約翰:"接電話吧,只不過,說話的時候,盡量安撫她的情緒,還有,不要讓她這段時間,來醫院這邊,如果有必要的話,你在找個時間,親自約個地點,看看她的情況怎麼樣!"

約翰點了點頭:"知道了!"

說完,他就接通了電話。

電話剛接通,葉一朵的聲音,就傳過來:"你在幹什麼,約翰?"

約翰看了一眼路彥琛,笑的有些勉強:"朵,我不幹什麼,怎麼了?你找我有事情嗎?" 「厲害!」小飛仙率先開口大讚了一聲。

「竟然和通天店鋪有著這麼大的關係,還是第一次聽說通天店鋪為誰出頭的!」

小飛仙很激動,那麼多來逼宮,小飛仙其實是準備再找兩位通神境高手坐鎮的,反正不差錢,沒想到林楠這邊更厲害,直接把通天店鋪的人都招來了。

「林公子佩服,老朽這也是第一次聽說,有著通天店鋪這棵大樹,哪怕是那些人有些壞心思,也不敢輕舉妄動!」賈霸大笑,在此之前他還有些不確定自己的加入是否明智。

眼下,他確定了。

太明智了!

連通天店鋪都搶著合作,而且關係不淺的模樣,飛仙集團,註定崛起!

通天店鋪都這般客氣以對,其他人又能如何?

與此同時,三大商行等各大勢力也在和各自主事者稟告著這裡的事情,通天店鋪的出現,著實讓人意想不到,合作沒有達成,還被林楠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他們不能接受。

但合作還要不要?

原本以為憑藉天國三大商行霸主的地位,輕鬆拿下,甚至三家一度抱著全部拿下銷售許可權的準備,結果竟然這般。

「大人,這件事你看?」天緣商行的老者稟告道,帶著不確定性。

足足過了片刻,天緣商行的高層才給出決定。

「算了,既然通天島的人庇護,那就不要再去招惹,順便好好查查此人來歷!」

天下商會,先前開口訓斥的年輕男子以及化靈境老者臉色也顯得很不高興,事情他們已然稟告上去,而今在等待答覆。

「依我看,不如直接動手,只要得到哪些東西的配方,我們天下商會一度成為天國最大商會也很正常!」年輕男子開口,通天島的人雖然出現,但也只是談合作而已,大不了以後得到了,分一些給他們。

有了飛仙靈藥配方,有著滅魔槍這種東西,天下商會這個排名老二的商行或許會一舉成為第一!

老者聞言,眼中微動,這個念頭他不是沒想過。

哪怕現在林楠身邊有著七大高手,但只要兩位通神境高手,便能壓垮。

堂堂天國前三的頂級商行,這點高手還是能夠輕易調動的。

「別急,等上頭的決定,還要查清楚那人的底細!」老者開口。

商盟之中,這一幕同樣也在發生著。

甚至,其他一些頂級大勢力也在討論著這件事,大家都想分上一杯羹,飛仙集團眼下的利潤太驚人了。

一瓶飛仙靈藥,百萬以上的利潤,就連這滅魔槍滅魔彈等等,也都是翻倍的利潤,至少的。

這些東西只要做好了,半個月便可以讓身家翻翻。

在天國,靈氣值的重要性很大的,哪怕是化靈境高手,通神境高手也需要靈氣值!

而且是很多很多的那種!

「怎麼辦?難道就真的眼看著這巨額利潤飛了?」

一些人非常的不甘心,眉頭緊皺,甚至湊到一起商議。

林楠的要求,他們不敢答應,對個人還好,但對他們這些頂級大勢力而言,這種承諾極其危險,雖然求財,但不想因此而出什麼大意外。

「這人查不到任何消息,好像前後也就出現兩次而已!」有人一直在暗自調查林楠的蹤跡,不過卻什麼都查不到,眉頭緊皺。

「花仙兒和她師傅的資料倒是不少,之前也還算是中規中矩,不過這一年多來,突然間出現了變故,想必就是那人帶來的,有著不少奇特的影像,和天國截然不同,彷彿另一個世界!」

此言一出,不少人頓時微微一怔。

「另一個世界?」

雖然在天國這算不得什麼秘密,知道天地間除去天國之外還有其他世界的存在,但極少出現天國意以外的東西,普通人也根本去不到,哪怕是通天店鋪的超級傳送也不行。

有另一個世界的人過來?

「還能查出點什麼?」有人開口。

然而這也是唯一他們能查出來的內容了,林楠身上太乾淨了,什麼都查不到,空有那些影像,僅僅說明他可能的來歷而已,其他都不知道。

「諸位,怎麼辦?」眾人思索片刻,而後有人眼中陰沉不定,在琢磨這個問題。

「這可是萬億的超級財富,真若是被我們掌控,哪怕是十家分,也足以讓我等用之不竭!」

場中,不少人眼中亮了起來,貪念升起,誘惑太大,一些人感覺呼吸都有著一些急促。

哪怕是普通的化靈境,一億點靈氣值也不好拿出來,那是全部家當可能,通神境也不過幾億正常,千億,萬億對他們而言,太多了。

想想都讓人覺得超乎想象,一旦有了這種巨額財富,他們的修行之路也能更順暢不少。

「眼下三大商行態度不明,通天島更是不好辦。」有人開口,心中很是意動。

「這個好辦,通天島要的也是合作,並非其他,我們哪怕是得到了,也可以分享,三大商行老朽估計他們都不會同意那個合作要求!」有人確定無疑。

林楠提的要求,連他們都不敢答應,更何況三大商行。

「既然如此,那倒是沒有可能一試。」

最終,一群人相視一眼,心中有了決定。

無法合作,那就只能搶了。

至少按照眼前的情況來說,這個飛仙集團就是個紙老虎而已。

空有七大高手,甚至有通神境高手坐鎮,但依舊不夠。

在場這些勢力之中,都不比它弱!

而今一旦聯手,飛仙集團更是沒有反抗餘地,哪怕是空有通天店鋪的超級傳送,也不行。

無數年來,通天店鋪的超級傳送早已有了應對之法,一旦他們動手,會讓林楠等人逃無可逃。

一旦抓住生擒,一群尊者境而已,他們自然有辦法得到其中的秘密,哪怕是林楠背後真的有老怪物在,但各大勢力也都極強,並不會畏懼多少。

「各位,準備吧,我等都可以向上面稟告,一旦成功,各家共享!」有人提議,其他人點頭,頓時紛紛準備起來。

明天國慶到了,塵浮的任務依舊是瘋狂碼字!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這一章更新晚了點,不知道今天還能不能審核,放假期間網站的審核小哥也可能放假,期待能夠更新出來吧,各位小夥伴們國慶玩的開心!

順便再推薦下塵浮另一本550萬字的精品書,現在改名叫《絕品醫王》,精品保證! 「正是因為這樣,我更不能離開他,我不會讓任何傷害他的,我也會像你保護紀澌鈞一樣,保護他,因為我是他的女人,哪怕沒名沒分,我也是他紀澤深一輩子的女人。」梁淺低頭摸著自己肚子時,想起紀澤深照顧了自己一夜,見到希望的梁淺,一臉幸福說道,「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他死在一塊。」

「阿淺,你放心,我會幫你的,現在梁家,都依靠著你三叔的勢力,只要你三叔同意,就沒有任何人能阻止你跟深哥在一起。」

她知道家裡的情況,三叔最不喜歡的就是爺爺跟她媽那種做事風格,就算三叔有實力了,家裡未必能改善情況,所以她媽還是會為了拉攏權勢想方設法把她嫁給沈呈。「真要到了那天,我會跟他們斷絕關係,我已經是他的人了,往後,我只會為他而活著。」

她不希望阿淺跟家裡人斷絕關係,可是她知道,阿淺是那種認定了就不會回頭的人,「不說那些了,現在最重要的是,養好身體,照顧好自己跟孩子,外面那些事情,我跟澌鈞會應付。」

聽到腳步聲的紀澤深將推開的門關上,往後退了兩步望著不遠處走來的人。

「深哥,你站門口乾什麼,怎麼不進去?」剛剛他在樓下遇到岳昭,兩人聊了幾句耽誤了些時間。

「小兮在裡面,別打擾她們聊天,我們去旁邊走走吧。」

還真是稀奇,深哥不是喜歡他老妹嗎,按理說,難得見面,這會子深哥應該是在裡面的,怎麼倒是拉著他一塊走?

嗯,反常!

重生嫡女另聘 他待會再找木兮也一樣,被紀澤深攬著肩膀的江別辭跟著人往外面走。

「深哥,這件事,我負責就可以了,為什麼要找我師傅來?」昨晚,電話里,師傅只說了接手,別的話一個字都沒提到。

「鈞子雖然是把董雅寧交出來了,但董雅寧畢竟是他母親,我不想你跟鈞子之間將來因為這件事起什麼矛盾。」

深哥的苦心,他懂,只是他更想自己親手幫小兮和深哥報仇,「深哥,昨晚鈞子沒給我答覆,喬隱那件事,現在是什麼結果?」

想起那個喬隱,紀澤深就忍不住皺眉,當初,他是想過日後,讓喬隱幫著點他家鈞子,可是,後面拿到的那些證據,讓他改變了一開始的念頭,如果沒有喬隱,如果不公開一些東西,董雅寧判刑會輕很多,更何況,兩者根本沒有衝突,十幾年後,喬隱出來還能一樣幫扶鈞子,「鈞子他……」

正當紀澤深準備說什麼,就聽見木小寶高興的聲音,「爹地,你快看,那裡有很多很小的寶寶,是真的寶寶,不是假寶寶。」

紀澤深跟江別辭對視一眼后,兩人沒有繼續聊下去,順著聲音找過去,就看到紀澌鈞抱著木小寶在嬰兒房玻璃外站著。

看到人的費亦行提醒一句,「紀總,紀先生跟江律師來了。」江律師怎麼會在這裡?

聽到紀澤深跟江別辭來了,木小寶扭頭沖著過來的人招手,「乾爹,舅舅……」

過來的紀澤深看到木小寶沖著自己招手,過來后抱過紀澌鈞懷裡的人,「你們怎麼在這裡?」

木小寶說話時用手指著嬰兒房裡的小嬰兒,「我跟老紀來醫院跟媽咪集合一塊看淺淺阿姨啊,不過呢,路過這裡的時候,看到有很可愛的小寶寶,我們就在這裡停下來了,乾爹,你的孩子生下來是不是也是這麼小個?」

深哥不喜歡梁淺,他是知道的,小寶這麼問,可是讓他替深哥尷尬,江別辭笑了笑,正打算轉移話題,就聽到紀澤深說話。

木小寶問起時,紀澤深的目光越過木小寶看著嬰兒房裡那些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兒,那顆心瞬間像是被某種東西融化,笑著回了句,「嗯,剛出來都是這麼小,你剛從你媽咪肚子里生出來的時候,也是這麼小。」

木小寶用手戳著自己的小臉蛋,「幸好,我家老紀長得帥,所以,我就算是那麼小個,也不會像他們一樣臉蛋都皺巴巴的,我一定很帥啦。」

呃……

江別辭來回打量一眼后,在心裡默默冷笑,鈞子的基因很強大,自戀都遺傳到兒子身上去了。

小寶剛出生那會,長得什麼樣,紀澌鈞不知道,也沒見過,所以那段過去,對他來說是一輩子都無法彌補的遺憾,心中有遺憾和愧疚的紀澌鈞,無顏面對兒子,目光垂落時,眼裡有數不清的失落和自責。

隨著紀澌鈞的沉默,紀澤深感覺到氣氛有些低沉,將小寶交給旁邊的費亦行帶。

費亦行接過木小寶后,指著窗戶里的小嬰兒,「你看,好可愛喲,不過呢,世界上最可愛的還是我家寶少爺。」

旁邊感覺到氣氛不對的江別辭,也故作看著嬰兒房裡的嬰兒。

「很快,我們家就有三個孩子了,等淺淺阿姨的孩子生下來,我們三個人就可以一起上幼兒園了。」

寶少爺有時候就是天真可愛,等那兩個小的能上幼兒園了,寶少爺都估計上小學了。

正想著事的紀澌鈞,背後忽然多了一個重量,回頭就望見笑望著他的紀澤深,「鈞子啊,過去的那些事情,不要想太多,好好對她們母子,就是最好的補償。」

「嗯。」話雖如此,可他找不到任何理由為自己過去辯解,越在乎一個人,越會在乎一些事情。

他最怕的就是他家鈞子皺眉不說話,為了讓紀澌鈞開心,紀澤深遞了眼前面,「我還記得,你小的時候,我第一次見你,你還不會說話,就握著我的手,那個時候,我第一次有做大哥的感覺,雖然忘記當時我想了什麼,但是當時,我激動的心情,至今還記得。」

江別辭看了眼旁邊的兩人後,沖著費亦行使眼色,還做了一個手勢,讓費亦行帶著小寶跟著他走。

看懂的費亦行抱著木小寶說道,「寶少爺,我帶你去找太太吧。」

「好啊。」他早就看到舅舅跟小狒狒使眼色做手勢了,木小寶笑著將自己的手遞給江別辭,「舅舅,抱抱。」老紀要跟乾爹聊天,他是乖寶寶不能打擾。

「好。」

紀澌鈞的目光越過紀澤深看了眼被人抱走的木小寶。「……」

見紀澌鈞心事重重,開庭臨近,以為是跟這件事有關,「鈞子,只要你一句話,大哥馬上撤訴。」對上紀澌鈞看過來的眼神,「只要是你想做的,想要的,大哥都會給你。」只要鈞子開這個口,他可以放了董雅寧。

是啊,大哥連心愛的女人都給了他了,還能有什麼是不能給的,母親的事情,大哥不是第一次因為他想放人,「一聲大哥,一生大哥,你護我,我也不會讓人傷害你。」母親該為自己做過的事情買單,這是他絕不動搖的原則。

聽著紀澌鈞說出這種話,他心中有羞愧,曾經,他因為愛情,在背後做了太多的錯事,那些錯事,隨便拿出一件,都會影響他們兄弟關係,打小,他就知道鈞子是個聰明人,能窺探不少人心目中的想法,以至於他,一次又一次的害怕事情會有見光那天。

他害怕鈞子看見自己內心不堪,醜陋的一面,紀澤深將人抱入懷中,用力抱緊不想失去的弟弟,「鈞子,你沒辜負過我,反而是大哥有時候做錯了事情,往後,不管你知道什麼,都原諒大哥吧,大哥不是故意的,大哥知道錯了。」

他不知道紀澤深指的那些事是什麼,但是他知道,肯定是有些事,是大哥無法開口親自對他講的,大哥能把小兮讓給他,不管大哥過去做過什麼錯事,他都會原諒大哥,「還是那句話,一聲大哥,一生你都是我大哥。」

「鈞子,謝謝你。」如今,在紀家,除了鈞子,他沒有任何親人了,他不想孤家寡人一個,更不想跟自己最看重的弟弟分道揚鑣。

手臂露出手腕那節,看到表上的時間,紀澌鈞拍了拍紀澤深的背,「大哥,我要替赫氏出去看個投資的項目,可能要一周左右才能回來,這段時間,麻煩你多替我照顧兮兮母子。」

「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

「怎麼那麼突然,你有跟小兮講這事嗎,小寶知道嗎?」他是很想紀澌鈞有自己的事業,可是,「小兮還大著肚子,這個時候,需要你在身邊陪著,這樣吧,大哥替你去看。」

為了不讓紀澤深擔心,和紀澤深分開的紀澌鈞,一隻手攬住紀澤深的肩膀,故意沖著紀澤深眨眼,「這段時間,經常膩在一塊,我怕她看膩我了,正所謂小別勝新婚。」

「胡說!」他知道梁帥太優秀了,鈞子有所擔心自己比不上樑帥,有壓力,是很正常的,「要不是那梁帥運氣好,才上了位置,他會是你的對手?」

在他大哥心裡,他永遠都是最優秀的,不過,為了她們母子,他必須要走,「大哥,你等她們走的時候,再告訴她們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