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越大聲的叫着,不多時,院子內便是衝進來無數的黑衣人,一個個黑衣人手中拿着繩索,還有狼牙棒,一下子把葉飛給圍住了。

葉飛看着這麼多人圍住自己,一點都不慌,他坐在石凳上,給自己倒下一杯茶水,開始緩緩的喝着。

「嗯,不錯,這什麼茶?」

葉飛喝下去后,發現十分好喝,從來都沒有喝過這樣的茶水,便是問著李越。

「不錯尼瑪啊!」

「來啊,給我把他綁起來。」

李越對着周圍的黑衣人說着,一群黑衣人都是朝着葉飛走去,唐雪見看着這一幕,便是無奈的摸了一下腦門。

「真是白痴,就這樣把人給治出事了。」

唐雪見不打算管葉飛了,她準備離開這裏,反正都是葉飛一個人乾的,自己又解僱了葉飛。

鐵鏈子栓上葉飛的雙手,葉飛也不反抗,就那樣任由他們拴自己。

「等一下,等一下。」

就在此時,李德從廁所沖了出來,還提着褲子,臉上帶着喜色。

「撲通。」

李德跑到葉飛的面前,一下子給葉飛跪下了。

無數人都是驚愕不已,準備離開的唐雪見看到這一幕,便是睜大了眼睛,不知道怎麼回事。

「爹,你在幹什麼?」

李越長大嘴巴,一臉驚愕,自己爹爹竟然給葉飛跪下了。 ()()林漠冷笑:「一個億?」

「呵,呂家主,你覺得撞傷我妹妹,賠一個億就可以了嗎?」

呂家主面色瞬變,立馬道:「林先生,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您……要多少錢,只要您說一聲,我……我呂家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林漠感慨道:「呂家果然有錢啊,難怪都不把人命當回事了!」

「不過,我林漠還沒窮到這個地步,可以被別人隨意用錢侮辱!」

「呂家主,回去告訴你家老爺子。」

「我給他三天時間,帶著呂家所有人,滾出廣陽市!」

「不然,等我親自出手,呂家還有幾個人能活著走出去,那可就難說了。」

呂家主直接呆住了,他沒想到,這麼一件事,竟然會鬧出這麼大的結果。

呂家在廣陽市傳承數十年,根基深厚,如今又稱為十大家族的成員,他一直覺得,呂家徹底崛起了。

可誰能想得到,林漠壓根就沒把呂家放在眼裡,竟然一句話要將他們逐出廣陽市。

呂家主滿心不甘,急道:「林先生,這次的事情,我知道是我呂家錯了。」

「可是,這只是一件小事罷了。」

「你妹妹受傷了,是我呂家的不對,我們承認,我們也願意賠償。」

「但為了這點事,您就要把我們呂家逐出廣陽市,這……這未免太霸道了吧?」

林漠瞥了他一眼:「霸道?」

「你呂家的人,撞傷了一個小女孩,還把責任全部推到這個小女孩的身上。」

「呂家主,我就問問,這到底是你們霸道,還是我們霸道啊?」

呂家主面色難堪,狡辯道:「林先生,這次的事情,是我們做的不對。」

「可是,這只是一件小事。」

「您為了這點小事,就要把我們呂家逐出廣陽市,這……」

林漠冷聲道:「小事?」

「呵,剛才我過來的時候,呂長明的媳婦,可一直嚷嚷著要砍死我們來著。」

「呂長明帶了這麼多人,剛進門,都拿著刀要砍我。」

「呂家主,如果我今天只是一個普通人,那我和妹妹,還能活著走出這裡嗎?」

呂家主頓時語結。

林漠冷聲道:「呂家主,我早就說過,想成為十大家族的成員,未必一定要實力很強,但至少做事要公平公道。」

「你呂家才進入十大家族幾天,就敢做這種橫行霸道的事情。」

「若是繼續讓你們留在十大家族裡面,這廣陽市內,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被你們踩在腳下欺負!」

「我只是讓你們滾出廣陽市,已經算是對你們客氣了!」

「你,莫非還想反抗不成?」

呂家主低著頭,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林漠的手段,他是很清楚的。

真要是激怒了林漠,那呂家,可就不僅僅只是滾出廣陽市那麼簡單了。

林漠也沒再理會他們,起身帶著老虎等人離開了。

目送林漠等人走遠,呂家主直接癱坐在地上。

呂家眾人也是一片哀嚎。

要知道,呂家費了好大的功夫,終於成為了廣陽市十大家族。

家族所有人都高興至極,原本以為呂家終於能崛起了。

誰能想得到,竟然會惹出這樣的事情,呂家直接從天堂掉入了深淵。

呂老三猛地跳了起來,抓起旁邊的椅子,沒頭沒腦地朝呂長明砸了過去。

「你這個敗家子,你把我們呂家全都害死了!」

()

()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說着,薛大榮揉揉姜月的小腦袋。

李荷花生怕姜月認生,害怕,忙蹲在旁邊輕聲道:「月寶,這是大伯,快叫大伯啊。」

「大伯。」姜月禮貌的叫了。

「好孩子,好孩子,快吃飯吧。」薛大榮又笑着揉了一下她的腦袋,才跟棚子裏又扒飯的薛大富說道:「老三啊,我就是來問問你,明天我們家又要去鎮上賣菜了,你們家要不要去?」

薛大富一邊嚼著嘴裏的飯,一邊道:「不去了,以後都不去了,都不用供小琰讀書了,不用省那一口。」

「小琰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苗子,說不去讀就不去讀了。」薛大榮看着薛琰,一臉的可惜。「不過你家本來菜地也沒多少,之前也就是因為要供小琰在鎮上讀書,哪怕省一口,都覺得能賣兩個錢,天天省的幾乎沒吃過自己種的菜,苦死了,村裏誰家能苦過你們?現在這樣也好,也好。對了,聽爹說,你買田了?」

「是啊。」說到這個,薛大富就笑的見牙不見眼。「八畝呢。」

「好好好,我們兄弟四個,也就你家有了田,買田好啊。行了,我走了。」薛大榮擺擺手,就要走了。

薛大富在後面喊:「大哥,你不多呆一會了?」

「明天還要早起去鎮上賣菜呢,就不呆了,回去早點睡。」

「成。」

但薛大榮還沒有出院子,就撞上了急急衝進來的薛大貴、張美麗、薛柱子三人。

因今兒薛老漢總是在薛大富這院子裏獃著,三人一直沒法來,現在太陽都下山了,薛老漢早已經回去了,而他們剛剛也偷偷去看了,薛老漢還已經躺下了,他們這才急急來了。

薛大貴一瞧見薛大榮,就嬉皮笑臉:「嘿嘿,大哥,你也來分錢啊?」

「我呸你個王八羔子!」薛大榮立刻啐了他一口。「你以為都是你啊!我沒這麼不要臉!」

「嘿嘿,嘿嘿。」薛大貴還嘿嘿笑着,他臉皮厚,早就被罵習慣了,一點不在意。

薛大榮氣的夠嗆。

薛大富他們見薛大貴他們來,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姜月趁著薛大富他們的注意力都在剛進來的薛大貴他們身上,就傾身過去,伸手,將一邊劈柴的斧子給拿了過來,放在了腳邊。

然後,又默默拿起小木勺,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飯,並看着面前的一切。

瞧見她的小動作的薛琰:「…………」這是準備隨時出手嗎……可用斧子,是不是有點……咳……

「滾滾滾,」薛大榮氣的將擋路的薛大貴給推開,「不想跟你這死乞白賴的說話!」

對於張美麗和薛柱子,他是完全瞧不上眼,看都沒看一眼。

但走了兩步,他又轉身回來,沖薛大貴又道:「老四,別怪大哥沒提醒你,你三哥平時待你不薄,你要是因為你的不要臉鬧的你三哥不認你這個弟弟了,看以後你真有事誰還肯拉你一把,反正我是不會拉你一把的!我可沒你三哥心好!」

「大哥,」薛大貴立刻衝過去,抱住他老大哥的一隻胳膊,涎著臉,「上次我挑水扭到了腰,你不跟三哥一樣,也拉了我一把,給錢給我治了么,我知道你嘴硬心軟,你騙不了我的。」「你還準備往裡面鑽?你是不是覺得,小雲山裡缺肥料了,想著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啊?」

「你瞅瞅!」

指了指四周,陳東升一臉的凝重與警惕。

「這裡已經是沒有人跡的野外了,咱們倆撐死就這個軍工鏟有點殺傷力,你!」

「你能不能用腦子想想!」

死死的揪住趙小池的衣袖,陳東升拖著他就往回走。

趙小池這會兒可來勁了!

躲閃著,糾纏著,和陳東升一路小打小鬧。

也幸虧,陳東升是個脾氣好的,要是換一個人,那鏟子……恐怕能直接招呼到趙小……

《重生都市大妖孽》182章參王 從權家出來,權宗瑞親自把兩人送回酒店。

臨下車前,他把剛拿到手還滾燙的資料給雲曦遞了過去,「這是我剛剛拿到手的資料,當年發生在沐陽鎮的事情,人是從那裏失蹤的,既然現在可以確定位置了,你們還是到那邊查起比較好。雖然時間有點久遠了,查起來不容易,不過有一點希望也是希望。」

「好……」雲曦心裏也是這麼想,既然一切最初的起點是在沐陽鎮,那麼回到那邊去,也許能查到什麼蛛絲馬跡。

下了車,雲曦扭頭看向身旁的蕭景林,「當年那些對我媽媽下手的人,您都查到了是誰嗎?從他們身上沒問出來把人帶到哪裏去了?」

蕭景林微微嘆了口氣,「當年所有反叛的人都抓了,一個個逼問了,也讓人按着他們說的方向去查了,都沒有查到什麼消息,他們派出去那些人也沒了下落,榮蓉身邊的保鏢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那些派去的人應該都死了,否則不可能不傳消息回去。可榮蓉他們若是還活着,不可能這麼多年沒有一點消息,那些事我都不敢往不好的地方想,就當是我自欺欺人吧……」

人在這種情況下,通常都只會往好的方面想,即便胡思亂想,也不會去想不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