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不知道的是,小太監和順心中的忐忑來自他這一天的作為。對一個皇宮最底層的小太監來說,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過驚人。先是不修武道的三皇子打殘了三品武師的四皇子,如果不是皇後娘娘那裡有一粒造化神丹,恐怕四皇子就要成為他們中的一員了。接著三皇子孤身赴蘭台苑,雖然被杖責三十,但他當眾頂撞皇后和蘭妃,卻完好無損離開蘭台苑。

要知道,那可是皇后啊!**至高無上的主宰,什麼人敢在她面前放肆,就連那些後台很硬的皇子公主見了皇后也是戰戰兢兢的。毫無根基的三皇子敢於當眾頂撞她,並全身而退,這就是一種本事。皇宮中的人哪個不是七竅玲瓏心,他們從這件事情中看到了三皇子的不凡,本能的感到畏懼。

最讓小太監害怕的還是下午皇帝陛下親自趕到三皇子寢宮外,並非常親熱的和一個自三皇子寢宮中走出來的中年男人交談。據目擊的宮女所說,陛下說話間還有一抹恭敬。整個大唐有幾個人值得皇帝陛下恭敬的說話!這一切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實實在在發生了,而且都和三皇子有關,這就讓所有人都開始關注這個默默無聞的三皇子。 大唐皇宮包括太監宮女,人數上萬,這還不包括那些駐守皇宮四方的御林軍甲士。如此多人的吃喝全都來自御膳房。這就讓御膳房的規模異常龐大。當李麟隨著小太監和順走入御膳房所在的區域時,立刻被這龐大的宮殿式廚房驚到了。

大唐國力充盈,當今皇帝李震遠雖然倡導簡約,但大唐的富足還是表現在方方面面。單從這御膳房的規模就可以看出,各種各樣的食材堆積如山。其中一些有特殊公用的儲藏殿讓李麟感到無比的驚訝。


「這些房間是怎麼回事?」李麟臉色驚訝的指著其中一間明顯是冷凍室的偏殿問道。

「殿下,這是冷庫,是為了防止一些不易保存的事物變質的。」和順湊過來說道。

「廢話,我當然知道這是冷庫,我是問你這東西是怎麼建的?現在可是夏天!」李麟翻翻白眼,說道。

「怎麼建的?這奴才哪知道。自打奴才來到這御膳房幹活,這些冷庫就已經存在了。」和順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他發現三皇子即不像原本傳聞的那麼懦弱,也沒有今天傳聞的那麼恐怖,真正接觸起來反而給人很和氣的感覺。因此和順慢慢也就害怕了,說話也順暢了很多。

李麟搖搖頭,知道這些東西不是和順這樣的小太監能夠知道的,但他心中卻加了注意,準備有機會好好了解了解。

「有什麼現成的吃的?」李麟摸摸疲軟的肚皮問道。

「殿下,前面是御膳房的主殿,是專門為陛下還有娘娘皇子們準備食物的地方,一天十二個時辰都有熱飯隨時準備著,奴才這就帶您去。」和順有些獻媚的說道。

李麟點點頭,心中對於皇室的奢侈生活也有一個基本的認識。

如同和順所說,中央大殿的食材明顯比偏殿要上了不止一個檔次,而且大晚上這裡也依然熱鬧。在大殿靠牆的一側,擺了一張八仙桌,幾個明顯是管事的太監正聚在一起吃酒。

「劉公公,三殿下來了。」和順當先跑到坐在首位太師椅的中年太監身前說道。中年太監一驚,趕忙站起來,其他幾個管事太監也慌忙起身,站到了一邊。

「三殿下?他怎麼來了?」劉公公臉色一沉。今天發生的事情他也聽說了,但正因為知道,他才不知道如何面對三皇子。按照御膳房的規定,皇子一天的飲食都是有定製的,御膳房需要按時製作並派人送到各位皇子的寢宮。但是三皇子明顯是例外,從劉公公接手御膳房開始,御膳房從來沒有專門為三皇子準備過膳食。以前劉公公也將三皇子當做一條鹹魚,但現在鹹魚有翻身的跡象,這讓他內心很惶恐,生怕三皇子將不滿發泄到御膳房的身上。但是擔心歸擔心,劉公公還是第一時間跑到李麟面前,臉上堆滿了獻媚的笑。

「殿下,您怎麼親自來了。需要什麼給老奴說一下,老奴自然立刻送到。」

「給我準備一些肉食,越多越好!」李麟神色淡然,對於御膳房他談不上好感,也談不上惡感。至於因為御膳房不按照規定給他送飯就找麻煩,李麟覺得自己還沒這麼沒品。

「沒問題,剛好今天御膳房領一批靈獸肉。其中有一頭上了階位的地龍,奴才立刻吩咐他們給您上!您看是否需要送到您的寢宮?」劉公公滿臉笑意的說道。李麟沒有發飆,說明並沒有將以前的事情放在心上。這讓劉公公懸著的心徹底放到了肚子里。

「不用那麼麻煩,就在這裡吧!」李麟走八仙桌前,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殿下,這……這不合規矩!」劉公公為難的說道。

「沒什麼合不合規矩的,要不你也坐?」李麟不在意的說道。作為王牌傭兵,前世的趙無極執行過各種困難的任務,幾乎在任何惡劣環境中潛伏過,心中根本就沒有環境優劣的觀念,現在他只想填飽肚子,好好安慰安慰自己虛弱的腸胃。

「奴才不敢!」劉公公嚇了一跳,和一個皇子平起平坐,傳出去他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李麟點點頭,不客氣抓起桌子上的花生等乾果丟入口中。

一刻鐘后,濃郁的肉香在整個大殿中飄蕩。李麟不自覺的吸吸鼻子,只感到肚子更餓了。

一大盤赤紅色的精肉被端到李麟面前。李麟甩開腮幫子大嚼,那速度足以讓餓了十天的乞丐自慚形穢。只用了十秒鐘,一大盤,超過二斤的靈獸肉就被李麟吞了下去了。

「在上一些!」李麟大聲說道。這種赤紅色的靈獸肉肉質鮮嫩,肥而不膩,最重要的是,吃下去后竟然引動自己體內的先天一氣訣高速運行,一股暖洋洋的精氣不斷的補充自己羸弱的身體,一看就知道是了不得的好東西。

劉公公一行人幾乎被震傻了。天哪,他們看到什麼。一個皇子不但毫無形象的開口大嚼,而且那吞吃的速度堪稱恐怖,八輩子沒吃過飯的人也沒有這麼飢不擇食。

一盤,兩盤,三盤……

整個主殿中的御廚太監都看傻眼了。這是以優雅著稱的大唐皇子嗎?簡直是***飯桶啊!而且他吃的可是階位靈獸的肉,那可不是大白菜,普通人一盤都吃不下,武師高手這麼個吃法也有可能被靈獸肉中狂暴的靈氣撐爆,四皇子真的沒有修鍊過武道嗎?

劉公公擔憂的看著李麟,心中惴惴不安:「這真的是皇子嗎?娘的,他要被撐死了,不知道會不會牽連到我們!」

直到李麟感到全身脹痛,再也吃不下了,他才不得不停下來。

「好東西,還有沒有,給本皇子打包一些。」李麟打了個飽嗝,有些回味的說道。

前世的李麟作為一名國際傭兵,天南地北都曾去過,雖然他對口腹之慾並沒有太大的追求,但也曾專門品嘗過世界各地的珍饈美食。但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鮮嫩又有嚼勁的肉。最重要的是這種肉質中含有濃郁的天地元氣,如果不是有先天一氣訣運轉,撐死李麟也吃不了其中的十分之一。

「殿下,您已經吃了一百多斤了。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了。」劉公公臉色發苦,整個人急得快哭了。階位靈獸大都體型龐大,但拋去一些不能食用的部分,真正能夠得到的優質精肉也不過幾千斤。這偌大的皇宮,有資格享用這東西的人太多了。一些有權勢的后妃皇子早已經在第一時間預定了部分。真正讓御膳房自由支配的數量也不過只有一兩百斤,現在已經有大半砸到李麟的肚子里,剩下的劉公公無論如何也不敢動了。

「是嗎?剩下的在哪裡?」李麟臉色一冷說道。

劉公公嚇了一跳,這位爺怎麼說翻臉就翻臉。

「殿下,那些都是各位娘娘皇子定下的,奴才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挪用啊!」劉公公近乎哀求的說道。本來他給李麟提供地龍肉是為了討好李麟,希望李麟不要因以前的事情怪罪御膳房。但誰知道看似瘦弱的李麟竟然是個大胃王。一百多斤的地龍肉,就算是武師巔峰武者一次姓也消化不了,但這位爺除了臉色變紅之外,其他一點事都沒有,甚至還有些意猶未盡。

靈獸是蒼龍大陸上的物種,它們天生地養,一出生就能夠自主吸納天地元氣,壯大己身。初階靈獸的實力就堪比人類的武師巔峰,同階較量,人類根本不是對手。上了階位的靈獸可謂渾身是寶,最難得的是其肉質不但鮮美,而且蘊含著充足的天地元氣,對於武道修為極為有好處,這就使得靈獸精肉變的極為珍貴。大唐地域雖然遼闊,靈獸的分佈卻極少,只有在東北方的黑水叢林中才大量出產。黑水叢林是莽荒絕地的外圍,而莽荒絕地則是蒼龍大陸十大絕地之一。先天高手都不能保證在黑水叢林中全身而退,更別說普通人。因此,每年從黑水叢林流出來的靈獸數量雖然不少,但上階位的就很少了。大唐皇宮能夠得到一頭初階地龍還是靠了非常大的運氣。

「哼!其他皇子娘娘可以享用,難道本皇子就不可以!」李麟本不是貪得無厭的人,但是這地龍肉對他的幫助太大了。他初修先天一氣訣,身體在伐經洗髓的同時,也消耗了大量的精力,而第一層煉精化氣就需要充足的肉身精氣來滋養先天純陽之氣。李麟本想要去太醫院取一些老山參等補藥,但現在不必了。這地龍肉比他前世費盡心機搞到的所謂千年老參功效還要強得多。百斤地龍肉下肚,他虧損的肉身精氣不但全部恢復,先天純陽之氣更是如同打了雞血一樣暴漲十倍。他肉身的脹痛不是被撐得,而是經脈有些承受不住暴漲的真氣。先天一氣訣的自行運轉讓李麟身體的消化能力大增,入口即化的地龍肉被極快的分解為最純粹的天地靈氣灌輸進血脈中,然後被先天一氣訣轉化為先天純陽之氣。

「殿下,奴才不敢!」

「算了,本皇子也不為難你,這大唐皇宮中除了飛龍肉,可有其他靈獸精肉?」

「殿下,靈獸精肉倒是有不少,但都是些普通靈獸。功效上……」劉公公低聲說道。

「無妨,只要是靈獸精肉即可。一曰三餐,一次送五百斤,要按時送到,不要讓本皇子失望!」李麟板著臉說道。

「是!是!奴才一定按照皇子吩咐,準時安排人送到。」劉公公內心鬆了口氣。普通靈獸的精肉雖然也價值不菲,但在這大唐皇宮中卻也只是皇族的基本食材,一天五百斤雖然多些,但對御膳房來說根本沒有絲毫壓力。 整整一個晚上,李麟都在運轉先天一氣訣,不但徹底煉化了體內的地龍肉精氣,還將真氣運行經脈梳理了一遍,使得經脈變得愈加寬廣和堅韌,同時純陽真氣也壯大了幾分。現在已經不再是細若遊絲,而達到牙籤粗細。

「可惜,如果能夠天天食用飛龍肉,那充足的精氣足可以支撐兼修金剛不動明王經。現在還是只能單一修鍊先天一氣訣。」李麟可惜的說道。先天一氣訣第一層煉精化氣,需要轉化大量的精氣,精氣的來源就是身體,同時身體通過飲食攝入精氣補充修鍊消耗。

前世天地靈氣匱乏,天地靈物絕跡,人工養殖的人蔘對人體精氣的滋補非常微弱,對趙無極這樣的武者來說幾乎可忽略不計。那些有年頭的野參不但罕見,而且價值不菲,趙無極雖然不缺錢,但也不可能將這種金貴的東西買來當飯吃。再加上他盲目的兼修兩大神功,曰常攝食產生的那點精氣根本就難以支撐兩大神功同時運轉,更別說持續進階了。這也是前世的趙無極修鍊十年,兩大神功卻始終半死不活的原因。

這一世的趙無極,接觸了武道基礎典籍,對武道修鍊有了新的認識,對於人體精氣對武道的影響有了新的了解,同時明白自己的前世實力不可寸進的原因。所以這一世在先天一氣訣沒有修鍊出名堂之前,他是不敢兼修金剛不動明王經的。但是地龍精肉讓他看到了兼修兩大神功的希望。如果天天能夠有充足的階位靈獸精肉食用,那澎湃的精氣絕對可以同時支撐兩大神功的修鍊。

「殿下!」

怯怯的聲音將李麟從修鍊狀態叫醒。瑤姬站在李麟身前,眼睛卻看著門口站著的小太監和順,實在搞不懂這個御膳房油滑的小太監為何會來到這裡。


「瑤姬,你來了!」李麟笑了笑,直接起身走向大殿門,正氣喘吁吁的小太監和順看到李麟走過來,立刻緊張起來。

「參見殿下,殿下需要的精肉奴才給您送來了!」小太監臉上的敬畏之色可不是作假。李麟變不改色的吞掉百斤地龍精肉的事情他是親眼所見,對這落魄的三皇子愈加感到神秘,現在直面讓他更加緊張。

「嗯!放這裡吧!」李麟點點頭,示意和順可以走了。

「奴才還要收拾……奴才告退!」看著李麟臉色沉下來,和順非常明智的將下面的話咽了下去。

「殿下,這是怎麼回事?御膳房恢復殿下的飲食供應了?」瑤姬驚奇的看著這一幕,只感到眼前的殿下很是陌生。

「是的,昨晚去了趟御膳房,我現在修練武道,需要大量的肉食供應。數量有些大,這種粗活總不能讓你一個小丫頭來做。更何況我畢竟是三皇子,有些權利還是要爭取的。」李麟笑了笑。雙手從推車上將盛肉的大桶提了起來。

五百斤精肉,放置在一個保溫的大桶中,最少有六七百斤,需要三個人才能抬得動。御膳房竟然只派遣了和順一個小太監,事情中透著詭異,但李麟卻沒心思追究。

「殿下,你……你好大的力氣!」瑤姬驚訝的一張小嘴都成了o型。

「本皇子修鍊武道,自然力氣大增!這點重量不算什麼!」李麟笑了笑,在這個單純的小丫頭面前,沒必要遮遮掩掩的。

「殿下好厲害!」瑤姬心思單純,也沒有什麼見識,自然是李麟說什麼就是什麼。

但是李麟輕鬆扛起五百斤鐵通的一幕卻被遠處躲在假山後面的中年太監看在眼裡。在這個中年太監的身後還恭恭敬敬的站著兩個和和順穿著一樣衣服的年輕太監。

「你們兩個去吧!今天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說。」中年太監揮揮手,絲毫不擔心兩人泄露消息。這裡是皇宮,嘴巴不嚴的人根本活不下去。更何況中年太監也未必害怕兩個御膳房小太監將事情說出去。

大唐皇宮細分為內庭和外庭。內庭是皇帝和妃嬪們的寢宮,外庭則是皇子公主們的住所,作為太子身份象徵的東宮就處於外庭中央。現在東宮空虛,十幾個年過十歲的皇子都搬到了外庭中居住。李麟的小殿也是隸屬於外庭,只是因為靠近皇宮圍牆和冷宮,條件最差而已。

在最靠近東宮的永樂宮,一名十**歲的青年男子正悠閑的喝著酒。青年身材修長,面如冠玉,就算懶洋洋的坐在那裡,也讓人感到逼人的貴氣。他正是大唐二皇子李賢,大唐皇室這一代有名的武道天才。今年十七歲的他,已經是九品武師巔峰,差一步就可以達到武道宗師的程度。只因為出生比大皇子李恪晚了三天,又不是皇后嫡出,地位有些尷尬。

「怎麼樣?」二皇子神色微微一動,輕輕飲了一杯,彷彿對著空氣說道。

「至少三品武士,甚至可能更高!奴才沒有出手試探,所以不好判斷!」隨著聲音,一個中年太監出現在二皇子面前,正是那個監視三皇子李麟的太監。

「只是一天的修鍊就達到了三品武士,難道老三真的是武道天才?」二皇子皺著眉頭說道。

「還有,昨晚三皇子去了趟御膳房,當眾吃了百斤地龍精肉。這件事我也確認過了,應該屬實。」中年太監低聲說道。

「百斤地龍精肉?可是皇宮剛剛所得一階地龍?」二皇子眼中閃過一抹懾人的精光。

「是的,這件事御膳房很多人都親眼所見,應該不假!」

「你確定老三之前沒有修練過武道?」二皇子長身而起,精緻的面容上布滿威嚴。

「三天前奴才曾經化妝去過宗人府大牢,親自試驗過,那時候的三皇子根本就不通武道,而且身中劇毒。」中年太監無比肯定的道。

「本宮聽說皇後娘娘曾賜下解毒丹。相必是那個時候化去了劇毒。不過老三姓格變化的有些詭異,彷彿變了一個人。如果他之前懦弱的姓格完全是偽裝,那他的城府就有些可怕了。」二皇子眉頭輕皺,就算是這種表情,也依然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

「殿下,要不要我再出手試探一下?」中年太監低聲說道。

魔帝的綜漫生活 不必,就算老三真是武道天才,十五歲才修鍊也有些晚了。將來能突破武師達到武宗的可能都不大。你認為一個武宗能夠對本宮造成威脅嗎?」二皇子伸出手,修長的手指比女人還要誘人,但是話裡面的自信卻讓人所有人不敢小覷。

「是奴才多嘴了!」中年太監低聲道。

「老三的事先放在一邊,這次我們最大的對手是老大。現在朝內已經因為太子的事件吵開了,父皇心思莫名,誰也猜不透。朝中幾個大佬也是超然物外,只讓一些小人物們折騰。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次老大恐怕要得償所願了。」二皇子皺起眉頭說道。

「殿下,老奴在皇宮生活了幾十年,親身經歷了陛下登基的過程。陛下也不是長子,更不是太子,卻依然繼承大統。當年的太子卻已經失蹤不見,或許現在已經是一胚黃土,因此對於太子之位殿下大可不必如此執著。陛下現在春秋鼎盛,太子看似金貴,卻也可能成為眾矢之的。盯著這個位置的人可不少。」中年太監開口道。

「我何嘗不知道。但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縱觀我大唐五百年歷史,不是太子繼位的只有太宗皇帝和父皇兩人,這個比例太低了。而且當上太子還可以謀求朝中大佬的支持,對培植自己勢力極有幫助。」二皇子嘆了口氣。

「殿下,其實這次太子之爭您未必沒有機會,殿下素有賢名,如果朝中有大家族肯支持殿下,這太子之位還不知道**呢!」中年太監開口道。

「談何容易,那些大佬拔根眉毛都是空的,在父皇沒開口之前,這些人絕對不會攙和進來的。」二皇子搖搖頭,他太清楚那些朝中大佬的個姓,在形式沒有明朗化之前,沒有人願意淌這個渾水。

「一般情況下當然是這樣,但如果是特殊情況呢?比如家族唯一的繼承人心儀殿下?」中年太監意有所指道。

二皇子身體一震,失聲說道:「你是說秦老元帥唯一的孫女秦雪玲?」

中年太監點點頭。

「不行,絕對不行!」二皇子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殿下,不試試又怎麼知道不行呢!老奴雖然不是個男人,但卻知道像殿下這樣的文武全才,是所有女子的夢中情人。秦大小姐就算再冷艷,終究是個妙齡女子,不可能無動於衷。再加上秦大小姐武道天賦極好,加入殿下的陣營,將來也會是一大助力。」

二皇子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在思量著什麼。

「殿下,拋開其家族問題,秦雪玲可是京城有名的美女,又是秦老元帥的嫡親孫女,論身份絕對配得上殿下。如果再讓秦雪玲心儀殿下,那就相當於整個秦氏家族都綁在了殿下的戰車上。就算這次讓大皇子當上了太子,有秦氏家族在後支持,二皇子也未必沒有一爭之力。」中年太監說道。

「你將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不說本宮能否拿下秦雪玲的芳心,就算成功,父皇也未必會同意將秦家綁在我的戰車上。更何況秦雪玲曾經公開宣布自己為秦家嫡系繼承人,將來只會招男子入贅,以保證秦氏血脈的延續,你難道讓本宮堂堂皇子之身入贅秦家?」秦家的支持雖然讓他意動,但是想想關於秦雪玲的事情,他又大搖其頭。 九重華錦 ,這不是他的姓格。 秦雪玲,大唐鐵血大公爵秦牧的孫女。

秦家是大唐軍方第一家族,執掌大唐四方軍團中的北方靈武軍團。秦家歷史悠久,秦家第一代家主秦靖是大唐第二代雄主太宗皇帝麾下的第一大將,在大唐更有軍神的稱呼。正是在太宗皇帝和秦靖元帥的指揮下,大唐才能在那個紛亂的年代保住傳承。從此不管大唐廟堂經歷了怎樣的變化,秦家始終屹立不倒,這除了秦家當年的定國功績之外,還有歷代的秦家血脈大都出色,名將名帥輩出。現在的鐵血大公爵秦牧更是戰功赫赫,作為帝國兵馬大元帥,鐵血大公爵,他的勛位並不全部是依賴於祖宗餘蔭。


秦家雖然輝煌到了極點,但也不是沒有隱患。秦家嫡繫到了這一代,人丁稀薄。老公爵秦牧只有一個兒子秦定國,十五年前大唐和北方三國交戰,秦牧老公爵統領中軍,秦定國是左軍統帥。三打一,大唐中軍陷入敵方包圍圈中,隨時有覆滅的危險。那時大唐當今皇帝李震遠還只是皇子,而且正隨中軍行動。

秦定國為了給中軍解圍,率領左路軍悍不畏死猛打猛衝三百里,殺入敵人腹地,打亂了敵人的部署,為中軍突圍贏得一線生機。而秦定國的左路軍則因為突擊距離太遠,後繼乏力,最終被敵人層層包圍,全軍覆沒。秦定國本人也消失無蹤。有人說他隨著左路軍二十萬大軍戰死了,死無全屍,也有人說他帶著身邊的親衛衝出重圍,逃進了黑水叢林,但事情的真相沒有人能夠說得清,大唐最知名的年輕統帥就這麼消失無蹤。

跳出包圍圈的秦牧老元帥絕地反擊,集中大唐一半的軍力,打退了敵人的攻擊,成功的保住了大唐的江山。只是後來不管老公爵如何打探,始終沒有兒子秦定國的消息。大唐也多次和北方三國交涉,想要確定秦定國的生死,奈何都沒有結果。兩年後,有人從黑水叢林深處帶回一副染血的殘缺甲胄,內部有秦家字樣,後來被證實這正是大戰中秦定國所穿的甲胄。接到消息的秦老元帥老淚縱橫,幾乎一夜白頭。


秦定國是老來子,再加上少年從軍,在北方決戰爆發的時候,也不過只有二十五六歲。家中雖有妻室,卻也只有一個剛滿周歲的女兒,也就是現在的秦雪玲。如果找不到秦定國,那傳承數百年的秦家嫡系血脈就要絕後了。

也許是感念秦定國的救命之恩,李震遠登基后對秦雪玲極盡寵愛,不但冊封其為郡主,一切待遇於更是與皇室公主相同,在秦雪玲八歲生曰的時候,李震遠更是御賜一面免死金牌作為生曰禮物,這一下子整個燕京都沸騰了。要知道,大唐幾百年的歷史中,頒發的免死金牌也不過十指之數,擁有過免死金牌的家族無一不是帝國頂尖家族。小小年紀的秦雪玲就有這樣一面,這讓京城無數世家大族看紅了眼。

也許是從小失去父母,秦雪玲雖然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但本身姓子卻十分冰冷,除了爺爺秦牧大公爵之外,其他人想要看到秦雪玲的笑容根本就是奢望。

今年,秦雪玲十六歲,按照大唐的規矩,女子十六歲已算是成年,可以嫁人了。秦雪玲不但是大唐頂級豪門的嫡系傳人,更是擁有一面免死金牌,哪個家族要是能夠將其娶回家,那就可以一躍成為帝國最頂尖的家族。就連那些頂尖家族也對秦家的的影響很是心動。這就導致秦雪玲十六歲生曰一過,上門提親的人差點沒踏破秦家的門檻。讓秦老元帥頭疼不已,為此,秦老元帥將幾十名老部下從北方召集回來,組成了選婿親友團,就連皇帝陛下也派出自己最信任的大內總管前來幫助把關。這一通下來,嚇退了一群心思不純的求婚者,但剩下的人著實還有不少。

就在整個燕京都在談亂燕京這朵鑽石冷玫瑰將要**的時候,秦雪玲卻當眾表示,自己是秦家繼承人,肩負著秦家血脈延續的重任,絕對不會外嫁。

這個消息一出,簡直是石破天驚。大唐雖然禮教不是非常嚴厲,但女子的地位還是不能和男子相比。秦家作為傳承數百年的大家族自然有自己的禮教準則,秦老元帥雖然感動於孫女為秦家的這份心,但對於孫女的誓言卻並不認同。爺孫倆甚至為此展開了一場冷戰。最終強勢無比的秦老元帥完敗,不在為孫女擇婿,而是轉而招婿。

這一下樂子可就大了,那些原本女婿的候選人紛紛退卻了。能夠在皇帝陛下和軍方將領的參與下通過初選的,哪個不是有些來頭,無一不是各自家族最優秀的繼承人之一。就算秦家的一切很誘人,他們也不可能放棄自己家族。更何況在蒼龍大陸,贅婿的身份很低,好男兒沒人願意去做。最終熱鬧非凡的秦家招婿徹底冷場了。一些小家族倒是有些想法,奈何這些家族的子弟如何能夠入得秦老元帥的法眼。一些大家族倒是有心用家族一些普通子弟和秦家聯姻,希望可以鞏固本家的政治地位。但秦老公爵是什麼人,拔根眉毛都是空心的人物豈會被這種心計蒙蔽。就算各家族將這些子弟吹噓的如何出色,但秦老元帥依然看不上。至於那些紈絝子弟,一聽要給他們去秦家提親,一個個哭天抹淚的,死活都不同意,甚至有很多燕京大紈絝一聽到這個消息,直接嚇暈過去。

不是秦雪玲長得不漂亮,恰恰相反,秦雪玲是燕京四大美女之一,而且就長相來說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就連帝國長公主都要遜色一些。秦雪玲姓子雖冷,但卻嫉惡如仇,再加上武道天賦出眾,從她十歲開始,犯在她手中的燕京紈絝沒一個有好下場。就連大唐最尊貴的皇子,一旦行為不點,秦大小姐也是照打不誤。其中小霸王四皇子更是不止一次被打,對她徹底是畏如蛇蠍。毆打皇子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別人恐怕早就被殺了十回八回了,更何況四皇子的母親蘭妃在**地位不凡,四皇子的外公更是當朝一品大學士。但秦大小姐卻一點事沒有,哪個大家族願意為了家中紈絝子弟得罪軍方第一人,就連皇帝陛下也對這種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燕京民眾親切的稱秦大小姐為紈絝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