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正剛想要說話,可小智卻是突然拍了拍新吾的肩膀,一臉誠懇地道:「新吾,去上大學吧,在那兒你才能發揮你真正的長處。」

「等等!」村正大驚,連忙喊道,「新吾可是一名訓練家!他以後還要繼承我的道場!」

「依我看來,比起訓練家,他更適合成為一名科學家。」小智決定實話實說。

新吾是個天才,光憑那套自主研發的數據分析系統就足以證明這一點,相反在訓練家的天賦上只是一般般而已。

而村正是個守舊的人,從道場的風格和穿衣打扮上就能看出一二,他希望新吾能夠子承父業,並且遵循傳統,殊不知這樣做會將兒子未來的道路變得狹窄。

「哼,這是我們的家務事,請你不要多嘴。」村正立刻板起了臉。

而小智可不在乎村正的想法,他接著說道:「新吾,最後提醒你一句,大學對於一些優秀的學員,不但能夠學費全免,而且還會有豐厚的獎學金。」

眼見村正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瑟蕾娜見勢不妙連忙拉著小智告辭離開,而小智也沒打算再說,他相信以新吾的頭腦,絕對能明白他的意思。

兩人離開后,道場一時間陷入了一片死寂,村正盯著新吾,嚴厲地道:「新吾!別聽那個人胡說八道,聽到沒有!」

「你要是敢不聽話,我、我就和你斷絕父子關係!」村正發狠道。

村正是個十分守舊的人,這從道場風格和教導弟子的態度上就能看出來,他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子承父業,而不是去搞那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正因如此,他對數據極為反感,認為這是歪門邪道。

可新吾卻是沒有理會,他只是抱著電腦,緩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他決定要好好想一想。

另一邊,小智在和瑟蕾娜離開村正的道場后,瑟蕾娜不解地問道:「小智,你不是要幫村正先生勸說他兒子的嗎?怎麼到頭來反過來了。」

「因為我發現新吾是個很有想法的人,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我們應該去鼓勵才對。」

其實人人都是天才,只是看能不能善加利用,小智只是不希望新吾就這麼被埋沒,又發現兩人對於小精靈對戰的理解還是有些相似之處的,所以才順口多說了幾句。

聽小智這樣講,瑟蕾娜不由吐槽道:「什麼年輕人啊,你還沒他大好嗎?」

聞言,小智輕輕一笑,並未做多說什麼,而就在這時,系統突然傳來提示:「主人,由於您改變了新吾的人生軌跡,獲得15塊命運碎片。」

「……」

小智有些詫異,但隨即就釋懷了,誰規定小人物不能對世界格局產生影響呢?.. 穿過森林,小智和瑟蕾娜總算是來到了檜皮鎮附近,可這個地方卻是和想象中不太一樣,給人感覺十分荒涼。

「好熱。」瑟蕾娜一臉無精打採的樣子,「這兒究竟是有多少天沒下雨了啊,這田裡種的莊稼都枯掉了。」

小智見她這副樣子,生怕她中暑,連忙將水壺遞過去:「來,喝點水。」

瑟蕾娜接過水壺,咕嚕嚕地猛灌了幾口,隨後還給小智:「你也喝點吧,一路上都沒見你喝過水。」

「不用,我不渴。」

這倒不是客氣話,事實上小智還真的不怎麼渴,在得到暗黑洛奇亞的祝福后,他就有了很強的抗熱能力,天上這火辣辣的太陽照到他身上根本就沒什麼感覺。

兩人繼續向前邁進,終於進入了檜皮鎮,可是眼前的景象卻讓瑟蕾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兒真的是城鎮?怎麼連一個人都沒有?」

走在檜皮鎮的大街上,這裡同樣是一片蕭條,荒涼的感覺更加強烈,四周到處都是關閉的店鋪,半天都不見一個人影,只有一隻只懶洋洋的呆呆獸躺在地上。

「小智。」瑟蕾娜有些害怕地拉了拉他的衣角,「這裡好詭異啊,我們該不會是進了鬼城吧?」

「少胡說,大白天哪來的鬼。」小智不以為然地道,接著他突然在路邊發現一塊公告牌——

因為連續乾旱的關係,開始實施限制供水,政府機關、學校、小精靈道館都暫時封閉。

「不是吧?那我們幹嘛要大老遠跑這兒來。」

瑟蕾娜報怨了一句,但對此也無可奈何,而她一不注意之下,不小心踩到了一隻呆呆獸的尾巴。

「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你睡在馬路中間。」瑟蕾娜連忙鞠躬道歉。

「看來我們有麻煩了。」小智摸著下巴,「呆呆獸在這個地方被人們當作神一樣供奉,估計他們馬上就會來找我們算賬。」

「沒這麼誇張吧?」瑟蕾娜不太相信。

然而,沒過一會,那隻呆呆獸突然就抱著被踩到的尾巴痛呼起來,緊接著一個小孩子跑了出來,指著瑟蕾娜大喊道:「她剛剛欺負了呆呆獸神!」

「咦?」

還沒等瑟蕾娜反應過來,一幫人猛地從各個地方沖了出來,群情激奮地喊道:「是誰敢欺負呆呆獸神,絕不能放過他們!」

「用揍的嗎!」

「用踢的嗎!」

「用咬的嗎!」

很快,一群又一群的檜皮鎮居民包圍了過來,對著兩人怒目相向,瑟蕾娜慌忙解釋:「我、我只是不小心踩了一下,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的!」

可惜這群人根本就不聽,只是惡狠狠地瞪著兩人,彷彿他們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

面對這群氣勢洶洶的居民,小智依舊十分淡定,嘆息道:「唉,這幫人真沒見識,居然拿呆呆獸當做神來供奉,沒見識到這種地步倒也是少見。」

「小智,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瑟蕾娜一臉害怕,「而且你的話好像把他們惹得更生氣了。」

「居然敢侮辱呆呆獸神!扁他!」

「對!把他們打一頓,再送到警察局去!」

眼看這群人就要動手,小智當機立斷,決定搶先出手:「皮卡丘,十萬伏特!」

「皮~卡~丘!!!」

「哇啊啊!!!」

狂暴的電流在人群中竄流,瞬間將所有人電得渾身麻痹,有些離得近點甚至還尿失禁,一股尿騷味頓時蔓延開來。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既然對方這麼蠻橫,小智可不管他們是不是平民,先教訓一頓再說。

就在這時,一隻呆呆獸突然跑了過來,口吐人言:「快住手!你這樣做太過分了!」

「咦?呆呆獸會說話?」

瑟蕾娜嚇了一跳,不過那隻呆呆獸很快就拿下了面罩,卻原來是一位頭髮蒼白的老人:「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鋼鐵。」

「啊,您就是那位有名的精靈球製作大師,鋼鐵先生吧?」瑟蕾娜驚訝地道。

「沒錯,那的確是我。」

鋼鐵先生點了點頭,隨後看向小智,義正言辭地批評道:「你是一名訓練家吧,你應該知道聯盟有規定,訓練家不準命令小精靈對人類動手!」

「呵,聯盟。」小智面露不屑,「你們要是真的那麼擁護聯盟,那為什麼他們不派人來幫助你們呢?據我估計,這裡乾旱至少持續了幾個月吧。」

聞言,鋼鐵先生頓時無言以對,只是滿臉苦澀地嘆了一口氣。

在這個世界,祈雨並不是一件太難的事,只要利用小精靈的絕招就可以了,雖然做不到影響大自然,但如果是幾十隻小精靈一起發動,緩解一下鎮子的旱情還是可以的。

實在不行的話,還能派大量水系小精靈運輸水源,這樣雖然治標不治本,但總比什麼都不做來的要好。

可惜,聯盟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任由檜皮鎮的居民們自生自滅。

「唉,算了,反正也沒傷到人的性命,你們還是快走吧。」

鋼鐵先生也是覺得居民們有些過分,只是他希望小智和瑟蕾娜能諒解那些人:「其實大家並不是故意的,只是一直乾旱難免讓人心浮氣躁,希望你們不要怪他們。」

「不會的。」瑟蕾娜連忙擺手,「一切都怪我,要是我能夠小心點就沒有這些事了。」

瑟蕾娜心中十分過意不去,她知道小智是為了她才出手的,不然這些居民也不會躺在地上了。

小智看了看周圍,突然說道:「我說啊,其實要下雨也很簡單,只要肯花錢就行。」

聞言,鋼鐵先生頓時精神一振,連忙追問道:「花錢就行?能詳細說說看么?」

他知道訓練家一向走南闖北見多識廣,雖然小智看上去很年輕,但說不定就有什麼特殊方法,問問也無妨。

「你們這兒這麼多呆呆獸,只要能培養出一隻河馬王,帶領它們一起使出祈雨就可以緩解災情了。」

呆呆獸難以溝通,或者說根本無法溝通,可河馬王卻是十分聰明,只不過進化所需的道具有些貴。

但如果鎮子上家家戶戶分攤下來,每家倒也用不著出多少錢。.. 誰料鋼鐵先生卻是搖了搖頭,一臉為難地道:「這個方法好是好,可是不行啊。」

「為什麼?是沒法弄到王者之證嗎?」小智疑惑地道,按理來說這沒什麼難度。

呆呆獸進化河馬王所需的攜帶道具,王者之證雖然價格不菲,數量也很稀少,但只要有心還是能夠找到的。

「不是的這個原因。」

鋼鐵先生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開口道:「是因為這裡的呆呆獸們和居民的關係不太好,根本沒法去培養它們。」

「什麼?這怎麼可能啊?」

瑟蕾娜感到不可思議,這裡的居民對呆呆獸那麼重視程度,而且還奉為神明,這關係怎麼會不好?

可小智卻是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隨後試探著問道:「我說老爺子,從發現這裡乾旱的時候我就在想,你們這兒是不是有人曾經做過缺德的事情?」

「小智,別亂說啦。」瑟蕾娜連忙出聲阻止他,然而人群中卻是發生一陣騷動,其中有好幾個人的臉上露出惴惴不安的神色。

「唉。」鋼鐵先生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得知的,但的確有這麼一回事,前幾年有幾家不懂事的孩子,偷偷地割掉呆呆獸的尾巴拿去賣錢了。」

呆呆獸的尾巴十分美味,是一種高級食材,價格不菲,但聯盟出於對小精靈的保護,對此嚴令禁止。

但世上有那麼多饕餮之徒,在利益的驅使下,又有什麼事做不出來呢?

聞言,小智頓時心中瞭然,難怪他之前一踏入這個城鎮就有些火大,卻原來是受到大海意志的影響。

他十分確定地道:「你們這裡之所以會幹旱,是受到大海的懲罰了。」

「大海的懲罰?」

鋼鐵先生也算是見多識廣了,可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事,他剛想要細問,人群中卻是突然站起一名大漢,怒吼道:「小子!你別危言聳聽!什麼大海的懲罰,簡直是莫名其妙!」

「是不是胡說你們自己心裡清楚。」小智冷眼看著他,「依我看,被割掉尾巴的呆呆獸肯定不止一兩隻,而且那幾個主犯也被你們窩藏或者放跑了吧。」

事實上還真是如此,雖然檜皮鎮將呆呆獸奉如神明,但在乾旱前可沒現在那麼誇張,而且只是割尾巴,並沒有傷害到呆呆獸的性命。

因此全鎮居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是教育一頓就算了。

如果只是傷害幾隻水系小精靈的話,大海意志也不至於這樣無情,可若是全鎮的人都參與進去,那天災降臨就不是意外了。

聯盟不缺奇人異事,說不定就是推測出個中緣由才對此坐視不理的,畢竟聯盟再強大,也無法違抗大海的意志。

所有居民都被小智說的啞口無言,因為他的話全部都是事實,而鋼鐵先生也看出來了,眼前的少年恐怕不簡單。

「能不能請您指點一下。」鋼鐵先生不自覺地用上了敬稱,「我們到底怎麼做才能平息大海的憤怒?無論您說什麼我們都會照辦。」

小智頓時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本來不想幫忙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事情會變成這樣完全是他們自作自受。

可見到鋼鐵先生這麼熱的天氣還穿一身呆呆獸布偶裝,聯繫原著的劇情,想來是他打算去呆呆獸之井尋找解決乾旱的方法。

這麼大一把年紀還為了鎮子四處奔波,即使是小智也不得不佩服這位老人家。

「好吧,看在老爺子的面子上,我試試看吧。」

說完,小智開始從開始呼喚暗黑洛奇亞的名字,而沒一會就得到了回應,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發生了什麼事嗎?是不是有什麼緊急狀況?)」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想問問你知不知道檜皮鎮?)」小智在心中問道。

聞言,暗黑洛奇亞一下子就猜出了他所求何事:「(怎麼,你是為那兒的乾旱所以來拜託我么?)」

小智承認道:「(恩,我知道的確是他們不對,不過他們現在也誠心悔過,相信他們以後肯定會好好保護呆呆獸們的。)」

暗黑洛奇亞沉默了一會,隨後有些無奈地道:「(好吧,本來我打算讓那兒乾旱三年的,不過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在那兒等我,我馬上就過來。)」

聞言,小智知道這件事是搞定了,對鋼鐵先生說道:「行了,海之神決定親自出馬,你們可以放心了。」

「海之神?」鋼鐵先生驚訝得合不攏嘴,「你說的海之神是傳說中漩渦列島的洛奇亞嗎?它真的會來幫助我們?」

即使是在城都地區,洛奇亞的傳說也廣為流傳,尤其是在漩渦列島,那裡的人們世世代代供奉著洛奇亞,而它身上的銀色羽毛更是被當作重要的護身符。

可小智卻是搖了搖頭,漩渦列島的洛奇亞和海之神暗黑洛奇亞完全是兩碼子事,後者是擁有神職的,是真正的神獸。

「不是漩渦列島那裡的,總之你們就等著吧,它很快過來。」

所有居民都是半信半疑,包括鋼鐵先生也同樣如此,在他們看來,洛奇亞只有在傳說中才會出現,怎麼可能會來幫助他們。

然而沒過多久,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破空聲,眾人抬頭一看,只見一個黑影正以極快的速度往這邊飛來。

「這是?!這真的是洛奇亞!」鋼鐵先生一眼便認了出來,「可這顏色好像不太對,傳說中洛奇亞應該是銀色的啊。」

「嗷!」

暗黑洛奇亞仰天一聲長嘯,頓時嚇得居民們渾身發抖,生怕海之神是趕過來懲罰他們的。

只不過他們是想太多了,暗黑洛奇亞其實是在和呆呆獸們溝通,讓它們幫助檜皮鎮恢復正常的生態環境。.. 暗黑洛奇亞是海之神,就相當於水系小精靈的國王,在它的命令下,鎮內所有的呆呆獸突然直起身子,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只見原本太陽暴晒的天空中漸漸地多了一些白雲,緊接著雲層越來越厚,天色也暗了下來,完全被烏雲所籠罩。

「滴答。」

不知從何時開始,第一滴雨水從天而落,隨後雨越下越大,最後演變成傾盆大雨往地面傾瀉著。

這一刻,檜皮鎮彷彿陷入了狂歡,人們迫不及待地衝進暴雨中,感受著久違的雨水,甚至還有不少人跪在地上,向著天空中的暗黑洛奇亞頂禮膜拜。

然而就在此時,遠方突然傳來一聲高昂的鳳鳴,頓時引得小智和暗黑洛奇亞微微一驚。

這是……鳳王的警告!

小智並沒有親眼見過鳳王,也沒有接觸過鳳王的波導,但從波導反饋上傳來的信息判斷,那的確是鳳王無疑。

「(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你過界了。)」

在城都地區,敢用這種口氣對暗黑洛奇亞說話的,也只有同為一級神獸的鳳王了,其他諸如水君之類的,恐怕連大喘氣都不敢。

神獸們都有自己的勢力範圍,就比如暗黑洛奇亞,關東地區就是它所負責的地方,但如果有其他神獸路過,它也不會去計較。

「嗷!(那又如何,你不是也經常來我的地盤閑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