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語燕,你是不是沒有看清情況?”

東方雄不滿的話語響起的瞬間,議事廳中滿是**味。 “首先,議事廳中只有武脈脈主,沒有東方語燕,請器脈脈主搞清楚稱呼!”

“其次,我身爲晚輩,有時候說話做事可能沒有各位長輩一樣老練,請諒解。但是我希望能得到各位的指點,而不是指指點點!”

“最後,我在討論陳二的問題!這本就是今天議事廳十位脈主齊聚的原因之一,我不覺得我哪裏說錯了!如果有說錯,那我歡迎器脈脈主對我多加批評。可如果我沒說錯,那我就得問一句,這議事廳是否是是你器脈一言堂了!”


東方語燕的話一句重過一句,讓東方雄一張老臉徹底黑了下來。

“小輩……”

“哈哈哈哈……”

東方雄的呵斥聲剛剛響起,東方尚承就發出一聲大笑。

這讓得東方雄的臉更黑了。

“武脈脈主雖然說話方式有些不妥,但句句在理,器脈脈主可別丟了我們這些老傢伙的臉啊!”東方尚承暗損道。

“尚承爺爺的教誨,語燕記住了。”東方語燕乖巧的說道。

東方雄胸口起伏,簡直要氣炸了。

怪自己擺長輩架子,不尊重脈主身份的是她,可緊接着以爺爺、語燕對東方尚承相稱呼賣乖巧的還是她!怎麼什麼話都讓她給說了!

偏偏自己還沒辦法反駁。

東方毅然慵懶的坐在椅子上,不經意間看向東方語燕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讚許。


如果剛開始就被他們這些長輩將氣勢壓下去,或者剛開始因爲這樣那樣的顧慮而不敢開口說話,那未來再想開口就難了。

東方問天身爲族長,也經過了十幾年的時間這才拜託了“傀儡”的地位,更何況只是一個實力很弱的脈主呢?

嘴角翹起,東方毅然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屆武脈脈主,好像很有意思啊!

議事廳在東方語燕加入後,徹底亂套了。以東方問天爲首的一脈紛紛出言討伐,以東方毅然爲首的一脈則不斷支持這位新加入的盟友。

這時候,在一旁和陳二逗笑的東方以若看着眼前這些叔叔輩,爺爺輩甚至太爺爺輩的脈主們,將眉頭皺起,冷冷的說了一句:“又不是什麼難事,都這麼大歲數了,吵什麼吵。”

瞬間衆人的目光泛着冷意被吸引了過來。

東方以惜見情況有些不對,急忙將妹妹擋在身後,對衆人施了一禮,溫聲說道:“以若年紀小,不懂事,剛纔口不擇言,請諸位脈主不要計較。”

聽了以惜的話後,幾人面色有些緩和。不管是裝的還是真的,都容不得他們繼續計較。

東方以若是誰?東方問天的女兒,東方冥的親孫女,東方家族的掌上明珠。

就算不給東方問天面子,但他們敢不給東方冥面子?東方以惜的話就是個臺階,能順着下來保存一下顏面,又何必搞得自己尷尬?

“我缺一個陪道者,讓陳二當我的陪道者不就好了?”

東方以惜見妹妹還在插嘴,剛想再硬着頭皮解釋一下,可她沒想到在東方以若說完之後,就見那些脈主紛紛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態。

陪道者,類似凡間書香世家中,陪着公子讀書的小書童。

當契約行成後,結成契約的一方爲主,被簽訂契約一方爲奴。

爲奴的一方不僅需要照顧主人的普通生活,而且還得在必要時,能爲主人赴死。

以往,這些人都需要從死脈中挑選一些死士,不僅可以隨時赴死,而且會毫無二心的執行主人下達的每一個命令。

最主要的是,他們不會對主人有“非分”的想法。

像一些更加強大的門派或家族中,都是挑選修爲強大的人作爲“種子”成員的護道者。但是東方家族沒有那麼強大的實力,每個修爲高的人都有他自己的作用。


思考了一下後,東方毅然率先說道:“我覺得可以。”

見到東方毅然變態,幾位脈主也紛紛開始變態。

“我不同意!”

反對的聲音只有一個,那就是東方玄。

“陳二是我命脈的天才弟子,讓他去主脈當陪道人算什麼?”

東方玄的話剛說完,聲音就被幾位脈主的討論聲給蓋住了。

本來正看着以若咧嘴傻笑的陳二轉過頭看了東方玄一眼,眉頭微微皺起。

“不對勁!實在是太不對勁了!”陳二瞬間將眉頭舒展開,用無辜的大眼睛看着幾人,心裏嘀咕着“東方玄是最不對勁的一個!”


陳二本是命脈的天才,在別人眼中他點穴境全滿,連脈境全滿,小神通境召來一道天地饋贈。雖然陳二沒有承認,但他們都有過猜測。之後比武的時候破入神通境又召來一道天地饋贈,這種天賦按理說應該受到衆人爭搶。

可東方玄的反駁怎麼看怎麼像是在做表面工作。

隨手掏出一顆丹藥,放入口中,陳二又傻呵呵的笑了起來。


“沒關係,咱慢慢來,狐狸尾巴早晚會露出,我倒是要看看,你們究竟想做什麼!”

陳二心裏想着,臉上傻傻的笑容更加濃郁了。

曾經在東方家族,他的底氣是東方冥,如今東方家族氣氛怪異,他不確定東方冥還能不能保他,所以他只有裝傻。

如果是以前,自己可以一走了之,但是現在——想害自己的人這麼多,自己憑什麼走?

叢林中的蠻獸都知道蟄伏於草木之間伺機而動,向敵人發出那致命一擊,自己又怎麼可能退縮?

沒有隻捱打不還手的道理啊。

商議結果很快就出來了,東方玄一票反對無效。

最後意見傳給東方問天的時候,東方問天臉都綠了。他也不知道爲什麼,每次看到女兒和陳二嘻嘻哈哈的時候,心裏都十分不舒服。

如今讓陳二當女兒的陪道者?

東方問天狠狠地一拍桌子,表示反對。

東方問空立刻就領會了族長的意思,於是他開口說道:“族長也同意了,這件事就這麼決定!”

誰特麼的同意了啊!

邪王盛寵:醫妃遮天 ,急忙起身,結果被他身後的東方冥一巴掌給拍回了座位。

“贊同就贊同,這麼激動做什麼!老老實實的待着!”東方冥惡狠狠的說道。

東方問天不僅欲哭無淚,還欲哭無言呢!東方問空個二貨從哪裏領悟的自己同意了?

東方冥看着陳二和自家孫女,臉上笑呵呵的,在他的心底,一直有一種不能爲外人道想法。

當決定通過後,幾人又商議了一下有關對前往東道會弟子培養的問題。

正所謂臨陣磨槍不快也光,雖然現在培養有些晚了,但總好過任由他們自己發展。

從白天一直商討到了傍晚,議事廳終於又爆發了一次小轟動。

所有事情全部討論完畢後,開始給陳二和以若簽訂契約。

本來以若和以惜已經到了足夠承受契約的年紀,只是因爲一些其他考慮所以還沒有給她們兩人找陪道人。

這次剛好借陳二的事情,將以若和以惜的陪道人都給定了。

以若和陳二的契約簽訂很順利。

以若用心頭血畫完契約後,在陳二右手的大拇指上輕輕劃開了一道口子,牽着陳二的右手就按到了契約正中央。

期間陳二一直壓制着丹田處那顆果實,不讓他產生恢復的力量。

陳二指尖血液印到封印上時,契約就算完成了。

完成後的契約自動分成兩份,一份主契印入以若腦海中,一份奴契印入陳二腦海中。

只不過那份奴契進入陳二腦海不久後,陳二後背就出現了一股隱晦的力量。龍迷糊跟隨契約一同進入,然後一口將奴契給吞了。

“想讓我主人給你們當奴,你們也配?”龍迷糊迴歸陳二後背的時候,只在他腦海中留下了這句話。

陳二有些哭笑不得的同時,又有些小感動。

東方以若的契約簽訂完成,接下來就是東方以惜了。

很快就有一位長老帶進來一名弟子。這名弟子被一身黑袍包住。

陳二歪着頭看了看這名弟子,發現這弟子年齡不算大,估計也只比自己大個三四歲左右,模樣,竟然和自己有些像。

那弟子臉上面無表情,目光呆滯,整個人如同失去了靈魂一樣。

當看到這名弟子後,肖放炸毛了。

整個議事廳瀰漫起無比濃郁的殺意。

“哥!”肖放朝着目光呆滯的弟子喊道,兩行熱淚流下。

這麼多年,他終於見到自己的親生哥哥肖戰了!雖然同記憶中的模樣有些差異,但是那種血濃於水的感覺不會錯的。

只是,肖戰的狀態不是很對。

肖放畢竟也是死脈的弟子,他一眼就看出了肖戰的問題——被煉製成死士了。

親人相認本就是件無比美好的事,可這結局,肖放無法接受。

“你們,爲什麼要這麼對他!”

肖放緩緩起身,話中的冷意令人膽寒。

緩緩掃視一週,肖放極力壓制着心中怒意說道:“當初,是你們的人帶走的哥哥,當時你們是怎麼許諾的?”

“你們說可修仙術,可窺大道,可證長生,可得永存!”

“可今天,你們誰出來告訴我,我哥哥怎麼會這樣!怎麼就成爲死士了!”

“你們告訴我!說啊!”

聲音到了最後,已經是歇斯底里的嘶吼了,肖放眼角掛着淚花,怒火再也壓制不住。

議事廳中,那殺意不斷聚集,猶如凝成實質。

幾位脈主感受到這股殺意後紛紛動容,不是氣惱肖放的不敬,而是對自己眼皮底下有這樣一位弟子卻沒有發現感到不可思議。

當肖放看到自己的質問只換來幾位脈主餓狼般眼神的時候,他怒意更加強烈了。

“自詡爲山上仙神,卻不顧凡人性命,如此行爲與妖魔何異?!”

肖放一字一句,咬牙切齒道。

“你們!”

“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