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壞笑起來,從她讓自己弄陣法開始,他就知道她心裡的想法了,女人啊,有時候瘋起來,真讓男人都不如!

「那你準備好了,我開始追了!」林凡壞笑一聲,說道。

「來吧,我今天偏偏不讓你追到!」張菁菁嬌笑道。

就在兩人在游泳池裡嬉戲時,花城明珠也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這裡就是林凡那小子的老地方?」一個長相有點特別的男子看著這幢別墅,冷冷地問。

「是的,這裡就是他當年的住處。」一個道士打扮的人說道。

「哼,那我們就從這裡開始,對他在地球的勢力一一摧毀了!」那個奇異男子冷笑一聲,說道。

「好,我等這一天很久了!」道士眼裡泛著瘋狂的光芒,興奮地說。

「進去吧,先搜刮一番,看看裡面有什麼好東西!」奇異男子冷笑道。

「你們是誰?這裡是私人住所,不能亂闖!哎喲……是強盜么?報警,快點報警!」門口的保安看到他們往裡闖,便上前阻止,不料卻遭到了一陣猛揍。

「滅了他們!」奇異男子眼裡泛過了一絲邪火,說道。

「好!」道士點了點頭,說道。

他舉起手,朝著那幾個安保的頭上擊去,如果讓他擊中了,這幾個保安鐵定沒命。

就在這緊要關頭,一聲冷哼響起,道士只覺得自己的手上一痛,然後便驚駭地發現,那隻本來屬於自己的手,瞬間就飛離了身體,遠遠地落到了地上。

「在我林凡的地頭,你們也想放肆,真是豈有此理!」林凡在冷笑中顯出了身形。

剛才他正跟張菁菁在游泳池裡做著那些愛做的事,卻發現自己的門外居然來了一些氣息強大的人,而且還說著對自己不利的話,頓時就留了心,等到他們想衝進來時,便馬上出現了,及時救下了幾個保安的命。

「林凡,你身上會在這裡?」那個道士看著他,連手臂上的痛都忘記了,驚恐無比地失聲叫道。

「原來是你!」林凡森然地看著他,這個道士赫然就是道德宗的人,而且是地球上道德宗的,當年自己也見過,只不過在剿滅道德宗之時,讓他逃走了,想不到N年之後,居然再一次看到他了,而且還想來破壞自己的家。

「你就是林凡?」那個奇異男子盯著他,好象一點也不怕他一般,哼道。

「沒錯,我就是林凡,你又是誰?為什麼要破壞我的家?」林凡冷笑一聲,說道。

「我是誰?你估計永遠也不會想到,你千防萬防,我們的人還是來到了地球!」那人冷笑道。

「你是外星人?」林凡眼神一斂,喝道。

「沒錯,對於你們來說,我就是外星人!」奇異男子大笑道。

「很好,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來到地球的,不過你既然來了同,那就別想回去了!」林凡森然說道。

「就憑你想留下我?」奇異男子冷笑一聲,不屑地說,他看不起地球人。

「那你就看看我能不能留下你!」林凡冷笑著,瞬間就出手了。 「嗯,老公說的有道理,我們現在就是守株待兔,反正也不急著走。」張菁菁點頭說。

「嗯,我們這次回來本來就是玩的,上面的戰爭不需要我們去管,有智慧他們在,我一點也不擔心。」林凡說道。

錯位人生里的真愛 「但是,那些外星人能夠下來,就證明了M國找到的那個星球已經完蛋了,他們肯定已經讓外星人控制了,畢竟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外星人的。如此一不,地球的形勢就有點不妙了,那些外星人會源源不斷的通過M國人的太空艦進入地球,我們的壓力並不小。」李靜雯分析說。

「嗯,所以說,我們估計有很長時間無法離開地球了,否則的話,讓外星人控制了地球,那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林凡說道。

「那就留下來唄,反正我們想什麼時候上去都可以的,想孩子了,就回去一趟,住上幾天。」上官婉兒無所謂地說。

一醉沉歡,裴少誘拐小蠻妻 「嗯,就這麼定了,正好還可以再培養一批人出來。」林凡點頭說。

接下來又過了幾天,別的女人也回來了,花城明珠就顯得更加的熱鬧了,十幾個女人聚在一起,讓林凡都有點忙不過來了。

情報一天天傳回來,曾平他們的出擊很有效,由於有著精準的情報,那些外星人的蹤跡快就找出了一些,而後,血狼便展開了兇狠的撲殺行動。

由於外星人都有點分散,一個地方頂多就是幾十個人,這樣一來,就給了血狼天大的機會了,本身實力就稍強一點,再上主場作戰,天時地利人和都佔了,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看著手頭的情報,林凡微微一笑,看來自己不用太擔心了,那些外星人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大,跟咕咕達交待的差不多。

目前最讓他擔心的就是,如果外星人來繼續增兵的話,而且還是那種天級巔峰下來的話,那就有點麻煩了,雖說自己手下的天級巔峰也不少,但是對方卻是無窮無盡的,而且他們下來還是沒有任何消息的,這讓自己一方有點被動。

出於這種考慮,林凡便加強了對M國那邊的監控,之前控制的那些人,也讓他充分調動起來了。

當然了,對方沒有傳送陣這逆天的存在,所以就算他們的太空艦速度再快,每次來回也算好幾個月,所以,這段時間差,就給了林凡很大的機會了。

「老大,番區這邊發出了幾個表現異常的人!」正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情報機構的一個分隊長報告說。

「我馬上就來,&你們小心一點監控著。」林凡說道。

這幾天他在花城的幾個區都暗中設立了小型傳送陣,這些地方都是他以前的產業,所以也非常隱秘,不會讓人那麼容易發現的。

「人在哪裡?」等他出現時,那幾個負責監控的成員也嚇了一跳,想不到他出現得這麼快。

「老大,就在裡面,他們剛剛進去的。」一個成員指著一間大型超市,說道。

林凡皺眉起來,這裡的人太多,那些外星人進來幹嘛?

「我進去看看!」他帶著張菁菁幾個,慢慢進了超市裡。

很快,他就發現那些人,這些人都有一個特點,讓他輕易就看出了不同來。

林凡不動聲色地跟了上去,現在他的相貌也變了,在進來這裡的一瞬間就改變了,對方就算認識他之前的樣子,現在也肯定認不出來了。

那些外星人的表現讓他很奇怪,他們一直走著,卻沒有買東西,甚至連那些貨物都是隨便看一下,然後便走了過去。

一直到了水產區,那些外星人才停了下來,然後便出現了讓人震驚的一面,他們竟然伸手去抓那些魚,然後就往嘴裡放!

日了,這些該死的外星人竟然生吃魚!

「你們幹什麼?」魚檔主大怒,叫了起來。

那些外星人根本不理會,看上去餓極了,一個個抓著魚狂吃起來,那些魚落到他們手裡,根本就不敢動彈,好象也讓他們的氣息嚇著了。

看到檔主要出來理論,林凡微微搖頭,走了過去,對他們說:「別激動,他們患了一種怪病,必須要吃這些魚才能沒事。」

「可是,那些魚……」檔主憤怒地說,不過看到林凡手裡掏出的一疊大鈔,便馬上住了嘴。

「這些錢應該夠買下他們吃的了吧?」林凡笑眯眯地說。

「夠了,讓他們隨便吃吧!」檔主一看,這至少都三千多了,就算全部魚都讓吃光了,自己也會大賺的,所以也不計較了,只是不看著那些外星人。

「你們這麼喜歡吃魚,那就全部帶走吧,我請客!」林凡走到那些外星人的面前,微笑道。

他不是可憐他們,也不是同情他們,只不過,這裡人多,根本就不是抓他們的地方,所以,必須讓他們都跟著自己出去后,才有機會對付這些外星人。

「你是好人!」一個外星人看著他,感激地說。

「老闆,將魚裝起來,送到我指定的地方,好嗎?」林凡笑了笑,說。

「沒問題,我馬上就幫你裝起來。」老闆收了錢,自然不會有什麼怨言了,這些魚加起來不過是兩千塊的樣子,就算加上送貨,自己也多賺了一千多塊,還能早收工,簡直就是太好了。

「你們跟著我來吧,一會想吃多少都有。」林凡看著那幾個外星人,說道。

「謝謝你,你真是好人!」一個外星人瞪大了眼睛說。

林凡笑了笑,帶著他們在眾人複雜的眼神中離開了超市。

「你們剛才那樣的行為跟我們這裡的習俗不同,所以如果在別人面前那麼吃東西的話,會讓人當成怪物的,現在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那裡沒有外人,你們怎麼吃都不會有人笑話的。」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好,你對我們真是太好了!」

老闆很快就裝好車出來了,在林凡的帶領下,將魚運到了郊外。

「好了,魚放下吧,這是押金,一會我讓人將桶拿回去給你。」林凡又拿出一疊錢來,說道。

老闆點了點頭,說道:「其實也無所謂,你這麼大方的人,不會在乎這些桶的。」

話是這麼說,他還是收下了押金,然後便開車走了。

「現在,你們可以慢慢吃了,當然,如果你們想吃熟的,我也可以幫你們弄得很好吃的。」林凡說著,就開始弄燒烤架。

那些外星人貌似真的很餓,也不等他,便開吃生吃起來。

不過,等到林凡將魚烤熟了時,卻看到他們一個個露出了垂涎之色,便微微一笑,說道:「你們也想吃熟的?」

外星人點了點頭,林凡揚了揚眉,說:「給你們吃可以,但你們得回答我幾個問題,可以吧?」

外星人遲疑了一下,才說:「好吧,人問吧!」

「你們應該不是我們地球人,對吧?」林凡開門見山地說。

「我們……我們……」外星人有點遲疑了。

「你們是外面來的,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外星人,沒錯吧!」林凡靜靜地說。

但他的話,卻一下子將幾個外星人嚇到了,全部都跳了起來,瞪著他,神色變得兇狠起來。

「你們來地球有什麼目的?如果你們是善意的,我可以不計較,但如果是懷著惡意來的,那麼對不起,吃了我的東西,你們就得付出代價來!」林凡的話漸漸凌厲起來,眼神也變得非常不一樣了。

「你到底是誰?」一個外星人沉聲問道。

「你別管我是誰,我只是問你,到底是善意還是惡意?」林凡淡淡地說。

「我們是走投無路而來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們幾個跟別人不同,他們也許是抱著侵略的目的來,但我們幾兄弟是不同的,否則的話,以我們的實力,根本就不需要跟你這麼客氣,直接就殺了你們這些人。」那個外星人說道。

林凡點了點頭,說道:「對於你的話,我雖然不是完全同意,但也相信你們不是那種窮凶極惡的太空蝗蟲!」

「你知道我們的外號?」那個外星人大驚,這個稱號是第六文明那些聯軍對他們的貶義稱呼,想不到林凡竟然也知道,那麼不用說,這個人跟那些聯軍有關係!

「別驚訝,我知道你們一點也不出奇,否則也不會將你們帶到這裡了,對我來說,滅掉你們只是瞬間的事,根本不需要弄這麼多手段。」林凡淡淡地說。

幾個外星人一聽,頓時就怒了,不過他們的快就從憤怒變成了震驚,因為林凡身上發出了一種讓他們無法產生反抗的氣息,一種霸道的王者氣息!

「我沒有騙你們,我瞬自間就可以滅了你們!不過,我看你們跟別的太空蝗蟲有不同,所以才沒有下手。現在,你們可以說一下你們的故事了吧?」林凡淡淡地說。

幾個外星人頹然坐下,他們心裡也明白,自己是萬萬打不過對方的,現在只能配合,否則的話,辛辛苦苦的逃離了自己同胞的追殺,卻還是難逃一死。

「我們不想跟他們一樣,我們喜愛和平,不想成為全人類的敵人!」還是剛才那個外星人開口,顯得非常的無奈。 林凡大為驚訝,想不到對方會說出這番話來,看來,自己之前對他們的想法也有點問題。

不過,他也正是因為看到對方並不象是那種壞人,才會如此對待,否則的話,將人帶到這裡后,他完全可以馬上就滅了對方的。

以他的相術,看人自然不會出錯了,只是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還會這麼想!

「那麼,你們的想法跟你的同胞是不一樣的,以他們的性格和作風,一旦知道你們這種想法,肯定會對你們展開追殺的,對吧?」林凡問道。

「是的,所以我們才會避開他們,想要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那人無奈地說。

「可是,這是很難做得到的,對吧?」林凡笑道。

「沒錯,吉吉魯,你們幾個叛徒,居然敢偷偷離開,如果不是我們在你們身上安裝了跟蹤器,還真讓你們成功了!」正在這時,一他陰冷的聲音響起,然後,在那個外星人,也就是吉吉魯赫然變色中,出現了一群奇異男人。

「你們……赫祖拉,你們竟然跟蹤我們?」吉吉魯震怒地說。

「哼,我早就看出你有問題了,所以才會在你們身上偷偷安置了跟蹤器,沒想到,讓我不幸猜中了!吉吉魯,你這個無恥的叛徒,今天就讓我滅了你!」 長成計:養女有毒 赫祖拉不屑地看著他說。

「赫祖拉,你這個無恥之徒,今天我也要向你報仇!一直以來,你都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害了吉諾拉的,對吧?我告訴你,我一直想殺了你,可是在上面我沒有機會,今天你敢追出來,那麼,我就算死,也要將你殺死,為吉諾拉報仇!」吉吉魯咬牙切齒地說。

「你竟然知道了?哈哈……吉吉魯,你真能忍啊!吉諾拉那個小娘們真的很不錯,當初在我身下婉轉承歡時,那種媚態,簡直就是迷死人了!想想都興奮啊,可惜了,她後來居然自殺了!」赫祖拉狂笑起來。

「赫祖拉,你這個人渣!」吉吉魯瞪眼欲裂,聲音嘶啞地撲了過去。

「哼,找死!」赫祖拉一聲冷哼,竟然也不用自己手下出點,便迎了出來。

「轟!」兩人都是天級中期的,這一拳對撼,直接就讓空氣都凝結了起來,半晌才發出了一聲悶響,那些讓壓縮的空氣便瞬間釋放出來,發出了讓人難受的聲音。

「赫祖拉,你也不過如此!」吉吉魯大吼道,又一拳擊了出去。

「哼,讓你三分,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赫祖拉冷笑一聲,拳風瞬間就加強了,速度也變得更快,朝著吉吉魯轟出去。

「啊!」吉吉魯慘叫一聲,竟然讓對方一拳轟飛,落到了幾十米外,生生撞斷了兩三根大樹,這才停了下來。

赫祖拉更是得理不饒人,一下子就趕到了他的身邊,一腳就踩了下去!

吉吉魯根本就無法動彈了,只能閉起眼睛,心裡非常不甘,大仇未報身先死,真是悲劇啊!

但對方的一腳遲遲沒有落下,這讓吉吉魯有點驚訝,睜開眼睛一看,便發現赫祖拉整個人都定在那裡,眼裡一片驚恐。

「就你這點水平,真以為地球是你們隨便能來的么?」林凡的聲音淡淡響起。

原來是他!吉吉魯心裡一松,同時也非常震驚,想不到他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幸虧自己心存善念,否則的話,早就讓他給滅了!

這一刻,他突然感覺到非常幸福,至少,自己活下來了!

「服下它!」正在他心裡感慨之時,嘴巴讓人拍開了,一顆丹藥滾入了嘴裡,耳邊傳來了林凡的聲音。

吉吉魯下意識地吞了下去,現在他對林凡的話無比信任,這個人,不會害自己的!

然後,彷彿只是一瞬間,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傷好了很多,力氣也有了,於是懷著震驚的心情坐了起來。

「他是你的了,怎麼處置是你的事,我去將那些人都收拾了!」林凡淡淡地說。

在吉吉魯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他就消失在原地,然後,一片慘叫聲就響了起來。

張菁菁等人也來了,他們一直跟在後面,只是剛才沒有露出身形來,現在看到那些外星人想逃,馬上就出來了,將對方逼了回來,這些外星人都是天級初期左右的,最強的赫祖拉已經讓林凡收拾了,剩下這些根本就不是她們的對手。

在吉吉魯震驚的目光中,那些在他看來有點強大的外星人,就讓幾個女人拿了下來,一個也沒有跑得掉。

林凡也沒有出手,他只是負責將人攔下來,然後出手就由幾個老婆來。

看到全部都拿下了,林凡這才手一揮,便將這些外星人集中到了一處,開始審問。

一問之下,這些人都是才到花城的,他們只是其中一個小分隊,還有上面人來到了花城,其中不乏強者,最強的幾個都達到了天級巔峰,而剩下一些,都是天級中期的多,只有小部分是天級初期的,就比如他們這一個小分隊。

聽到這些后,林凡也放心下來,這一點實力的對手,威脅倒不會太大。

這時候,吉吉魯也提著赫祖拉過來了,紅著眼睛說:「恩人,這個人交給你了,有什麼你就問吧,等你問完了,再給我就可以了。」

「好,我一定會將他交給你的。」林凡點點頭,然後毫不客氣地施展了自己的審訊手段。

赫祖拉沒有堅持多久,就將事情交待出來了,跟那些人一樣,他也交待了自己那些同伴的實力,而且由於他的地位不同,他對於團隊的計劃也比較清楚,林凡很順利地得到了那些人的落腳點和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很好!吉吉魯,你們現在是跟著我走,還是自己行動&?」林凡將人丟給了吉吉魯,說道。

「我跟你走!」吉吉魯沒有半點的猶豫,林凡的強大讓他心服口服,自己想活下來,最好就是依附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