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說:「浪里白條張順、混江龍李俊、船火兒張橫、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阮小七、阮小五、阮小二!你們的水性極好,務必聽從指揮,竭盡所能!」

張順和阮小七等人抱拳聽命。

林宇囑咐:「切記!如果有人阻止你們捕捉老鱉,只許用錢財打發,切不可行兇鬧事!否則嚴懲不赦!」

花和尚魯智深怒叫:「他奶奶滴熊!誰敢在水泊梁山耍橫?阻撓咱們抓老鱉?」

林宇說:「時隔九百年,水泊梁山早已成為著名的旅遊勝地,由官府負責管理,你們務必保持冷靜,不可違背我的命令!」

公孫勝聽懂了,忙答應:「謹遵廚神指示!」

這幫傢伙粗魯野蠻,如果林宇不提前警告,他們肯定在尋找野生老鱉的過程中傷及景區管理人員,從而引來警方。

林宇接著說:「任務完成之後,我請大夥吃燒烤!」

梁山好漢們開心地歡呼,充滿期待。

林宇從車裡取出十萬元現金,交給公孫勝和盧俊義,並講解了鈔票在現代社會的價值和使用方法。

公孫勝說:「明白!以鈔票代替銀子,可以賄賂治理水泊梁山的官府人員!這些鈔票,還可以買酒、買肉、買饅頭!」

林宇跳上遊艇,演示如何操作,如何駕駛。

目睹林宇操縱遊艇在湖面上飛馳,眾人目瞪口呆。

「此船甚好!定是神仙的座駕!」

「不用划槳,便能開船,太神奇了!」

「嘿嘿,俺也想開神仙的船……」

林宇演示完畢,讓張順、李俊、張橫、童威、童猛、阮小七、阮小五、阮小二登上遊艇,練習駕駛。

確定八人能夠熟悉操作之後,林宇對公孫勝點頭示意。

公孫勝振臂一揮,率領眾人出發!

林宇囑咐黛丹莉留在東平湖,由她負責監督「水滸104將」捕捉野生老鱉。

一切安排妥當,林宇才駕車離開,返回金陵城。

隨後兩天,林宇忙於經營「夢幻燒烤餐廳」。

狄仁傑已經喬裝成賭徒,混入柳志雄投資的棋牌室,每天忙著打麻將。

沈樂晨和阿芳,每晚都光顧『夢幻燒烤餐廳』,享用燒烤美食,欣賞歌舞表演。

林宇擔心「水滸104將」在捕捉野生老鱉時,與景區的管理人員爆發衝突,他常聯繫黛丹莉,詢問情況。

黛丹莉告訴林宇,公孫勝收買了幾名景區管理員,暫時沒製造麻煩。

時間過得很快,到了第三天的上午。

黛丹莉突然來電,通知林宇,速去「水泊梁山」的東平湖!

因為,成功活捉一隻巨型的野生老鱉!。 轟隆隆!

最後一道雷劫劈下,北冥淵的衣衫已經破碎,身上全是傷口,雙眼卻異常明亮。

丹田內的元嬰已經完全形成,小小一個和他本人長的一模一樣,髮絲微微泛藍,盤膝坐在那裡。

烏雲漸漸消散,霞光露出,天邊下起靈雨,沖刷著雷劫覆蓋的山峰,落在北冥淵身上,他身上的傷口開始癒合,無盡的靈力湧入丹田。

身後天空,一隻藍色水麒麟展露身形。

「看,是異象,居然是神獸!」

「北冥師兄是水靈根,那是水麒麟吧。」

……

見到那抹藍色的光影,楚冰落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皺,水麒麟?

一刻鐘后,異象消失,靈雨也不再滴落,北冥淵從儲物戒拿出一件白色衣衫,瞬間替換掉了之前被雷劈的破碎焦衫。

感受到周身元嬰的境界,微微勾唇。

見天鴻尊者站在大殿門口,他飛身躍下,

「師尊。」

天鴻尊者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錯。」

目光中透露著慈愛,北冥淵抬眸,心下一暖。

想到什麼,朝天鴻尊者行了一禮,

「師尊,徒弟想起來還有些事,先離開了。」

話落轉身不見了身影。

見他有些急切的背影,天鴻尊者疑惑了,小淵這是怎麼了。

北冥淵想起了楚冰落,閉關前的疑問還未清晰,他要去水寒峰找一下落師妹。

如此想著,心下有些愉悅,又有些忐忑。

「看,是北冥師兄!」

「北冥師兄果然過來了,一出關就來找楚師姐。」

「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居然對不起北冥師兄。」

「閉嘴,看看情況再說。」

……

見不遠處那抹白色的身影飛來,楚冰落扶額,大發了。

南宮離見周圍的弟子又開始躁動,將楚冰落護的更緊了。

北冥淵沒想到水寒峰會有這麼多人,心下疑惑。

剛想忽略直接去大殿,就見人群中心楚冰落被南宮離護在身後。

心口微微發酸,又有些擔心,怎麼這麼不對勁,這些弟子圍著師妹做什麼。

半空中,弟子自發的留出了一條通路,北冥淵神色越發怪異,見南宮離有些不虞的看著他,微微皺眉,

「南宮,這是怎麼回事。」

話落,楚冰落直接走了出來,看著北冥淵不知道說什麼,有些無奈。

「對上了,對上了,北冥師兄和南宮師兄對上了!」

「你激動個什麼勁,重點不是楚師姐嗎?」

「楚師姐到底是喜歡誰,我不相信她同時和兩個人在一起。」

「北冥師兄很傷心吧,自己喜歡的人和別人在一起。」

……

聽到四面八方傳來的低低議論,北冥淵心下咯噔,落師妹和南宮在一起了?

看著南宮離身邊的楚冰落,北冥淵有些慌亂,瞬間來到冰落面前,有些欲言又止。

他害怕。

「北冥師兄。」

楚冰落看著北冥淵,堪堪吐出四個字。

她該怎麼說,他聽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這些言論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已經發展成這樣。

見冰落沉默,北冥淵看了一眼南宮離,拉起她的胳膊消失在了原地。

回神間,眾人只見一藍一白兩個渺小的背影。。得知楊顯是毒害商祈的幕後兇手,雲九姬進了北候府是步步謹慎,可謂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自然知道呂素言的意思,便客氣一讓。

楊顯再次一看,見呂素言站的位置已然換成了雲九姬,不由皺眉冷哼,毫不掩飾討厭雲九姬,還衝她瞪了一眼!

見他如此蠻橫霸道,雲九姬亦冷哼,臉朝一邊懶得理會他。

這一幕被商祈看在眼裡,見心愛的女人被楊顯這廝輕視,與旁邊的豐載世子換了個位置,站到了楊顯後面來。

「報!貴妃已在正午路口……

《絕品女太傅》第一百一十二章貴妃儀威福袋乾坤宿舍樓里接二連三走出好幾個女生,但是依舊沒有沈硯星的身影。

許書白看了看手錶,發現已經十點了。

小星就算請了假不去上課,這個時間也應該起床吃飯了。

她不會生病了吧?

想到這,他快步走到了宿管阿姨的跟前。

「阿姨,您好,我女朋友病了,我可以上去看看她嗎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345章小星,別走 當陽光再次轉回亞洲,10月30日,萬眾聚焦的香港,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以來最激烈的一次金融攻防戰正式展開。

香港中環。

國際金融中心大廈內的德意志銀行香港總部,漢斯·埃德爾昨晚一整夜都沒有休息,自然也沒有返回他在君悅酒店內的豪華套房。

自從昨天收盤,連續十多個小時時間,漢斯·埃德爾都在不停地打電話,聯絡德意志銀行總部,尋求支持;聯絡一起看空香港的資本,商量對策;甚至是聯繫美國方面的一些資本,打探消息,甚至是尋求出爐。

53億美元資本,壓了45億美元在香港金融市場,漢斯·埃德爾可以想見,如果接下來兩天挺不過去,他的個人事業也將就此終結。

哪怕這根本不是他的操作失誤,而是一次誰也預料不到的黑天鵝時間。

然而,漢斯·埃德爾非常清楚,這從來不是一個對與錯的世界,這是一個成與敗的世界。

如果你是失敗者,無論什麼原因,你都只是一個失敗者。

漢斯·埃德爾一度都想要直接放棄,因為,他很清楚自己面對著什麼。

西蒙·維斯特洛,喬治·索羅斯,都只是站在檯面上而已,他面對的是整個華爾街,以及,為了守護自己的金融市場不打算再遵從遊戲規則而直接下場敢於的香港當局。

三方的任何一個,都不是一般資本能夠抵擋的。

背靠德意志銀行,漢斯·埃德爾不算一般資本,但,同樣無法抵擋。因為德國總部那邊,同樣經過漫長的電話會議,幾乎已經放棄,因此,他沒有得到任何額外的資源,總部方面的指示,只是讓他儘可能地減少損失。

然而,即使他能最大程度降低損失,他還是失敗者。

1997年的香港股市還是上午10點鐘開盤。9點30分,盤前交易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