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帆點點頭,認真地說道。

柳雲兒看着林帆,猶豫了許久…決定給這個混蛋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他還是亂來,企圖佔自己便宜,肯定不會放過他。

第二次出發,

柳雲兒還是原來的姿勢,與林帆保持着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同時捏着他的衣服,而每當遇到紅綠燈的時候,都會緊張一下,不過…林帆採取了平穩模式,沒有出現上次那種撞了滿懷的情況。

本以爲安全了,

沒想到,

人渣林佔便宜的方式層出不窮。

嘭!

嘭!

嘭!

柳雲兒快要瘋了,這混蛋過減速帶竟然不減速!

“停!”

“馬上給我停車!”柳雲兒氣急敗壞地喊道。

頓時,

一個急剎車,

柳雲兒再次狠狠地撞了個滿懷。

炸了,

徹底炸了。

柳雲兒滿臉怒火地瞪着林帆,質問道:“你知道什麼是減速帶嗎?”

“知道。”

“影響駕駛人的駕駛心理,從而實現減速效果。”林帆回答。

“那爲什麼不減速?”柳雲兒問道。

“我沒有被影響。”林帆認真地說道。

柳雲兒陷入了沉思中,明明這一天是自己最快樂的一天,結果…直到這個傢伙來了,快樂的一天成爲了悲慘的一天,從遇到他開始,到現在結束…身心疲憊。

“你現在給你兩條路。”柳雲兒面無表情地說道:“第一…和我一起坐滴滴回去,第二…邊上有一條護城河,你現在可以跳下去了。”

最終,

林帆和柳雲兒坐上了滴滴。

許久過後,

兩人到了酒店前臺,並得知了一個非常不幸的消息。

“沒房了?”

“怎麼可能沒有房間?”柳雲兒問道。

“不好意思。”

“真的沒有房間了,今天下午全部預定出了,好像是全國各地來開會的。”前臺小姐姐看着柳雲兒,微笑地說道。

柳雲兒一時間慌了神,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房間了嗎?”

“要不…”

“我先回申市了吧。”林帆笑着說道:“我走了,你早點休息。”

說完,

林帆便走了。

此時,

看着這個孤單的背影,讓柳雲兒心裏有點難受,還有點捨不得。

好煩!

真是磨人的豬蹄子。

“喂!”

“你個笨蛋,趕緊給我回來!”

…… 「超越玄天大帝?」聽得刀皇之言玄域的幾個長者都是不由張大了嘴,若真是如此,何愁魔族不除?

「只怕想要踏入玄天大帝那般境界可沒有這麼簡單啊!」韓宇一笑,有著陰陽神珠在體的他,心中還是有著幾分信心,可現在魔族復出在即,哪有如此多的時間給予他修鍊啊!

「相信不久之後,魔族便會復出,你最近便抓緊時間好生參悟這天地奧義吧!」刀皇說道。

「恩!」韓宇點了點頭。

「前輩可要隨我等去玄域?」馮陽天添問道,雖然冥淵魔尊退去了,可難保魔族沒有強者來襲,若是有這麼一位強者坐鎮,他們玄域也可以多幾分安寧了。

刀皇點了點頭,便沒有要獨自離開的意思,如今魔族四起他也不能在隱匿不出了。

見此玄域的幾位長者都是露出滿臉興奮之色。

玄域,玄宮之內,玄域的所以長者在得到傳訊后都前來此地拜見刀皇!

眾人在聽得魔族派出了魔尊強者來此突襲都是感到震撼不已,好在有著刀皇出面,不然只怕此次玄域將被就此覆滅,玄天大帝的傳承也將就此斷去啊!

不過,如今韓宇得到了玄天大帝的穿,戰力非凡,還連斬十來名魔王與那冥淵魔尊抗衡了一二,如此氣勢完全出乎了眾人的預料,所以他們都對這個青年充滿了期待。

這一次,總算是達成了目標,還斬殺了一些異魔王,算是有所收穫了!

玄域的長者一臉拘謹,向著刀皇問及了一些古時的事情。

刀皇便沒有刻意隱瞞,一些事情徐徐道來,讓得眾人對於當年的大戰都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對於魔族勢力也是略知一二!

「敢問前輩,不知這世間,可還有如你這等實力通天的人物存在?」李道華問道,玄域的諸位碎虛境強者,也是露出滿臉期許的神色,對於此事他們也是頗為在意啊!

韓宇和韓雪鶯眸光閃爍,一臉期許。

如今魔族即將復出,在見識到了冥淵魔尊的強悍后,眾人都是深知魔尊的強大,若是沒有如刀皇這等人物坐鎮,只怕將無法和魔族抗衡,這等人物當然是越多越好了。

「當年一戰已過近八千年,歲月悠久蝕人精元,許多人都就此湮滅在了時間的長河之中。」刀皇說道,「在這片天地之間,踏入我這等修為的人,只怕是屈指可數。」

眾人先是一怔,略露失落,很快便是眸泛精光,如此說來想必還有這等強者在啊!

「這千載,我也極少遇到當年的故人,一時難以召喚。」刀皇眸子微眯露出追憶之色,說道,「待得魔族復出之時,我想他們都會出來,為這片天地盡上一份力吧!」

李道華等人都是一臉唏噓,人族修者壽元有限,縱使觸及了這片時間的巔峰之境,感悟了大道也將有著湮滅的一天,不過,達到一定的程度,體內陰陽流轉,奧義無窮,生機得以延續,卻也可以活上萬載不死,便如刀皇便已經達到了一個巔峰之境。

在妖域一些聖獸族群,他們的壽元卻比起人族悠久,想必還有著不少的強者吧!

了解了一些魔族大戰的情況后,眾人便向著刀皇請教了一些大道奧義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天地大道,本為一源,不管是劍道,還是刀道,武道,最終皆要歸於陰陽之道,也便是萬物之道…!」刀皇宛若嚴師,敘敘道來,將他所感悟的大道奧義,講個眾人聽。

吳必然,馮陽添等人聽得仔細,細細感悟,一些一切難以確定的東西似乎在此時有了一個明確的目標,有著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一種明悟讓得眾人整個人氣質都是有所升華,身處天地之間,多了幾分虛無縹緲的感覺好像他便是天地一員。

許久后,眾人才各自離去,開始細細感悟自己的所得。

韓宇也暫時居住在了玄宮之內,他和冥淵魔尊一戰,還是有所傷勢,要好好調理一番,在者,他也是剛融合陰陽法印,感悟當中的陰陽奧義,還沒有到達一種完全融會貫通為己用的地步,他需要將這些東西一點點吸引,完全化為自己所有。

心神完全沉浸在陰陽神圖之內,不斷感悟融合著所得的奧義,時間似乎過了十年,百年,天地在輪轉奧義在變幻,萬物在交替不迭,在這神圖裡面的奧義比起陰陽法印似乎還要深奧,兩者融合,細細感悟比較之下,韓宇心中的明悟更清晰了。

此時,韓雪鶯也是留在玄宮,她也在好好的感悟所得。

冥淵魔尊退去后,不知所蹤,玄域也變得難得的平靜了起來,不見有異魔出動。

不僅是玄域,雪域及妖域也是詭異的平靜了下來。

這種平靜,一過便是一年。

這一天,韓宇心神一顫,似有感悟,體內陰陽宮之內,有著萬物交替陰陽流轉,天地奧義,皆在當中,裡面生機勃勃,似乎要孕育出萬物生靈給人一種趨近大道的感覺。

「終於是完全將之融合了啊!」韓宇輕吐了口氣,眸子緩緩的睜開從那種修鍊之中,退了出來,內視體內,他不由發出一聲唏噓,如今的他不僅將陰陽法印的奧義融合,連陰陽神圖的奧義也是盡數感悟,他整個人似乎和天地都有了一種詭異的聯繫。

如今的韓宇,有著一種莫名的感覺,或許他在有所感悟,真的可以踏入玄天大帝那個地步,「若是如此,縱使有萬千魔族肆虐又如何?」韓宇眸中精光閃爍,銳利如刀。

韓宇掃視四方,便踏空而出。

「韓宇哥哥,你閉關完畢了!」韓雪鶯宛若空靈的仙子,氣質出塵,她雀躍的飄落在韓宇的身邊,拉著後者的臂膀嬌笑著說道,「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碎虛三重天大成么!」韓宇捏了一把,身邊少女那張精緻的臉蛋,輕笑一聲,說道,「你這丫頭,進步不小啊!」

「還不是靠韓宇哥哥將這陰陽山河圖讓給了雪鶯!」被青年那般捏了捏臉蛋,韓雪鶯不由撇了撇嘴,還是將我當丫頭么?不過可以與之這麼親密她心中也是頗為甜蜜。

「這陰陽山河圖奧義無窮,我卻是用不著,不留給雪鶯妹妹,又給誰了?」韓宇一笑道。

「那詩詩姐姐了?」韓雪鶯嘟囔著小嘴,說道,「還有紫月姐姐!」

「詩詩她修為不夠,用不著。」韓宇眸光一凝,嘆息一口氣道,「至於紫月也不知她現在怎麼樣了。」如今距當初在雪域傳承之地一戰,已經過去了一年多,如今想來,對那紫月的思念也是更濃郁了幾分,也不知她擺脫了那幽冥鬼母的束縛沒有。

「若是下次有機會在見,絕不會讓那幽冥鬼母輕易離開了。」韓宇心中暗暗發誓,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在讓那心中的女子在飽受那種折磨,他知道紫月定然也是牽挂著他,不然當初也不會因為他的話語,生出一絲波動漣漪從而引起束縛壓迫。

「韓宇哥哥,我想回雪域見我師尊了!」韓雪鶯說道,她此次不僅獲得了陰陽法印瀰漫出來的奧義,還融合了陰陽山河圖,對於天地大道的感悟遠遠超於之前,她有著一種感覺,只要將這種感悟,讓她師尊好好感悟對方或許也可以一舉突破桎梏踏入碎虛之境。

對於這個照顧了她多年的師尊,韓雪鶯也是頗為感激。

「那我們便去吧!」韓宇點頭,雪域也算是他的一路走來頗為重要的地方對於那裡有著一種別樣的情愫,他也想去看看,決定之後,他便向著玄域的長者辭行。

「如此,韓公子以後有事盡可聯繫我等!」李道華等人也沒有要挽留,在寒暄一番后,便目送著韓宇二人離開,至於刀皇卻留在了玄域,鎮守著這一方界域。

有刀皇在,玄域許多長者都來聆聽大道奧義,修為有所進步,整體實力也是強了不少。

韓宇和韓雪鶯頗為順利的到達了雪域。

雪域的眾多長者早就知道了韓宇獲得傳承的消息,如今見到韓宇歸來整個人氣勢變得深不可測起來,心中也是得以確定了他曾經斬殺了十來名異魔王的事情,為之雪域的長者都是興奮不已,好像看到了第二個玄天大帝在冉冉升起!

回到雪域,韓宇便將自己領悟的奧義,供給一些半步陰陽,陰陽境,碎虛境的修者來參悟感悟,他盤膝在山巔,陰陽法印懸浮在頭頂,寶相莊嚴,好像一尊神靈給人一種掌控天地的氣勢。

雪域之中,一個個修者就這麼盤坐在山巔法附近感悟著那些大道奧義,一個個修者,得以突破,踏入陰陽之境雪域的修者實力也是在極短的時間內有所提升。

在這種感悟之中,韓宇自己對大道奧義的理解也是更加深了,整個人盤膝在山巔,虛無縹緲,似乎端坐在雲霧之中,給人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近乎大道。

如此安靜平和過了半年,一個徒然傳來的消息,終於是將這片難得的平靜給就此打破!

「今天,妖域傳來消息,說在他們帝都之中有著魔族出沒,似乎有所圖謀,魔族似要復出!」雪宮大殿之內,林希向著眾多長者發出了一個讓人感到不安的消息。

「魔族要復出?」

「他們去妖域帝都幹什麼?」殿中的各位長者都是滿臉疑惑,不知那魔族想要做什麼。

韓宇也是一臉不安,他當初從那些魔王魔魂之中得到了消息魔族似乎在準備什麼計劃,不過,卻便沒有確切的信息,使得他也是無從查證,更別說去尋魔族的巢穴了。 “你就睡在這裏。”柳雲兒從櫃子裏,拿出了一套被褥遞給林帆,認真地說道:“睡覺的時候不準說夢話,不準磨牙,不準對我進行任何肢體接觸,不準對我有任何非分之想,連做夢都不行。”

這…

太霸道了。

再說了…自己的夢裏只有兩座白皚皚的雪山,已經沒有空間再能夠留下你。

“我想洗澡。”林帆說道:“沒問題吧?”

“…”

“洗澡倒是可以,不過出來的時候,必須要給我穿着衣服和褲子,別…別什麼都沒有。”柳雲兒說道。

“我…”

“你真把我當做變*態了?”林帆看着柳雲兒,滿臉都是無奈的表情,說道:“我說柳大姐…咱們能不能思想純潔一點?”

“哼!”

“你不配擁有純潔二字。”柳雲兒沒好氣地說道:“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想盡一切辦法來佔我便宜。”

林帆尷尬地笑了笑,也不再繼續搭理她,一個人走進浴室,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家酒店比較高端,竟然配有一個很大的智能浴缸,想起自己很久沒有泡澡了,索性給浴缸放滿了熱水,然後調節恆溫模式。

“啊!”

“舒服…”

林帆躺在浴缸裏,臉上寫滿了愜意二字,不得不說…今天實在太累了,急匆匆地來到了南市,然後在門口等了將近一個多小時,還陪她瘋了四個小時。

“唉?”

“房間裏面有拉菲嗎?”林帆想起電影橋段中,一些頂級富商就喜歡躺在浴缸裏,邊上放着一瓶拉菲紅酒,他也想嘗試一下傳說中的富人階層是什麼感覺。

“拉你個大頭鬼!”

“洗完趕緊出來…”柳雲兒憤怒的言語傳到林帆的耳膜,把他的富人夢給擊得粉碎。

不過,

林帆可不會這麼快出來,他的肌膚纔剛剛適應了水池的溫度,怎麼也要泡半個小時左右。

“對了。”

“今天你們物理大會具體開了什麼內容啊?”林帆問道。

“沒什麼…”

“大致就是一些凝聚態物理的最新研究方向。”柳雲兒喊道:“就算跟你講了,你也未必懂。”

未必懂?

開什麼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