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肖沉默。

“還有啊,以後在公司,不允許你對我那麼傲慢……我好歹也是個經理,你剛纔那樣子我很沒面子的誒!”蘇紅葉冷哼了一聲,撅着嘴巴看着林肖:“我跟你說話呢,你聽到沒有?” “知道了……”林肖拉着長腔,撇了撇嘴說道。

雖然表面上,林肖依然是那副閒散的樣子,但實際上他還是挺感動的。

因爲林肖從小就是在福利院長大的,而在福利院中,幾個生活老師負責大幾十號孩子,就算有再好的耐性和愛心分散到這麼多孩子身上,最終也就沒剩下多少了。

所以林肖從小到大,都是自己照顧自己。


毫不誇張的講,還從來沒有任何人給他做過一頓早飯,用這種關心的口氣跟他說話!

越稀有,越珍貴!

有些東西,總是能繞過你堅硬的外殼,直擊柔軟的內心。

林肖一聲不吭,大口大口吃着包子和粥。

而蘇紅葉就坐在辦公桌後面,雙手託着下巴,眉眼如月牙一般笑着看着他。

很快,林肖將所有的東西一掃而光。

“好吃嗎?”

“也就一般般吧。”林肖抹了抹嘴,笑嘻嘻的說道。

刷!

蘇紅葉的臉瞬間就拉了下來,冷哼一聲瞥了他一眼,說道:“吃完了就出去,別在這裏影響我工作!”

林肖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將餐盒放在桌上。

啪嗒!

辦公室大門重新關閉。

蘇紅葉泄了口氣,沒好氣的自顧自罵道:“臭直男!枉費我早晨五點鐘就起牀,熬了三次才成功的愛心早餐,就換了一句一般般!剩下的我給狗吃也不給你吃!”

說罷,她拿出手機給自己弟弟在微信上發了條信息。

蘇紅葉:小鵬,我早上熬了銀耳粥還放在冰箱裏,你中午過去拿走喝掉吧!

小鵬:老姐,你真好!

蘇紅葉:咱倆誰跟誰啊……

關掉手機,蘇紅葉心安理得的開始工作。

弟弟嘛……就是要當狗養纔對。

“李總,這件事您真得管管了。”姚平坐在三樓總經理的辦公室中,苦口婆心的說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我可是親眼看到的,一個保安和經理聯合起來騙自己的未婚夫,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會影響公司的聲譽啊!”

而李總則低着頭在自己面前的文件上簽字,似乎心不在焉的聽着姚平的彙報,偶爾點點頭做出迴應。

“我覺得,這件事如果不處理的話可能會導致社會上的一些風評,後勤部經理已經算是公司的中層領導了,她的私生活混亂!如果被媒體報道出來,我們公司也要跟着受連累啊!”姚平臉皮滿是寒意,語氣十分冰冷的說道。

“那你覺得,這件事應該怎麼辦呢?”李總問道。

姚平沉默了片刻,然後說道:“開除,必須把蘇紅葉和林肖兩人全部開除!”

“嗯,我知道了。”李總點了點頭,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我會考慮你的建議的。”

姚平一聽,頓時急了:“李總……”

“姚經理!” 二號紅人 ,緩緩擡起頭來問道:“我昨天讓你去萬峯宴請客戶,你現在卻跑過來跟我說同事的私生活,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


“王公子的那批訂單到底談的怎麼樣了?”


姚平聞言愣了一下,然後擠出笑容說道:“李總,您也不是不知道,像這種大訂單甲方肯定是要慎重考慮的!但我敢向您保證,再給我七天,我肯定把它拿下!”

李總抿了抿嘴,嘆了口氣說道:“姚經理,對於王公子你可要上點心,如果這批訂單能成的話,我們公司就可以渡過眼下的經濟週轉難關了。”

潤豐建材的規模並不大,而今年又恰巧因爲轉型不太成功虧損了一大筆錢,現在公司的資金週轉十分困難。

如果姚平能把這樁合同談成,那公司不僅可以補上之前虧空的錢,還能賺到不少!

這也就是姚平最近爲什麼一直在舔那個王公子,時不時就要請他去吃喝玩樂的原因。

“是這樣啊……李總,您也知道,其實談合同這件事並不是我們行政部的工作,我也是因爲碰巧認識了王公子所以才主動請求上陣的。”姚平眼珠一轉,氣定神閒的翹起二郎腿說道:“如果合同談下來的話,那我以一個行政部經理的身份接受獎勵,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李總沉吟了片刻,說道:“只要你能把這個單子談下來,我升你當經理監管。”

姚平聞言一笑:“李總,您可要說話算話啊!”

經理監管,顧名思義是經理級別以上的職位,手中的權力很大,可以直接審覈經理主管的工作。

這個職位已經不算是中層領導,而要算是高層領導了!

同樣,這個職位的權力就不再限於某個部,而是整個公司。

也就是說,姚平坐上這個位置後,可以直接管理蘇紅葉!

“我一言九鼎。”李總點了點頭。

yes!

姚平在心裏暗暗叫了一聲!

蘇紅葉,讓你跟老子唱反調,等我坐上監理的位置之後,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官大一級壓死人!

姚平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之後,歡天喜地的就離開了總經理辦公室。

“喂,王公子嘛……哈哈,我是姚平啊!對,昨天晚上喝的高興了嗎?沒事,過兩天晚上我繼續安排,對對對,您開心就行!”姚平打着電話,屁顛屁顛的跑了下去。

……

中午,夏日炎炎。


保安室裏沒有空調,林肖和他手下的幾名弟兄在大廳裏閒逛。

前臺的小妹妹正在用自己的杯子喝水,王彪則滿臉壞笑的站在她旁邊,不停的撩撥着對方。

“青青,你看我也渴了,你讓我喝一口你的水唄?”

“誒呀,不要!多髒呀!”

“髒啥呀,又沒讓你嘴對嘴的餵我,我拿個杯子,你給我倒點就行!你該不會連這點面子都不給我吧?”

“……煩死了,你想喝自己去飲水機接唄!”

“我就喜歡喝你的水,你的水多……”王彪滿臉猥瑣的笑容,和青青開着“你的水多”的黃色笑話。

很快,青青也反應了過來,滿臉怒氣的衝着王彪說道:“你這人真噁心,嘴真髒!”

“你咋知道我嘴髒呢?你親過啦?”王彪嘿嘿一笑,撅着肥厚的大嘴脣湊到青青面前說道:“要不你親一下試試……”

青青連連後退。

啪!

林肖走了過來,隨手將警棍扔在前臺的桌子上,然後雙手插兜面無表情的看着王彪。

王彪看到林肖之後臉色一變,然後十分喪氣的翻着白眼,悻悻的縮着脖子一聲不吭的轉身走了。

“肖哥,謝謝你!”青青雙眸感激的衝着林肖說道。

“別客氣。”林肖擺了擺手。 對於王彪,林肖其實也早就有了心理準備。

自己一來就揍了他,而且王彪和姚平還有親戚關係,這麼一結合,對方對自己的惡念肯定是無法消除了的。

既然知道了這一點,林肖也就沒必要跟他主動交好關係。

反正註定是敵人,擺笑臉給他還嫌浪費表情!

到了下午,溫度更是上升了幾度。

其實夏天的氣溫,一天之中最熱的時候不是中午十二點,而是下午兩三點左右。


那如火的太陽在身上曬個幾個小時,能硬生生曬掉一層皮。

林肖拎着警棍在公司裏巡邏,不經意間瞥到了公司大門口的崗哨位置。

他愣了一下,然後徑直走了出去。

潤豐公司的大門口還設立一個崗哨位置,只是簡單的搭了個石臺,上面插着一把遮陽傘。

這樣的設備,顯然是無法抵禦室外四十多度的高溫。

而安保部在崗哨上的值班人員,也是兩個小時一輪替,以防止出現被曬傷、中暑的狀況出現。

現在在室外崗哨值班的正是二胖。

他站在遮陽傘下,但陽光從斜面照過來,遮陽傘的陰涼根本就沒有打在他的身上,二胖的身體完全暴露在陽光之下。

那身保安服顯然已經被汗水溼透,而他腦門上的汗珠也是一刻不停的往下淌,身體微微顫抖。

看得出來,二胖被曬的夠嗆。

“隊長!”二胖看到林肖走過來,笑着敬了個禮。

“嗯。”林肖點了點頭,笑道:“挺辛苦吧?”

“沒事,都習慣了。”二胖笑的很憨厚。

“哎,我怎麼記得,現在這個點應該不是你值外崗哨吧?”林肖口氣挺隨意的問道:“王彪呢?”

林肖記得自己從保安室出來的時候,特意看了一眼值班表,那上面清楚的寫着7月6號、下午兩點至四點的市外崗哨值班人員是王彪的名字。

可現在站在這裏的卻是二胖!

“他跟我換崗了。”二胖憨憨一笑。

“換崗?你現在應該值大廳的班,那裏又涼快又輕鬆,你爲什麼要跟他換啊?”林肖問道。

“額……”二胖聽到林肖這個問題之後,嘴咧了咧,想說什麼卻終究沒敢說。

“你要是喜歡值室外的班,我以後就讓你天天來值了啊。”林肖笑眯眯的說道。

“別啊!”二胖一聽頓時慌了。

這種天氣天天值室外,用不了幾天就得進醫院!

“隊長,我告訴你,你千萬別說是我說的啊。”二胖左顧右盼看了看,然後湊到林肖耳邊說道:“公司有小道消息傳出來,這個姚經理可能要高升了……而且他升上去之後,第一個要收拾的肯定就是蘇姐和隊長你,這個保安隊長的職位肯定還是王彪的!可能連後勤部都會變成姚經理的天下!你說我現在敢得罪王彪嗎?他說要跟我換崗,我能不答應嗎?”

林肖恍然大悟。

“姚平要升職了?”林肖問道。

“嗯,聽說是他最近在跟一個大客戶,如果成了的話,他肯定會升職的。”二胖點了點頭,然後遲疑了一下說道:“隊長,你現在要不就先找姚經理認個錯,萬一過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