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

和陳明猜的一樣,高天龍果然會這樣問。

陳明倒也沒有隱瞞,直接點點頭道:“沒錯,在我手上。”

隨着陳明話音落下,一旁的高茹頓時瞪大了眼睛,驚訝的看着陳明,同時在她的眼神中還帶着詢問的神色。

很明顯就是在質問陳明,爲什麼之前從沒有跟她說過這件事。

陳明看一眼高茹,伸手在桌子下面拍了拍她的手。

“回去再跟你解釋。”

聞言,高茹嬌哼一聲,心裏顯然是有些不滿,

畢竟作爲陳明的枕邊人,陳明竟然瞞着她這麼重要的事情,她怎麼可能會高興。

看着高茹的模樣,陳明心裏苦笑,也沒有在安慰高茹,而是轉頭看向高天龍。

“高董,如果你是想要讓我把股份轉讓給你的話,那還是不要提了,你應該知道張南陽是不會願意看見我把手裏的股份轉讓給你的!”隨即陳明沒等高天龍開口,便率先道。

如果等到高天龍說出來,那陳明也就陷入被動了,與其那樣,倒不如先入爲主。

這樣最起碼能堵住高天龍的嘴。

他和張南陽的關係他自己心裏應該很清楚,自然能夠理解爲什麼張南陽會如此。

“我明白,沒想到張南陽竟然連這些事情都跟你說了,看來你們的關係相處的不錯啊。”高天龍笑了笑道。

然而高如龍這樣,一時間讓陳明更加有些拿捏不準他的想法了。

不過陳明的心裏卻是充滿了對高天龍的警惕。

直接告訴他,高天龍絕對不會就這樣罷休的,他真正的目的肯定還在後面!

果不其然,隨即不等陳明說話,高天龍的聲音就再次響了起來。

“據我瞭解,你除了張南陽手裏的股份外,應該還有鄭榮手裏的百分之五吧?”

聞言,陳明心裏一緊,果然高天龍的目的在這!

看着高天龍那銳利的眼神,陳明知道他肯定已經確定這件事了。

否認也不會有用。

既然這樣了,那倒還不如直接坦然承認呢。

“沒錯,也在我手裏。”隨即陳明爽快承認道。

只不過此時一旁的高茹看着陳明的眼神也更加的不滿了。

如果說僅僅是張南陽手裏的百分之五的股份就算了,張南陽和高家不和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眉目。

但現在她知道陳明擁有鄭榮的事情也在瞞着她,這就讓她心裏的怒火躥升了起來。

“陳明,你什麼意思?這麼重要的事情爲什麼從來沒有告訴我?”高茹格外不滿道。

“我還沒想好該怎麼和你說呢。”陳明臉上浮現一抹苦澀的笑容。

果然還是沒有等到自己先找高茹坦白,就被高茹知道了。


這下恐怕回去後還得想着如何安撫高茹的情緒。

只見這時高茹還想說什麼,對面高天龍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行了,高茹,別耍小脾氣了,我和陳明有正事。”

聞言,高茹沒好氣的瞪一眼陳明,然後這纔沒有繼續說話。

“陳明,現在給你個機會,把你手裏鄭榮那百分之五的股份轉讓給我,至於張南陽的百分之五留在你手裏就行。”高天龍沒有在意高茹的模樣,而是直勾勾的盯着陳明道。“這樣你應該就不用爲難了吧?鄭榮應該沒有提這樣的要求吧?”

“高董,你想的太簡單了,鄭成洲的死你心裏應該很清楚吧?鄭榮會一點都不知道?”陳明搖搖頭道。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不願意把股份轉讓給我了?”高天龍臉色立馬冷了下來。

“我只是爲了遵守承諾,所以我做不到。”


“哼!陳明,你可知道忤逆我的下場是什麼嗎?”

此時此刻,高天龍身上散發出一陣寒意。

陳明看着高天龍的樣子,心裏早就知道會這樣,所以並沒有在過於在意,而是淡淡道:“高董難道也想像對待鄭成洲那樣對待我嗎?如果是的話,那就來吧!”

“你確定?小子,如果我想,今天你絕對走不出天鵝湖酒店!”高天龍絲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意。

陳明毫不畏懼的和高天龍對視着,沒有絲毫讓步。

而此時一旁的高茹見狀,忍不住連忙道:“你們夠了沒有!”

一邊是陳明,一邊是高天龍,她可不想要看見兩人兵刃相見的場景。

陳明是她男人,高天龍是她爸爸,所以她也不好選擇站在誰那邊。

不過不管是站在哪一邊,她也不想要看見陳明和高天龍應爲僅僅百分之十的股份而鬧的不可開交。

“還能不能好好吃飯了?如果不能的話現在就散場!”高茹怒道。

而因爲高茹如此,包間中劍拔弩張的氣氛也瞬間消失了。

陳明看向高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他心裏清楚,高茹雖然沒有選擇,但這舉動無疑是站在了自己這邊。

這情況也讓陳明心裏多少有點感觸。

如果今天坐在這裏是的許國忠和許詩雅。

那許詩雅換做這種的情況,會這樣做嗎?

如果真是許詩雅的話,恐怕大概率不會這樣,更多的會是許詩雅勸着自己將手裏的股份轉讓給許國忠。

而不是像高茹這樣強勢的化解緊張的氣氛。

畢竟當初要他和許詩雅要結婚的時候,有關明雅地產的股份,就被許國忠要了過去。

雖是轉給許詩雅的,但最後卻是落到了許玉峯手裏。 要不是那次自己多留一個心眼,估計一下就被許玉峯給打進地獄無法翻身了。

當然,陳明也並不是因爲這件事而對許詩雅有偏見。

只是因爲許詩雅的性格在哪擺着。

她和高茹完全就是不同性格的人。

高茹能做出來的事情,她絕對做不出來。

就像是剛纔那樣,高茹看着自己和高天龍劍拔弩張的時候能把不和諧的氣氛給壓下去,但許詩雅就做不到。

不過現在許詩雅能不能做的到和自己都已經沒有多少關係了。

從回憶中回到現實,因爲高茹的話,也讓包間中緊張的氣氛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高天龍冷冷的看一眼陳明,轉而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衝着高茹道:“好了好了,咱們吃飯,行吧?”

高茹嬌哼一聲,然後沒好氣瞪一眼陳明,這纔拿起筷子夾菜。

陳明不由苦笑一下。

這事也怪自己,當初如果早點和高茹說一聲,倒也不至於這樣。


不過事情都發生了,現在說再多也沒有用了。

飯間,看着若無其事的高天龍,陳明心裏則忍不住思索着該怎麼應對高天龍。

股份的事情肯定不會這麼簡單結束。

現在看起來高天龍似乎一點都沒有在意,但事情絕對不會那麼簡單。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一頓飯很快結束。

只不過吃飯的時候,陳明從頭到尾也沒有說幾句話,大部分都是高茹和高天龍在說。

陳明只是自顧自的吃飯。

因爲股份瞞着高茹的原因,全程高茹對陳明也是沒好臉。

要不是因爲感覺這件事是自己不對在先,陳明怕是早就起身離開了。

但他知道現在自己不能那樣做。

畢竟高茹還在呢。

就算是自己對高天龍不爽,那也不能不管高茹。

飯後,陳明打聲招呼就回了明帆房產,至於高茹和高天龍則應該是一起前往了大地集團。

具體的情況陳明也沒有問。

就算是問估計高茹也沒什麼好氣給自己。

索性還不如等高茹消消氣之後再好好和她解釋呢。

不久後,陳明回到明帆房產,處理一下工作後,便找到了李濤。

聊一下有關周邊縣城樓盤開發的事情。

現在南湖項目缺少人手,所以需要將王山或者是王鵬調回來。

集中開發南湖項目。

至於周邊縣城的樓盤問題,陳明心裏已經有了想法。

不久後,陳明來到李濤的辦公室中。

正在處理工作的李濤看見陳明後,於是立馬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起身讓陳明坐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而他則坐在了陳明對面。

“明子,怎麼這時候過來了?”隨即李濤不由好奇問道。

“有點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陳明笑了笑道。

說話間,從口袋拿出煙遞給李濤一根,然後自己點上一根。

“什麼事?”李濤下意識問道。“南湖項目的事情嗎?”

聞言,陳明點點頭:“沒錯,最近去南湖看了沒有?”

“沒,這幾天下面項目的樓盤比較忙,沒顧上去南湖的項目看。”李濤搖搖頭回應道。

“嗯,周邊縣城樓盤的情況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