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儇聞言咂舌,若有所思地睇目四周。目光轉回到胡老大身上,腕上用力。一道細長的血痕出現在胡老大脖頸上。

「殺人了。你眼裏到底還有沒有王法。這裏可是長安。」

一連串的話落下,桓儇眼中譏誚更重。伸扯住胡老大的衣襟。

「你還知道這裏是長安?按我魏律所書走私者按律當斬。」桓儇挑眉哂笑起來,「你犯律在先。我就算殺了你也不為過。至於王法……」

先帝還在的時候,是她一手主持了魏律的修撰。魏律她已然背得滾瓜爛熟。眼前這人居然還同她說王法二字。

「大娘子,路在這。」武攸寧從人群中冒出頭喊道。

桓儇聞言頷首,以刀攜著胡老大往暗道的方向躥了過去。不過荀鳶速度比她還快,一見暗道打開,迅速奔了進去。

「謝長安!你在哪?」

荀鳶提着裙擺在暗道里奔走高喊起來。

原本熟睡中的謝長安,睜眼看向一點點出現在眼前的亮色,眼露喜閱。

「你怎麼會來?這地方很危險的,鳶兒你快回去。」謝長安隔着鐵欄拉住荀鳶的手,警惕地盯着四周。

「有我在,你擔心什麼。」桓儇含笑從暗處走出,似笑非笑地打量起謝長安,「看樣子你似乎在這待得挺舒服。鳶兒,你就在這陪他呆一會?」

話落謝長安連連搖頭,「勞您親自來。是屬下辦事不利。」

睇了眼被桓儇拽住的胡老大。謝長安似乎想起什麼,指了指不遠處幽暗的地道。

明白謝長安的意思,桓儇微微勾唇。示意武攸寧將門打開,把胡老大交給謝長安。自己

則緩步走向暗道。

眼瞅著桓儇即將邁入暗道,胡老大不顧一切地嘶吼起來。

「堵住他的嘴。」桓儇駐足望了眼尤在掙扎中的胡老大,冷哂一聲,「攸寧去通知武侯鋪的人來這走一趟。至於胡老大你看着辦,留活口就是。」

桓儇那身玄衣逐漸同暗道融做一體。

看着桓儇消失的背影,胡老大雙目圓睜,最後竟然昏死過去。

從袖中取了個夜明珠出來,藉著幽微燭火往前探去。在盡頭處立了扇銅門,銅門旁懸了個鈴鐺。

思量片刻,桓儇伸手扯了扯鈴鐺。

「你又來做什麼?」銅門大開,一人站在門口不滿地看向來人。眸光倏忽一變,「你是什麼人?胡老大呢?」

聞言桓儇沒有答話,搖搖頭。又指了指喉嚨,頗為無奈地看向他,比着手勢。

「胡老大說讓我們安心?」

聽得他這般問自己,桓儇點點頭。躬身恭敬地退了下去。

哐當一聲巨響,門扉再度閉合。走到拐角處的桓儇望了眼緊閉的門扉,眼露深色。

「想不到這地方居然和宗家有聯繫。」思及此處,桓儇唇角微勾。

「大殿下,您可算回來了?」謝長安瞥見桓儇從暗道走出,又見她蹙著眉。「看樣子您已經發現了這背後的秘密。」

「幹得不錯。你在這裏見到了宗家人?」桓儇伸手拍拍謝長安肩膀,眼露讚許。

聞問謝長安點點頭,「來人似乎是宗師道。不過他一直背着我,我也不能確定。」

想起宗離元剛才詫異的眼神,桓儇轉頭望了眼暗道。從袖中取了個火摺子丟入暗道。眨眼間,暗道內煙霧繚繞。

「走。」

言罷,桓儇拉起二人奔了出去。與此同時不遠處突然傳來,失火了的呼喊聲。

「您這是把火燒到了宗家?」站在屋頂上謝長安望向起火的地方,不禁失笑,「宗家這回怕是要七竅生煙。」

「只怕從你被抓的時候。宗家就已經猜出了你是誰派來的。不過沒關係,這把火就當是給他們提個醒。」

桓儇原本立在脊獸上。話音落下,足下借力一點,迎風踏月而去。隱沒於夜色中。

「謝長安你怎麼那麼笨!被抓了也不知道通風報信。這要不是大殿下神機妙算,你怕是已經被人拖下去埋了。」荀鳶的手掐在謝長安臉上,柳眉倒豎,「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

見她這般,謝長安無奈一笑。「此事是我不對。不過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么?好了鳶兒,時候不早我送你回去。我還得去大殿下那。」

「大殿下說你今夜就當將功折罪吧。不必再回去了。」

話落荀鳶拽起謝長安就跑。偌大的長安城一時只能聽見低低的嗚咽。

。 劉陽很生氣。

非常非常的生氣。

已經快要被氣得吐血了。

現在網絡上面很多人都在說他拍不好《她來自地球2》這部電影。

這就好像在說他不如張曉這個草根出身的導演。

作為一個科班出身,而且拍出過幾部票房還不錯電影的導演。

竟然淪落到去和一個草根張曉比較。

而且,大部分人竟然還說他不如張曉。

這能不氣嗎?

肺都要快氣炸了好不好。

如今微博上面各種大V都不看好他。

什麼玩意兒?

劉陽實在是氣不過,在他的眼中張曉不過就是因為拍出了一個比較有些新意電影的導演。

如同乞丐一般,何德何能可以和他相提並論?

能夠拍出這樣一部電影,已經是張曉這個人這一輩子最高的成就了吧。

劉陽也看過張曉拍的電影,當然了,他是收到了公司通知自己將拍攝《她來自地球2》的時候去電影院看了這部電影。

帶着一股高高在上去看的。

從那濃濃的廉價感之中,他就帶上了深深的優越感。

這樣的電影是個人都能拍出來的吧,竟然還會有人會喜歡這樣的電影?

這樣的垃圾,也能稱之為電影嗎?

整部電影都是垃圾!

沒錯在劉陽的眼中確實是如此。

倒是對於電影裏面的周悅彤讚不絕口。

人長得漂亮,演技又好,怎麼會去演這種垃圾。

現在,有人竟然說他比拍出垃圾的張曉還要垃圾。

氣抖冷!!

劉陽在微博上面發了一條微博。

@上了所有詆毀他的大V博主。

『這個世界我也不知道怎麼了,一個兢兢業業拍攝電影的導演,竟然會被人拿來和垃圾作為比較?』

『果然吶,垃圾觀眾最喜歡的就是看垃圾電影。』

『如果沒有這些垃圾觀眾,也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垃圾電影。』

『至於是哪一部電影,我也就不特意說明了。』

『請不要把我和垃圾導演相提並論,謝謝!我還要點臉。』

字裏行間之中充分的暴露出來了劉陽那傲慢無比的態度。

那些被@的大V們被劉陽這一番傲慢的話也給氣得不行。

從這開始,一場大戰即將展開。

但凡是有個腦子,在這種時候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過,在氣頭上的劉陽腦子似乎是掉線了,竟然公然在微博上了大V們對線。

而他曾經拍的電影,被大V們拿出來,一一的數着各種缺點。

將他曾經拍的電影全部歸類到了垃圾的一類。

說他才是一個真正的垃圾。

這場大戰短短的幾個小時直接上了熱搜。

吃瓜觀眾們分為了兩個派系,一些跟着大V們說着劉陽是一個垃圾。

而一些卻說劉陽是一個非常有性格的導演站到了他的一邊。

整個微博,如今就跟一個糞池一樣。

各種謾罵在裏面上演,直接抹黑,反串黑,釣魚等等各種微博不斷出現。

而且,現在這場戰鬥不僅限於微博,也在各大論壇,還有貼吧裏面蔓延。

事態看着越來越大。

熱度直線上升。

熱搜竟然直接到了第一名,直接將一名小鮮肉因為手指被劃破叫了救護車去醫院就醫的熱搜給壓住了。

這可是一件非常罕見的事情啊!

一般來說,能上熱搜的無非就是一些小鮮肉各種作妖。

或者是國內的一些重大新聞。

像劉陽這種人又不帥,就是一個拍電影導演和人撕逼上熱搜簡直罕見。

這就說明了,這場撕逼大戰的規模已經非常的大了。

雖然說席捲全網有些誇張。

但幾乎很多人都能夠在各種地方看到劉陽和大V們撕逼的事件。

雖然撕逼規模很大,但真正在撕逼的人卻很少。

絕大多數觀眾抱着喜聞樂見的態度看着。

根本就沒有參與進去的想法。

最後,暢享娛樂出面好不容易才將熱搜給壓了下來。

此刻。

陳總辦公室。

劉陽就像是一個做錯的孩子,低着頭不敢抬頭看一眼陳總。

他當然知道自己做錯了。

但人們,總會有因為憤怒而失智的時候。

當時他連腦子都沒有了,還會在乎之後會造成什麼後果嗎?

事後,他當然是非常的後悔了。

畢竟他也算的上是一個公眾人物,公然在微博上面和人撕逼。

這樣不僅讓他的名聲變差,連帶着他背後的簽約公司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好在,暢享娛樂出手很快,沒有讓事態變得更加嚴重。

這裏可以看出暢享娛樂的公關團隊有多麼的厲害。

不過,就算只是這麼一小會兒,公司的股價就下降了一個點。

直接就損失了一個多億。

馬內!(馬內代指美金。)

陳總看着劉陽氣就不打一處來,因為一個弱智的行為就讓公司損失這麼多。

如果是他以前的脾氣,肯定拿着桌上的煙灰缸直接將劉陽送到重症監護室裏面住上幾個月。

現在,他嘆了一口氣。

因為,劉陽這個傢伙除了容易衝動,然後會變成一個沒有腦子的人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