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曉怡眉頭緊皺,下意識的手又收緊了,「怎麼可能,大家都各自過自己的生活,我們怕惹禍自然不會說出去,難道他敢做犯罪的事不成?」

「我們不說出去,不代表我們永遠不說出去。那天晚上你在別墅對馮昌平說過一句話,我覺得很有道理。要讓一個人守口如瓶,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讓這個人永遠開不了口。」

頓了頓,李曉心中燃起一絲希望:「曉怡,其實你自己清楚,馮昌平那樣的人,會讓自己的秘密掌握在你我手裡?這個社會,要讓一個人消失代價並不大,我倒不怕,我擔心的是你。」

梁曉怡若有所思,微微偏頭看著李曉,聲音溫柔異常:「睡吧,明天還要趕回山城呢。」 第二天一大早,李曉帶著妻子和岳母,開車上了回山城的高速。十點剛過,車已經開出了山城高速出口。

坐在後排的徐蘭蘭卻說道:「李曉,我現在身體還不大方便,還離不了人,方便的話先去你家修養幾天。」

李曉還沒有回答,梁曉怡卻先開口了:「這有什麼不方便的,去我家裡正好,有我和趙姐,正好能照顧你。李曉,給趙姐打電話,讓她把豆豆帶回來,好多天沒見,我太想豆豆了。」

「也好,我們先回去收拾一下,家裡幾天沒有人了,然後讓趙姐帶豆豆回家。」

開車回到人民路小區,李曉拿行李,梁曉怡攙扶著徐蘭蘭,三人乘電梯上樓,回到自己家門口,李曉拿鑰匙開了門,三個人走進門卻都愣住了。

客廳似乎有點散亂,被人翻動的痕迹隨處可見。電視櫃的抽屜都半開著,客廳地面上散落著紛亂的紙和雜物。身邊鞋櫃的抽屜也沒有關嚴實,李曉低頭看了看,裡面被翻的一片凌亂。

嗯?家裡進賊了!

「不要亂動,家裡好像有人來過,你們先退到門外。」李曉換了鞋,走到卧室門口往裡一看,卧室比客廳還凌亂,又轉身看了看書房,裡面同樣被翻了個底朝天。

李曉略一想,端了張椅子放到門外,先讓曉怡陪岳母坐下,然後拿起手機就給慶偉打了過去:「你在哪裡?」

「我在國貿,廖書記來了,我得盯著呀,你回來了?」

「我現在家中,你帶兩個可靠幹警,帶上勘察設備快來我家裡。家裡被人動了,不要聲張,我等你。」

「知道了,我馬上到!」

掛了電話,李曉點了支煙,臉色變得很難看,損失財物倒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是自己的家被翻成這幅樣子,心裡真不是滋味。

梁曉怡同樣臉色蒼白,擔憂地看著李曉,心中不知想著什麼。

不到二十分鐘,慶偉帶著小朱小白就走出了電梯口。小朱提著一個手提箱,小白背著相機,三個人焦急地走了過來。


李曉忙迎了上去:「你們來的倒挺快,快進去看看,我只進去看了看,現場基本沒有動。」

慶偉也不客套,小聲給梁曉怡打了聲招呼,帶著兩個徒弟走了進去,李曉跟著過去站在門口。

慶偉仔細看這房間的一切,小白一邊忙著拍照,一邊不時看一眼李曉。小朱打開手提箱,取出手套帶上,按慶偉的的吩咐,不時提取一些物證,忙乎了近半個小時,才堪堪把現場看完。

「李曉,家裡四處都被仔細翻過,但是門窗都完好,應該是從門口正常進來的。你讓曉怡伯母先進來,小白幫著收拾房間,我和小朱把門口勘察一下。」

李曉和曉怡攙扶著徐蘭蘭進來坐下,然後和小白開始收拾凌亂的客廳,等慶偉在門口忙完,五個人一起幫著收拾。半個小時過去,才基本讓房間恢復了原樣。

梁曉怡去廚房燒了水,出來泡了茶,然後扶著岳母回到主卧躺下休息。

「慶偉,家裡沒有丟失任何東西,包括現金和曉怡的首飾都沒有少,看來對方是另有目的。」

「不求財的盜賊才麻煩,我們等會下去再調看小區門口的監控,我想這個特殊的來訪者就會露出蛛絲馬跡。」

李曉眼神一亮,小聲說道:「我下午還要參加區里幹部大會,這事暫時不要聲張,你去找找你的戰友周建光,他在家裡安裝的設備還沒有拆除,他們的設備可都是好東西。」

慶偉點點頭,站了起來:「知道了,你先安頓家裡,等我的消息吧,小朱小白,我們回去。」

送走慶偉他們,李曉給趙姐打了個電話,然後回卧室安慰了岳母一番,等趙姐帶著豆豆回來,已經十一點過了。令李曉意外的是,母親張梅也跟著一起過來了。

豆豆看見梁曉怡,頓時就委屈的不行,撲到媽媽懷裡好半天不撒手,母子兩個人都眼淚連連,看得張梅直皺眉頭。

李曉拉著母親來到陽台,母子兩個人小聲嘀咕了半天,然後張梅終於有了笑臉,出來去卧室陪徐蘭蘭聊天。

李曉看家裡也沒有菜,打電話叫了外賣,然後又給區里市裡分別回了電話。大會是下午三點,吃過午飯,李曉稍事休息,開車先送母親回了廠區,然後開車回到了的東城區委大院。

時間剛好是下午兩點多,李曉在停車場停車下來,看著熟悉的大院,深深地呼吸幾口,然後平靜地走進東邊的政府大樓。

「李區長好!」

「李區長回來了!」

大樓里莫名地有了幾分生機,碰到李曉的幹部打招呼的聲音都透著幾分欣喜。李曉順著樓梯走到二樓,正對著樓梯口的區府辦里,李雅萍端著李曉的玻璃杯,欣喜地迎了出來。


「李區長,早知道你要回來,茶都給你泡好了。」

李曉接過茶杯,溫熱剛好,心中不由一暖:「回來了,走,先回辦公室看看。」

李曉在二樓東側的辦公室,窗明几淨,幾盆綠植青翠欲滴,一看就是每天有人打掃。

「雅萍,這都是你的辛勤勞動成果吧?」李曉感嘆一句,舒服地坐在大班椅上。


李雅萍關了門,走到大班椅前,挨著李曉坐著扶手上,深情地看著李曉:「我既然回來了,自然不會讓人碰你的辦公室。怎麼樣,馬上就要大權在握,這辦公室有點小了吧?」

「就這裡吧,搬來搬去還麻煩。你下來吧,萬一有人進來找我。」

李雅萍不為所動:「我知道你不想到三樓辦公,可是今後你也需要配秘書,這裡確實不方便。其實二樓西側有一間大辦公室,辦公座椅都是新的,原來就是給徐艷紅當助理后準備的,她今天過後要去三樓辦公,你就搬過去吧。」

李曉想了想,點了點頭:「也行,等開完會再搬吧。嗯,你今天怎麼沒有打口紅?」

「準備幹壞事喲!」話音一落,李雅萍扭身攀住李曉,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俯身過來,紅唇就吻住了李曉的嘴唇。

李曉頓時懵了,瞪大了眼睛,唇間感絕暗香生津,嘴唇不自然地回應了幾下,清醒過來抬手推開李雅萍,起身站在一邊。

「你瘋了,這是辦公室,你想送我去紀委喝茶?」

李雅萍紅通紅一片,嫵媚地咂咂嘴:「辦公室最好不過了,你馬上就要單身,便宜你了,呵呵。」 李曉的情緒頓時低落了下來,縱使梁曉怡對自己有種種不堪,許多事也成了自己心中的一道邁不過去的坎,讓李曉心痛、不甘、憤懣、不舍。

大概恨也是一種牽挂,梁曉怡的倩影猶如夢魘,牢牢地紮根在李曉心底深處。

「對不起,我現在還是一個丈夫,一會兒你爸就要來參加大會,別讓我難做。」

李雅萍從扶手上下來,走近了李曉:「呵呵,師兄,我說了你馬上要離婚,我爸鼓勵我對你主動點呢,意外吧?」

李曉眼神複雜地看著李雅萍,近十年相處下來,對師妹始終是那種鄰家妹妹的感覺,完全不是當初和梁曉怡在一起時的那種悸動。

「真夠意外的,馬上要開會了,你先去大禮堂幫忙吧。」

兩點四十五分,陳鵬華的電話打了過來:「李區長, 極品透視醫仙 。」

「好,我馬上下來。」

李曉放下話筒,又拿起手機給廖中鋒打了個手機,小聲說了幾句,然後冷冷一笑,收起手機,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裝,關門走出了辦公室。

大院里已經沒有人影了,兩棟大樓里除了留守的值班人員,按慣例機關的所有人都去了大禮堂參會。

李曉不緊不慢來到大禮堂門口,馬建國和馬衛東打頭,八個常委和其它兩套班子的領導,都在兩人身後分成兩派站著。

馬建國看著李曉冷哼一聲沒有動,對又一次成為學生還有點想不通。倒是馬衛東對李曉點頭示意了一下。

李曉淡淡地點了點頭,走到最後一排,挨著梁淑萍站定,偏頭小聲說道:「姐,看著氣色不錯嘛。」

梁淑萍玩味地撇撇嘴,用胳膊輕輕捅了捅李曉:「你這個妖孽回來了,我能不高興嗎?說真的,你不在區里,姐上班都沒有精神,呵呵。」

「消息都知道了吧?呵呵,看你滿臉春色,我估計我陳老師這兩天走路都要扶牆了。」


「去你的,沒個正經,注意,領導來了。」

李曉抬頭看去,大院里一連開進三輛小車,打頭的正是市委三號車,李國良的座駕。三輛車依次在門口幾米處停下,先是秘書下來,拉開的奧迪車的後門。

李國良威嚴地走下車,馬建國和馬衛東上前一步,微笑著伸出手:「歡迎李書記和劉書記來東城。」

李國良抬眼掃了一眼門口,漫不經心地伸手和馬建國一握隨即鬆開:「建國同志,不要搞這些俗禮,先讓大家都進去吧。」

馬建國點點頭,一群常委和區里領導依次走進大禮堂,在主席台上對照自己的銘牌坐下。李曉的銘牌竟然被放在第二排最右手邊,這不是常委的位置啊,李曉心中又給區委辦主任陳鵬華記了一筆。

等馬建國陪著李國良等一群領導進來在第一排就座,馬衛東拍了拍話筒,照例當起了會議主持人,先介紹了參會的市領導,然後把話語權交給了組織部方副部長。

方部長湊近話筒,也沒有多說,打開手中文件,直接上正戲。

「經市委研究決定,免去龐明星東城區委委員、常委職務,開除*籍,建議區人大免去其副區長職務開除公職,其違紀問題由紀委成立調查組查處。」

方部長直接丟出了一顆重磅炸彈,讓台下的吃瓜群眾驚掉一地眼球。

「市委決定,馬建國同志離職學習,區委工作由馬衛東同志主持。免去劉建明同志東城區委副書記職務,市裡另有任用。」

「任命梁淑萍同志為東城區委委員、常委、副書記。任命李曉同志為東城區委委員、常委、副書記,建議區人大選舉為東城區常務副區長,主持區政府全面工作。」

台下「嘩」地一聲轟然作響,猶如蜂箱散開,嗡嗡聲不絕於耳。不知誰帶頭鼓了掌,接著整齊的掌聲響成一片,打斷了方部長的宣讀。

等會場再次安靜下來,方部長莊重的聲音再次響徹在會場。

「任命衛娟同志兼任東城區委委員、常委。任命徐艷紅同志兼任東城區委委員、常委、下樑鎮書記。建議區人大選舉李存同志兼任東城區區長助理,級別副處級。」

方部長合上文件,后靠在椅子上,終於結束了文件宣讀。會場卻再次變得嘈雜起來,馬衛東拍了拍話筒,朗聲說道:「現在請市委副書記李國良同志作重要指示。」


在一陣熱烈的掌聲后,李國良對著話筒朗聲說道:「這次市委對東城區班子做了重大調整,加強了東城區班子的力量,希望在座的各級領導,吸取龐明星的教訓,不負市委重託,在新的崗位上做出更大的成績。」

在陣陣掌聲中,李國良結束了短暫的講話,這時,禮堂大門被人推開,廖中鋒一臉嚴肅,帶著幾個同樣嚴肅的生面孔走了進來。

李國良心中一驚,急忙站了起來,廖黑臉怎麼來了東城區?

廖中鋒也沒有客氣,留下隨員站在門口,自己隨著李國良走到主席台中央坐下。台上的位置都是按人安排好的,一時座位都亂了,陳鵬華自己站了起來,主動去台下就坐。

台下的吃瓜群眾一時都摸不著頭腦,也不認識突然來臨的這個人,看位置卻是李國良和市紀委劉書記左右陪坐,那一定是大佬無疑。

李國良偏頭和廖中鋒耳語幾句,然後拍了拍話筒:「下面請省紀委廖副書記做重要指示。」

省紀委副書記!台下的幹部心裡都是一顫,熱切地伸長脖子打起了精神,心裡八卦之心燃燒地一塌糊塗,這樣的殺神突然下凡人間,會不會扔個大地雷出來?

「我沒有什麼重要指示,今天來東城區是執行任務,下面請李曉同志宣讀省紀委的一個決定。」

廖中鋒說完,把手裡的一份通知轉身朝李曉揚了揚。李曉站起來走到第一排接過通知,眼前卻沒有自己的座位,臉色微有尷尬。

沒有人讓座?李曉冷冷一笑,朝台下陳鵬華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然後走到主席台第一排靠近門口的末尾,拿過桌上的話筒,在眾目睽睽之下站著,平靜地掃視了一眼會場。

「省紀委初步查明,山城市東城區區委書記馬建國,在任職期間存在著嚴重的違紀違規行為。經省紀委領導批准,決定從即日起,對馬建國採取『雙指』措施。同時對山城市輝東有限公司進行查封,由省紀委督辦查處其違法經營行為。」 李曉話音一落,會場頓時安靜得落針可聞。卧槽!真是大炸彈啊!稱霸東城區十年之久的馬建國父子玩完了!

馬建國腦海中一片空白,不敢相信地看著李曉,臉色變得蒼白一片,身子軟軟地癱在座位上。

李曉冷冷地看著馬建國,抬起手指著馬建國:「來人,帶下去!」

禮堂門口待命三名年輕的男子撲上來,攙扶起馬建國直接拖了出去。嗯,是實實在在的拖走了,這省紀委的作風……不大友好啊。

李曉看了看主席台第一排的位置,毅然走過去在馬建國空出來的位置上坐下。嗯?這一幕又讓台下的吃瓜群眾看不懂了,李曉這一坐犯忌諱啊!主席台中央是李國良,李曉緊挨李國良的右邊坐下,比主持東城區的馬衛東都靠近中間位置。

這是無意的,還是……有意的?這信息量有點大啊。

廖中鋒刻意咳嗽了一聲,雙目炯炯有神地看著台下,眼神鷹視狼顧充滿了無形的殺氣:「我不希望第二次來東城!」

說完,廖中鋒起身對著劉國梁市紀委劉書記點點頭,轉身離席而去。

李國良起身離席送了送,然後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馬衛東臉色有點發白,愣是好半天沒有說出一句主持詞來。直到李國良的眼神掃了過來,又對著李曉努了努嘴,馬衛東才回過魂來:「下面請李副書記講話。」

台下的又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李曉伸手向台下示意了一下,等掌聲停歇,伸手拿起桌上寫有馬建國的銘牌,玩味地看了一眼,然後直接扔到了台下,發出咣當一聲,讓台上台下的人心裡都是一緊。

「謝謝大家的掌聲,財政局劉力東局長來了沒有?」

劉力東立即站了起來,朗聲說道:「我在!」

李曉豪氣地擺擺手:「好!現在我給你安排兩項工作,一是聯繫市財政局,收回東城區給市裡的五千萬借款。第二項工作比較急,今天按新標準補發全區的工資和津貼,有沒有問題?」

劉力東胸膛一挺:「沒有問題,我現在就去組織精兵強將,加班也要完成任務!」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我的講話完了。」

咦?這戲唱的,卧槽,這個……可以有!台下又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比前面任何一次來得都激烈,差點把大禮堂屋頂的瓦震落下來。

李國良聽著雷鳴般的掌聲,心中五味雜陳。這李曉真是二十八歲,而不是體制內的老狐狸?在秦城不提馬建國的事,結果來了個現場抓人震懾全區,接著標新立異安排財政局立即發錢,輕描淡寫就盡收人心。

馬建國完了,馬衛東也廢了,這東城區真成了李曉一人之天下。厲害,真是後生可畏呀!

市紀委劉書記簡單講了兩句廉政的話題,東城區幹部大會就戲劇化的結束了。

李曉回來了,馬建國被省紀委抓了!兩條爆炸性的消息迅速席捲東城區,嗯,東城區坊間的晚飯又有話題了。

送走市裡領導,馬衛東落寞地回了辦公室。李曉回到二樓辦公室還沒有坐穩,梁淑萍就走了進來,接著衛娟和徐艷紅也尾隨而來,等龔鵬和楊存說笑著進來,東城區的新貴不約而同聚在了一起。

李曉給眾人倒茶散煙,然後拉把椅子坐在辦公桌前,先對楊存說道:「李鎮長,這次讓徐區長先兼任下樑書記,就是給你佔位置,下樑的事情還是以你為主,徐區長還要忙區里的事。」

李存哈哈一笑:「李區長,你還不了解我,當年待在下樑誰會注意到我?可是來了你,梁書記兼任了常委,現在都成了區委主要領導,我成了副處,想想真是令人感慨啊。」

李曉淡淡一笑:「比如我和龔書記,就是不打不相識,不過你絕對不會後悔來東城區。接下來就是大建設大開發階段,我不希望大樓起來了,幹部卻倒下了,今後全區工作你都有一票否決權。」

「呵呵,我明白,現在你費盡心機換來東城區的新局面,我和在座的一樣,等著跟你做一番事業。」

徐艷紅看著李曉眼睛不由濕潤了,從春節換屆開始,自己的經歷仿若坐過山車,從名聲掃地的話題人物,到現在的身兼數職,成為東城區的重要領導,一波三折之間也覺得有點不真實。

「李區長,我身上的職位是不是太多了?」

李曉抬起手,輕輕擺了擺:「你的能力一般人真比不上,最近在下樑你晝夜堅守在工地上,每天一身汗水大家都看得見,群眾也看在心裡。我和龔書記今後都是要走的,梁書記必要主掌東城,你和衛區長、李鎮長都要挑大樑的。」

衛娟這次勝過其它幾個副區長意外當了常委,李曉要主持區府工作,自己必然是實際上的常務副區長,這份人情太大了。

「李區長,現在你回來了,我們該怎麼做?」

李曉略一想,神情凝重地說道:「我是這樣想的,梁書記總攬大局,徐區長和李鎮長主要精力放在南郊新區上,衛區長主抓城區改造和北郊新區。尤其是借著省紀委的東風,迅速把項目招標搞定,免得夜長夢多。龔書記辛苦一點,三處地方都要在紀委監督下進行。」

一直沒有說話的梁淑萍點點頭說道:「我們這有點開小會的味道,既然定下了目標,我們就要搶時間,在市裡的阻力沒有發揮作用之前就奠定大局。我擔心的只有一點,東城區現在成了特殊的十常委,可我們只有五票,馬區長那裡怎麼說?」

決戰龍騰 ,凝神思索了足足一分鐘,才問道:「陳鵬華這個人怎麼樣?他是馬建國的親信,拿下他換個人上來也不一定是我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