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偉拍了拍圖斯的肩膀。道:「地精這種殘忍的種族,還是殺乾淨了的好。」

圖斯卻是滿臉的疑惑,道:「殘忍?地精哪裡殘忍了?地獄中公認的殘忍種族中夜叉族居首,地精在地獄界絕對是溫順的綿羊了。」

楊偉的眼裡都快噴出火了,「他們吃人,你難道不知道嗎?而且還換著花樣的吃人。這難道還不算殘忍?!」

圖斯臉露譏誚之意,道:「他們是在幫著咱們收割靈魂啊,再說了,人類就不殘忍了?什麼油潑猴腦,什麼活叫驢。菊花活魚之類的,難道就不殘忍了?」

楊偉的臉漲得通紅,怒道:「可……可這是人啊,那只是動物!」

圖斯更是不屑了,「你別忘了,你是一名魂族!不再是那些低賤的人類!人類和動物有什麼區別嗎?要說有,那就是人類的靈魂對咱們有用,動物的靈魂對咱們沒用,僅此而已!無非就是強者吞噬弱者罷了,與殘忍有個屁的關係!」

楊偉簡直怒氣值全滿了,他從來只當自己是一個人類,被圖斯當面罵人類低賤,這不是當著和尚罵禿驢嗎?!他兩眼通紅,一把就攥住圖斯的衣領,把他從地上提了起來。

圖斯被楊偉攥住的衣領瞬間從楊偉手中消失,猶如流水一般從楊偉手中滑脫,圖斯整個人都滑出五丈之遠,遠遠地瞪著楊偉,怒道:「楊偉!你發什麼瘋!我是看在三長老的面子上,才對你客客氣氣,你以為你是什麼!你雖然是三長老的弟子,但是三長老也不只你一個弟子,你的實力在族中什麼也不是!」

圖斯的話猶如一盆冰水,把楊偉澆醒了過來,他現在失去了混沌龍捲的修鍊速度,魂力的修鍊同樣無法在短時間提升上去,他已經失去了魂力快速提升的優勢,以他現在的實力,在魂族之中確實是什麼也不是,自己還是老實一點兒吧。

想通了這點,楊偉臉上的怒意猶如變戲法一般消失無蹤,像是變臉一般堆滿了笑容,向著圖斯深鞠一躬,道:「小侄剛才一時沒有轉過彎來,得罪了圖斯叔叔,還請叔叔原諒小侄的魯莽。」


圖斯看得有點兒目瞪口呆,暗道三長老的徒弟果然沒有一個正常人,他可沒有楊偉變臉兒的本事,好半天才將臉上的怒意隱去,悻悻道:「沒事兒了,以後別那麼大脾氣了。」

楊偉連忙稱是,趕忙另起一個話題,問道:「海格怎麼也沒在站內?」他剛用魂力探測了一下,監測站上除了他們所在的這個房子,再也沒有一個人了。

圖斯撇了撇嘴,怎麼看怎麼有股酸溜溜的味道,「他那些時日看你那麼逍遙,早就忍不住了,你們出去修鍊的時候,他就去下面泡女人去了。」

「呃」楊偉愕然,這一路上海格似乎被天照折磨得夠戧的樣子,看來並不是真的,海格好像食髓知味,這就憋不住了。

此時,三維影像中一道人影閃現,孫悟空已經出現在那個大坑的上方,手中驀然出現一件兵器,竟然是一根碩大的不知是什麼動物的腿骨,看來這就是孫悟空以前的兵器了。

他舔了舔嘴唇,眼中殺意暴涌,就提著那根骨頭向著下方衝去,一邊沖,一邊吼道:「八戒!我來幫你!」

哪知八戒並不領情,也在洞底吼道:「我一個人就夠了,不用你幫!」

孫悟空哼了一聲,道:「那我就殺我自己的,這些可惡的地精也陰過我,我也要報仇!哼!」

孫悟空真氣灌入之下,那根腿骨竟然變成了血紅的顏色,楊偉看著也有些駭然,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的腿骨,竟然如此詭異,忍不住失聲驚呼道:「這是什麼東西的腿骨?怎地如此詭異?!」

旁邊變成人形,一直沒有吭聲的巨岩出聲道:「這是我們石猿族的世仇魔猿族大能的一截腿骨,就是不知他是從哪裡得到的,如此運用,真是暴殄天物了,要是能夠找人煉化一下,那可就是一柄絕世神兵了,唉!」

兩個變態殺人狂進入地下,就猶如虎入羊群一般,掀起了更大的腥風血雨,楊偉看了一眼旁邊統計屏幕中那代表地精族人的光點迅速消失著,也不禁暗暗咋舌。(未完待續。。) 雖然是工作日,但521這天的商場里仍舊有不少熱戀中的情侶徐徐漫步,耳鬢廝磨。

趙東來在商場里轉了半天,終於找到了新品發布會的會場,工人們正在周慧娜的指揮下有序的進行最後的調試。

今天的周慧娜,一身黑色的西服套裝搭配白色的雪紡襯衫,襯得她高雅又幹練,趙東來望了一會兒便不禁微笑起來。

「喂,沒看見那邊還有那麼多箱子沒搬啊?活動馬上就要開始了,還有心思看美女啊。」一個穿著工作服戴著商場給予的藍色工作牌的中年男子,對趙東來一頓訓斥,頗為不滿。

「我……」趙東來剛想開口辯解,卻被硬生生推到一堆工具箱旁。

「把這些,都搬到展台後面去,趕緊的!不然那美女又要吼人了。」中年男子撅著嘴用下巴往周慧娜的方向指了指。

行吧,都是自家生意,來都來了,能做就做點兒。趙東來挽起衣袖,這才意識到,自己今天穿了一套工裝服,這明明號稱是今年最流行的連體服,怎麼到自己身上,就成施工隊了么……

許久沒做過劇烈運動的趙東來,終於在搬第五箱的時候開始氣喘吁吁,不得不將箱子放在舞台上擱了會兒喘口氣。

「哎!這個不能放這裡,趕緊搬走,主持人馬上要來走台了!」周慧娜見舞台旁邊一個穿著墨綠色連體工作服的男人將工具箱放在了舞台一角,皺著眉頭便趕緊過來督促。

可當這個男人一抬頭,著實嚇了周慧娜一跳。

趙東來看著驚訝得合不攏嘴的周慧娜,此時的她就像一個被美食震驚到的小倉鼠。

君求道,吾求君 趙,趙總……您怎麼在這兒。」周慧娜驚得有些結巴,周二工作時間,趙東來怎麼會跑到線下活動現場來?這場活動的級別並不用趙東來親臨啊。況且,趙總這身打扮又是為何……

「工作太煩心,出來轉轉,正好你說你有線下活動,我就來湊個熱鬧了。」趙東來拍拍胸前沾上的灰塵,調整著呼吸,這個開場,貌似還算合理。

周慧娜給趙東來在一旁安排了個「雅座」,因趙東來要求,便沒有跟合作方提及老闆的駕臨。

發布會活動開始,這是一款情侶電動牙刷的新品發布,會場用紅白相間的氣球和粉色的玫瑰布置,觀眾席上也各自擺上了一束玫瑰。

當主持人高呼一聲「521快樂」時,頭頂上事先吊好的彩蛋一一裂開,瞬間滿眼玫瑰花瓣從天散落,主持人和表演嘉賓歡呼著帶動氣氛,台下的觀眾也紛紛伸出手揮舞著手中的玫瑰。

趙東來伸出手掌,幾片花瓣飄落在他的掌心,他將花瓣握緊,轉身看向旁邊的周慧娜。她水靈靈的眼睛里,花瓣飛舞,紅色的花瓣和氣球將她的臉龐映得分外妖嬈,飽滿的唇瓣微微開啟,感嘆著愛情的美好。

「送給你。」

趙東來拉起周慧娜的手,將她的掌心攤開,把手中的花瓣放到了周慧娜的手掌中。 寒門寵妻 ,在他眼裡,映著自己的臉龐……

今天一天的培訓,林希都沒有見到付君懷,好不容易熬到中場休息,林希走出會場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打算找個沒有人的角落,窩在沙發上打個盹兒。

她環顧四周,卻正好看見宋琪伊挽著付君懷的肩膀從某個地方走了出來。

原來宋總還跟到杭州來了,看付君懷並沒有抗拒的樣子,林希不自覺的撅起了嘴,汗,自己為什麼會有小情緒啊,難不成還敢對付總有什麼非份之想?林希用拳頭捶了捶腦門,目送付君懷和宋琪伊走出了酒店。

「西湖還是那麼美啊。」宋琪伊靠在石護欄邊,張開雙臂盡情呼吸著伴著湖水的空氣。

付君懷眉頭緊鎖:「你說過的話,要算數。」

宋琪伊一個嬌嗔貼住付君懷的臂膀:「此情此景,不要這麼掃興嘛,還記得大學暑假的時候,我們瞞著家裡人,一起來杭州玩了兩天兩夜。你看!雙人腳踏車,還記得當年我不會騎車還偏要騎,接過一路上都是你一個人在蹬。」

宋琪伊越說越興奮,拉著付君懷便要去租雙人腳踏車。

「夠了,沒有必要。」付君懷冷冷的回應,瞬間將氣氛將至冰點。

宋琪伊訕笑著回過頭:「別忘了,是你自己答應陪我過來故地重遊的,而我一直都是有條件的。」

付君懷閉上了眼,深呼吸一口氣再睜開,此時他的眼神飽含著規勸:「別鬧了琪伊,這一切都就是過去式了。」

「我沒在鬧啊。」宋琪伊笑著回答:「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認真。」

她一步步走近付君懷身邊,慢慢踮起腳尖,輕啟嘴唇。可也正如她所預料的,她被推開了,這個男人毫不猶豫的推開了自己,哪怕現在自己正在用ZF-link的存亡與他做賭注。

「不要一錯再錯。」付君懷說完這幾個字便頭也不回的走掉了,留下宋琪伊一個人在西湖的涼風中蕭瑟。

結束了所有的培訓課程,林希決定要抓緊最後的時間,好好享受這高端酒店的SPA服務,同時也能緩解自己的胡思亂想。

「林經理,這麼巧。」

林希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剛準備進房間,卻被獨自回到酒店的宋琪伊絆住了腳步。

林希轉身看著她,笑容還是那麼的無懈可擊,今天這身湖藍色的連衣裙,也跟付君懷那身淺灰色的西裝很般配。

林希低下頭,自己又在回想中午的那一幕了。

「林經理,不介意,一起吧?」宋琪伊拿出了VIP卡,將自己和林希安排在一間房間。

宋琪伊脫下連衣裙,身材凹凸有致,特別是腰線迷人,讓林希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林經理,我特別喜歡游泳,改天一起啊?」宋琪伊捕捉到了林希眼中的讚許,當然這在她的心中也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林希尷尬的笑了笑,用浴巾包裹好身體:「我不會游泳。」

兩人的按摩床就隔了一米遠,宋琪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林希聊著天兒,林希也畢恭畢敬回應著。

「之前外婆跟我提起過你。」


「外婆?」

「嗯,就是君懷的外婆,嚴華蘭。」

林希心裡咯噔一下子,宋琪伊和嚴阿姨的關係如此親密么?已經叫嚴阿姨外婆了……

「在我回國之前,你一直在幫忙照顧外婆。」

「沒有,沒有,其實是嚴阿姨一直在開解和照顧我。」

「哦?開解?」

「嗯,那時候我剛失業,感情也不順心,一直是嚴阿姨陪我聊天教我道理。」

宋琪伊頓了頓:「那麼現在感情順利了么?」

林希苦笑一下:「也算是順利了吧,徹底解脫了。」

原來是分手了。雖然一開始覺得林希並不構成威脅,但從第一次到最近一次,見到付君懷看林希的眼神,一次比一次深沉而熱烈,宋琪伊明白那眼神的含義,那種眼神,曾經也屬於自己。

「我這次回國,就是要跟君懷從新開始的。」


雖然事情已經十分明顯,但這句話從宋琪伊這兒脫口而出,還是讓林希心裡堵得發慌。

「林經理,你是君懷最得力的員工,我看他去哪兒都帶著你,以後估計我們會經常見面咯。」宋琪伊語調頗為輕鬆愉悅,可林希此時卻猶如胸口壓著巨石,喘不過氣來。

林希也記不清是怎麼結束這場折磨人心的SPA的,本想著享受下身體上的愉悅便能忘掉中午的畫面,接過卻又引來當頭棒喝。

付君懷剛推開房門,便看到林希正站在旁邊的房間門口,垂頭喪氣的翻找著房卡。

「林……」付君懷剛欲開口,林希轉頭見到他便匆忙的打了聲招呼,溜進了房間里。不遠處,宋琪伊正端著手臂好整以暇的看著自己。

林希在微信上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自己的晚餐邀請,又以準備早些入睡,拒絕了自己的探視。

付君懷看著聊天界面林希那幾句簡短的回復,又回想起宋琪伊當時的神情,心裡七上八下,竟也如同趙東來那般,在房間里來回踱步。

付君懷:林希,宋琪伊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

思來想去,付君懷還是覺得林希必然是聽信了宋琪伊的什麼言語,如果是工作上的倒也沒什麼,如果是情感上的,林希估計並不是她的對手。

林希不斷翻看著微信上與付君懷的聊天記錄,從一開始的一兩個字的簡短回應,到開始偶爾會關心一些細枝末節,現在,居然還會關心到自己的心情了。

許是壓在心裡的石頭太重了,林希也急於解脫,便將宋琪伊的意思轉述給了付君懷。

付君懷:那些都是過去式了,人還是要活在當下。

林希嘆了口氣,是啊,活在當下,就應該看清自己的位置,年長三歲毫無背景長相平平的女員工,到底是會有多麼厚臉皮,竟敢覬覦自己年輕有為帥氣逼人的老闆啊。

林希將被子捂著頭,用力得踹了又踹。

當林希打開房門時,付君懷正微笑的站在門口,米白色的針織衫,同色系的棉麻長褲,跟他在家裡做飯時的裝束一摸一樣,看上去比平時容易親近的多,而此刻他臉上的笑,也讓林希有些飄飄欲仙。

「帶你去個地方。」

酒店最高層的觀景台上,每隔幾米便有一對情侶相互依偎著仰望天空。

林希看著身旁的付君懷,若不是自己明白自己的位置,或許此刻也能幻想著自己和他的關係,就如同左邊或右邊的那對戀人,在閃耀的星空下,彼此的眼裡也閃耀著對方眼中的光亮。

「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出國了,我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輪流帶大的。」付君懷沒有轉頭看林希,只是望著遙遠的星空,講述著自己的故事。

林希看著他的側面的弧度,每一處的高低起伏都被夜空勾勒描繪出了誘人的弧度。因為說話而起伏的喉結,彷彿宣告著造物者的寵幸。

「我談過的唯一一次戀愛,就是跟宋琪伊。」

當付君懷說到這裡,林希瞬間被拉回了現實,原來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付總只是需要身邊有一個人,讓他傾訴對初戀的眷戀。

「當時我不太懂得愛是什麼,覺得只要對方真心喜歡自己,家裡也不反對,就可以平淡的度過一生。」

付君懷說到此處,低下頭笑了笑:「直到我感受到,那是一種無法控制的悸動,讓人移不開視線,忍不住思念。就像這夜空里的星星,雖然明白遙不可及,卻又貪心得想要竊取。」

付君懷語調很輕,語速很慢,就像在描述著一個美好、神秘卻又遙遠宇宙,讓林希心生嚮往。

付君懷轉過頭,情深款款的看著林希,而林希正被他訴說的一切吸引著,並沒有移開目光。

「你就像我腦海里的星星,讓人揮之不去。」 楊偉不能殺生,兩個寶貝徒弟的忙他是幫不上的,看了一會兒悟空和八戒大展神威,也有些乏味了。±,忍不住伸了個懶腰,道:「我去下面看看我那兩個女人。」

圖斯臉色難看地看著三維影像中的屠殺場面,回頭看了看楊偉,欲言又止,他是知道楊偉的態度的,楊偉也是恨不得滅掉地精全族的,他沒法開這個口。

楊偉好笑地看著圖斯,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是不會勸他們的,就讓他們殺個痛快吧,要扣多少點數先記著帳,等完成這次任務再結好了。」

圖斯就象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坐了回去,不再搭理楊偉,楊偉也不在意,他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圖斯沒有看到,此時楊偉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他之所以放任兩個徒弟把地精屠光,造下無邊殺孽,一個是因為地精也陰過他一次,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對圖斯的不滿。

圖斯之所以反對他在陰星上恢復實力,就是怕他打破陰星的平靜,把他踢得遠遠的,隨便找了一個星球,讓他去那裡修鍊,這讓楊偉非常的不滿。

所以楊偉要報復,你不是要平靜,想要讓陰星重回以前的軌跡嗎?那我把地精全都殺光,看你如何回到過去!

其實圖斯就是放任楊偉在陰星之上修鍊,楊偉也是不幹的,這裡陰陽失調,在這裡修鍊對於楊偉來說,純粹就是找死。一旦體內形成混沌真氣的氣旋陰陽失衡,那可就真的悲劇了。

不過,能不能修鍊是他楊偉的事兒,讓不讓在這兒修鍊可是圖斯的事兒了,反正楊偉就是不爽。他不爽了。就會讓圖斯付出代價。

楊偉其實是一個吃不得虧的人,除非讓他吃虧的主兒是他現在惹不起的,那楊偉也會在他實力提升得足夠強之後,再報復回來,說得難聽點兒,睚眥必報才是楊偉的真實性格。對他有恩。他未必記得住,但是誰要是得罪了他,他會記那人一輩子。

所以,楊偉現在要去找梅靜香,這個女人就是一個讓楊偉覺得自己吃了虧的女人,他楊偉的兩個女人都差點兒被梅靜香給整死,他楊偉怎麼會忍下這口氣,他也沒有必要去忍,梅靜香也無法成為他楊偉的對手。只是一個隨手就可以抹去的跳蚤而已。楊偉當然不能殺生,別人卻可以幫他去完成,那個剛剛建立好的神殿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梅靜香將是第一個在這裡上火刑柱的人吧。

豪門驚婚:花心總裁的天價逃妻 ,下面就是雲海,整個監測站都隱藏在雲海的上方,陰星上的人們根本就看不到這麼一個天上的龐然大物。

楊偉默默地探出魂絲感應了一下極陽之地,梅傲雪此時正在那裡修鍊。她此時已經將陰陽達到了一個完美的平衡,現在正努力將楊偉給她製造的能量梅花完全收歸已用。成為她自身能量的源泉,如果她完成這一步,在這個世界上將沒有一個人會是她的對手,這一步要靠她自己,楊偉也幫不到她。

楊偉的視線收回,這一步不是這麼好完成的。估計要持續一段不短的時間,三五年之內肯定是無法完成的,楊偉也就將對梅傲雪的關注收了回來。

他張開雙臂,彷彿要擁抱整個眾香國的少女一般,嘴角綻放出一絲笑容。嘿嘿一笑,「眾香國的美眉們,你們的楊皇後來寵幸你們了。」

就在這時,從楊偉的身後傳來一連串「嘎啦轟隆隆」的悶響,整片天都黑了下來。

楊偉就保持著這個小鳥飛飛的姿勢,僵硬地轉過頭來,只見一艘無比龐大的戰艦出現在頭頂上空,將一個太陽和陰星隔離了開來,這也是天突然黑了下來的原因。

這艘戰艦根本看不到頭尾,雖然沃倫的戰艦也是無比龐大,看不到頭尾,但是楊偉感覺這艘戰艦竟然比沃倫的長老級戰艦還要龐大數倍的樣子。

五道光芒從戰艦上直射而下,其中一道就照射在楊偉的身上,楊偉就在光芒的籠罩下消失了。

楊偉只覺得一陣恍惚,視野清明之際,已經出現在一間無比寬闊的殿堂之中。身邊停留著同樣剛剛被傳送上來的巨岩和渾身殺氣騰騰的孫豬二人。當楊偉的目光落到海格身上的時候,差點兒沒笑噴出來,海格渾身**,好像正在做俯卧撐,胯下雄偉之物堅硬如鐵,纖毫畢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