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迪清楚對方的意圖,但他向來不喜歡趟渾水,而且有了郎平的前車之鑒,在跟陌生修士合作的時候,他愈發謹慎了。

楊迪也不含糊,當面婉拒道:「多謝好意,不過我們幾個習慣了獨來獨往,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很多人吃驚,詫異這傢伙居然會拒絕月宆等人的邀請,他莫非還沒有意識到當前的微妙氛圍嗎?

在幽靈船上,亡靈主宰了一切,自然沒人敢對他不利,可到了這裡,那群亡靈被隔絕在外面,縱然還有威懾力,卻也不像之前那般強大了。

可以說,在很多人眼中,楊迪這麼任性很不明智,也有點自以為是了。

月宆同樣愕然,但他不曾動怒,而是一笑了之,帶著自己的人率先朝這片陸地深處進發。

一些人,尤其是一些強大老者,暗暗露出了異色,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冷喝聲傳來:「爾等還要耽擱多久?誰敢再磨蹭,本座便要了他的命!」

那是幽靈將的聲音,雖然那些強大亡靈無法進入這片迷濛世界,但在入口附近,幽靈將的感知顯然依舊能夠洞悉眾多修士在做什麼。

對於這種冷漠威脅,所有人都是臉色發白,雖然幽靈將無法殺進來,但沒有人敢與之抗爭,對方能夠將神念傳進來,肯定也是能夠催動所有人頭上的幽靈圈。

顯而易見,那三尊幽靈將絕不會容許任何人在此對這年輕人不利,因為在亡靈眼中,這年輕人身價最高,誰也比不了!

意識到這一點,縱然是那些強大老者,都趕緊收斂了幾分,不敢再造次。

最起碼在這附近,他們不能亂來。

楊迪戲謔一笑,他豈會看不出那些人在圖謀什麼,所謂槍打出頭鳥,這是萬古不變的法則。

從他被亡靈挑選成煉藥師繼承人後,便註定了會被人惦記,類似的情況,楊迪早已見怪不怪。

「我們走!」楊迪一招手,帶著雪琳他們迅速動身,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此行不止楊迪六人,在隊伍中,還多了兩道俏麗身影,身為某人的女僕,無論紫瞳和白雪是否情願,都要跟隨楊迪出來。

離開幽靈船后,兩個姑娘雖然放鬆了幾分,但在楊迪面前還是很恭敬。

這或許依舊是出於某種迫不得已的緣故。

「主人,那些人看樣子不安好心,當時你便應該請示夢珍大人警告一番,現在出去說這個,還不算晚。」白雪輕聲提醒道。

楊迪搖頭:「沒這個必要,以那女妖怪的智慧,這種局面肯定明了於心,她不曾干預,肯定是有著自己的打算,我們不必去貼她的冷屁股。」

「可是……」紫瞳有些擔憂道,事實上,如今她和白雪的身家性命,也跟這個人聯繫在了一起。

可以想象,如果楊迪遭遇不測,等待她們兩個命運,恐怕也是異常凄慘。

很多人進來后都在期盼著脫離亡靈的掌控,但紫瞳二人沒敢往這方面想太多。

她們比大多數人都了解那群亡靈的可怕,因為親身經歷過,如今的想法很悲觀,並不認為誰能就此逃脫亡靈的掌控,包括她們自己… 楊迪淡然笑道:「不必害怕,那些老傢伙確實藏龍卧虎,但他們的實力受到了女妖怪的封印,現在還不至於讓我們無力招架!」

紫瞳二人愕然,旋即輕輕點頭,這倒也是,夢珍大人它們對於俘虜中的強大人物,明顯不曾完全放心。

諸如仙院三位太上長老一類的人物,非但在幽靈船上就被封印了大部分修為,在離開幽靈船之前,封印更是進一步加固。

如今踏上這片土地的數千名修士,修為最強者,也僅僅離塵一劫的地步而已。

所有超越這個級數的老傢伙,修為都被壓制到了這個分水嶺上。

但讓紫瞳二人吃驚的是,她們這位主人實在膽量不小,自身尚未踏入九境,卻連離塵一劫的強者都敢叫板。

須知,縱然被壓制到離塵一劫,離塵境的強者,也不是九境以內的修士能夠對付的。

踏出了超凡一步,實力提升可不是一星半點兒,她們真不曉得主人哪來的底氣。

但既然楊迪這麼說了,兩個女僕也不好得多說什麼,而且兩個姑娘總有種錯覺,這件事情上,他們這些修士就像是飛出去的風箏,在夢珍大人手裡,還有看不見的線牽絆著一切,而且夢珍大人的暗招,或許不止一種……

……


離開入口附近后,楊迪和雪琳雙雙動用飛翼,帶著大夥朝遠方疾飛而去。

雖然無懼,但楊迪還是不想太過節外生枝,而且想要尋覓造化,自然要搶先一步才行。

之前楊迪有想過去找姜婷婷、澹臺秋月,還有三位仙院太上長老回合,那樣一來,他們的陣容將大幅提升,幾乎不用再害怕任何一批人馬。

可仔細尋思后,楊迪又冷靜了下來,擔心因此暴露自己,引發女妖怪和其它對頭的懷疑。

這件事,可以延後一些,等進入這片迷濛地帶深處再做考慮。

遼闊的迷濛地帶,水路交加,許多肉眼能夠看見的山巒,似乎並不真實,無論怎麼飛,都無法靠近。

事實上,類似的情景,在這片神秘地帶隨處可見,真實與虛妄,很難判斷,簡直讓人眼暈,太多的背景,像是海市蜃樓般迷離。

沿途,不時有異獸的咆哮在群山、水澤間回蕩,有時感覺很近,彷彿四周蟄伏著一尊恐怖凶獸,令人人心惶惶。

漸漸的,所有人都從夢幻美景中驚醒了過來,開始萌生出了強烈的危機感。

這裡比一片超級迷宮還要可怕,因為彷彿整片天地,都在真實與虛幻間重疊交錯。

有時候你看到一片波光粼粼的水澤,駕馭寶具降落下去后,卻是瞬間置身在了滾滾岩流中,美麗景象一下子變成了地獄。

出於安全考慮,楊迪招呼姑涼放緩了速度,他需要更多的時間用天眼洞悉一切。

在路過一片泥濘帶的時候,前方有大批人影在激斗,那些人遭到了沼澤巨鱷的攻擊。

沼澤巨鱷這種妖獸,在無人區中的不少濕地中都有,但這裡的沼澤巨鱷出奇的龐大,竟然有著和野牛差不多體型。

那些修士浴血奮戰,泥濘中已經倒下了數具屍體,沼澤巨鱷被擊殺的也不少,但從泥濘中冒出來的更多,像是狼群般源源不絕。

這嚇人的一幕,令楊迪八人神色凝重,沼澤巨鱷蟄伏在泥潭裡,那些人卻不慎闖入,這多半也是出現了幻覺的緣故。

很快,沼澤中不止有巨鱷,還冒出了一道道站著血碰大口的龐大植物身影。

那些植物類的怪物,有著兩米多高,巨大的花冠上,生著一張大口,牙齒鋒利,而且流淌著腐蝕性液體。

「那是……食人魔花!」雪琳驚呼,露出了幾分懼色。

大夥也是吸了口冷氣,食人魔花是一種古老的生物,素有凶名,儘管是植物,卻生性殘暴,對血肉有著超乎想象的貪婪。

那群食人魔花似乎紮根在沼澤中,但卻能夠自由移動,神出鬼沒。

它們先是將被沼澤巨鱷殺死的人統統吞食,而後開始主動進攻活人,場面異常血腥。

「救命……」深陷沼澤泥濘的數十人,轉瞬間已經傷亡過半,有人絕望大叫,向出現在這附近的楊迪等人求救。

很明顯,他們已經支撐不住了,這些人幾度想要逃離沼澤,但那片地帶,彷彿有著一股可怕的魔力,沾染的泥濘后,別說騰空而起,就連行動都是舉步維艱。

這一幕讓素素於心不忍,她看向楊迪,但不等楊迪說話,雪琳已經搖頭道:「別去,我們救不了那些人,那地方是一個可怕的死亡陷阱,一旦踏足,連離塵境強者都未必能夠脫身。」

「我們走吧。」楊迪輕聲一嘆,而後帶著眾人轉身而去,留下那一張張絕望的面孔。

沒等楊迪他們走多遠,那片沼澤泥濘中便出現了更可怕的生物,一條灰黑色的巨蟒,渾身布滿鎧甲,頭頂尖刀般的冠,在沼澤中身子一掃,便是大片血光騰起。

「那是魁頭鉤蛇,一種可怕的古老凶獸,我們快走!」雪琳俏臉變色,發動疾飛之翼,帶著眾人迅速飛逃。

那條凶蛇迅速虐殺沼澤中的修士后,竟然遊動身軀,疾速朝這邊追擊而來。

那種速度,令人瞠目結舌。

魁頭鉤蛇追擊無果后,目露凶光,很快又鑽入了泥濘中。

「那是這片地帶的霸主,還好我們跑的快!」飛逃出一段距離后,雪琳有些心悸道。

「食人魔花在這個時代已經很少見了,魁頭鉤蛇這種凶獸,更是早已絕跡,怎麼統統都冒出來了。」陸雨凡同樣驚詫道。

這些古老的生物, 罪當誅:極品男妖 ,就算在無人區內,也是很難尋覓。

雪琳搖頭嘆道:「我也不知道,也許,我們闖入了一片古老之地,這裡很像是史前的亂古世界。」

在太初以前,天地混沌,洪荒一片,各種秩序混亂,諸多強大的古老生物爭霸,異常的混亂。

所以,在修真長河中,太初以前,不僅被視為洪荒時代,也被看做是亂古時代。

諸如應龍等異獸、凶獸,多數都是誕生在那個時期。

但那些只是極端強大的代表,除此之外,還有各個層面的古老生物。

在接下來的半日里,類似的古老生物,楊迪八人竟然遇見了不少,有些怪物,連他們都叫不出名字。

這種景象,愈發讓楊迪他們相信了姑涼的話,他們恐怕是真的來到了一片詭異可怕的古老地帶。


「我知道了!」雪琳突然想到什麼,傳音告訴楊迪幾人道:「留下我手上那份獸皮地圖的前輩,曾留下了一段話,前往醉仙島的路,要穿過一片蠻荒古地,這是一段可怕的旅程!」

「如此說來,我們真的正在前往醉仙島的路上。」楊迪欣喜不已,這確實令人振奮。

但顯然,他們高興的太早了。

這片蠻荒古地的兇險,超乎他們的想象,在虛實難辨的背景中,隱藏著大量可怕生物。

不止如此,一些地方還保留著亂古時期的混亂秩序,那種地方亂流狂暴,道法秩序混亂龐雜,一般修士若是落入其中,身上的道基瞬間就會被撕裂,而後整個人的血肉之軀,都會被絞殺成碎片。

這種地方最是可怕。

一路上,楊迪他們看到了不少屍骨,有妖獸異獸的,還有人的,許多屍骨上,血液都不曾乾涸。

這裡真的是一片無序的世界,弱肉強食演繹的淋漓盡致,恐怕就算幽靈船上那些亡靈能夠進來,也不見得可以從容應付。

一些古老可怕的凶獸、凶靈,實力並不在那群強大亡靈之下,而且極其擅長利用這裡虛實難辨的環境伏擊。

很快,在沿途所經過的地方,楊迪八人看見了一些死狀甚是恐怖的屍骨。

那些死屍已經沒有了頭顱,但四周滿地卻有著大片破碎的頭骨和血肉。


乍一看之下,這些人死的時候,整個腦袋都開花了,那種場面想想都令人心寒。

而在血肉碎骨中,還有著一些黑色的金屬碎片,仔細辨認后,楊迪八人倒吸冷氣。

那竟然是幽靈圈破碎后的殘餘。

雪琳忍著作嘔,動用通靈筆展開了還原,透過模糊光影,他們看到了實情。

有人在此意圖用蠻力撬開頭上的幽靈圈,可結果,卻在發力的瞬間,幽靈圈炸碎。

隨著炸碎的還有一顆人頭。

這等場面簡直讓人毛骨悚然,楊迪倒還好,雪琳他們幾個也被迫戴著幽靈圈,此刻有種莫名的恐懼,彷彿被死神用鐮刀頂著脖子。

之後,他們又遇到了一些形形色色的死者,有人頭上的幽靈圈已經龜裂,但卻七孔流血,臨死前眼睛睜的很大。

還有人在幽靈圈上隔開了一個缺口,但眉心那裡,卻有著一個滲人的血洞,彷彿被什麼力量直接穿透了,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毫無疑問,這些人都是意圖摘下幽靈圈的,而且動用了各種辦法,手段也是有狂暴,有溫和。

但無一例外,全都遭遇了不幸,那個黑色的法器,就像是一圈魔咒,沒有任何辦法能夠破解。

身為煉器師,從進來之後,尉晨便在仔細研究這東西。

《今日要是上了大封推,將爆發2萬字以上,並且持續三天,懇請大家多多支持,推薦票,打賞和月票,多多益善,炫舞感激不盡,謝謝!》 最後尉晨得出答案,有些無奈道:「這東西自身其實並沒有那麼強,但有著一個致命的地方,它與我們的道基、人魂無縫捆綁,任何的手段,只要稍有差池,都會賠上性命!」

「世上怎麼會有如此魔物?」徐白悲呼道,這簡直是太邪惡了,不給人一絲掙扎的機會。

「在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了,但在上古,有著一些瘋狂邪惡的煉器師,劍走偏鋒,專門探索這類極端的器物。」尉晨嘆息道,任何一種職業的修士,都有好壞之分。

楊迪點頭,包括丹道領域,有些煉藥師同樣心術不正,專門煉製一些邪惡可怕的詭秘丹藥,用來控制別人,亦或實現某種可怕的目的。

但尉晨說幽靈圈無解,楊迪卻不這麼認為,他輕聲笑道:「其實,我有辦法替你們摘下這鬼東西來。」

「你真能摘下幽靈圈?」陸雨凡幾人驚呼,但隨後,幾人又滿臉惡寒。

哪怕是性格溫和的素素,也是不住的直搖頭,一幅恐懼萬分的模樣。

沒辦法,這一路上看到了太多死在幽靈圈之下的活人,潛意識裡,他們已經對這種魔物沒半點信心了。

而且從之前的所見所聞來看,幽靈圈不是隨意可以嘗試破解的,一旦出手,哪怕是小心翼翼,都會引發這魔物的反噬,最終賠上性命,而且死的很凄慘。

楊迪認真道:「我自然不會拿你們的性命開玩笑,眼下我最起碼有九成把握成功!」

「你真的可以?」雪琳驚喜不已,這妮子相當有膽魄,她第一個站出來道:「那你來幫我弄吧,就算死在你手裡,我也不怪你!」

但楊迪沒有答應,他坦誠道:「不急,我要有絕對把握才會出手,相信要不了多久。」

這番話,讓姑娘他們喜出望外,但轉念想想,他們又一陣低落。

雪琳黯然道:「那你有辦法破解自己身上的靈魂枷鎖嗎?」

「對對對,那東西好像比幽靈圈還要可怕!」素素直點頭道,那雖然是個好消息,但某人的情況與他們不同,能夠破解幽靈圈,並不代表能夠解除靈魂枷鎖。

事實上,他們之所以低落,那是因為在他們看來,靈魂枷鎖才是真正無解的。

那種東西,縱然是一族之主,都不見得有什麼辦法,幽靈圈雖然與道基、人魂捆綁,最起碼還是外在的。

而靈魂枷鎖,則是深深桎梏在了人魂中,任你實力再強,只要出髮禁制,都會瞬間魂飛魄散。

楊迪搖頭嘆道:「說實話,這個暫時我還沒有什麼辦法。」


在靈魂的領域,一切都太過深奧晦澀,靈魂契約之所以那般可靠,也正是因為這個。

雪琳大眼泛紅道:「那還是算了吧,我們自然不能丟下你單獨離開!」

素素、徐白他們幾個也是直點頭,這沒什麼好考慮的,他們既然出生入死,自然不能罔顧彼此間的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