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華放肆笑著,哪怕被槐木清兩名侍衛圍住,此刻也是絲毫不懼。

八品六鍛金身,在人間都是極為罕見的存在,更何況在這禁區。

別說這禁區邊緣地帶,哪怕王庭的皇城之中,在八品境比他強的也是極少。

蘇北此時也盯上對面一八品強者,直接迎了上去,將對方拖住。

哪怕對方實力不堪一擊,他卻不想快速結束戰鬥。

這些都是地窟武者,這裡多死幾個,人類可能就少幾分危險了。

他此行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讓地窟儘可能的亂起來。

等這些人死的差不多了,也該他出面來收拾戰場了。

畢竟楓葉城還是要破,至少得要這座王城的攻破,去釣一個人過來。

他的目的自始至終都不是挑起槐王域和楓王域的戰爭,有兩位真王在,一但戰爭有擴張趨勢,總會引起真王的目光。

他要的,是引起兩大王庭的戰鬥。

妖命王庭,才是他真正的目標。

ps:今日更新到,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

晚上聚餐喝的有點多,回來就睡了,剛剛醒了才碼字的,有點晚。得趕緊睡覺了,明天還要加班,難受。

7017k 而這時蘇林哲正好看了過來,他讀懂了妹妹的唇語。

蘇林哲被感動了,他的雙眼裡面有了淚花,這麼多年來,沒有人懂他為什麼和蘇父逗嘴。所有人都認識他就是一個調皮的孩子。

此刻,而只有自己的親妹妹,她竟然懂他。懂他這麼多年的故作堅強,懂他故意和蘇父唱反調。就為了他有點事情可做。

飯也吃好了。蘇雅今天沒有立刻上樓。

因為今天她有一件事情要宣布。這也是她剛剛才做好的決定。

原本蘇雅覺得參加奧數班這樣的事,不用和家裡人說。

但是經過剛才她彷彿明白了,身為一家人就是要分享,就是要把自己的喜怒哀樂告訴他們。讓他們可以有幸參加到你的生活中來。

第一次宣布這樣的事,蘇雅不知道為什麼有一些不自在。她清了清嗓子,雖然並沒有痰。這樣會讓她好受一些。

「爸,哥,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們商量一下。」

話落,還沒等她說事,就聽見蘇父:「雅雅,什麼事?是不是你們學校有人欺負你,你告訴爸,看我不弄死他,連我蘇慶海的女兒都敢欺負,不想活了。」

「不是。」

「是和學校有關的事。」

「恩。」

還沒等蘇雅繼續說道,就又被大哥蘇林哲打斷了,「對啊,妹妹,什麼好消息,是不是缺錢花,放心,錢哥有我是。」

「那個我報名參加了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竟賽。」蘇雅扔下了一個重榜乍彈。

終於把這句話說出口,蘇雅輕鬆了很多。這種感覺好像也不錯。

蘇林哲突然想起,前段時間蘇父給她說的妹妹成績不好的事情,今天正是好時候,順便也提一下。其實這段時間國外的學校他已經篩選好了,就看最後訂哪所了,怎麼也要讓妹妹自己挑一個喜歡的。

蘇林哲快速的翻到自己之前整理的國外大學的資料。

「還有妹妹,學校不好不要緊,等明年哥送你去國外的大學,只要有錢,你想上哪所上哪所,所以,在學習上千萬別有什麼壓力。京都一中你就當玩玩,開心就心了,別人說什麼你不要往心裡去,你有空看看,這是哥為你精挑細選的幾個大學。都挺不錯的。」

說著,就要把手機遞給蘇雅。讓她看看他為她選好的學校。

蘇父聽不下去了,這個兒子,好像根本沒有聽到女兒剛才說的話,他只好假裝咳嗽了一聲。

打斷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蘇林哲聽到咳嗽聲立馬轉頭看著蘇父,「爸,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是不是嗓子難受?不舒服早點說啊,家裡有沒有葯,我去給你拿。你等著啊。」

說完就要去找葯。

蘇父哭笑不得,這是哪裡來的話嘮,於是叫住他,緊跟著加重語氣的說道:「林哲,你妹妹剛才說她參加了國際奧林匹克數學比賽。」

蘇林哲還是沒有反應過來,我知道,就是奧數比賽唄,怎麼了。?

蘇父看了下兒子,那一副恨天不成綱的樣子。恨不得把回爐重造,不過,想了想這是自己的親兒子,」想要參加奧數比賽,先決的第一個條件,必須在全校民乃至班級成績優異。才有被選中的可能。」

一語驚醒夢中人。

蘇林哲有些跳腳了,「不是,我說爸,你前段時間不是說,我妹的成績慘不忍睹嗎?還是走後門才能上的京都一中,這怎麼一下子就參加奧數比賽了。」

蘇父的聽了兒子這話,這才想起,這段時間光顧著女兒接風宴了,好像忘記告訴兩個兒子,女兒現在的成績了。

不過蘇父才不會承認是自己忘了把這事告訴兒子們的,於是他看了一眼蘇林哲,淡淡的說道:「我忘了告訴你,你妹上個月月考,數學是滿分。」

蘇要哲驚的手機掉到了桌子上。

緊接著

「還有,你妹妹,這次考這個月月考,語文和數學是滿分。」

蘇林哲嘴大的能吞下一個雞蛋。

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立刻控訴到:「所以爸,為什麼這些你沒有告訴我?」

只見蘇父不慌不忙,一點也不覺得是自己錯了:「太忙了,我忘了。」

蘇林哲聽了有些暴怒了,自己老爸一句太忙了,我忘了,就讓自己今天在妹妹面前把臉面都丟光了,心裡想得妹妹成績不好,在國外幫她找幾個大學,自己剛才還傻傻的把選好的幾個學校告訴妹妹讓她挑選。

結果人家三門功課是滿分。就連他都從來沒有考過滿分。這不是學霸還能是個學渣。

不過欺騙他的是他父親,他又不能把他怎麼辦,只好端過傭人放在一旁切好的水果,大口大口的狠狠的吃著。

蘇雅看著大哥這樣,真的有些想笑。

不過她硬生生憋住了。

而坐在一旁充當背景板的蘇慧,全程的旁觀了剛才發生的這一幕,那氣的臉都變形了,還得面帶微笑,她恨蘇雅不光以前奪走了蘇父,這下連大哥也被她奪走了。

她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讓其他三個人看出不妥,而後面帶笑容對著蘇雅說道:「妹妹在這裡恭喜姐姐了。」

轉過頭又對著蘇父和蘇林哲說道:「爸,大哥,我要上樓練琴了。今年校慶,我們老師讓我單獨表演鋼琴。」

蘇父心不在焉的回復:「好,去吧。」

而大哥還在和面前的水果奮鬥著。沒有理她。

就見蘇慧的優雅起身,這才離開桌子慢步走到了電梯門口。

出了電梯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她氣的要發瘋,再也控制不住了自己的表情,」蘇雅蘇雅,我恨你。」,現在家裡人眼裡都是蘇雅,她在這個家快沒有地位了。

不能這樣,一定不能這樣。

她要做點什麼,她要改變這一切。

於是她拿起了手機,在通訊錄裡面找到一個沒有名字的電話號碼撥了出去。

「我需要你們幫我做件事。」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

就見她緩緩的開口:「價格好商量,放心。」

放下電話,蘇慧笑了,這一次她一定要讓蘇雅身敗名裂。 早上的天還是灰濛濛的,沒有一點生氣,大家起的很早,或許是今天要衝過蟲群的緣故,誰也沒有說話,早餐就這樣在沉默中完成。

蘇澤和小慶對視了一眼,他們也只能儘力保證大家的安全,至於生死,只能交由那該死的蟲子來決定。

汪含看了看手錶,打破了沉靜「我們準備出發吧」。

汽車的引擎被發動了起來。卡車打頭,這是之前商量好的,卡車的重量足以撞開擋路的蟲子,後面的車輛才好通過。

蘇澤招呼所有的孩子盡量的往車廂的中間靠,他和梁玉希站在車廂最左邊,小慶和牛馬兩人站在右邊,另外三個男生在車子尾部,手裏拿着武器,防止蟲子衝上來。

卡車發動了起來,宋金剛把油門一腳踩到底,卡車如同一隻奔騰的巨獸,開始在高速上衝刺,麵包車緊隨其後。國道兩邊的景物在蘇澤眼中飛速掠過,風像刀子般刮著,很快,他就通過車廂上的窟窿看到了前面的蟲群。

蟲子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多,粗略看過去大約有十隻,再仔細看,像是放大了很多倍的蟑螂,後背和六肢上長滿了結晶般的倒刺,油光鋥亮的棕色蟑螂看得蘇澤一陣噁心,這是他最害怕的蟲子,旁邊的梁玉希更是直接縮到了後面。

扎堆的黯晶蟑螂發現了咆哮而來的龐然大物,根本沒有避開了意思,而是選擇正面迎了上來。

宋金剛踩死油門,對着迎面而來的蟑螂,閉上了眼睛。一股黑血賤在前窗上,宋金剛睜開眼,就在他以為擋路的蟑螂已經被壓死時,他突然發現,卡車的速度慢了下來。

一隻黯晶蟑螂突然從車前跳了出來,趴在前窗上,宋金剛被嚇了一跳,蟑螂用他的頭部狠狠的往前窗上砸,三兩下就把前窗玻璃砸的滿是裂紋。

宋金剛握緊方向盤,胳膊上青筋浮現,踩着油門,希望能夠把它甩出去,副駕駛的師傅拿出榔頭,擋在身前,兩個人都知道,這時候已經不能再退縮了。

玻璃被撞出缺口,碎裂的玻璃渣打在兩人臉上,兩個人閉上眼,蟑螂把頭塞了進來,兩條長長的觸鬚掃在兩人臉上,兩個人渾身發抖,副駕的師傅終於忍受不住,大叫了出來,拿着榔頭就往蟑螂頭部砸去。

榔頭在蟑螂的頭部砸出一個小小的凹陷,不僅沒有讓他受傷,反而激怒了它。它用口器乾脆的腰斷了副駕師傅的脖子,把頭叼了出來,宋金剛看着同伴的人頭,趁著蟑螂進食的短暫功夫,終於讓車子重新啟動了起來。

卡車的加速一下子把黯晶蟑螂甩了出去。此時後面的車廂才是真正遇到了麻煩,足足四隻蟑螂奔著車廂而來,看着它油光鋥亮的棕色後背,泛白的腹部,六條粗壯的枝幹,上面長滿黯晶倒刺,蘇澤只感覺胃裏一陣翻江倒海,更別說上去跟它肉搏了。

藤蔓從蘇澤手背上冒出,阻攔著朝着左側車廂而來的黯晶蟑螂,他趕緊把蟲肢劍扔給牛海嶺。右側的三人用武器隔着鐵皮車廂暫時攔住了兩隻蟑螂。

宋金剛小心翼翼的擦拭著時不時滋到臉上的血,不是黯晶蟑螂的,而是他的同伴的,他直愣愣的盯着前方,不敢側過頭去看那具無頭屍。卡車的雨刷在前窗上搖擺,卻怎麼也刷不掉黑色血液中的那一抹紅。

藤蔓分別攔住左側車廂外的黯晶蟑螂,但是任由再怎麼抽打刺擊,也只能在它的外殼留下一些不大的傷痕,反倒是藤蔓被它身上的黯晶倒刺屢屢傷到。

梁玉希知道小慶那邊已經陷入了危機,即使有牛,馬二人幫助,也很難長時間抵擋,如果車廂側面被蟑螂撞破,那整個車廂的孩子都要遭殃。

她拿起自製的長刀靠到車廂邊上,黯晶蟑螂扒著車廂的邊,用六條腿與想擊落它的藤蔓相互糾纏,時不時的把鐵皮車廂打出幾個窟窿,梁玉希趁勢拿着長刀扎在蟑螂的頭部,可惜刀子根本戳不破它堅硬的頭甲,反倒把刀子彈開,只留下一個淺淺的白印。

蟑螂不僅沒有受到傷害,反而被大大的激怒,把藤蔓打的連連後退。

「先殺了旁邊那隻蟑螂」梁玉希喊道。

蘇澤知道不是猶豫的時候,藤蔓立馬纏住了旁邊的那隻蟑螂,開始絞殺,藤蔓雖然被它身上的倒刺刮傷,但是蟑螂的外殼很快就出現了裂紋。

梁玉希那邊的蟑螂沒了藤蔓的牽制,即刻一躍而上,帶着黯晶倒刺的前肢直接插入了梁玉希的左肩。

「小慶!」蘇澤喊了出來,再也顧不上對蟑螂的畏懼,提着長刀沖了上去。

長刀斬在蟑螂的頭上,終於穿過了相對薄弱的頭甲,蟑螂趕緊把兩隻腳抽出來,鋒利的倒刺帶出了大片的血肉,小慶及時把手掌覆蓋在她的傷口,穩住了傷勢。

六隻腳外加兩隻觸鬚,蘇澤的自製長刀還陷在蟑螂頭裏,很快蘇澤應付不過來,只能不斷躲避著蟑螂的襲擊。

旁邊的黯晶蟑螂身體已經被藤蔓絞的吱吱作響,它費儘力氣掙脫藤蔓,鬆開腿,從車廂邊落了下去。蘇澤這邊的局勢剛開始好轉,車廂的另一邊就出現了問題。

牛海嶺拿着鋒利的蟲肢劍,再加上拿着自製長刀的馬華遠,還有剩下的幾個男生勉強抵住兩隻黯晶蟑螂,沒讓它們上來。可是看到對面的同伴差點被擊殺,兩隻蟲子立馬變得暴躁起來。

一隻蟑螂纏住牛,馬二人,另一隻蟑螂瞬間發力,頂開陳加覺,趁機竄到車廂上。陳加覺看着蟑螂從自己頭頂一躍而過,隨後重重的砸在車子上。

孩子們驚恐的四散開,但是緩過神來的黯晶蟑螂很快咬向了面前的呂蓮和王可凡。

陳加覺想要上前攔住蟑螂,可是身體卻開始不聽使喚,不自己面對蟲子,永遠無法感受到那種恐懼,這個往日生活在蘇澤和梁玉希羽翼下的孩子只是稍稍猶豫的功夫,兩隻觸角已經分別洞穿了呂蓮和王可凡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