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這才想起來齊軒當時進門時說的話,他說,慕雲姐姐也還沒吃飯呢……

想到這,楚河就有些喪氣!自己竟然疏忽了她……

「我師妹呢?」他強撐著身子,又坐了起來。

「你師妹啊,被你的臭臉給氣跑了唄!」齊寧邊吃邊感嘆道。

「她……沒事吧?」


「哎!那你呢?你沒事吧?」

楚河被齊寧問的一愣,似乎沒懂他的意思。

「嗯?難道……睡的太久,把腦子睡壞了?」齊寧說著,將吃了一半的碗放到了一旁的矮桌上,伸手去摸楚河的額頭。

「別鬧!你到底要說什麼?」楚河哪裡肯被他摸頭,一把打掉了他伸過來的爪子,有些賭氣的說道。

「我只是想說,你變傻了!以前……你可不是這麼跟我說的!你說無論如何,讓我幫她!」

楚河沒想到齊寧會將自己過去說過的話又說給自己聽,一時間明顯愣住了。

可是隨即,他卻彷彿醐醍灌頂一般,鬆了口氣。

「你說得對!」 齊寧見楚河不再鑽牛角尖,嘴角難得掛上了一絲溫柔的笑意,拿起碗又繼續吃了起來。

「這是我師妹的,你吃了她吃什麼?」楚河卻不高興的嘟囔道。

齊寧被他的話噎的眼角一跳,反而加速的吃了起來!

楚河見他這樣,嘆了口氣,知道他這是又跟自己較勁呢!

「不管怎麼說,謝謝你!」

重生之星光天后 ,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謝我什麼?」

「謝你費力救醒我……也謝你,替我照顧她!」楚河的嘴角掛著一貫的笑意,閉上了眼睛。

齊寧知道他心裡已經想明白了,也就不再多說了。

其實他知道,就算自己不來勸,以楚河對蕭慕雲這麼多年如兄如父的情誼,遲早也會想明白的。

畢竟仙尊這一脈,都心大!

他可不信仙尊那老妖怪,會不知道自己撿的徒弟有魔族血統!

只不過以他的性子,即便是知道了,他想養也還是會養的!

沒什麼區別!

就像他師父說的,仙尊明知道林皓是魔星降世,卻沒在第一時間祛除這個隱患,反而縱容蕭慕雲收徒。

那就是說他早料定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而他,選擇順心而活!

也只有像他那麼傲然自負不管不顧的人,才敢為這天下大不為之事!

「你師父……很好!」過了許久,就在楚河差點睡著的時候,齊寧才留下了這句話,離開了。

楚河聽罷,嘴角攢著笑意緩緩的進入了夢鄉。

他知道齊寧此話,一語雙關!

而只要有他這句話,自己就可以放心的休息了!

眼下自己必須休息,好好養足精神!

既然是師妹的心愿,自己做師兄的,自然要儘力幫她達成了!

哪怕這很難!哪怕前面有萬千險阻……

可是即便再難,又怎麼比得過他們一門四人的重聚呢?

當蕭慕雲溜回來看楚河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個在睡夢中仍是一臉笑意的男子。

看到師兄的眉頭舒展開了,蕭慕雲心中的不安彷彿也消散了一些。

接下來,就是營救小羽的計劃了!

只要能把小羽救回來,自己就可以帶著師父去靈界!

也只有有師兄和小羽在仙界坐鎮,自己才能走的安心!

也只有他們,才會幫助自己……保住哥哥的性命!

想到這裡,蕭慕雲只覺得心中愧疚難安!

自己實在太自私了,明知道仙界因為大戰損失了多少性命……

可是自己卻只想保住與自己親近的人!

難怪那些激進派的人恨自己……

可是為了仙界和魔界未來,這個惡人,恐怕只能自己來做了!

等到一切塵埃落定,哪怕要自己以死謝罪,也絕無二話!

下定了決心,蕭慕雲幫楚河又掖了掖被子,這才起身離開了。

她來的匆匆,去的也匆忙。

因為,蘇哲剛派人給他傳了口信,白誠玉要回來了,約她一起去接人!

出了院子,蕭慕雲看了眼天色,便沖著傳送陣的方向走去。


可是她沒發現,這一路行來,除了齊寧的院子外,一直都有人在跟蹤她!

那雙陰毒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著她,卻絲毫沒有泄露出自己的殺氣來! 單看外表,那似乎是一個陌生的仙界男子。

只見他跟著蕭慕雲七拐八拐的,就來到蘇連壁的院落外。似乎是一直在尋找著合適的下手時機!

可是這一路上或多或少的都有人在,甚至還有巡夜的侍衛穿梭不息!

直到他見蕭慕雲進了院子,目光一沉,很快翻牆跟了進去。

蘇連壁住的這個院落很大,蘇家如今不少醫師都住在這邊跟著蘇連壁觀摩學習。

但是,只有蘇連壁住的這件院子周圍,隱隱讓他覺得有些不安。

總覺得有視線在看自己,那個男子狐疑的看了看周圍,卻沒看見人。

終於,在蕭慕雲踏進院子的瞬間,周圍不再有第二個人在場!

男子似乎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而蕭慕雲似乎也有意的給他製造機會一般,沒有直接進屋,而安靜的在院子里篩選起了藥材!

男子悄悄的摸到門邊,趁著夜色的掩蓋,他咽了口口水!

雖然覺得心中的不安越來越重,可是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若是錯過了……

正當他眼中露出狠絕之色,打算拼一次的時候,突然有人在背後戳了戳他。

男子心中大驚!回頭看去的瞬間,卻只覺得脖子一涼!

接著,眼中黑影一閃,他的位置就已經從門邊那個離蕭慕雲最近的角落,移動到了院中的某棵樹上。

他震驚不已,可是還不等他叫出聲來,卻聽到有些遲鈍的咔嚓一聲輕響。

隨即,他的視線中又出現了蕭慕雲的身影。

她似乎已經選好了自己要的藥材,拿著藥材就往其中一間亮著燈的屋子裡走去。

男子驚覺自己已經錯失了機會,可是他大睜的雙眼中,卻已經隨著緩緩底下的頭一起,失去了生機。

原來竟是脖子被生生扭斷了,整個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轉!

看那角度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利落非常!一看就是箇中好手!

而此刻,屋內的蕭慕雲卻絲毫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自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早已深陷危險之中,只是拿著葯杵專心致志的搗著葯。

而那個提溜著刺客的黑衣男子身邊,卻已經閃出了另一個同樣身著黑衣的男子。

「這是今日的第幾個了?」

「三。」


「他們倒是前赴後繼,絲毫沒有收斂。」

「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這次是沖誰的?」

「蕭慕雲。」

「不是仙尊就好……先處理好屍體。」

「是!」

兩個黑衣男子位置交互,那個提著刺客的黑衣男子,轉瞬便不見了身影。

過了一會,那個男子又回來了。

兩人對視一眼,那個臨時過來頂替的男子又失去了蹤影。

而留下的黑衣男子,則看了看屋子中那倒映著窗上的倩影,緩緩的在樹上蹲了下來。

心中似乎終於對蕭慕雲提起了點興趣。

此時幫助了蕭慕雲的男子,正是早先幫助過蕭慕雲的隱七。

自打上次他被派去救蕭慕雲,他就開始觀察她。

不得不說,之前他雖然也對這個傳聞中的蕭仙子有所耳聞,但是這個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卻並不是人們傳言中的樣子! 她看起來除了一頭銀髮與人不同外,大多數的時間裡,更像是一個普通的醫師。

不過隱七卻知道,這段時間裡,她做了許多事,而幫著治病救人只是其中最最普通的事情。

她真不愧是那個仙尊的徒弟!

若非自己日日跟著她,誰又能想到,如此一個弱不禁風的美貌女醫師背後,竟然還藏著如此大的影響力!

不多時,蕭慕雲從院子里走了出來,繼續向著傳送陣的方向走去。

隱七給同伴打了個手勢,也立馬隱身於暗處跟了上去。

——

蕭慕雲走到傳送陣的時候,蘇哲已經在了!

看起來剛好比她早來一步。

「慕雲,等你好久了!怎麼才來?」

蘇哲見她來了,眼中笑意盈盈的,一眼望去,只覺春風拂面桃花盛放!

「阿哲,不好意思!我剛才路過連壁老爺子那,順手做了個東西,所以來晚了!」


「我說呢,你又做了什麼?」

「就知道你要問的,喏,就是這個!」

「嗯?這不是……」

「對,是安眠藥。」

「你做這個幹嘛?」

「是給誠玉用的,我猜他這次回去,一定許久沒休息了。等一會咱們忙完,讓他回去服下,好好睡一覺!」

「你好偏心啊,怎麼只給他做不給我做?」

蕭慕雲見他這樣,笑了笑,從手裡又拿出了一份同樣的葯搖了搖。

「你的不是給你了嗎?」

蘇哲見狀,輕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超體聯盟

「少爺,時間差不多了!」

「嗯,那咱們先退開兩步吧。」

蘇哲拉著蕭慕雲往後走了兩步,剛巧傳送陣就突然的亮了起來!

耀眼的光芒在夜晚顯得絢麗奪目,蕭慕雲幾人微微抬手擋住眼睛,好在光芒轉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