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他也曾被隔絕過,遠離三華,孤身一人。但那種經歷,長不過百餘載,短只是數年。

而這一次,在黑洞之中,他的時間過得較慢,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外邊的時間流逝得很快,足有近千年。

沒有自己的千年之中,馨蘭她們也不知道是如何撐過來的!

此時陸昊對人族的處境已經更了解,也很清楚仲孫馨蘭她們身上所面臨的壓力。

顧不得別人的目光,他身體一閃,下一刻,出現在仲孫馨蘭與李勝男身邊。

然後,一個大大地擁抱將這二人抱了起來。

感覺到他身體傳來的溫暖,二人才確認,這不是幻覺,被認為已經殞落的陸昊本體,活著回來了!

「你怎麼這麼長時間……」

「讓我擔心死了……」

兩人不約而同,將牽挂的話吐了出來,但都只說了一半,然後止住。

現在還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等回到了三華星,再將自己的思念傾訴出來也不遲。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容易完蛋的!」雲龍王怪叫一聲。

「若是二哥三哥,能夠看到你回來,那該多好!」槍屠也念起了自己的兄弟們。

陸昊向著雲龍王一挑拇指,然後又對槍屠拱了拱手。

那邊被他的飛梭擋住去路的凶丘、百足,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明白了來者是誰。

「陸昊,你沒有死,你不但從天荒劫因手中逃脫,而且還擺脫了黑洞?」

百足在陸昊的神念波動之時,其實就已經認出了他,只不過不敢相信罷了。

那一戰,它在將傳送定位之陣扔出之後,撒腿就逃,遁出億萬里遠,但並沒有直接離開。

因此,它是在確認陸昊被黑洞吸走之後,這才回歸魔族的。

可是陸昊不但無恙,而且重新回到了它的面前!

「你們別哭了,我先解決掉一些舊怨新仇,然後再和你們說說別後之事。」陸昊輕輕拍了一下仲孫馨蘭與李勝男。

他推開二女,然後轉過頭來,下一步,就出現在百足與凶丘面前。

那邊的照修見此情形,暗道不妙:「陸昊神王,現在情形不對,我們與魔族,需要聯手……」

話還沒有說完,照修就看到百足毫無反抗之力,被陸昊一把抓住。

陸昊甚至沒有動用法相巨人,只是憑藉本體,就直接抓住了百足!

下一刻,百足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轟的一聲,化為宇宙之中的灰燼,它體內積蓄多年的能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靈力風暴眼!

「聯手……」照修口中獃獃地重複了一遍這個詞,感覺自己有如夢中一般。

而且,是惡夢!

堂堂原始魔神,就算不是陸昊對手,也應當可以和陸昊你來我往戰個幾回合啊!

陸昊抓住百足,竟然問都沒有問一句,直接抓爆,殺一個原始魔神,殺得如此乾脆利落,恐怕在這一紀元星宇誕生之後,還是第一位!

同時,照修還感到極度的恐懼。

他心中有數,百足比自己略差,但也不會相差太多,自己打一個百足沒有問題,面對兩個百足,恐怕就只能自保。

可這麼強大的百足,在陸昊的手中,卻連螻蟻都算不上!

他的目光一轉,轉到了凶丘身上。

而凶丘的六對眼睛,這一刻瞳孔都收縮得象針一般,也是二話不說,直接撕開虛空,就要逃走。

空間分明被撕開了,凶丘分明都邁出步子了,可是陸昊下一刻又出現在它的面前,正好擋住了空間裂縫。

淡漠的目光,與凶丘那六對眼睛里的驚駭相遇。

「有熊神王……不,軒轅聖帝,竟然死在你這種東西的算計之下。」

「近半人族,竟然死在你這種東西的布局之下!」

比起百足要好,陸昊總算是給了凶丘一點回應。

但也只有這一點回應,下一刻,轟的一下,凶丘同樣爆開,化成星宇之中的一道靈氣狂飆。

兩個巨大的靈氣渦旋,一左一右,位於陸昊的兩邊。

此時陸昊回過臉,看著照修,面無表情。

「這位陛下,你剛才說什麼來著?」陸昊問道。

「我說……我說……」


照修這個時候,還能說什麼?

魔族原始魔神中的三位領袖之一,讓人族千百萬年間都聞風喪膽的凶丘,就這樣給陸昊抓爆。

他還能說要和魔族聯手,誰知道陸昊下一刻,會不會把他也抓爆來?

而且從陸昊的這個態度,他不難判斷出,陸昊對於與魔族聯手之事,根本不感興趣。

雖然照修覺得陸昊的這種做法,是不顧大局的愚蠢之舉,可這話,他也不敢現在對陸昊說出來。

喃喃了好一會兒,照修臉色灰敗,拱了拱手:「恭賀陸昊神王回歸,這個消息,我會儘快傳出去的!」

「那我就不留閣下了,如果有暇,閣下替我傳個消息給魔族,我過段時間,會穿過黑宇要塞,去對面的有熊大星域看看。」

照修愣了一下:「黑宇要塞對面不叫有熊大星域……」

「從今天起,黑宇要塞對面,就是有熊大星域、刑天大星域、玉恆大星域,屬於人族領地,一個月內,魔族必須退出,否則,死。」陸昊淡淡地宣告。

魔族目前只剩餘四個大星域,陸昊一口氣剝奪了其中三個! 這是逼魔族死戰!

別說魔族不可能將它們僅剩餘的四個大星域中的三個交出來,就算它們答應了這個條件,也無法在一個月內撤離!

照修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憤怒,強笑著道:「陸昊陛下,這件事情,還要從長計議,我們需要藉助魔族的力量對抗天荒劫因。」


陸昊用一場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彷彿看的不是一個神王強者,而是一個愚蠢的小丑。

「陸昊陛下有意見就直說,我們現在需要的是坦誠相待。」

「閣下也是人族神王,但我不知道,在這種情形下,你怎麼還會想到藉助魔族的力量。把荒天劫因弄到人族這邊的,是魔族;乘火打劫要奪我們諸天大星域的,是魔族……這樣的魔族,你還想與他們合作?」

「可是不合作怎麼辦?」

「當然是殺,面對天荒劫因,魔族都知道舉族之力來奪黑宇要塞,你就不知道集合全部人族神王之力,去奪魔族星域?」

陸昊這話,讓照修神王呆了。

確實,從一開始,他所想的,就是如何對付荒天劫因,卻從來沒有想過,不管荒天劫因,去奪魔族的地盤!

當初人族第一、第二次與荒天劫因大戰時,都聚集了數十位神王強者,如果用這些神王強者去對付魔族,不敢說擊敗魔族,至少兩敗俱傷是可以的。

人類完全可以憑藉自己超過魔族的戰爭潛力,逼得魔族妥協屈服!

「如果你們把魔族打痛打怕了,它們自然就會主動要求合作,豈不比你上門去求它合作要好得多?以妥協求合作,則合作必不成功,以鬥爭求合作,則合作必長久!」

陸昊的話,象一記記耳光,狠狠抽在了照修臉上。

此前他還總能夠以「顧全大局」、「為了人族」來為自己辯護,可是陸昊的觀點,讓他意識到,他此前種種妥協退讓,實際上根本換不來想要的結果。

「你……你真想反攻魔族?」好久之後,他才開口道。

陸昊雖然厲害,能夠擊殺凶丘與百足,但照修看來,應當還比不上荒天劫因,也未必能和整個魔族相抗衡。

「為什麼不呢?」陸昊輕聲說道。

這一句話,就直判三個大星域中的魔族滅亡。

照修再沒有多說什麼,今日他可謂顏面喪盡,已經無顏再呆下去了。

陸昊回歸的消息,隨著照修的離開,瞬間傳遍了整個星宇。

近千載之前,陸昊晉陞神王,被認為是人族最具傳奇色彩的神王之一。

而他直接或者間接擊殺四位原始魔神,特別是孤瞳、沸魂這兩位沾滿人族神王強者鮮血的原始魔神,這一戰績,更是驚天動地。

現在,陸昊不但回來,並且在來的同時,就製造出震驚星宇的大戰:屠滅半個諸天大星域的魔族,擊殺比孤瞳沸魂還要強大的凶丘!

人族的每個星球、大陸,都在傳播著他的名字,而魔族那邊,也立刻得到了消息。

黑宇要塞,在人族讓出之後,現在已經成為了魔族向諸天大星域進發的大本營。


原本魔族是源源不斷地從這進入諸天大星域,但這段時間,情況逆轉過來了,一個個面色如土失魂落魄的魔族,從諸天大星域撤到了這裡。

主宰大廳中,五位原始魔神,一個個神色冷竣。

「現在怎麼辦,真的將黑宇要塞拱手交出?」一位原始魔神問道。

「只有我們威脅人族,從來沒有人族可以威脅我們。」另一位原始魔神憤怒地道。

「可是凶丘與百足死亡的玉屏,你們都看過了,這是照修傳來的,你們自問,誰能在那位陛下手中逃脫?」第三位原始魔神則是苦笑。

所有的原始魔神都閉口不語,它們自問能與百足不相上下,但面對三巨頭之一的凶丘,它們都不是對手。

可是凶丘在陸昊手中,也毫無抵抗之力!

「這個傢伙,比起天荒劫因還要恐怖,人族已經不需要和我們聯手了,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撤退……該死,如果天荒劫因是個有理智的傢伙,我們甚至可以和它聯手!」

第四位原始魔神在許久之後幽幽地說道。

陸昊,是一個可以將原始魔神逼得與天荒劫因聯手的人!

「立刻下令,全部撤退吧,不僅此黑宇要塞,還有後邊的星域,陸昊絕對不會給我們太長的時間,他要報復……」

魔族的原始魔神,完全陷入絕望。那些普通魔族,則沒日沒夜詛咒著陸昊,但是它們對陸昊有多痛恨,人族這邊對陸昊就有多麼愛戴!

「不要擔心,陸昊神王回來了,我們人族必然能夠延續!」

「是,雖然我們暫時離開玉硯大星域,但是,有陸昊神王的帶領,我們終究會回來的!」在即將面臨天荒劫威脅的玉硯大星域,一艘脫離的飛梭上,有人這樣對話。

在無盡的虛空中,一支本來正在遠離諸天大星域的飛梭隊伍,突然停了下來,似乎在旗艦之上,發生了高層之間的爭執。

片刻之後,旗艦飛梭上一個人的聲音傳遍整個飛梭隊伍:「諸位,陸昊神王已經奪回了諸天大星域,我們可以返航,不用再背井離鄉了!」

先是短暫的沉默,然後歡呼之聲,瞬間席捲整個飛梭隊伍。

原本籠罩在這支飛梭隊伍中的壓抑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振奮。

旗艦飛梭之中,展南飛回過頭,對著身後的顧懷恩一笑:「懷恩,當初……你能想到嗎?」

顧懷恩搖了搖頭,誰能想到,他們天劍宗——當時還叫赤劍宗,無意中結下一份善緣的年輕武者,現在竟然有如此成就!

「多虧老祖,若不是老祖,我們就與這樣的絕代神王失之交臂,哪裡會有今日!」顧懷恩說道。

「呵呵,當時我也不曾想到,這個年輕人能到這個地步。他成為神王境,我可以猜得到,但成為人族的希望之光……」

說到這,展南飛將目光投向諸天大星域的方向。

如同他所說,陸昊已經成為了人類的希望之光。

在一個個星域,一艘艘飛梭第一時間啟航,飛向諸天大星域,飛向三華星。

而此時陸昊,在三華星上與親友們團聚了好幾天,然後趕到神殞群島。

在神殞群島的一個巨大地洞之中,他的分身歸墟巨人,正在其中昏迷。 這個巨大的地洞,向下延伸,一直到千丈以下的大海之中。

歸墟巨人便躺在海底的一座海溝中。

陸昊邁步所至,海浪為之分開,當他來到歸墟巨人身前時,面色之中,有些悲戚。

感覺上,彷彿是自己死過一回般。

不過這悲戚稍縱即逝,陸昊臉上又恢復了自信的笑容。

「怎麼樣?」

他的身邊,李勝男與仲孫馨蘭一左一右,同時向他問道。

而陸曦淚眼汪汪:「哥,你一定要把哥哥救醒!」

這當初的小姑娘天賦比陸昊還好,雖然沒有陸昊那麼多奇遇,但現在也是真神境強者。

因為總是這個分身在照顧家裡,所以她和陸昊的分身感情極深。

陸昊疼愛地撫摸了一下她的頭髮,笑著說道:「哥當然要救哥哥,這可是自救呢。」

一邊說,他一邊用神念掃描著歸墟之體。

一掃之後,他眉頭微微皺了下,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