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何必抽刀,揮舞,一刀,又一刀……

刺啦~

刺啦~

刺啦~

……

眨眼間,便揮下來十幾刀,每一刀,都似乎要拼盡全力,必要打出一擊致命的氣勢來!

季柚的聲音,清脆中帶着一絲絲暗啞:「他必須去,因為他要掌握主動。要趁著老黃牛演戲的這段時間,爭取給予老黃牛更多的傷害!」

12級的星獸有多強?

在此之前,季柚其實是沒有什麼概念的,但經歷過兩隻12級蚊子的威脅之後,季柚才算是真正體會到12級星獸的強大。

而,12級的蚊子,卻也只是頂級星獸之中實力較為普通的而已,因為蚊子的身軀瘦小且脆弱,這註定了蚊子無法跟敵人打近身戰,只能依靠速度去奇襲。

但這頭12級的老黃牛明顯與蚊子不一樣。單單看它竟然只憑藉身體的堅韌度,便能硬扛下空間重疊的壓力,便可想而知,它那皮粗肉糙的身軀,到底有多強悍了!

所以,對待這樣的傢伙,必須要慎之又慎。

在季柚與柳扶風、岳棲元等人交談之時,那團血肉模糊的老黃牛,顯然還是打算繼續裝死。

就在這時,何必的刀,忽然之間,發出一聲清脆的『砰』!

柳扶風的手,瞬間攥緊!

「刀口裂了。」

「刀壞了。」

「糟糕啊!」

「這頭牛,也太皮實了點吧?不,這不叫皮實,這叫刀槍不入!」

「丟一顆炸彈,會怎樣?」說完這句話,岳棲元死死盯着監視器裏面的何必學長,就見何必學長將豁口的刀,一把扔了,然後從隨身的武器匣里,掏出一枚炸彈,往老黃牛的傷口裏扔去。

就在這時,岳棲元明顯感覺到老黃牛那幾近於無的精神波動,陡然飆升!

嗖——

便在那一刻,炸彈還沒有點燃,便被一股突然而來且無形無質的外力干擾,給一下子定格在原地,然後,那枚炸彈,便被扔到了X-N3848號的方向——

岳棲元瞳孔猛地一縮!

X-N3848號的位置,距離老黃牛的位置太近,幾乎沒有退後的餘地,且通道壁十分窄小,他們逃無可逃。

在這樣的緊急時刻,季柚不慌不忙,第一個時間加大了防護罩的能量供給,接着,岳棲元便將季柚將飛船的機械探測臂伸展出來,一把接住了這枚炸彈。

岳棲元:「???」 其實即將要倒閉的麵粉廠,正和他的胃口。員工們都有製作麵粉的經驗,而且廠房裡也有現成的機器,在合適不過了!

看著林辰軒離開的背影,那幾個中年婦女又開始議論了起來……

「你看啊……人家辰軒可真有本事,竟然又開個麵粉廠!」

「他嬸子啊!你能不能幫我問問,辰軒那裡還收不收人啊?我也想去他那裡打工……」

「哼!你們懂什麼!我看這個林辰軒過不了多久就會破產的!年輕氣盛,張狂不了多久的!」一個中年婦女冷眼說道,心裡很不是滋味!

她叫李翠,也是青陽村的人,他兒子叫張明,在大城市打工,一個月的工資有七八千呢。村裡的人都羨慕不已,幾乎都誇他兒子有出息,有本事,有能力,可自從林辰軒五畝地的西瓜賣了十萬塊錢之後,就基本沒人誇他兒子了!

人家林辰軒五畝地的西瓜,就能比的上她兒子一整年的工錢了,還有什麼好誇的呢?所以李翠就特別的仇視林辰軒……覺得林辰軒搶了自己兒子的風頭。

「你懂什麼!人家林辰軒現在光靠往萬福樓送菜,賺的錢就比你兒子一年都多!!」大嘴嬸不服氣的辯駁道。她平時很看不慣這個李翠,整天在村裡顯擺她兒子有多好,多好,真是太噁心人了!

「我覺得大嘴嬸說的有道理!辰軒這半年來,賺了至少有幾十萬了吧?就算賠錢,也能賠的起!」另一個中年婦女開口說道。

「哼!一個靠打激素種菜的人,我看他能張狂多久!你們等著把,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被抓起來的!」李翠冷哼道。

「難道你們沒看新聞嗎?西瓜的生長期大約有100-110天,西瓜長到四五斤重的時候,把一種生長激素用噴霧器噴到瓜身朝外的一面。一打,西瓜就長得快了。每顆西瓜能多長1公斤,而且可以提前上市。提前上市的價格往往比較高,這樣利潤就比較大。」

「還有蔬菜,一些地方的農民在黃瓜、西紅柿、辣椒等蔬菜的生長過程中,都用植物生長調節激素,西紅柿、黃瓜、蘿蔔等蔬菜,剛買回家時品相良好,放一段時間有些便出現變形、變色,看起來怪嚇人的,聽蔬菜專家說,主要是菜農在幫助西紅柿坐果時,使用人造植物激素濃度過大;黃瓜變成「大肚瓜」,是因黃瓜在存放過程中,瓜頭的種子繼續生長,並釋放出天然植物激素刺激瓜體營養向瓜頭集中,形成頭大把小的外形。」

「我看林辰軒種的蔬菜,這麼大,這麼好,一定也是用了激素,你們就等著看吧,他一定會被警察抓起來坐牢的!」

「哎呦,李翠,你可真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啊!你怎麼知道人家辰軒打激素了啊?人家明明是用草藥種植的!要不然你覺得萬福樓會花大價錢收購嗎?」大嘴嬸冷聲說道。

「大嘴,林辰軒給了你什麼好處了?你怎麼處處為他說話呢!還用草藥種植,我活這麼大,還沒聽說過有人用草藥種植蔬菜呢!他一定用的是激素!」李翠冷笑道。

「我看你就是嫉妒人家!覺得你兒子被人家比下去了是不是?人家林辰軒再怎麼說也是老闆,你兒子在厲害,也是跟人家打工的!無論你怎麼嫉妒人家,也改變不了林辰軒成功的事實,怎麼?你不服氣啊?不服氣你怎麼不去報警?真可笑!」大嘴嬸冷聲說道。

「我覺得大嘴嬸說的對,萬福樓怎麼可能會收購有激素的蔬菜呢!去萬福樓吃飯的人,可都是大人物啊!李翠,你就別嫉妒人家了!大嘴說的對!你嫉妒他,也改變不了林辰軒賺錢的事實!」一個中年婦女開口說道。

「李翠,你是不是覺得你兒子被林辰軒比下去了?心裡不舒服啊?哈哈,別有這種想法,你兒子現在連跟林辰軒提鞋的資格都沒有了!就算二愣子那個傻小子,待在林辰軒身邊,都賺了八千多塊錢呢!比你兒子賺的都多!」另一個看不慣李翠整天顯擺的中年婦女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你們……哼!一個靠著打激素髮家的人,我嫉妒他幹什麼!你們以為我不敢報警是不是?等著,我明天就報警,讓警察把他抓起來!」聽到了眾人的打擊,李翠臉色一會紅,一會白,那還有臉待在這裡啊,氣沖沖的就離開了!

眾人看著李翠離開的身影,不停的譏諷嘲笑,誰讓她平時在村裡一直顯擺自己的兒子?現在好不容易有個能打擊他的機會,眾人怎麼可能會放過呢!

。 甄洛神既願當眾示愛,那此人必是她心中所屬。

如若不然,她縱死,也不願如此自毀名聲!

若是能讓女兒有個好歸屬,還能救甄家於水火。

如此兩全其美之事,他沒有理由不答應!

此刻經由甄自在確認,引起一片嘩然。

「我腦袋有些不夠用了,這小子什麼人啊,這麼牛!?」

「還敢叫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兄弟教訓的是,能有蒼龍卡的,那都是祖宗!!!」

咔嚓!

忽而,台上傳來一聲異響。

眾人望去。

只見楚楓已將那一紙婚約撕毀。

旋即,楚楓扭頭望向慕容長生,道:「你們慕容家,可以滾了!」

此時,已無人再敢譏諷楚楓不自量力。

在場的人里,沒有一個傻子。

這個時候他們都已經明白,楚楓也是個不得了的人物。

他與慕容家之間的糾葛,不是他們能夠插嘴的!

慕容長生此時被氣得臉色微微發紫。

怒氣十足的他,已起了殺機。

此時,台下的慕容復陰沉著臉,喝道:「長生,我們走!」

「父親!?」

慕容長生萬分委屈。

「走!」

慕容復憤然起身,冷喝道。

有賭約在先,若是再讓慕容長生糾纏,慕容家只會成為更大的笑柄。

慕容長生此時怒而無能為力,這讓他近乎崩潰!

但也只得聽從慕容復的話,憤然下台。

慕容復帶人離去,走了幾步,突然微微側頭,斜眼睥睨楚楓,道:「小子,你今日給我慕容家帶來的恥辱,來日定當百倍奉還!」

楚楓卻是全然不將此等威脅放在眼裡。

「奉陪到底!」

楚楓此話,引得陣陣倒吸涼氣之聲。

殊不知。

慕容家就算是不找他事,楚楓也沒打算放過慕容家。

正好,這樣還省了不少事呢,簡直求之不得!

甄洛神此刻也無心思索,楚楓的錢由何處得來。

一張俏臉,滿是歉意,道:「楚楓,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會鬧成這個樣子,拖累你了……」

楚楓微微擺手,道:「沒事,既然我決定來了,就做好了一力承擔所有後果的準備!」

話音未落。

只見甄自在率甄家眾人快步上前,抱拳躬身,齊喝道:「多謝先生出手相幫,甄家感激不盡!」

楚楓薄唇輕啟:「甄家主若真心存感激,以後就不要再干涉自己女兒的私事了,這股份,我便可以少要一些。」

「真……真的?」甄自在顫聲問道,激動不已。

「當然!」

楚楓輕笑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用些許股份換我女人自由,值得!」

聽得此話,甄洛神心神一盪,一片荒蕪的心中,一根綠芽陡然破土而出。

甄自在毫不猶豫,道:「先生說的是,我以後不管了,不管了……」

豪門之主,沒一個是省油的燈。

甄自在心裡明白,面對慕容家如此露骨的威脅,還能雲淡風輕的人,只有兩種。

一種是無知的莽夫,一種是智慧的強者。

能豪擲百億入股,只為了讓他女兒自由的,是哪一種,不言而喻。

而且,自己女兒的性格,他很清楚。

甄洛神既願當眾示愛,那此人必是她心中所屬。

如若不然,她縱死,也不願如此自毀名聲!

若是能讓女兒有個好歸屬,還能救甄家於水火。

如此兩全其美之事,他沒有理由不答應!

「楚先生……這入股之事,何時進行?」甄自在實在有些按捺不住,焦急問道。

「帶著此卡,你們隨時可以去蒼龍基金會找穆清影或者上官秋雨談,這卡先讓洛神拿著吧,你們也安心,事了還我即可。」

這話又讓甄家人一陣心悸。

穆清影那不是蒼龍基金會總裁嗎?

聽楚楓這語氣,怎麼像是他的丫鬟一樣!?

楚楓望向甄洛神,道:「事已結束,我就先走了。」

言罷,楚楓轉身離去。

「恭送楚先生!」甄家眾人齊喝。

甄洛神還在為楚楓將卡交由她保管而愣神。

一旁的甄自在急忙催促,道:「傻丫頭,還不快去送送。」

甄洛神這才回神,快步追上。

楚楓頓足,道:「還有事嗎?」

甄洛神嫣然一笑,在滿是淚痕的臉上,透出幾分凄美。

「今天……多謝了,你要是不來,我估計下半生就流落天涯了!」

方才在最後一刻,她心底已經打定了主意。

楚楓要是真的沒來,她今天應下之後,就準備逃離上京,再也不回來了!

楚楓微微一笑,道:「你且當這投資是你自己爭取來的就好,畢竟千金難買美人一吻,更何況我這是入股,你甄家未來還是要給我分紅的,這是雙贏的好事,我沒理由不做。」

「不用送了,這幾天你憔悴了不少,好好休息吧。」

甄洛神小臉不知怎的,突然羞紅,扭扭捏捏地嗯了一聲,揮手告別。

少女的心動猶如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燒不盡,長風一吹,野草便連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