毆打持續了三十分鐘,容子澈再次昏迷了過去。

眼看著就要不行了,唐南楓阻止了慕洛琛說,「看他這模樣,你就算把他打死,他也不會說出來。慕洛琛,隔壁還有個楊樂,不如你去撬開他的嘴,讓他說出來溫如意的下落。若是他還不說……那麼也別怪我不客氣了。」

慕洛琛住了腳,「好。」

唐南楓帶著慕洛琛,轉身準備前往隔壁房間。

但恰在這時,管家急匆匆的趕過來,說:「小姐,醫院那邊來電話了,說是讓你接一下。」

唐南楓聽到是醫院的電話,迫不及待的想離開。

可走了幾步,想到慕洛琛還在,不放心的停下腳步,「慕先生,不如你先去前廳坐一下,等會兒我再帶你去見楊樂。」

「沒問題,唐小姐請。」

慕洛琛做出請的姿勢,讓唐南楓走在前面,自己則跟著她慢了半步。

送慕洛琛到了前面的客廳,唐南楓到書房,接了醫院的電話。

電話是醫院的護士打來的,說是唐南適在醫院做手術,出血有些嚴重,而恰好血庫里的血,不怎麼夠,所以讓唐南楓過去,抽一些血。

唐南適要輸血的事情,方才唐南澤打電話回來的時候,唐南楓已經知道了。

所以,此刻她對護士說的話,沒有絲毫的懷疑。

只是她一旦離開,那家裡就沒有人看著容子澈和楊樂了。萬一這時候,慕洛琛趁機帶人想截走他們,那該怎麼辦?

「我三哥呢?他現在還在醫院裡嗎?能不能讓他接一下電話?」唐南楓想著讓唐南澤回來主持大局,自己再過去醫院那邊輸血也不遲。

「唐南澤先生剛抽血過量,現在在病房裡休息,唐小姐需要我幫你叫他一下嗎?」

唐南楓心疼唐南澤,「既然是這樣,那就不用了。你們等一下,我這就去過去。」

「嗯,好的。請唐小姐儘快趕來,遲了,唐南適會有生命危險。」

最後一句壓垮了唐南楓心頭的最後的防線。

之前在阿格蘭山區,自己差點害死四哥的事情,已經是她這一輩子的痛。這次若再沒有給四哥一點幫助,那她永遠也無法原諒自己。

掛斷了電話,唐南楓立刻出門,把管家叫了過來,「我去醫院一趟,你在家裡好好的看著容子澈楊樂,一旦有什麼異動,立刻向我彙報。」

「是,小姐。」

……

叮囑了管家,唐南楓走到前廳,對慕洛琛說:「不好意思,慕先生,我改變了主意,不想讓你今晚看楊樂了,等明天早上你過來,我們再談見面的事情。」

慕洛琛故意裝作不知道的模樣,問:「嗯?唐小姐,為什麼忽然改變了主意?不抓緊時間的話,子澈的人只會把如意藏的更嚴密。」

唐南楓不耐煩同他解釋,「緣由,不方便說。至於溫如意那邊,我自然知道時間拖得越久越不利,因此,我希望慕先生回去,好好的找一下溫如意的下落。最好,明天早上醒來,就把她帶過來。」

重生七零我把大佬渣了 「唐小姐……」

「慕先生,請。」唐南楓心裡著急去醫院,沒多給慕洛琛說話的機會,直接讓他出去。

慕洛琛只好把到嘴邊的話咽回去,往唐家門外走。

親眼看著慕洛琛出了唐家,唐南楓轉身乘車,從唐家的後門離開。

……

而就在她走之後的不久,慕洛琛立刻讓人,點燃了唐家附近的一片松樹林。

大火瞬間瀰漫,很快燒到了唐家的周邊。

不少人看到火燒來,立刻慌了神,著急的拿起水管去滅火,可松林緊挨著唐家舊建築區,那邊大多是木質結構,火一點就燃,僅憑著家裡的幾支水管,根本無法滅火。很快,火勢越來越大,朝著唐家的祠堂燒去。

傭人見情況不對,趕緊撤離,並把這事告訴了管家。

管家聽到這事,第一念頭就是慕洛琛那幫人在搗亂,想趁亂截走容子澈和楊樂。

他不想擅自離了自己的崗位,但若是讓火燒到了唐家的祠堂。

等回頭老先生問起這事,他沒辦法交代。

管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給唐南楓打了電話,「小姐,現在家裡起了大火,快燒到祠堂了,我懷疑這是慕洛琛搞的鬼,相擁調虎離山之計,把我們挨個調離開,你看現在該怎麼辦?」

這會兒,車已經駛離離唐家很遠了。

眼看著快到醫院了,又出這種事!

唐南楓氣的差點嘔血,自己早就想到慕洛琛拜訪唐家,不懷好意。可怎麼也沒料到,他竟然膽大包天到,敢放火燒唐家的祠堂!

此時此刻,唐南楓甚至懷疑,醫院的人是不是慕洛琛安排的。

但哪怕只有一絲可能,她也不能不去,「你找人死守著容子澈,自己去指揮滅火,我現在立刻聯繫醫院那邊,再問問情況。如果是慕洛琛搞的鬼,我立刻回去。」

「是,小姐。」

管家掛斷了電話,馬不停蹄的部署人手,大部分人留下來看著容子澈,小部分人則去祠堂那邊滅火。 第1408章如意卷:脫困

就在唐管家把人調走的那一刻,慕洛琛讓周文達帶著人混進了唐家。因為唐家此刻一片混亂,最初並沒有受到什麼阻力,周文達一行人很快靠近了容子澈和楊樂所在的位置。

但想要更進一步時,守在外圍的一個警衛攔住了他們,「你們是什麼人?」

周文達回答,「管家不放心這邊,派我們過來,同你們一起看管容子澈和楊樂。」

警衛聽言,面露古怪,「管家只吩咐你們這個,沒說別的?」

「……」

周文達回答不上來。

警衛見狀,察覺到不對,張嘴想要喊其他人過來,但話未脫口就被周文達扼住了喉嚨,緊接著一支冰冷的槍,抵在了他胸口,「別亂叫,否則我送你一發子彈。」

警衛的臉憋成了醬紫色。

不遠處有別的警衛,注意到這邊的異動,頻頻的懷疑的望過來,但由於周文達站的位置很好的掩藏了兩人此刻的異樣,所以也看不出來什麼,他們隔空喊著問:「怎麼回事?」

周文達壓低了聲音,說:「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吧?」

警衛困難的點了點頭。

周文達緩緩地放開了他,將槍挪到了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

警衛深吸了口氣,回答後面人的話:「沒事,是管家派過來的,你們繼續巡邏。」

周文達聽到這,剛想放下心來,卻沒料到眼前的警衛忽然話鋒一轉,大喊:「趕緊抓住他們!他們是……」

周文達想要阻止他,但其他人已經聽到了他方才那一句,幾乎在瞬間,所有人都高度的戒備,迅速的朝著他們所在的地方跑了過來。

周文達低咒了聲,開了槍打到了那個警衛的腿,立刻帶著人強行往裡面沖。

雙方的人很快交戰了起來。

槍聲在院子里此起彼伏。

管家在後院聽到槍聲,意識到是慕洛琛帶人闖入了唐家,思考了片刻,沉聲說:「把祠堂里老祖宗的牌位都拿出來,不要再管祠堂了,其他人跟我去前院。」

……

帶著人火速的趕到前院,管家命令人力阻周文達和慕洛琛,爭取將二人活捉。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之前全力以赴想要突破重圍的周文達,在他達到后,竟然帶人迅速的撤退。

管家起初還以為慕家的人怕了唐家。可後來,在人群里沒看到慕洛琛,他忽然覺得情況不對,抓住一開始就守在這邊的警衛問,「慕洛琛呢?為什麼他沒在?」

「我們的人都沒看到慕洛琛,他沒有出現。」警衛回答。

不好!

慕洛琛有可能帶著人去救容子澈和楊樂了!

周文達在這裡,只是個誘餌!

唐管家思及此,馬上帶人趕往關押的地方,門打開,之間留守在裡面的人都昏倒在了地上,而之前之前綁著容子澈的地方,除了染了血的繩子,哪裡還有人!

不用再去看楊樂那邊,唐管家也知道,是同樣的結果!

中計了!

慕洛琛用調虎離山騙走了小姐,又用聲東擊西,把他的視線引開。

自己則帶著少數人,來救容子澈和周文達!

自己怎麼沒想到這點!

現在溫如意沒了,容子澈和楊樂也被救走了,祠堂也被燒了……

回頭自己可怎麼跟老爺子交代?

寒意滲入骨髓,唐管家踉蹌了幾步,眼前一陣陣的暈眩。

「管家,小姐回來了。」

一名傭人匆匆的跑過來說。

唐管家扶著牆,緩和了好一會兒說,「知道了。」

……

前廳——

唐管家見到唐南楓的第一眼,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痛哭流涕「小姐,我辜負了你的託付,容子澈和楊樂被截走了,祠堂也被燒了,我難辭其咎,小姐你想怎麼責罰,我都接受,絕無二話。」

唐南楓早料到了這個結果。 隨身空間之悠閒農家 她在掛斷電話后,立刻給醫院那邊打了電話詢問,那邊的回復是,現在四哥還在手術中,但根本不缺血,所以醫院那邊根本沒人通知她過去!

再聯想到之前,慕洛琛來了唐家。

她明白自己中了計,火急火燎了趕了回來。

回到家之前,她心裡還殘存最後一絲希望,但此刻親耳聽到了這個噩耗。

她才知道,事情已經發展到了最糟糕的境地。

唐南楓控制不住的抓狂。

慕洛琛!

他怎麼敢那麼膽大包天的,跟唐家為敵!

她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唐南楓緊緊地攥住手,咬緊了牙根說:「追!他們剛把人截走,肯定沒走多遠。分成兩班人馬,一路搶先趕到安家,一路在後面追著他們。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他們抓住!」

「是,小姐。」

……

另一邊。

楊樂剛坐進車裡,疼得哇哇亂叫:「痛死小爺了!我長著大,還沒被人打的那麼狠,早晚有一天,我要跟唐南楓那個狠心的女人算清楚這筆帳!」

話音剛落,不小心倚到了車背上,痛的他又發出殺豬一樣的叫聲。

坐在他旁邊的容子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說:「別叫了。」

「我就要叫,我比你傷的重,憑什麼不讓我叫!」

「你哪一點傷的比我重?」

「剛挨了打,你就忘記了?唐南楓多抽了我一鞭子!還是沾著辣椒水抽的!」楊樂指著自己胸膛口一道猙獰的傷疤說。

容子澈不想跟他說話。

楊樂還要說話。

慕洛琛忽然回頭說,「唐南楓很快會發現自己中了計,等下到兆豐大道,你們先坐車去別的地方。我回安家,去應付他們。」

容子澈擔心的問,「你一個人能應付得過來唐南楓嗎?」

之前沒撕破臉皮,唐南楓還給洛琛留幾分顏面。這會兒那個瘋婆子在盛怒之下,指不定會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

「我已經通知了警察局和媒體那邊,就算我不能應付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她也不敢拿我怎樣。」

楊樂嬉皮笑臉的插話,「我看洛琛那麼聰明,一定能應付那些人。你就別瞎擔心了,趕緊找個醫生給我看看,我痛的快死了。」

容子澈嫌棄的瞥了他一眼,繼續對慕洛琛說,「那你把人都帶走吧,以防萬一。」

慕洛琛搖了搖頭說:「不行,帶多了人,在媒體那邊就不佔優勢了。子澈,你按照我說的做,我不會讓自己吃虧。明天我會另外派人,去接你和如意。」

「嗯。」

眼下,除了聽洛琛的,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

在兆豐達到分開后,慕洛琛換乘了另一輛車,繼續往安家的方向趕。

唐南楓的人發現了這個情況,告訴了她。

唐南楓說,不用信他們,只是迷惑人的法子。

這次她不會再上當。

於是,唐家的人聽從唐南楓的話,繼續追趕慕洛琛一行人。

距離安家只剩下不足百米的距離,唐家的人分前後兩隊,把他夾擊在了中央。

慕洛琛讓司機停下車,自己一個人走了出去。

唐南楓見狀,冷笑著從車上下來,「慕洛琛,真有你的,敢火燒唐家,救走容子澈和楊樂!」

「唐小姐說什麼,我不懂。」慕洛琛雙手插在衣兜里,閑適而從容,彷彿他剛才只是出去轉了一圈,此刻準備回家休息,莫名其妙的被唐南楓攔在了這裡。

「你不用跟我裝糊塗!」唐南楓氣的要瘋了,「容子澈和溫如意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