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嘴角抽了抽。

這幫魔門中人,一個個的怎麼都這副鬼樣子?

“爲我攔路,我要去做一件好事。”江北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

“是!”

兩旁人瞬間分開,只是心中有些不解,幽冥尊者這時候要做什麼好事?

當然是把道無涯那屍體給超度了哇!

難道還要留在家裏嗎?扔進這幽暗森林,指不定就有什麼怪物給他們吃了呢!

……

林地之中,詭異至極。

江北只覺得後背汗毛都根根倒立起來,先前跟老爹一起進來,還沒什麼感覺,但是自己這麼一來,可就覺得有些不對頭了。

沒靠山了。

吞了口唾沫,不進去又不行,萬一這屍體要是被一些有心人給發現了,那樂子就大了。

整不好還能順藤摸瓜把他這身份給摸出來。

當然了,是法海大師就是幽冥尊者的身份,至於江萬貫的兒子?這個身份暫時性還是暴露不了的。

畢竟是專業搞這些坑蒙拐騙偷雞摸狗的大佬,江北覺得,還是應該對得起自己的職業素養。

且不說別的,人家劉無忌費用都交了。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更別說是弄來了這麼一把中品神器了!還有這百萬的中品靈石!

要是連這屍體都不給人家處理明白,那像話嗎?

不像!

婚以溫情

不多時,江北也朝着前面走了一百米左右,瞬間雙眼瞪大,停了下來,只覺得腿腳都一陣陣的發軟,再難向前一步!

這位置,便是此前江北,江南兄弟二人同那道無涯大戰的位置!

後來,更是江萬貫和那紫雲宗衆人大戰的所在!

目光所及,只見那本還是滿地屍體的地方,現在已經少了一半……

可以說是每具屍體都少了一半!鮮血已經將這土地的顏色染得更深了幾分。

而那些殘缺不全的屍體上,更是站着不少穿着破破爛爛衣服,若是仔細的分辨,更是可以看出它們的衣着,這連山脈宗門的服飾!甚至有的還穿着魔門的黑袍,白跑……

它們眼中發白,沒有鼻子,耳朵尖銳,手掌窄小卻是隻有三支手指的怪物!此時,它們正咧着嘴,露出尖利的牙齒,正在那吃着那些紫雲宗弟子和長老的屍體!

“嘶~”

江北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與此同時!

那些讓江北看着都心裏發寒的怪物,也發現了江北。

一個個盡數站了起來,駝着背,整個身體佝僂着,約摸着只有一米四,五的高度。

隨後, 他說我最珍貴 ,又聚集在了一起,朝着江北這邊看來。

明明它們沒有眼珠,但是江北卻覺得他們能看到自己……

嚇得江北一時間大氣都不敢喘,只覺得尿意頓時襲來。

這踏馬是啥啊!

這玩意比以前那些小惡靈可是嚇人多了啊!

終於,那些怪物吱吱叫了起來,隨後像是有組織的一般,朝着就向北這邊摸索了過來,“雙臂”又觸到了地上,用四肢行走着。

只是一個個卻高昂着頭顱,咧開那差不多延伸到耳朵根的大嘴,露出獠牙,朝着江北笑着。

彷彿是看到了什麼時間不可多得的美味一般。

江北終於反應過來了,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後背都已經被汗水溼透了一般,吃屍體?尼瑪,這玩意能不能再噁心點!

而且這種東西,爲什麼無法透過神識看清它們的實力啊!哦對!神識被壓制住了,而且這東西肯定有古怪……

“我滴個媽呀!”

此時,只聽得江北驚叫了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刺的那些怪物們也是同時驚呆了!

我和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好嗎!

下一刻,只見江北直接從儲物戒指內取出了那道無涯的屍體,隨後更是直接朝着那些怪物們丟了過去!

“這,這纔是美味!小僧好幾天好洗澡了,不好吃,不好吃!我先撤了!打擾了!”江北一邊退着一邊連連擺手說着。

“撲通!”

那道無涯的屍體穩穩落在了那些怪物們的面前,江北便看到了那些怪物發了瘋一般的朝着他這邊奔來。

江北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調頭就跑!

太嚇人了哇! 這種情況下,江北覺得自己的反應還是很快的,而且他也很有職業道德。

都碰到這種怪物了,竟然還想着自己答應劉無忌的事兒。

這下好了,道無涯的屍體可以超度的徹底一些了……

江北一邊跑着,一邊還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背後的情況。

彷彿是道無涯這種封川期大佬的屍體,要比江北這區區一個闢海三階的鮮活的弱雞來的吸引人一些。

只見二十來個“怪物”已經圍在了那道無涯的身體邊上,像是在商量着什麼,又像是在考慮如何下嘴一般……


反正,這些江北時管不了了,哎咋咋地吧,把這玩意丟了也算是對得起劉無忌了!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娛樂之最强藝員系統

這不地道。

三十六計走爲上!

……

只能說,幽步這玩意還是非常給力的,在這林地之中,江北就猶如一個炮彈一般,直接發射了出去!

在快要走出林地之後,江北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那羣怪物並沒有跟着來追殺他。

想到了那幫怪物吃屍體的樣子,還有那詭異的面容,江北又是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太可怕了……

難道這就是幽暗森林內的怪物嗎,那幫宗門的小弟子每天就是跟這種東西打?

江北甩了甩頭,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一些,這才趕忙整理好衣物,朝着外面走去。

依舊是來之前的那種淡定且從容。

面無表情的模樣,配上這高端的黑袍,更是單單看一眼便要讓人集體跪拜。

“拜見幽冥尊者!”

外面那幫小弟子直接跪伏在地,誠惶誠恐。

“起來吧!”

江北大手一揮,魔氣瞬間攪動起來……

不好意思,剛剛嚇着了,體內的靈力亂竄,這一下有點沒控制住。

瞬間!

萬魔宗的那些小弟子,小長老們只覺得心頭顫慄,幽冥尊者,竟恐怖如斯!

更是趕緊跪在地上顫抖着,誰踏馬敢站起來!不怕被砍了嗎!幽冥尊者這幅樣子,很明顯是想砍人!

“都給我起來!”

江北收了功法,冷喝一聲。

那些跪在地上的人艱難的站起來了。

“所有人聽令!現在直接撤回!紫雲宗道無涯已被擊殺,連山脈將起大變故!所有萬魔宗的人不得靠近這幽暗森林!”

“是!”所有人齊聲答道。

此事,一個長老穿模樣的人緩緩走了出來,臉色有些發白。


“幽冥尊者,屬下內門長明峯長老,陸長明,參見幽冥尊者!”

“嗯?”江北神色冰冷,挑了挑眉,朝着那跪在地上的長老看去,闢海三階的大佬,嗯,是個強者。

很可能就是這次負責帶隊來看管幽暗森林的長老了。

感受到江北的目光,那陸長老更是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好可怕的目光!

這剛上任的幽冥尊者,竟然果真如此恐怖!此前在生死臺上秒殺兩位長老,萬萬想不到搖身一變直接成了幽冥尊者,果然不能用世俗的眼光來看。

而且那時候他不過是闢海二階,明顯是隱藏實力。


現在再看……闢海三階?呵,他就知道!

“有事?”江北看着那陸長明,微微皺了皺眉。

“有事!”那陸長明突然反應了過來,在幽冥尊者面前發呆,可不是個好的行爲,一言不合……幽冥尊者可能就要做好人了!

“說!”

“是!幽冥尊者!屬下此行乃是奉了冥神尊者的命令前來守住這幽暗森林外圍,防止那江萬貫逃脫,可是如今撤離……”

“晚了,那江萬貫已然離開。”江北淡淡的說道。

“什麼!”那陸長老直接懵了。

“本尊當時去而復返,便是要與那江萬貫鬥上一鬥,但是萬萬沒想到,那賊人狡詐異常,竟然繞路而行!此時,他已經離開了。”江北一臉煩躁的說道。

“嘶~”

那陸長明當時就倒吸了一口冷氣,滿臉懵逼的看着眼前的幽冥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