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曦怎麼會聽不出她話里的意思?

她的心在顫抖,可是卻倔強地讓自己挺住!

她淡淡一笑:「我告訴你,你和我差哪兒了,希望你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那個紫衣女人怔怔地望著她:「差哪兒了?」

江南曦沉聲道:「差了自我!我愛他,我還是我,而你愛他,卻丟了你自己!」

紫衣女人駭住,久久不能回神。

江南曦說完那句話,深吸一口氣,眼眸掃向另外幾個女人,沉聲道:「你們和夜神,有怎樣的故事呢?說來聽聽!」

那幾個女人的身子,在她的掃視下,竟然控制不住地一哆嗦,差點就落荒而逃。

這個女人,怎麼就這麼不一樣呢?

如果是她們,她們估計早就哭得不行,去找夜北梟算賬了,她竟然還穩穩地坐在這裡,一副等著聽故事的樣子。

她就一點都不傷心嗎?一點都不難過嗎?還是說,她根本就不愛夜北梟?

一個穿著黑色套裙的女人,紅著眼睛說:「我和夜神青梅竹馬,他媽媽去世后,他很傷心,是我陪著他走過來的。他說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說他要和我白頭到老。十七歲,他就要了我……」

十七歲……青梅竹馬……

江南曦的心口就像是被戳了一刀,縱然她強大如斯,身子還是控制不住地搖晃了一下。

她的後背,狠狠地抵著沙發背,才沒讓自己倒下去!

她有些蒼涼地笑:「後來呢?他也拋棄了你嗎?你有沒有為他打過胎,有沒有為他自殺過?」

江南曦有些後悔,真的應該帶伊伊來啊,這是多麼好的寫作素材啊!

真特么的狗血,夜北梟,你特么欠了多少桃花債啊?

那黑衣女人眼淚雙流,嘴唇顫抖:「你都知道?我為他打過三次胎,最後一次,醫生說不能再打了,否則我就再做不了媽媽了。我求他,留下那個孩子,可是他只甩下一百萬……」 和大鬍子在沒人的旮旯聊了會,湯慶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說白了就是小情侶熱戀,男方為了討女孩子歡心,卻因為囊中羞澀送不出像樣的禮物,決定去獵殺怪物搞錢的破事。

但由於男方沒有提前打招呼,蘿潔知道這件事都已經是一天之後了,她擔心不已后決定撈人,就找上自己的父親。

但大鬍子不方便亂跑,乾脆又找上了湯慶….撈人任務。

任務目標是蘿潔的男友(准男友,因為大鬍子不承認)格雷夫,一個戰力弱雞的【藝術家】。

了解情況的湯慶也挺無奈的,一方面感慨愛情偉大,一方面吐槽這人真的是個憨憨。

他怎麼敢去的?還一個人。

嘖,一句歌詞忽然上腦。

他女兒,他女兒,我娶不起,於是轉身向工廠走去~

….

接了委託,湯慶跑到鎮子門口,路上去周傑輪胎店轉了轉。

走進名字霸氣的輪胎店,老闆立刻認出了他,熱情迎上:「林先生是嗎?榛子小姐等了您一天,但您一直沒來,她有事就提前回去了,臨走時讓我把這個交給您。」

老闆說著,遞過來兩件東西。

一封信,和一枚精美的紋章。

「謝謝您。」

「小事,以後還請照顧照顧。」

湯慶笑笑,拆開信封,信紙上有些娟秀的小字讓他稍感意外。

廢土上學校這種東西很少,遊戲內大部分平民和戰士都只是文盲水平,字都認不全,別提寫一手好看的字了。

湯慶讀了下去,整封信意思挺簡單,基本就是榛子表達了被放鴿子的幽怨,幽怨完瞭然后話鋒一轉,代表白煮稻草人歡迎湯慶以後來訪。

不過,因為信件沒有直接交到湯慶的手裡,所以榛子對白煮稻草人的根據地提的非常模糊,只是說明了紋章是她的信物,湯慶可以憑藉這個東西,獲取白煮稻草人的信任。

遇到白煮稻草人成員時,展示徽章就行。

她已經打過招呼,成員見到徽章時就知道該怎麼做。

湯慶沉吟兩秒,打開了陣營關係:

泣母鎮:0(冷淡)

麥稈鎮:75(親切)

瀑布守護人:65(親切)

冷血氏族:-5(冷淡)

白煮稻草人:5(冷淡)

….

嗯,關係冷淡。

也對,其實嚴格來講,他只是和榛子打好了關係,售賣狼牙也只是相當於完成了一個陣營任務,實際上並不影響整個陣營的好感度。

看來想要大幅提升陣營好感,必須和領導打好關係,或者對某個陣營做出結出的貢獻,就像這次麥稈的鬼蜜瓜母事件….湯慶思忖。

陣營的好感度很重要,最簡單的說,這意味著你能在某個地方混的有多開。

一般好感度超過40,陣營就會開放額外的商品和任務,運氣好的玩家,甚至能摸到陣營的主線級任務。

TSA系列的主線級任務,但凡接到任何一個,隨便混點完成度都夠吃半年了。

目前湯慶和麥稈的陣營好感度是最高的,但也沒有碰到麥稈的主線任務,雖然有點頭緒就是。

但他明白,只要不斷的提升好感度混臉熟,遲早能搭上車的。

這也是為什麼他願意接這種無厘頭任務的原因,不管性質如何,只要是麥稈的,先做了再說。

這大概就是湯某人對陣營的看法和態度。

另外讓湯慶感到很好玩的就是,老爺子居然也算一個陣營(瀑布守護人)。

這就很有意思,因為陣營不會隨便劃分,說明老爺子背後可能還有事,或者是「瀑布守護人」這個東西有點問題。

湯某人暫時不打算深究,先搞定蟹挖掘機再說,他已經在辦事處登記過了,算是合法獵人。

順帶一提,獵人排行榜炸了。

因為某個ID為「林」的傢伙,突然就出現在了獵人排行榜第一的位置,等級和強度看的獵人玩家汗顏無比。

然後論壇也跟著炸了,到處都是討論和打假的調調。

「媽的,是托,肯定是托!」

「確實,之前獵人榜上沒這個人,他數據和等級太過離譜了!」

「海狸需要托?搞笑。」

「這是麥稈剿滅鬼蜜瓜母的獵人!子喵喵視頻里提到的那個哥們!」有人認出來,激動不已。

這條回復一出,眾玩家才意識到什麼,猛打方向盤轉變風向。

「我擦,是那位啊,這就好解釋了,殺個鬼蜜瓜母的經驗肯定夠啊。」

「我不信,他數據太離譜了,比北山誤高了整整三級,戰力壓了三倍。」

「也許已經完成升階了呢。」

「升階這麼厲害的嗎?tmd,我要抓緊升到15級!」

眾人勉強算是接受了這個事實,仰望大佬的同時,還表露了來自小萌新的囂張。

湯慶不知道這事,當時數據刷新后,他忙著在辦事處接了幾個獵殺委託,基本就沒看排行榜了。

而且知道也無所謂,這東西只是個暫時指標,不努力,早晚會被超越。

….

一路狂奔。

很快,視野中出現了當時的檢查口,近視眼的湯某人勉強看到三個人影。

「豬,終於到啦。」安斯橙遙遙的招手,高興溢於言表。

老胡看了過來,笑笑不說話。

乞丐妹妹的亂毛晃了晃,似乎在往這邊看。

三人都在等他。

「嗯。」湯慶笑笑:「走吧,去樹海。」

….

麥稈鎮的主體是莊園,依山而建,周圍就是樹海。

其實不光是周圍,麥稈鎮上就有不少樹,但是沒有怪,麥稈的外圍被鐵欄圍開,每隔一段距離都有士兵監察。

他們現在就處於麥稈以西的樹海中,山路崎嶇,放眼望去儘是綠色。

安斯橙蹦蹦跳跳,看上去特別開心。

這是她和豬的第一次組隊戰鬥,安斯橙對此重視程度不亞於第一次約會,心情自然欣喜無比。

戰鬥意味著遇到危險,危險意味著弔橋效應….安斯橙的目光偶爾掃過某人的背影,小狐狸似的笑了起來。

黃毛妹妹的小算盤哐哐響。

而其他三人則不一樣,湯慶似悠哉的走在最前面,其實一直在觀察周圍的動靜,【獵物的氣息】始終處於開啟狀態。

乞丐妹妹和也微微警惕,目光透著小心。

「現在應該是樹海外圍,怪物還不是太多。」湯慶說道,語氣平緩。

其實他有點頭大,因為心裡總感覺一種若有若無的….被盯上的感覺?

轉頭一看,發現三人各看各的,偶爾瞥自己一眼,意思是你瞅啥?

湯某人無語的轉回去。

見鬼!

收回心思,湯慶把注意力集中在偵查上。

【獵物的氣息】只顯示了兩種怪物,說明周圍怪物的密度不大,而且他們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玩家,所以目前的環境還算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