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辰發現,意如臉上明顯露出了難色。

“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她有些結巴的迴應道!

“哼哼,還狡辯,你不敢說,我來告訴你,你這小妞子,真配的上玉女明星,那一對兒奶 子真是又大又軟啊!”

此言一出,全場譁然,場上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邢峯忽然搶過話筒,怒斥這個男人,“你是哪兒來的精神病,胡說八道些什麼?保安,保安呢?來人,把這人轟出去!”

保安還沒來呢,江辰已經祕密移動到這個男人背後,江辰發現,這傢伙竟然帶着黑色口罩。

“敢爆料,不敢讓人見臉?”江辰一把扯下這人口罩,速度極快,又朝着男人膝蓋後踹了一腳,讓他直接跪了下來。

“誰!?誰他娘……”罵人的話還沒說完,這人跪在地上,舌頭忽然腫了,說話含混不清,嘴角流出許多唾液來。

照相機對這爆料人一頓猛拍。

江辰得意的拍拍手,“我的超能力能幫人治傷當然也能傷人!” 新聞發佈會是網絡同步直播,不少人通過電腦屏幕都看到了這一幕,這個出言不遜的男子說話間舌頭忽然膨脹,風言風語登時變成了嗚嗚咽咽,說的啥誰也不清楚。

他自己也頗感迷惑,口水順着嘴角往下流,可嘴無論如何也兜不住。

江辰很滿意自己對超能力新的領悟,收拾該收拾的人,才能保護好該保護的人。

可這個男人爆料楚意如遭到猥褻的事仍舊引起了軒然大波,記者紛紛把話筒堆在楚意如面前逼問事件的真實性。

楚意如瑟瑟發抖,表情別提多難看了,邢峯見她呆愣在媒體記者面前, 覺得是有蹊蹺,慌忙解圍道,“這是《情深天下》的發佈會,請你們尊重其他主創人員!不然我們只好早點結束這場發佈會了。”

記者們這才結束對楚意如的逼問,顯然,明星的花邊兒遠比電影本身來的更吸引媒體人的目光。

可整場發佈會,楚意如再也沒有過多的言語,臉色一陣陰沉不定,她時刻在擔心,自己在車上遭遇那些暴徒猥褻的時候如果真的被拍了照片發佈出去,那……

想到這裏,眼見着那人被保安們拖了出去,意如假裝崴了腳,匆匆離開發佈會,江辰見狀趕緊跟了過去。

保安一把將那人扔出了電視臺的大門,那傢伙像個球兒似的,沿着臺階滾了半天才停下,“曹你們……”他罵着街,忽然發覺舌頭沒事了。

“剛纔撞鬼了麼?舌頭忽然不聽使喚?!”

忽然一個柔弱的聲音道,“留步!”

這人一看,驚喜道,“楚意如!”

楚意如離開發佈會,怕有人跟蹤,謹慎的四下打量一番,道“你跟我過來,我有話問你!”

這人聽了,知道自己佔據了主動,竟然對楚意如伸出手,“那好,不如讓我牽楚大小姐的手!”

楚意如蹙蹙眉頭,可她擔心夜長夢多,只好服從,一把牽起這個男人又粗又肥厚的大手,匆匆閃進地下室!

楚意如的奔馳中,兩人相視而坐,楚意如率先發話,“抓我的車裏沒有你,這些事你怎麼知道的!”

這人吊兒郎當,“哼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楚大小姐,你也知道抓你的都是些什麼人,這些課沒有一號是正經人物,你只要乖乖按我說的做,我保證你依舊是青春玉女,嘿嘿,要是你不服,我告訴你,明天,你的豔照就會讓你比今天出名一百倍!”

楚意如容顏大怒,“無恥!”可她並不相信有照片,“你讓我如何信你?”

這人道, “嘿嘿,早知道意如小姐是明白人!”他從兜裏掏出手機,晃了晃,“看到沒有,這是阿強的手機,你雖然有辦法弄死方勇他們,可也太大意了吧,竟然把他的手機留下了!”

阿強笑呵呵的找出一張楚意如緊緊夾着雙腿的照片,一個男人粗大的手整個兒擒住她一個胸部,她表情曖昧而且憤怒,正是當時在方勇車上被人猥褻時的樣子。

意如雙手攥住手機,拼命搶奪,“你們這些混蛋!”

這男人竟大方的鬆開手機,“給你吧,哼哼,意如小姐,幹我這一行的都是刀尖兒舔血,誰做事兒不還留個後手,我告訴你,今天這個手機就是讓你大卸八塊兒,明天,你的照片還是照樣風靡!”

楚意如剛刪掉那張自己看了都覺得羞愧欲死的照片,聽了這話,忽然覺得五雷轟頂,“有備份?!”她想着所有負面新聞,即使見慣了許多場面,眼睛還是不爭氣的流下淚來。

這男人竟伸手摸住她的膝蓋,猥瑣道,“意如小姐不要哭啊,我們也是奉命辦事,何況看上你的是我三江會的大哥,劉振!大哥可不是一般人,您只要把她伺候好了,包你從此以後星途坦蕩!”

意如失聲啜泣,她腦子裏一團亂麻,身在這個圈子裏很多年,她知道負面新聞對一個耀眼明星的殺傷力,一旦負面新聞出來,不僅身敗名裂,星路從此斷絕,走到哪兒還得被人戳脊梁骨,這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實在是致命打擊。

這個男人手放在意如膝蓋,見她並不反抗,心裏竊喜,便大起膽子,在意如大腿內側不住的摸索起來。

意如比較敏感,接着回敬給他一耳光。

那男的捂着臉,賊笑道, “哼哼,看來楚小姐還沒明白事理,閻王好過,小鬼兒難纏的道理意如小姐不明白麼?”

他話說到這個地步,意圖已經相當明顯了——意如去給劉振“臨幸”之前,還得先用身子伺候伺候這個無恥的小人。

她還抱有一絲幻想,“你開個價吧!”

那男人哼哼一笑,“意如小姐想跟我做這個交易,如意算盤可是打錯了,劉振大哥既然點名要你,據我對大哥的瞭解,達不到目的他是不會罷休的!我能做的,只是管好自己的嘴巴兒而已!”

楚意如眼淚流乾了,換上頗爲無奈的淡定, “我就是說你,開個價,多少錢能封住你的嘴巴?”

“我要一百萬!”那男人倒也爽快。

意如做個廣告就不止這些錢了,她立即說道,“好,一百萬,給我賬戶,晚些打給你!”


男人詭計得逞一般的奸笑,“聽楚小姐的意思,是決定主動去劉振大哥那裏了!哈哈,真是個爽快人,哎,我們這種馬仔真是命苦,什麼都得看着大哥吃,吃完了不知道能不能混一口湯水喝呢!”

楚意如沉默不語,男人忽然鋪了過去,熊抱狼吻,對意如上下起手。

意如驚呼一聲,揮起粉拳擊打,可兩人的力量實在相差太遠,她哪兒抗衡一個猛男的勁道,無奈嘴裏嗚咽着。

“我做夢都想要你啊,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長得美好啦,哈哈哈!”

掉落漫威世界當超級英雄 ,直接裂開到腰間,半透明的bra完全大露出來,意如胸前那旖旎風光,看的這男人只想噴鼻血,當即一個猛子扎進去,左親又咬!

可憐的意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她腦子裏登時閃過輕生的念頭。

就在那人手探進裙下,想要進一步動作的時候,車門忽然爆開!

沒錯,之前楚意如確實怕被人拍到, 主動鎖閉了車門,可現在,車門竟然是從外面,被生生的巨大力量給扯開的。

一雙蒼勁有力的手一把擒住男人的衣領,男人被大力拽着,跟待宰的小雞似的,摔出車去,在地上滾了兩個滾兒才停下來。

意如見到這個屢次就下自己的身影,啜泣道,“江辰!” 意如瑩瑩啜泣,整理凌亂的衣衫。

江辰緊攥這人的脖子,五指鐵鉗一般, 這人幾乎被掐的斷氣而死。“說,誰讓你來的!”

“劉……振!”他艱難的說這,眼睛中透露着巨大的恐懼。

江辰沒給那男人反抗的機會,一拳砸中頸部,就此昏厥。

意如讓江辰把那人裝在後備箱裏,兩人坐在車裏,意如目光低垂,眼淚滴滴答答的流下。

他見意如哭泣不止,有些慌亂,忙拿出紙巾遞給意如,“意如姐,你不要哭,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他拍了照片了!”

“什麼?什麼照片?”


“那種照片!來威脅我,怎麼辦纔好呢!照片流傳出去……”她緊蹙峨眉,不敢想象照片流傳到大衆視線之後會如何。

見意如束手無策的樣子,江辰很是氣憤,意如真的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從來不大聲說話,雖然氣場十足,但懂得尊重別人,這種好人實在不該遭遇這樣的事情。

對楚意如的遭遇越是同情,對劉振的恨意就更多一分。

“意如姐,你先彆着急,我跟雲殊會想辦法解決這一切的!”

意如慌亂到,“不行,千萬別告訴雲殊!他知道了我回去自盡的!”

江辰知道這姐弟倆情深意重,雲殊如果知道楚意如遭到威脅和猥褻,一定奮不顧身,再惹出事端來,天相門的追殺並沒有結束,他現在本身還在危險當中,再知道這件事情只會對他非常不利。

江辰左思右想想不出解決的辦法,不由得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開門下車,一把將那男人從儲藏室裏拉扯出來,掐人中,扇耳光。

打的那人鼻青臉腫,才悠悠醒轉。

江辰找來一把老虎鉗子,頂在這人腦袋上,惡狠狠的說“我給你兩條路,你只能選擇其中一條,其他的路也有,你也可以選,那就是被我爆頭!”

那人領教過江辰手指的力量,江辰殺掉他分分鐘的事兒,根本用不到老虎鉗子這種鈍器,可是對於普通人來說,武器的震懾力可要遠遠大於超能力。


男人嚇的眼睛眨巴眨巴,似乎在思考權益之策。

“其一,很簡單,是死路!你不信大可逃跑試試,讓我逮住,先斷一條腿,再挖掉眼睛,割掉舌頭,攪成肉餡兒在你面前給狗吃了,再用最頓的刀一刀一刀送你上路!”

男人聽江辰嘴裏全是最惡毒的黑社會的說辭,本來應該是隻欺負老百姓收點兒保護費時的說辭,此時自己聽了真是山水輪流轉,今年自己坐。

“別說了,別說了,我選第二條路!”

江辰嘿嘿一笑,“第二條可就簡單明瞭了,你告訴我,這些照片還有誰的手裏有?只要你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我保證你留個全屍!”

男人聽了差點兒沒哭了,按江辰的話來說,橫豎都是一死。

“放心,你只要一五一十的交代,這件事過去之後,我包你的安危!”江辰說道。

“得了,兄弟,看你這麼年輕,肯定不瞭解我們這一行水有多深,今天我交代了,您就是放我走,我也活不過明天!”

江辰細細推敲,“你的意思是,照片的備份就掌控在劉振手裏?”

男人連連道,“別別,這可是您說的!”

江辰看他閃爍其詞的樣子,已經猜到大半,一拳打上去,這人再次昏迷過去。

“意如姐,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您休假吧!”江辰坐回車裏,沒有商量,反而有些命令的口吻。

楚意如臉上淚痕未乾,濃密的眼線都被淚水暈開了,人顯得很憔悴。

“休假又怎麼樣,人家看到了照片,我今後哪兒也不能去了!”意如摳着手指,說話間,眼淚大顆掉落。

“劉振這傢伙我見過一次,他是那種要麼不做,要做做絕的人,他想要你,不得手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楚意如暗暗衣領,輕咬嘴脣,對江辰道“送我去鴻運總部大廈!”

江辰問道,“你去那做什麼!你想主動送上門去?”

楚意如面無表情,看來是默認了。

“不行,絕對不行,如果雲殊知道了……”江辰腦子裏一團亂麻,雲殊此時還在醫院裏修養,而劉振心臟控制的核彈頭仍有兩個不知去向,想殺了劉振並不難,只是他一死,不知道要連累多少人死掉啊,這種人活在世上,真是禍國殃民。

楚意如央求一般,“千萬不能讓雲殊知道,我也是沒有辦法了,江辰,你答應我,幫我這一次好不好!”

江辰爲難道,“意如姐,就不能想想別的辦法麼?我總不能看着你主動往火坑裏面跳吧!”

意如撩起頭髮,故作輕鬆的說,“辦法?除了陪睡之外,還能有什麼辦法?要怪就怪我進錯了圈子吧,沒關係的江辰,陪睡在這個圈子裏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比起其他的女藝人,我還是幸運的!陪睡沒什麼大不了,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吧,如果那種照片被放到網上……我寧可自殺。”

江辰苦悶的搖搖頭,也是一籌莫展的樣子,“好吧意如姐,我送你去!”爲今之計,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兩人驅車離開電視臺,一路上,莉莉的電話短信根本沒聽過,楚意如心事重重,哪兒還有心思工作,只草草的發了個短信說自己不舒服,莉莉沒辦法,只好通知了主辦方,因爲缺少了女主角,新聞發佈會很快結束了。。

依舊是鴻運實業,依舊是那個氣派敞亮的大門,豪車林立,來往的都是社會名流。

楚意如帶好口罩,同劉振通了電話,劉振就在樓上,電話裏他很是興奮,江辰跟陪着楚意如,用衣領遮住了半張臉,生怕監控室的人認出他。

三十樓的時候,電梯門開了, 進來一個身着一身黑色緊身皮衣,腳踏高跟,性感結實的歐洲女人,睫毛低垂,耳朵裏帶着對講機,正用嘰裏咕嚕的俄語交談着。

江辰見到她,興奮道,“伊蓮娜!”


伊蓮娜一瞧是江辰,也是愣了一下, 可並沒有跟他打招呼,她手指藏在胸前,指了指側上方。

江辰明白,電梯裏有攝像頭,身爲臥底,必須時刻保持謹慎。 出了電梯門,十幾個通體黑衣的保鏢在走廊中來來回回的遊蕩,劉振這人疑心很重,身邊保護力量從來沒有鬆懈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