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九兒看著賓客往來的場面眼角眉梢也帶著暖暖的笑意。

正考慮要去河面上玩,人潮湧動起來,推得沐九兒有些站不住腳。

「快看,那艘大船上面有美人!」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就有眼尖的人叫嚷道:「是凰女!軒轅珍兒!」 落雨搓了搓手,看看滿桌的「訂金」,又看看周圍狂熱的學生,「你們確定,只是為了開課時間和佔位,就願意付出這麼多晶石?」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只要是為了我的雲瀟公子,區區晶石算得了什麼!若是能讓雲瀟公子牽一牽我的手,讓我付出身家性命我都願意。」

「從見到墨導師那刻起,我就覺得他與傳說中的帝尊一模一樣,若得帝尊指點,我的實力定然能突飛猛進。花這點晶石是值得的!」

落雨笑的兩個酒窩都若隱若現,開心的把每個人的名字和需求,都記下來。

而慕顏也知道了,那個付錢最多的男修叫做徐英博,來自天權分院;而藍衣少女叫做秦安璐,來自天璇分院。

……

「哈哈哈,沒想到我們只是賣賣課程時間,居然就賺了那麼多!」

落雨抓著一串乾坤袋,簡直樂開了花。

乾坤袋在眾人手中轉了一圈。

每個人都拿出裡頭的晶石摸了摸,蹭了蹭。

到最後才輪到慕顏手裡。

她笑著摸完了,正要還給落雨。

卻被落雨直接推了回去,「六師姐,這些晶石統統給你。後續收到的尾款,也都給你。」

慕顏一下子愣住了,「為什麼都給我?」

「小師妹你不是要買煉丹爐嗎?我聽說總共要幾萬上品晶,有了這些,你就能買到心儀的煉丹爐了。」

慕顏皺了皺眉,「煉丹爐的事情我會自己想辦法,這些晶石是我們大家……」

「哎呀,小師妹你就別跟我們客氣了!」冷羽沫一把搭上她的肩膀,笑嘻嘻道,「我們都知道小師妹你煉丹有多厲害。你若是真想感謝我們,以後咱們修鍊鬥毆需要丹藥,你都包去就是了。」

凌宇笙翻了個白眼,「四師姐,你知道一顆五品以上的丹藥價值幾何?讓小師妹包圓了你所有的丹藥,你這不是佔便宜嗎?」

「切,老娘就愛佔小師妹便宜怎麼著?小師妹,你就說師姐以後的丹藥你包不包吧?」

慕顏握著手中沉甸甸的乾坤袋,只覺得心口說不出的溫暖。

她沉默了良久,才斬釘截鐵道:「好,以後你們的丹藥符籙都由我來負責。」

「嘻嘻嘻,賺到了!」

「六師姐萬歲!」

幾人笑鬧了一陣,又忍不住感慨。

「想想咱們以前在逍遙門過的是什麼窮苦日子啊!再看看小師叔和人墨導師,隨隨便便上一堂課,賺的比咱們宗門一輩子都多,嗚嗚嗚……上天不公啊!」

就連楚末離也有些驚嘆,「若是以後我們找些兩位導師的貼身佩飾去賣……」

一節公開課就能賺那麼多晶石。


要是賣貼身佩飾和肖想……吸溜,口水忍不住又要留下來了。

不過馬上卻又啪嘰一聲,被拍滅的一乾二淨。

「三師兄,你不要異想天開講恐怖故事好不好?偷小師叔和墨導師的貼身佩飾,你是不想活了嗎?」

楚末離卻似笑非笑地看向他們,「難道你們覺得,賣了兩位導師的公共課,我們就能活了嗎?」 上一次的六國盛宴,沐九兒因為一舞而曉喻天下,這一次的魔族盛宴,軒轅珍兒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嶄露頭角了。

一身百褶芙蓉裙,極其華貴,配著金秀雲紋霞帔,修眉高髻,釵環額飾光彩奪目,七分貌美三分打扮,身旁還跟著一位穿著粉色紗裙的秀美侍女。

霽月瞬間警鈴大作,有人來搶風頭了!

再看捂得嚴嚴實實的沐九兒,霽月有種一口氣悶在胸前,很想捶胸的感覺。

當下本就擁擠的人群因為凰女軒轅珍兒的身份,搞得更加兇猛,沐九兒再次被擠出人群,心中暗罵,不就是個女人嗎,用得著搞這麼大場面么!

沐九兒抬眼看著灰毓跟霽月焦急的在人群中尋找自己,可自己卻被越擠越遠,這個時代可沒手機,萬一走散了,估計也沒個聯繫方式,搞不好一晚上什麼都做不了全都把時間浪費在找對方上面了。

她突然遊戲後悔自己要搞得這麼低調!

如果她以魔女的身份出席,就可以明目張胆的在那艘大船上,吃著果子,看著花燈,甭提有多愜意了。

而軒轅珍兒也甭想上她的大船,她如今也就不用在人群中被擠來擠去了。

說這麼多就是想表達,自作孽不可活!

好不容易又被擠在人群中,終於看到一個窄袖的服侍,雖然只有一個角,沐九兒還是準確無誤的握住那人的手臂。

人群中的衝擊力還是可怕的,不知道今天大家玩的太高興還是軒轅珍兒是真的這麼招人歡迎,沐九兒被擠來擠去,手卻死死的握住那人的手腕,猶如巨浪中的漂泊的小船,虧得自己抓的緊,否則自己又要被擠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


估計是灰毓看她被擠得太辛苦,一把將她拽到他身邊,轉了個身,將她抵在他胸前,他用後背擋住你是可怕的人/流。

其力量簡直是驚人的大,沐九兒被他反握住的手都隱隱作痛。

「灰毓,你好樣的,多虧了你,否則我就得被他們擠死了!回去我就給你發個特別鼓勵獎!」

「……」

灰毓沒出聲。

沐九兒靠在他胸前,腦袋那那隻大手給按住,避免了那些擁擠,心情也好了起來。

「我覺得我辦的還真成功,只是沒料到來的人這麼多,六國的那些人不會把所有的皇親貴族都帶來了吧?說起來,我只將這處設為宴會的舉辦地,不會坐不下吧?你今晚上到我寢宮來,我們在商議商議,趁著宴會還沒辦起來,最好將一切可能發生的問題都給避免了!」

「……」

沐九兒沒有發現多話的灰毓變得這麼悶,只是將自己的想法一股腦的說出來。

或許是許久沒有見過這麼多人,沐九兒有些興奮,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那些花燈,喋喋不休的說了一整才想起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灰毓!你找到我了,那霽月呢?你把霽月給丟了?」

許久……

在沐九兒等的快要抬頭看的時候,頭頂傳來徐徐的聲音:「霽月是誰?」 沐九兒第一反應就是——糟糕,拉錯人了!

第二反應就是這個聲音很熟悉……

沐九兒被他帶著擠入了一個死角內,後面是宮牆,倆人的距離很近,她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來自他身上的溫暖,沐九兒一愣,倏地抬頭,恰迎上一雙暗若幽夜的眼眸。

他臉上帶著一個半月牙的銀色面具,只留秀挺的鼻子跟緊抿著柔軟薄唇。

她抬起頭看著他線條優美的下顎。

皇甫辰絕……

這四個字幾乎脫口而出!

突然心跳加速,不知為何自己當面對他時半點恨也沒有,眼圈也微微泛起紅,幸虧她帶著幕籬,讓人看不出她的失態。

半響,她刻意壓低的嗓音道:「抱歉,我認錯人了,我以為是我的朋友。」

皇甫辰絕低頭看著眼前這個帶著幕籬的女人,心中悵然若失,他剛剛恍惚覺得眼前這個人跟沐九兒有些相似,剛剛吵吵鬧鬧也沒聽清楚她說了什麼,當到了這個略微安靜的環境下仔細聽到她的聲音這才發覺眼前這個人的聲音不是沐九兒的聲音……

他略微失望的退開兩步。

「唐突了,剛剛我誤以為你是我的……」

話說到一半突然覺得自己今天有些奇怪,隨便遇上一個人竟然覺得她是沐九兒,這很不正常。

人群漸漸過去,他又退了一小步,後半句也沒有說全,朝她禮貌疏離的微微頜首,而後轉身朝著血河那個方向走去。

他是急著去找軒轅珍兒的吧……

沐九兒收斂住那難以自抑的情緒,唇角泛著微微的苦澀,轉頭朝著與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殿下!」

還沒走幾步人群中就奔出來兩個人,那滿眼焦急的兩人不正是灰毓跟霽月么!

兩人面帶焦急的上前將沐九兒上下打量,見她沒半分損傷才放了心,霽月急忙道:「殿下,剛剛嚇死我了,霽月你以為把你給丟了!」

沐九兒有些啞然失笑,自己這麼大一個人了哪能丟?就算丟了也會自己回寢宮的!

這裡可是魔宮,她哪能在自己的地盤給丟了!

可是明明是說笑她卻半點也笑不起來,神情有些懨懨地,倒是被一向大大咧咧的灰毓給發覺到了。

冥婚老攻逼我挖墳的日子 !」

「還是別打趣我了,咱們回去吧!」

「哪能回去啊!」灰毓大呼。

霽月好不容易看到這麼多人也十分興奮,魔族裡的人,六國的人,世家名族,皇親國戚,但凡是有些名望的都被請來了,最最最重要的是——她絕對不許軒轅珍兒搶了沐九兒的風頭!開玩笑,這可是魔主專門為魔女舉辦的宴會,軒轅珍兒不過是個跳樑小丑也想搶風頭,她才不會讓軒轅珍兒如意呢!

「船都已經到了!快走吧!」

霽月難得忘記規矩,伸手抓住沐九兒就把她帶去血河停泊靠岸的地方。

灰毓看著倆女人往泊船處也不禁大呼:「噯,你們等等我啊!」 這話一出,剛剛的喜悅,瞬間變成了驚恐。

「應……應該不會吧?我…… 回到明朝力挽狂瀾 ?」

楚末離曲起手指輕輕敲了敲扶手,才慢條斯理道:「你們就那麼確定,兩位導師會有人開公開課?」


在場剩下的六個人,瞬間石化。

「不會吧——?!!!」

===

「小師妹,這一次我們能不能全須全尾的活下來,就靠你了!」

「小師妹,加油,一定要讓小師叔和墨導師,至少同意一個啊!」

「咳咳,你們放心吧,小師叔和墨導師這麼疼小師妹,一定會同意的。」

慕顏承載著師兄弟們殷切期盼的目光,滿頭黑線地走進了洛雲瀟的房間。

為什麼她總有種自己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感!

沒有先去找帝溟玦,當然是因為君上大人日理萬機,哪怕在星辰學院挂名當了個導師,但大部分時候卻也是不見蹤影的。

只有晚上才一定會陪在慕顏身邊。

慕顏總覺得,讓神龍見首不見尾,傲嬌高冷的帝溟玦答應去上公共課,簡直比讓小師叔答應還不靠譜。

剛進入洛雲瀟房間,她就聽到一陣斷斷續續的琴音。

雖然算不上以前的魔音穿耳,但……

咳咳咳,小師叔是不是太久沒練琴,技藝好像又生疏了。

整個琴音跟鬼哭狼嚎一樣,聽的人特別瘮得慌。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最近小師叔練琴都自動隔音了,這才讓搖光分院的生靈能得到安生。

一曲結束。

慕顏立刻賣力地鼓掌。

還非常違心地誇獎道:「小師叔的琴藝真是進步神速啊!」

洛雲瀟抬起俊秀的眉眼,面無表情看向她,「有事說事?」

「咳……咳咳咳咳……」慕顏連連咳嗽,「那啥,小師叔,有個事情想要問你一下。」

「什麼事?」

慕顏:「我聽說,星辰學院規定,各大分院的導師,每年必須開設至少一堂公共課。現如今正好輪到咱們搖光分院了,不知道是小師叔你開課,還是墨導師開課,安排在什麼時間呢?」

「公共課?」洛雲瀟皺了皺眉,淡淡道,「我不參與。」

慕顏心中咯噔了一下,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聽一旁的魑吻大叫道,「美顏顏,主人是什麼人啊!能來星辰學院坐鎮,就已經是這裡莫大的榮幸了,你沒聽說如今修真大陸上決定報考星辰學院的人越來越多了嗎?都已經遠遠超過鳳天學院了……這可都是主人的功勞啊!」

帝溟玦的聲名畢竟只是在星辰學院中傳播。

可雲瀟公子來了星辰學院,卻是整個修真大陸人人都知道的。

如今還沒有報考學院的年輕修者都快激動瘋了。

一個個摩拳擦掌,就等著明年星辰學院招生時間來臨。

鳳天和靈武學院氣了個半死,卻偏偏毫無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