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兩人登上一架客機,直接飛往了龍都。

着筆中文網 事實上,她壓根就不喜歡薄司恆,小時候記得很清楚,薄司恆就是個愣頭愣腦的小胖子,簡單的遊戲都玩不來,卻偏偏喜歡纏著她,說她是他什麼救命恩人,要一輩子守護她!

她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救過他的命,不過,既然可以得到好處,她也樂得接受。

只是後來薄家搬走,直到長大,她們就再沒見過面了,沒成想突然有一天她被告知要嫁給薄司恆!

小時候接受薄司恆的親近,也只是把他當跟班而已,可從沒想過要嫁給他!

於是,在知道婚約的第一時間,傅晚晚連夜跑去了國外。

丑不拉幾的小胖子也想毀了我傅晚晚一生的幸福?絕無可能!

在國外的這幾年,傅晚晚過的十分瀟洒,可沒過幾年的好日子,傅氏集團就出現了嚴重的財務危機,沒辦法,她只能回國。

回國之後的傅晚晚將全市所有的富家公子都打聽了個遍。

這些年光顧著吃喝玩樂了,壓根沒學到啥真本事,唯一還算拿得出手的,就只有自己引以為傲的樣貌身材了。

傅氏這麼大的財務窟窿,憑她一己之力自然是堵不上的,不過,若是有了其他富二代的支持,那就不一樣了!

不過,她的目光很快就被薄司恆吸引。

幾年不見,當年木訥笨拙的小胖子竟然長成了身型修碩面容俊朗的美男子,總裁氣質更是渾然天成!

現在向他下手,對於傅晚晚來說,可一點不為難。

雖然也聽說了當年家裡讓方簡寧替嫁的事,不過,既然薄司恆選擇在薄老去世的第一時間離婚,可見他們倆之間根本沒感情。

篤定薄司恆還對自己念念不忘,於是,傅晚晚精心設計了一場不經意碰面。

故人重逢,皆是歡喜。

於是,按照劇本走向,傅晚晚重新俘獲了薄司恆的心。

但也只是劇本而已,傅晚晚真心喜歡的,卻並不是他。

「晚晚,聽媽一句勸!」

明珠摟著女兒,諄諄教誨:「你不喜歡薄司恆,可明知咱們家現在的情況,他依舊對你不離不棄,可見對你是真心的!你再看看你喜歡的那個,這麼久了,面都不露一個,擺明了怕惹麻煩!這種人不值得你託付!」

這話戳到了痛點,傅晚晚的頓時皺眉把明珠推開。

「哎呀,媽,我的事不要你管!」

「我倒是樂得不管,可那也得你不讓我們操心才成啊?晚晚,你現在好不容易挽回了薄司恆的心,就不要再去見他了!要不然讓薄司恆撞見了可怎麼辦呢?」

「說到底,你們根本就不是關心我,而是擔心抓不住薄司恆這個金龜婿吧!」

父母有多勢利,傅晚晚心裡一清二楚,在他們看來,能抱住薄司恆的大腿才是第一要務,哪管她幸不幸福?

「你這孩子,怎麼能這樣想你爸媽呢?爸媽當然是關心你啊!」

「得了吧!」

傅晚晚挑眉,越發覺得自己的母親虛偽,「當年為了跟薄家攀上親,你們連送方簡寧替我出嫁這種事都敢做,還說不是眼紅薄家,為了錢?」

「住口!」

明珠也怒了。

「別再跟我提當年!當年若不是你一走了之,讓我跟你爸下不來台,我們至於會去求那個死丫頭?」

「最後還不是雞飛蛋打!」

想到薄司恆壓根不理睬方簡寧,傅晚晚就洋洋得意。

「哼,薄司恆的心可不是隨隨便便哪個女人就能把握的!」

這話中聽,明珠的臉色緩和了些,幫著女兒梳梳頭髮,再次灌注自己的一套標準理論。

「晚晚啊,你還小,很多事你沒經歷過,都不懂!一個女人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得擁有挑男人的眼光。

嫁一個好男人,一輩子過衣食無憂的日子才是王道!薄司恆就是那萬里挑一的好男人!

雖說是看起來冷冰冰不解風情的樣子,但是我看他對你還真的是沒話說!你已經錯過一次了,這次可不能再錯過了!」

傅晚晚手裡攪著浴花,心煩意亂。

以別人的眼光看,論家世樣貌人品,薄司恆自然是沒話,可小時候的小胖子形象根深蒂固,不管她平時在他面前裝的再像,她心底心心念念的人,卻並不是他。

只是,現在能解傅氏集團危機的,卻也只有他了。

難得的好天氣。

薄言不願意跟自己呆在一塊,方簡寧只能一個人躲在花園裡。

自從發生了「修電腦」事件,薄司恆似乎對自己意見很大,整天板著個臉,為了不被找茬,方簡寧一無既往的選擇遠離他。

惹不起躲得起嘛,這是方簡寧的人生箴言。

本來以為他那天急匆匆跑出去是要去她家搞事情,結果後來似乎也並沒有去。

看來他還是懷疑是她黑了薄氏的網路。

方簡寧還真是希望自己能擁有這項技能呢,不爽的時候就給他弄個網路癱瘓,氣死他!

當然,此時此刻的方簡寧完全想不到,自己最想做的事已經被自己的親兒子給踐行了!

就在方簡寧各種YY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里。

定睛一看,竟然又是傅晚晚?

不速之客!

這女人怎麼又來了?

想到上次薄司茵告訴她薄言被傅晚晚從樓梯上推下來的事,方簡寧就氣不打一處來。

不過,同樣生氣的,還有薄司茵。

就在方簡寧準備出去好好教訓傅晚晚一番的時候,另一個人搶先一步。

「傅晚晚,你又跑來這裡幹嘛?薄宅不歡迎你,不清楚嗎?」

沒這麼直白的被懟過,傅晚晚臉上頓時一陣青紅,礙於面子,不好互嗆,只能陪著笑臉。

「司茵,你也在啊,我是來找你大哥的!」

說著,傅晚晚又故意擺出一副嬌羞模樣。

「我自由進出這裡可是司恆允許的呢,哦,不過那時候你還沒回來,可能不知道!沒關係,畢竟司恆才是薄宅的繼承人嘛!」

擺明了挖苦她沒有實權的意思,薄司茵頓時大怒。

「傅晚晚,你會不會說話!不會說就把嘴巴閉上!」

「比說話我自然是比不上你呀,司茵!你聽你聲音多大呀,我一點都比不上!」

傅晚晚柔聲細語的,說話間水汪汪的大眼睛還儘是透著無辜。

聽起來卻是陰陽怪氣,讓人心裡直冒火。 這本書開書已經二十六七天了,寫了也十三萬字了。

目前二百三十個收藏,二百張推薦票,嗯,註定是撲街了。

作者菌新人作者一枚,撲街在意料之中,也不驚訝……

這裡特別感謝下一直給我投推薦票的幾位哥們,感謝你們每天的支持,至少我看到還有幾位書友關注,這對新人作者來說,就是每天碼字的動力,笑……

寫這本書的初衷是看了幾本華娛,感覺有些寫的不和自己口味,這才有了自己動筆寫一本的衝動……

直到收集資料,動筆才知道,作為讀者看書真的很容易,寫書就不說了。和想象中的一點都不一樣……寫一章花兩三個小時,平均也就是一個小時一千字,這還是有感覺的情況下,有時沒感覺,碼字真跟擠牙膏似的,寫的也沒法看……

每天有空就想想接下來的故事情節,碼字這段時間感覺睡眠都不好了,哎……不是賣慘,當然賣慘也沒人看,就是作者菌自己的真實感受。

前前後後寫了有二十來萬,除過廢掉的稿子,發出來的就是這部分了。

寫了一個多月,感覺十萬字就是一個台階,剛開始想法很多,亂七八糟的每天有各種念頭,十萬字激情過去了,回歸正常,沒有寫作經驗的不足就暴露出來了……

這本書目前來說節奏比較慢,也還沒看到什麼爽點,不知道能不能稱得上是慢熱,笑……

我有很多想寫的,因為筆力、經驗的不足,寫的也很一般,故事情節很平淡,這點必須承認。

最近也在看同期的一些都市文的開頭,看看能不能學到點東西,後面爽點啥的多寫點……

嗯,關注這本書的書友們放心,雖然是撲街,不過第一本書是不會切的,至少寫個完本啥的,就當練文筆了。還有,怎麼說也要等到上架把快遞費掙回來,笑……

後續的更新也會保持每天最少一更兩千字以上,如果有事沒法更新,也會提前和大家請假,謝謝大家關注。

目前正在寫電影拍攝環節的內容,實際上可以寫的很多,不過我看了有些華娛文評論區讀者的意見,這方面寫多了,大家覺得水字數,也不喜歡看。所以,電影拍攝環節的情節我會控制在十章內,基本的故事情節交代清楚就行……

後面故事情節我會盡量加快節奏……

最後,再次感謝給我投票的朋友們,謝謝你們的支持! 別墅的卧室中,常雲傑正在修鍊《4000天快速精通大力金剛指》。

這本秘籍的佛門專業術語比較多,他跑了好幾個書店,又問了自己的和尚朋友,把書里的內容盡量弄懂,這才開始修鍊。

此時,只見常雲傑盤膝坐在床上,面容肅穆。

忽的,他雙眸一睜,一股陽剛威猛,宛如金剛降臨的氣息便彌散出來。與此同時,他抬臂並指,向前一探,凌空點出。

這一指疾若風雷,更有凌厲的指風凌空飛出,打在牆壁上,可惜威力弱了點,只留下一個淡淡的印記。

常雲傑看著自己的手指,露出一幅若有所思的表情。

「就如鬼王達所說,金剛不壞神功和這大力金剛指契合,修鍊起來事半功倍。」

「大力金剛指威力不俗,而且還能打出隔空指勁,如果這門功夫大成,未必不能發揮如六脈神劍一般的作用。不過隔空指勁放所消耗的真氣,也是成倍增加,需要雄渾的真氣才能支撐。」

他「呼」的吐出一口氣,感到有些疲倦,真氣消耗了七七八八,於是便停止了修行大力金剛指。。

畢竟這還是他的第一次。

而且第一次就是兩個小時,值得驕傲了。

今後再慢慢深入也不遲。

「嘟嘟,嘟嘟嘟嘟!」

常雲傑剛去洗了把臉,電話聲音響起,順手接通,裡面傳出黃叔的聲音。

「阿傑,你在哪裡?有沒有空?」

「在家裡,有什麼事?」

「我得到賭神的消息了,不過警署不方便出動,想讓你跑一趟。」

「樓啪部嫩,不過賞金怎麼分?你特地找上我,只怕賭神的麻煩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