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帥屍大哥一抬手,侍衛立即停止推動輪椅,俺三步並兩步跑到帥屍大哥面前,笑道:「不走啦?跟在你身後追你的感覺也不錯。」

這個死帥仔,明明是殘疾地坐在輪椅上,卻仍舊一身尊貴的帝王霸氣,讓人心生畏懼,對他心悅誠服,讓俺甘願做只跟屁蟲。

帥屍大哥沒理俺深情的話,他只是淡淡地睨了我一眼,「萱,你這樣做,他亦不會放你自由。」

我解讀著他的唇形,心頭一驚,「你居然知道我的想法!」

天!他未免太聰明了吧,或者說他深沉得可怕。

帥屍大哥口中的他指的是行雲。

我這麼華麗麗,超張揚地來到祁王府,想必不用多久消息就傳遍整個汴京城,在外人眼裡,祁王素與皇帝不合,正得皇帝龍寵的我出現在祁王府,外人會認為皇帝宅心仁厚,讓我來看祁王。

行雲必定明白,我的本意只是想見現在的祁王(帥屍大哥),讓行雲跟帥屍大哥清楚,我並不想做皇妃的心。

對外,之於行雲跟帥屍祁王,並無半點壞處,對我自己來說,就算不能讓行雲放我自由,起碼,他會明白,我不是非他不可。

另外,我也想變相的讓行雲跟帥屍大哥知道,俺這個皇妃對帥屍大哥是『有意思』的。

帥屍大哥屏退了所有的下人,深深地望著我,突然轉移話題,「萱,你知道嗎?你就像個迷。你能輕易從朕說話的唇形,看懂我說的是什麼,眼神犀利,聰穎異常。你對外宣稱自己是無依無靠的孤女,自身的氣質卻高雅清純,十足尊貴。朕不相信,你真的是孤女,你就像憑空冒出來般,讓朕查不到你的任何信息,你到底是誰?」

我是二十一世紀穿越來的知識美妞張穎萱啊。不過,這話要是說出來,不是給人當成神經病就是給有心人逮著機會,把俺當妖孽給滅了。

萱萱俺是很珍惜俺的這條小命滴,死也要留著珍貴的命命來泡盡天下的帥哥啊,俺絕不拿生命開玩笑。

「我說了我是孤女,你若是不相信,我也沒辦法了。至於你查不到我的資料,只能說你的手下都是鱉腳貨吧。」俺淡笑。

俺就是要保持神秘感,這樣才能更吸引帥哥嘛。

不過,剛剛帥屍大哥自稱朕,證明他對皇位勢在必得,哪怕他現在又殘又啞,他依舊會設法讓行雲滾下台。

唉,兄弟相殘,他們都是這麼帥的帥哥,又都跟俺又一腿,俺真的是超不忍心吶。

「是么?」帥屍大哥隱隱勾起唇角,似笑非笑。換句話來說,叫皮笑肉不笑。

這樣的男人絕對是個狠角色,三年前,他能被行雲推下台,雖說是行雲與柔妃竄通背叛了他,歸根究底,還是那句老話,日防夜防,家賊難防,背叛你的人,往往是你最親的人,讓你防不設防。

「是與不是又何妨,你查不到是你的事,我能說的已經說了。」俺這神秘也裝得到家吧。


「是無妨。你很快便會屬於朕,」他定定地看著我,又補上一句,「只屬於朕一人。」

呵,真會開玩笑,我只屬於我自己,而我的心,超愛美男, 財閥真千金下山了 ,雖愛美男,卻不被美男所蠱惑,這樣,我才能不在一株帥草上弔死,這樣我才能閱遍天下帥草!

我淡淡地睨著他那雙漂亮幽黑的眸子,他的眸光邪氣襲人,深邃得讓我半點看不透。

還是那句話,他神秘異常,全身上下都是極品尊貴的優良因子,任他再危險,我都會飛蛾撲火。誰讓他帥到門了。

唉,各位老大們,萱萱我要是哪天掛了,甭懷疑,俺就是死在了帥哥的溫柔鄉里哈。

我對帥屍大哥的話不置可否,免得傷了他的心,俺只是很肯定地道:「我屬於你一人?你說出這麼霸道獨裁的話,想必,離你動手的時機近了吧?」不知道他打算怎麼對付行雲? 第041章是貌賽潘安

他訝異地看了我一眼,並不否認,「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哪股東風?」明知道他不會說,我卻依然忍不住問出口。

「萱,朕曾說過,不要太好奇,對你沒好處。」他眼神一冷,說的話也傷了我的心。

我突然在想,這個冷酷的男人,依他深沉詭異的程度,有足夠讓人折服的本錢。那麼穆佐揚那個帥哥太醫告訴我,關天帥屍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穆佐揚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出賣他,哼,說是被我的美貌迷住,鬼信啊?還是跟本就是他授的意讓穆佐揚誤導我?


我突然又憶起帥屍大哥他死而復生后,跟我愛愛完了,又回復了死人狀態。那究竟是怎麼回事?事情沒穆佐揚說的那麼簡單。

天,好複雜的迷團!這個男人太過邪氣,惹不得!

我心底一陣發涼,故作鎮定地道:「本宮打攪祁王爺過久,該回宮了。」

我沒走兩步,他卻拉住了我的小手。

我心頭一喜,期待著他能向我坦白,起碼,別這麼將我當成外人。

明明曉得萱萱我是個懶人,他什麼都不跟我說,老要我瞎猜,這樣很累人滴耶!

「萱,別忘了明天的約會。」他漂亮的薄唇動了下,我回身,細細解讀著他的唇形,不是我要的答案,我失望地黯下眼帘,輕頷首,「我知道了。」

見我黯下眼眸,他邪氣的眸子中閃過一抹心疼,大手一個使力,讓我腳下一個趔趄,跌坐在他腿上,沒等我反應過來,他的唇印上我紅嫩的朱唇。

他的濕滑的舌頭迫不及待地撬開我的貝齒與我的丁香小舌深深纏綿,他吻得太過用力,讓我生生地疼痛,我欲推開他,他卻霸道地吻得更深。

吮吻的快感,讓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他那雙邪氣幽黑的眸子竟然緩緩由黑轉紅。

哼,這個賤男人,慾火上升了哈。

他的大手緩緩探入我的衣襟內,捏揉著我飽滿的峰丘,我忍住急欲脫口的呻吟,小手禁自探向他腿間的男性象徵,他倒抽一口氣,眼中的慾火燒得更旺。

他的男性象徵早已堅韌硬挺,好球!看萱萱我不整死你!

我嘴角勾起一抹壞笑,一把推開他,迅速離他三步遠,滿意地看他臉色胚變。

他通紅的火眸,因欲求不滿而無聲地朝我抗議,邪氣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著我,似乎不敢相信我竟然會推開他。

你帥到門了又怎麼樣?比起天下的眾多帥哥,我張穎萱當然是選擇後者。

「你屏退了下人,不就是想在光天化日下跟我恩愛一下?我呸!休想我會如你的意。我從來不是你的洩慾工具,反觀你……」我得意一笑,繼續道:「你對我來說,是我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丟的玩物。我現在不想要你,你要是慾火攻心,我可以出錢幫你找個妓女來降降火。」

末了,我還問他,「我慷慨吧?」

聽了我的話,他氣得雙拳緊握,額際青筋暴跳,通紅的眸子更加危險詭異。那生硬的拳頭可是咯咯作響啊。

5555我怕怕。

他渾身散發的壓力讓我打了個冷顫,不敢再看他要說什麼,也怕他對我不利,我大聲喚道:「桂嬤嬤!」

「老奴在。」

「擺駕回宮。」

「是,娘娘。」

哼,你不信任我沒關係,我照樣不相信你。

敢讓我張穎萱不好過,我就要你比我更難過!

不過,人要有自知之明,要是真把他氣得收了俺這條小命,俺可就泡不了帥仔了,所以,為了天下所有的帥哥,俺一定要保重自己。

現在,溜吧!

我並沒有回皇宮,吩咐桂嬤嬤跟那些下人先回宮后,俺就換了一身男人裝扮,打算去會一會我的老情人。

想想,離開風滿樓好些日子了,那挽塵小處男八成等俺盼俺,都快望穿秋水了。

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呆的地方可是『鴨』院哈,要是他被人先一步『啃』了最新鮮的一口,俺可就得不償失了。

要知道,在萱萱我眼裡,通常一手貨比二手貨更得我心。我很老實的招認,我喜歡處男哈。

不過現在還是白天,『鴨』院要晚上才開門,是以,我就到處閑逛一下嘍,順便看看有沒有啥中意的帥哥哦。

汴京是祥龍國的首都,街上熱鬧繁華,人聲鼎沸,我一身帥氣有錢的公子哥打扮,風度翩翩地輕搖著手中的摺扇,不時地朝過往的美女放去幾道強電。

俺這電可不是亂放的,只朝美女放。男人嘛,只朝帥哥勾。

好幾位美女都被我電得駐足不前,其中有一位還大著膽子還輕聲朝我嬌笑,「這位公子好生俊俏!」

「姑娘你這就說錯了。」我笑道。

「哪錯呢,公子您確實俊得慌。」

「只是俊得慌嗎?是貌賽潘安才對吧?」我的手在美女的嫩臉上摸了一把,俺這人就是這麼臭美。

美人俏臉一紅,「公子您欺負人家?」

「哦?」我俊眉一挑,「那要不要我把你娶回家?」

「我願意」美人吶吶地點點頭。

「我也願意……公子,我也願意!我也願!……」邊上的好幾位美人見我要娶媳婦了,紛紛毛遂自薦啊。

「好。」我大笑三聲,指尖點過不同的美女,「你,做我的第十三位愛妾,你,做第十四位,你嘛,就做第十五位……」

「公子!」好幾位美人同時眼眶蓄淚,跑了好幾個。

貌似古代的女人也有骨氣,不願給人作妾撒。

唉,不該,不該。俺傷了美人心吶。

卻也有三位留了下來,「妾就妾!公子,我們願意!」

汗!不是吧?這都嚇不跑她們?55555嚇跑俺了撒,俺把她們娶回去,那君氏三兄弟咋辦涅?

我剛要跑路,卻發現前面十步遠處圍了一大群美女,我問著我邊上要做我小妾的其中一人,「那是在幹什麼?」

「公子,你這都不知道啊?前頭有位公子帥毖了,姑娘們都在看他,搶著跟他說話呢,要是能做他的小妾不知有多好!」美人花痴地讚歎著。

「哦?」我狐疑地盯著她,「你這麼誇他,還來纏我幹嘛?」

「這不是女人太多,我擠不進去嘛。」美人老實地回道。

嘿!敢情是搶不到那傢伙,就來將就俺了。


「你們也是?」我無力地問著另兩個美人,她們都老實地點點頭。

二戰之殺手之王 切,你們當我什麼啊,後備輪胎啊?滾!」我怒火熊熊,不再看這三位美人一眼,不顧她們的呼喚,朝那前頭的美女堆走去。

哇!眾美人圍成了一大圈,貌似被圍在中間的帥哥是極品,不曉得有沒有帥屍大哥這麼帥哦?

一想到極品帥哥,我就想流口水。

我一邊眼紅這位不知名帥哥的桃花運,一邊又想看看他,要是夠帥,俺不妨考慮『上』他一『上』。

美女們把那帥哥圍在中間,我要是想擠進去很難,也很撒面子,那隻好把她們引開嘍。

美女們,萱萱我為了泡帥哥,只好對不起你們了。

我驚惶失措地指著眾美人腳下,大叫一聲:「啊……有蛇啊!」

「啊……蛇!哪裡有蛇?」美女們立即嚇得花容失色,作鳥獸散開,而我,也看清了被圍在中間的那個男人。

「誒?是你!果真不愧是帥哥中的帥哥啊!」我兩眼放光,眼冒淫泡。 第042章又泡帥哥了

那位被美女們圍在中間的帥哥不是採花賊花無痕又是誰。他可是我來古代遇到的第一個帥哥啊,憑他那張帥得冒泡的臉,我死也記得他。

唉,採花賊就是採花賊啊,半夜裡去偷搞人家美女,白天里就光明正大地迷一群美女,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呃~這麼難聽的話不適合用在人家帥哥身上,應該說成帥哥改不了愛搞美女。

「你……你是張穎萱?」花無痕看到我,先是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爾後一臉的狂喜。

「不錯,正是玉樹臨風,風度翩翩的萱萱我。很榮幸您大帥哥還能記得我。」我瀟洒地搖著摺扇,瞥了眼眾位被花無痕迷得團團轉的美女們,俺輕嘆口氣,「帥哥如此多嬌,引得無數美女竟折腰!」

「誒!人長得帥,就是沒辦法。」花無痕自認為瀟洒地朝俺一笑,那笑容風流倜儻,還真把俺電倒了哈。

這死採花賊怎麼比我還臭美?也對,『嘗』了不知多少花的男人臉皮怎麼可能不厚?

我漂亮的大眼朝花無痕眨了眨:「花花兄,一別多日,想不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你,你可知,我想你想得好苦啊。」


花無痕收到我的強電,俊臉一愣,立即反應過來,很帥氣地朝我回眨了下帥眼,「張姑……」

他剛說了兩個字就被我打斷了,我翻了個白眼,「叫我張兄或者萱萱。」

花無痕第一次碰到我,就有幸看到我完美的裸體,以他閱遍無數女人身體的經歷,他能一眼就認出女扮男裝的我,就是那個倒霉到從樹上掉下來的裸體美人也不為過。

只是,我現在穿著男裝,要是被他拆穿了,你讓俺咋泡妞嘛!

「好吧……萱萱。」花無痕自動選擇了後者,他動情的上前兩步想握住我的手,還想對我說什麼,卻被一群衝過來的美女們給硬生生隔了開來。

「花公子,剛剛不知哪位老兄說有蛇,嚇死我了……」

「花公子,我也嚇著了,你安慰安慰我……」

「花公子,讓奴家給你陪寢好不?……」

眾美女們發現沒蛇后,又圍著花無痕唧唧喳喳個不停,花無痕不愧是採花高手,一個一個安撫著妞們,「小紅,綠綠,珠珠,沒事哦,有花某在,沒人……沒蛇敢傷害你們……」

「嘖嘖!」我讚歎出聲,「這花花不愧是花叢里打滾的江湖老手啊。」

突然,其中有幾個美女像發現新大陸般地看著我,「吖!這裡也有位俏公子,我不爭花公子了,我要這位……」

哈哈!瞧瞧,俺還不算個後備輪胎,這些妞識貨,注意力跑俺這來了。

我高興地勾起嘴角,我沒察覺的是,花無痕的眼光一直深情地看著我。

邊上看熱鬧的人可是圍得里三層,外三層。 超大陸入侵 ,是滿希奇的吧。

美女們的色爪爪一個個向我襲來……

怎麼情況有點失控?妞太多了,俺應付不來。

「停!」我打了個冷顫,「你們別亂來,不許摸我!不然,等你們以後做了我老婆,我就把你們通通賣去妓院。」

俺為了擺脫色妞爪,很沒良心恐嚇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