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夢櫻並不是很依賴別人的人,可是她現在只想依賴他,有他在自己什麼也不用想,洛夢櫻看著餐廳的氛圍很好,也可以讓人放鬆心情,可以看到很美的景色,他好像是這裡的熟客。

不過洛夢櫻沒有想錯,那些人好像都認識他,他不用說什麼,他們直接帶他到一個包間。


他們一樣好奇這個女子是誰,他們也只有好奇的份,他們這些人也不敢靠近他。

「墨總,菜式照舊嗎」服務員問道。

墨昊靳把菜單給洛夢櫻說:「看一下,有什麼想吃的。」

洛夢櫻看了一下,她也不知道這裡有什麼是最好吃的,他經常來自己還點什麼呀。

她把菜單合了起來,服務員認為他家的才都不合自己胃口呢。

難得墨總今天帶一個美人過來,一看就不是客戶呀,她不滿意以後墨總還會不會來這裡吃飯呀。

洛夢櫻的話讓他放下心來了:「你不是常客嗎,你來點就好了。」

墨昊靳知道洛夢櫻的口味,想了想說:「把你們這裡清淡的招牌菜都上吧,還上些甜品。」

「你很喜歡在這個餐廳的飯嗎」洛夢櫻看到他的熟絡,還是問一下他,她可不想別人說他的時候自己什麼也不知道呀。

「這個餐廳的菜很好吃,之前那些客戶都喜歡先這裡,就來的比較多了,不過等一下你也可以嘗嘗看。」墨昊靳沒有什麼想瞞她的,她現在開口問了,證明她開始了解他,想融入他的生活。只要她想知道的,他很樂意告訴她。

洛夢櫻知道要擔起墨氏集團並不容易,她看著父親為了工作也是忙得沒有時間陪他們,不過有一次她發燒了,有家庭醫生來看過了,她就是哭的不停,那次之後父親都準時回家,陪她吃飯,陪她玩。

無限聊齋世界 ,他們是很愛她的。

「外面的東西吃多了不好,晚上都在家裡吃飯吧」洛夢櫻徵求他的意見,雖然墨昊靳和她結婚這段時間都差不多很早回去,可是晚飯差不多都是在外面吃的。

墨昊靳一個人生活習慣了,可是他現在也不是一個人了,他家的父母,都很少在家吃飯,只有節日父親才會準時回家,他的父親對他很好,可是他覺得父母的相處看得出是有問題的,可是他的父親不會像其他人那樣外人有人,也對他母親很好。

他父親的動作總是會讓他消除疑惑,他母親也生活的很好,別人家的太太都喜歡參加各種宴會,但是他母親並不喜歡,所以他父親參加宴會也不會找舞伴的,是給他母親的尊重。

所以他也不知道一家人應該是怎麼樣生活的,兩個都不是很懂的人,他們要慢慢的習慣對方。

洛夢櫻這樣說了,他覺得自己可以的,他真的是工作狂,以前很少回家的,太忙的時候,或者工作太晚的時候就在公司休息了。現在好像都回去了,他覺得沒有問題的說:「好」。 “咚。”一陣沉悶的聲音傳出。

只見龍膽槍和青龍刀撞在一起,濺射出無數的火花。


而趙雲則是被關羽的偷襲惹惱了,要是不是感應到危險,這一刀即便要不了他的命,他也是會重傷。

“卑鄙小人,找死。”趙雲直接施展了自創的盤龍槍法。

只見趙雲的強上出現一條蛟龍,張牙舞爪,雖然不是真龍,但是威力也是不可小視。

“呔,戰場上哪有偷襲一說,去死。”本來關羽有些後悔,當時應該提醒一句,可是高傲的他不願低頭,強硬的說道,並且也是使用了自創的刀法,春秋刀法。


雖然刀法還沒有創建完成,但是前幾式已經創出,威力極大,也就是連貫性不強。

只見上空一條蛟龍和一冊書籍撞在了一起,沒有任何聲息傳出,兩者全部消失了。

而趙雲和關羽則是齊齊後退,趙雲退了十五步。關羽退了十四步,這裏就看得出關羽比趙雲強了一線,雖然僅僅是一線,但是強就是強。

“再來。”蛟龍虛影再次顯現,趙雲使用了白龍衝鋒,希望已快速的移動打敗對手。

“哈,來,春秋之春風。”關羽大喝一聲,手裏的青龍偃月刀揮舞了起來,一道巨大的風刃發出,想着趙雲駛去,而人則在風刃之後本來,如果趙雲躲過了風刃,後面的關羽就會再來一擊。

“白龍迴轉。”一個側身,再次衝鋒,到了一定地點,再次轉身,三次變相後直直的衝向了關羽。

而關羽見到趙雲來到了身後,急忙一個迴轉。“春意盎然”

手中的青龍刀微微的顫抖,那是快速震動的結果,而本來衝鋒的趙雲,則是被無形的波動壓制住了。

這是關羽如今最強的一擊,將手中的青龍刀已極快的速度震動,發出無形的波動,將對手震傷。

如同春天的小草一般,生生不息,連綿不絕。

而趙雲因爲第一次遇到這種招數,吃了大虧。如今兩人進入了比拼內力的境界。

直接趙雲身上出現了蛟龍的虛影,而關羽則是一卷書籍的樣子。

兩人身上的虛影都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但是大致的樣子還是分辨的出來。

而關羽的那一擊風刃這才集中了目標。

不知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這風刃打在了張飛和周倉的身上,直接將兩人擊飛,身上冒血不止。

“擦。該死的紅臉漢,攻擊我作甚。”

“二哥,你幹嘛出手,我就要贏了。”

“什麼你贏,分別是我贏。”

兩人倒在地上,掙扎的爬了起來,準備繼續戰鬥。

公孫瓚在一旁看的興奮心裏想到。“打,狠狠的打,你們死了,就沒人比我強了。”

不得不說,公孫瓚妒忌一切比他強的,周倉是來幫忙的,但是仍舊在心裏期盼他死。

李易見到這裏,直接說道“羽卒,回來吧,你們不分勝負,如今是子龍和那關羽的戰鬥,你倆是配角,等有時間在切磋。”


李易的話很是好使,不管怎麼說李易也是周倉的主公,而且忠誠度不低,雖然有些鬱悶,但是還是退了下來。

但是嘴上不饒人。“那黑臉的,等有時間在教訓你,爺爺先走了。”

“滾,黃臉的,你真是不要臉,你這個手下敗將。呸。”一邊說,一邊拿起了武器,準備再戰一場。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回覆,臂膀已經恢復了氣力,如今可以再戰。

“誰怕你,來就來。”周倉也是拿起了武器,但是沒有面對張飛,而是想着李易走去,但是暗中注意張飛的動向。

“丫丫呸,黃臉的,小瞧你爺爺,找死。”一聲大喝,衝了上去。

而周倉則是暗暗蓄力,準備給他迎頭痛擊。

“三弟,還不回來。”

就在兩人還差幾米的時候,劉備大聲的喊道。

“呀。大哥,我就要贏了,你這是爲何。”張飛一個緊急剎車,停了下來,不滿的說道。

“還不回來,要胡鬧到什麼時候。”一邊說劉備竟然要哭了。這是怕張飛不答應,使用了殺手鐗。

“哥哥,都是我的錯,我這就回來。”張飛見劉備哭了趕忙停止了攻擊。

“黃臉的,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讓你成爲我矛下之鬼。”狠狠的說了一句,張飛回到了劉備的身邊,好言相勸,劉備這纔不哭了。

“哈哈,真是好笑,一個大男人哭哭唧唧的成什麼體統,還不回家種地去。”周倉站在李易的身旁,看着眼前的鬧劇,哈哈大笑起來。

“你找死。”張飛手上青筋暴起,彷彿即將暴走一般,但是劉備的聲音響起,不得已收回了怒氣。

“三弟,如今咱們寄人籬下,不要在惹是生非了,你想咱們一輩子無法完成心願嗎?”

“罷了,聽大哥的。”

張飛和周倉則是罷了手,而關羽和趙雲的戰鬥十分詭異。

只見兩人的武器碰在一起,但是場面很是詭異。

兩人的眼睛都是緊閉,一動不動,但是時不時的兩人的身體顫抖一番。

看到這裏,在場的人都明白了兩人的戰鬥已經進入了意念之爭。

何爲意念之爭就是八十級三轉武將的特點,達到三轉後,可以領悟意念。

而意念之爭就是在腦海中進行戰鬥,這比肉身戰鬥要兇險的多。

輕則意念受損,需要修養很長時間。

重則意念破碎,運氣好的變成白癡,還可以留下一條性命。運氣不好的直接隕落。

趙雲和關羽則是見對方武藝不弱,實力相當,短時間內分不出勝負,就使用了意念戰鬥。

而他倆的等級如今是一流的歷史名將級,後期還可以進化成頂級歷史名將。

再加上世界的保護,他們很難隕落,再加上他倆都對自己十分自信。

充足的自信,強大的實力,堅強的意志,所以像趙雲和關羽這類的並不害怕意念戰鬥。

而是十分喜歡,不論戰鬥輸贏,都是對自己的一種磨練。

戰鬥進入了他們的那個層次,要不實力比他們強的多,要麼弱的多,很少有實力相當的。

這一相遇,熱血都要沸騰了。

本來趙雲不是關羽的對手,主要是年齡的差距,如今關羽要比趙雲大上十歲左右,力氣比趙雲大上不少,但是趙雲的技巧比關羽強。

不打上幾天幾夜,很難分出輸贏。

“大哥,放心吧,二哥不會輸的。好了好了,實在不行我就出手相助二哥。”張飛可憐巴巴的說道。

“三弟,就拜託你了,你二哥可千萬不能出事,要是出事了我可怎麼辦。”說着說着劉備的眼淚有是擠出了不少。


。。。

公孫瓚和周倉並沒有理會哭泣的劉備,而是看着關羽和趙雲的戰鬥。

他倆都是三轉的戰將,雖然和兩人和趙雲關羽差距很大,但還是可以觀看的。

而李易則是相信趙雲的實力,就算輸了也不會輸的太慘,這是他是時刻的看着劉備。

生怕劉備把趙雲搶走,要知道前世趙雲是劉備的五虎將之一,萬一按照前世的模式,搞不好趙雲還是會跟隨劉備。

雖然機率很低,但是世界之神可是不怎麼喜歡他,只怕會暗中出手,要是那樣,他哪怕有任務也是留不住趙雲。

“擦,不愧是有着終極技能厚黑術的劉備,這演技,影帝都不如其百分之一,根本看不出一絲破綻。”

回想着前世有一個玩家整理劉備的一生。

前期靠着眼淚,征服了 不少的歷史名將,謀士,中期憑藉着厚臉皮獲得了頂級謀士諸葛亮的效忠,後期則是霸氣四溢,開始征服天下的路途。

雖然後期沒有成功,但是不可否認他的一生可以用傳奇來評價。

而那時有個玩家因爲從一開始就跟着劉備,混的風生水起,好像叫什麼不敗天皇的。

奇怪這時候不敗應該是和劉備在一起的,怎麼不再?

再看關羽和趙雲的對決。

趙雲和關羽意念戰鬥李易是看不到,但是看周倉和公孫瓚的表情就知道戰鬥的十分激烈。

周倉時而皺眉,時而開心,時而疑惑,時而恍然大悟。

李易因爲是謀士的關係,再加上等級不夠,境界不夠,無法觀看,這能默默的等待着。、

當然對於劉備的注視也不能放棄,一但劉備有上前的舉動,李易也會上前。

不過這是劉備沒有心思招募趙雲,因爲他的二弟關羽如今有些落入下風,雖然僅僅是一絲,但是對他二弟的實力,他很是清楚,怕關羽受傷,影響他今後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