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飛反對道:「白龍,我不同意你和楊陽去,你也知道明天如果去的話,那簡直就是九死一生,我和楊陽都是單身一人,死了也沒有牽挂的,但是你卻不同,李倩還需要你的照顧。所以明天應該由我和楊陽去,你留守。」

白龍哀求道:「飛哥,你就讓我去吧!」

「不行!這個肯定不用再說了。」非常堅定的拒絕了白龍,洪飛轉頭對楊陽說道:「楊子,咱倆去休息,養好精神準備對付明天的任何變化。」說完就率先從會議室內走了出去。

洪飛走了以後,楊陽對白龍說道:「龍哥,其實我也認為飛哥說的對。還是我們倆去最合適。這次我是站在飛哥這邊的。」說完,楊陽也走出會議室,休息去了。

會議室內一下子變得安靜起來,空蕩蕩的屋裡只有白龍一人在低著頭。靜靜的思考著什麼。過了很久他那有些渾濁的眼神終於變得清澈起來。

話說趙雲和王達二人,在進入了B基斯坦之後就轉向了,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好在王達身上有指南針。過了很久兩人才潛伏到塔利班的基地。看著那些守衛森嚴的幾個房間,王達有一種要衝進去的狂熱。趙雲拉住他說道:「咱們不能隨便打草驚蛇。萬一房間裡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本啦登,那麼咱倆就很難能再找到那隻狡猾的老狐狸了。」

魔改全世界 王達問道:「雲少,那現在怎麼辦?」

趙雲吩咐道:「達子,你去殺兩名士兵,把他們的屍體掩埋,然後把衣服都給扒下來。咱倆準備渾水摸魚。」

聽了趙雲的計謀,王達高興的說道:「好嘞,雲少你稍等,我去去就來!」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幾分鐘的時間,王達就帶著兩套衣服回來了。說道:「雲少,我都是按照咱倆身材弄的,你先來試試。」說著兩人就開始換上了衣服。

頭套和假鬍子一帶,別說還真像那麼回事。趙雲問道:「達子,這鬍子你從哪弄來的?」

王達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從死人身上刮下來的。感覺既然要化妝就應該畫的完美些,讓別人根本無法看出來。」

趙雲說道:「幹得好,想的比我都周到了。下去吧!」說著兩人就像塔利班的營地內走了進去。

不過令二人大失所望的是,這幾個房間里住的都是女人,換句話說就是軍妓。

PS:七更到! 眼看就要天亮了。一直都無法找到本啦登和奧瑪爾的藏身地,趙雲不禁也有些焦急起來。不過他知道越是這種時候他就越需要鎮定,不能急躁,否則就會露出馬腳。看來只好等到白天了,只要本啦登指揮行動,那麼就肯定會找到他。

第二天,很早趙雲和王達便看到了一輛塔利班的裝甲吉普從這裡駛出。趙雲非常疑惑:「這麼早,他們要去做什麼?」

王達道:「我感覺是要去接什麼重要的人物。你看那車上的人全副武裝,看樣這被接的人來頭還不小啊!雲少,你說有沒有可能去是本啦登或者奧瑪爾了?」

趙雲道:「現在還說不好,再等等看吧!走,過來人了!」隨後兩人便轉過身去,給過來的塔利班份子讓路。

很不巧的是,其中的一名塔利班份子用A語言跟趙雲他倆說話,這下可難道他倆了。他倆誰也不會A語言。趙雲給王達擠了擠眼睛。接著王達轉過身去,對著兩名塔利班份子先是來了一個呲牙,將兩名塔利班份子的注意力吸引過去,然後哼哈哼哈了半天。趙雲都感到汗顏,根本不知道王達再說啥。還別說,讓王達這麼一弄兩個塔利班份子還真被唬住了。他們給王達當成了啞巴,以為他不能說話,只能哼哈哼哈。

這時趙雲已經成功的繞到了兩名塔利班份子的身後,對王達使用手勢。

三,二,一!

兩人一前一後同時捂住了兩人的嘴,手中的匕首在喉嚨處一劃,速度快到都沒有血流出來。接著兩人看了一下四周,好在沒人發現。拖著兩具屍體,往山林里走,將屍體給掩埋了。

王達有些興奮的說道:「雲少,我第一次玩無間道!呵呵,真不錯。別人的生命就掌握在我的手中,那種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感覺真爽。」

趙雲拍了他的腦袋一下,笑道:「我啥時候讓你不爽了?只要你好好乾,以後雲少帶你週遊世界,把每個國家都弄的翻天覆地。」

王達說道:「雲少,我怎麼感覺有種遊戲人間的感覺啊?」

趙雲說道:「遊戲人間不假,但是我們的遊戲是有自己原則和規矩的。」

這時過道中來了一批護衛,兩人躲在山林里低下頭不在出聲。等護衛過去后,王達對趙雲說道:「雲少,你發現了,今天一早上這裡的守衛變得森嚴了。好像要有什麼事情發生。」

趙雲道:「走吧,去站好咱倆的崗,準備應付突發事件。如果真是本啦登活著奧瑪爾要來,就殺。別顧忌。」

說完后,兩人起身回到自己的崗位。

另一面,從基地開出的那輛裝甲吉普其實是去接洪飛和楊陽二人的。吉普車在凹凸不平的山路上疾馳著,很快他們就到了龍雲會駐地的前面。

洪飛三人也是早早就醒了,就等待塔利班的來人。因為他們早就吩咐過了,所以當塔利班的人來了以後,龍雲會的人並沒有殺他們,而是急忙去通知洪飛了。

聽到手下的報告,洪飛三人馬上從會議室出來,向塔利班的裝甲吉普走去。來接洪飛和楊陽的依然是昨天晚上那個會中文的新疆人。他問道:「你們選好了誰跟我去?」

洪飛指著楊陽說道:「我倆去,我是龍雲會長老,他是煞堂堂主。」

新疆人皺了一下眉頭,說道:「你們只能去一個人。」

洪飛說道:「我們龍雲會向來都是公開辦公,這種談判的事情,從來都是最少兩人在場。如果連這種事都無法滿足的話,我會認為你們很沒有誠意跟龍雲會談。那你就請回吧!告訴本啦登和奧瑪爾,戰場上見。」說完帶著楊陽和白龍轉身,準備離開。

新疆人見洪飛不像是在說笑,立刻答應道:「好吧!那上車吧!」

洪飛拍了拍白龍的肩膀道:「等我倆帶好消息回來。如果我倆要是回不來,等雲少回來之後告訴他,要幫我和楊陽報仇。」

白龍握緊洪飛和楊陽的手,說道:「放心吧!你們不會有事的。我就在這裡等你倆的好消息。」

聽了白龍的話,洪飛和楊陽對視一笑然後就轉身向裝甲吉普走去。

此時已經聚集了很多龍雲會成員,看著洪飛和楊陽走向吉普車,白龍大聲喊道:「所有龍雲會成員注意!」

「扎帶!」所有龍雲會成員立刻將身上的藍色頭帶紮上。在清風下,那些藍色頭帶隨風飄揚,給人一種海洋波浪的感覺。

「敬禮!」所有龍雲會成員同時將右手攥拳非常有力的拍在自己的左心口處。

砰!那整齊的打擊聲,隨著空氣遠遠散去。都傳進了洪飛和楊陽的心裡。

收到了兄弟們情義的兩人沒有轉頭,立刻鑽進車裡,吩咐道:「走吧!」

很快裝甲吉普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內。吉普車內有三排座,第一排坐的是一名駕駛員和那名新疆人,洪飛和楊陽坐在第二排,第三排坐的是全副武裝的塔利班份子,他們手裡都拿著微沖指著洪飛二人,相信只有洪飛和楊陽二人有一點反常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這凹凸不平的山路讓楊陽坐的非常不爽,對洪飛說道:「飛哥,你說我要是殺了前面這個新疆人,本啦登能把我怎麼樣?」

楊陽的話讓前面的新疆人冷汗直流。這龍雲會的人真是瘋子,後面有兩把微沖對著他的腦袋,他竟然還敢說這種話。

洪飛漫不經心的說道:「你可是殺了他試試,看看本啦登會不會因為你殺他而殺你。」

洪飛的話更是讓新疆人有一種想跳車的衝動,自己招誰惹誰了。怎麼都沖著自己來啊?

就在新疆人心裡泛琢磨的時候,楊陽對他說道:「那個新疆人。你說我殺了你,你們的人能殺了我嗎?」

咯噔!新疆人的心裡一麻,想到這位大神怎麼還真要殺我是怎麼地?立刻回道:「具體他們能不能殺你,我也不知道。因為他們不停我的指揮,我只是個翻譯而已。上面給他們下達的什麼命令我也不知道。」

「哦!」楊陽繼續道:「原來你是翻譯啊!看來先留你的命,一會有用,不過我先告訴你,你的命我收了。好好的Z國人不為自己國家賣命,跑到這麼老遠給別人賣命,我最看不慣你們這些人了。」

一聽楊陽要收他的命,新疆人慌了,哀求道:「哥,你是我親哥,你別殺我行嗎?我發誓等這次事結束以後,我立刻回國,再也不來這了。」

聽了新疆人的話,楊陽只冷冷的說了一句:「晚了。」然後便閉目養神了,不看理會他了,任憑新疆人將天都說下來,也無法挽回了。

這一路最鬱悶的就是新疆人,明知後面有人要殺他,還不能跑。真是難熬啊!過了一會車終於開進了基地。新疆人那懸著的心算是放了下來。他相信楊陽還沒有膽子敢在塔利班的基地殺人。不過這一切都只是新疆人的設想而已。

吉普車並沒有在外面停下,而是直接開到裡面一個最不起眼的小草棚。當吉普車在趙雲和王達面前過去的時候,給兩人弄蒙了,王達說道:「雲少,我是不是眼花了?我怎麼看見飛哥和楊陽在車上啊!」

趙雲說道:「那樣的話,我的眼睛可能也花了,出現幻覺了。」

兩人根本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所以他們當然不知道洪飛和楊陽過來是談判的,而目的卻是引出本啦登準備刺殺。

產生誤解王達有些不相信的說道:「雲少,如果洪飛和楊陽真的叛變龍雲會,我王達第一個不會放過他倆。」

趙雲道:「達子,別衝動。我感覺洪飛和楊陽來不是簡單的事情,後面可能隱藏著什麼陰謀,因為白龍沒來,他們三是在一起的,如果只是他倆叛變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PS:八更到!!油條在這裡承若,如果今天晚上9點之前,油條的鮮花進入前10名,那麼就會再加一更。 趙雲兩人慢慢的向小草棚移動,準備去一探究竟。

洪飛和楊陽二人下車以後就進小草棚了。從外面根本看不出小草棚裡面的特殊,一進去才知道,所有先進的儀器設備、通訊設備等都在裡面,真可以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當洪飛二人進去后,並沒有看見本啦登或者是奧瑪爾。面對他們的只是一個非常大的電視。本啦登和奧瑪爾出現在電視里。楊陽說道:「飛哥這幫孫子跟咱倆玩計謀,竟然用視頻聯繫。」

洪飛看了看四周,說道:「這屋裡肯定有擴音器和散音器。先看看他說什麼!」

接著電視里的本啦登說道:「歡迎你們,我可愛的Z國朋友。」

當然這些話都是由新疆人翻譯的。

洪飛道:「本拉登先生,你是否誠心跟我們龍雲會談?」

本啦登疑惑的問道:「洪先生為何這麼問啊?如果不是誠心跟你們談,我們又怎麼會將二位請過來呢!我們當然是非常誠心的要談了。」

洪飛冷笑道:「我看不是,如果你們要是有誠心談的話,就不會跟我們龍雲會弄這個視頻吧!那我們龍雲會的人當什麼?當猴耍嗎?本啦登先生你的行為深深的傷害到我的自尊了,我認為咱們沒有再談下去的必要了。你可以叫你的人送我回去了。同時準備好應戰吧!」

本啦登笑道:「哦!我的Z國朋友,你真的是太愛生氣了。我這麼做也是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請你們見諒。」

聽了本啦登的話,楊陽反問道:「請問本啦登先生要保證自己的安全,那我們的安全誰保證?如果不能見面談,那麼就不用談了。」說完便做出要出去的動作。

本啦登也不想得罪龍雲會的人,把事情弄僵,見楊陽要走,邊說道:「龍雲會的朋友,請等等,給我幾分鐘安排的時間。」隨後電視就被關掉了。在電視後面的牆上出現一個隱藏的門,從裡面出來了幾個全副武裝的基地成員,他們都手持微沖,身上掛著炸彈,示意新疆人為他們翻譯,讓洪飛和楊陽跟著他們走。

洪飛和楊陽二人跟著這幾名本啦登的護衛走進牆面的暗門,進去之後是一條通向地下的隧道。穿過隧道他們來到一個有幾百平大的地下房間。裡面所有設施和生活用品都非常齊全。洪飛和楊陽也終於在房間里看到了本啦登和奧瑪爾。他倆身後還站著四名長的非常像Y度人的保鏢,屋內一圈的微沖護衛。

眼尖的楊陽對洪飛說道:「飛哥,你看本啦登他們身後的牆面上也一條很細很細的線,我估計那個也是暗門,應該是通往地上的。這傢伙可真狡猾,一旦發生什麼變故他們肯定會從那個密道逃走。」

洪飛小聲道:「一會伺機動手,不能給他逃向暗門的機會,因為暗門后隱藏著什麼咱倆完全不知道,很可能是會讓咱倆送命的東西。」

「嗯!」楊陽點頭之後,洪飛就對本啦登笑道:「啦登先生的真人比視頻里的還要瘦上一些。」

本啦登回道:「天天生活在戰爭當中,每天都要為自己的生命安全考慮,簡直是寢食難安,又怎麼能胖的了呢!這點就不容你們龍雲會了。敢光明正大的生活在Z國,不怕任何國家的攻擊。」

楊陽可不慣著他,非常不客氣的說道:「哎!也對,實力的差距不是光靠勇敢就能彌補的,我相信只要啦登先生你往街上一站,那鋪天蓋地的子彈就得全往你身上招呼了。」

楊陽的並沒能激怒本啦登,他反而笑道:「就是因為知道你們龍雲會的實力比我們基地強太多了,所以才要找你們合作呢!」

「合作?」洪飛問道:「不知道啦登先生想要怎麼合作?你應該知道我們龍雲會向來都是獅子大開口,沒有一定的好處是不削和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國家合作的!」

聽了洪飛的話,本啦登轉口道:「與其說是合作不如說是一種交易,你們龍雲會撤出A富汗,我們基地和塔利班幫你們抓住所有東突的主要成員,並幫你們消滅東突!你認為如何?」

洪飛道:「啦登先生說笑了,滅東突這種小事,怎麼能勞您大駕呢!我們龍雲會完全可以輕鬆的解決。」

本啦登道:「那龍雲會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我們如果能滿足肯定會滿足的,只要你們龍雲會撤出A富汗。」

楊陽開玩笑道:「我們想讓基地和塔利班加入龍雲會,以後直接歸屬我們管理,這個要求是不是也能滿足!」

雖然是玩笑話,但是也不禁讓本啦登和奧瑪爾臉上變色。

洪飛說道:「楊堂主只是跟你們開了一個玩笑,不要介意。就算你們想加入,我們龍雲會也不會收你們的,畢竟我們也不想跟全世界做對。那樣也會把我們陷入困境。就不如現在來的逍遙自在了。」

本啦登道:「那洪先生是什麼意思?」

洪飛也只是在拖延時間,與他們周旋,找最好的時機刺殺本啦登和奧瑪爾,說道:「我的要求就是將隱藏在你們當中的所有東突份子全部交給我們龍雲會,然後永遠不得踏入A富汗半步。」

洪飛說到最後的時候,故意將氣勢上提,希望可以震懾到對方。不過令他非常驚訝的是,本啦登身後的那四為Y度人,對於他的氣勢,他們根本就無視,連眼睛都沒睜開看過洪飛一眼。從對方所表現出來的態度上,洪飛肯定那四名Y度人不是一般人,而且實力不會在他之下。這就對刺殺造成了困難。

對於洪飛的意見,本啦登考慮了一下說道:「洪先生的要求,恕我們辦不到。A富汗是塔利班的祖國,讓他們放棄祖國而去別的國家生活,那是無法辦到的。不知道能不能把這個要求換成別的要求。」

洪飛非常堅定的說道:「就這個要求,無法更換。」

便隨著洪飛的話,屋內的氣氛緊張了起來。一時間誰也打不破這種尷尬,兩方人都只是靜坐不語,任憑時間流失。

正在這時變故出現了,密室內的監視器上出現了趙雲和王達的身影。本啦登立刻問道:「這兩人是誰,怎麼會知道密室的位置?」

眾人的回答都是,沒見過。意識到要出事了本啦登和奧瑪爾立即起身,對身邊的人吩咐道:「殺了他倆,然後快速撤離。」

與此同時洪飛也給楊陽一個眼神,示意動手。

嗖!嗖!

兩把象牙匕同時飛向本啦登和奧瑪爾。洪飛和楊陽的動作如雷霆般迅速。

但是象牙匕沒等到本啦登和奧瑪爾的身邊就被兩名Y度人攔截下來,他們將象牙匕狠狠的甩進地面內。

此時另一條暗門已經打開。本啦登和奧瑪爾馬上就可以逃跑了。情急之下,洪飛根本顧不上能不能打過Y度人了,手中拿著合金匕向本啦登躍去。楊陽則是緊隨其後,準備接應洪飛。

看到洪飛躍起,一名Y度人也躍了起來,在半空中攔截洪飛。

洪飛早就料到會有Y度人攔截他,所以他順勢將蘊涵著內勁的合金匕滑向Y度人的胸口。只見Y度人的身體在空中發生了扭曲,躲過洪飛攻擊的同時,他單手抓住洪飛持合金匕首的手,單腿向洪飛的腰間掃去。

這時楊陽已經來到洪飛的身下,用內勁將洪飛的雙腳托起,使洪飛在空中再次起力。

PS:九更到!!請筒子們盡量將鮮花投給油條。拜謝! 得到后力的洪飛,另外一隻手抓住Y度人的胳膊,雙腳向後張開,在空中形成了一個水平的姿勢,躲過Y度人的掃腿。雙手同時用力,將Y度人按了下去了,后張的雙腿再次前掄。重重的踢在Y度人的胸口上,逼他向後滑行三米左右。

另外三名Y度人有一高一瘦的去保護本啦登和奧瑪爾離開,剩下的那名也直奔楊陽而來。而密室內的那些持槍護衛根本就沒對洪飛二人開槍,跟隨在本啦登的身後也離開了。

眼看暗門要再次關閉,洪飛心裡非常的著急。這兩名Y度人的實力現在在他們之上,不要說去追殺本啦登了,就是自己能不能安全離開都成了問題。

就在這緊張的時候,趙雲和王達闖了進來,看到洪飛和楊陽正在跟兩名Y度人戰鬥,趙雲二人就笑了,看來洪飛和楊陽並沒有背叛龍雲會。接著他倆就把偽裝脫掉了。

一看進來的人是趙雲,洪飛立刻吼道:「小雲,幫我們把暗門打碎,這兩名Y度人交給你了,我們去本啦登和奧瑪爾。」

聽了洪飛的話,趙雲立刻騰起身來,凌空中趙雲將合金匕灌滿內勁,直射暗門而去。

轟!伴隨著合金匕將暗門炸碎的同時,趙雲落在了洪飛和楊陽的前身。面對Y度人襲來的攻擊,趙雲毫不避諱迎拳而上。不過Y度人的攻擊十分詭異,他們的全身就如同沒有骨骼一樣,可以隨意扭曲擺動。

他們沒有硬接趙雲的拳頭,而是將自己個胳膊軟化,繞過趙雲的拳頭,直接擊在了趙雲的胸口上,一瞬間趙雲感覺到他們的胳膊突然變長了。

洪飛也來不及對趙雲說什麼了,對王達喊道:「王達!你跟我倆走,去抓本啦登,他身邊還有Y度人呢。我和楊陽應付不來。」

就這樣,洪飛、楊陽、王達三人如同獵豹般,向暗門衝去。

兩名Y度人剛想阻攔,就被再次出手的趙雲攔截。一記掃腿,就算兩人的身體變形也難以逃避。

砰!

兩人同時撞在了身後的牆壁上。震得整個密室都發出嗡嗡的響聲。

趙雲用Y度話對二人說道:「兩位想去哪裡?還是乖乖的在這等死吧。」

對於趙雲的攻擊,兩名Y度人也非常的驚訝,第一次碰到實力這麼強悍的男人。通過趙雲的攻擊,兩名Y度人斷定此人就是龍雲會幫主趙雲。除了趙雲,他們實在想不過更好的人選了。

一名Y度人說道:「素聞龍雲會幫主趙雲的那武功可是能和世界上隱世巔峰的人物想抗衡。我們倆是Y度隱世的人,今天倒要試試你趙幫主有多厲害。」

趙雲並沒有因為兩人是Y度隱世而驚訝,問道:「兩位剛才所施展的應該是Y度的瑜伽術吧?看上去非常不錯。」

說話間兩名Y度人再次向趙雲襲來。靠著體術能將人的身體瞬間拉伸,這瑜伽術如果練到大成也是相當可怕的。

趙雲雙拳混雜著強勁的內勁迎上,兩名Y度人因為領教過趙雲的厲害,所有都不敢硬抗,一左一右同時用單手將趙雲的拳頭纏上。另外一隻手向趙雲的面部砸去。

兩人的攻擊,趙雲並未感到慌張,心想這兩人的合擊之術也是非常的默契,看樣是長時間在一起合作練成的。

突然趙雲將內勁灌輸到雙臂,向後一躺,兩名Y度人立刻失去了重心,跟隨著趙雲的身體向後摔去。當兩人騰到半空中的時候,只見趙雲雙腳同時以最快的速度凌空踹向兩Y度人的腹部。

砰!砰!

兩Y度人一前一後撞碎了密室的頂棚,落到了地面上。由此可見趙雲這雙腳所蘊含的力量,饒是一般的武者也是難以抵抗的,必死無疑。

兩Y度人摔落到地上之後,立刻站了起來,分別向外吐了一口鮮血。因為這兩名Y度人時刻都跟在本啦登的身邊所以地面上的那是成員都認識二人,只是驚呆的看著他倆,並沒有開槍。

幾秒鐘的時間,地面上再次出現一個大坑,趙雲運起內勁靠著身體的強度硬是在另外一個地方將密室的棚頂撞碎,落在地面上。趙雲要的是一種震懾性的效果。

他的目的達到了,外面的基地成員或者是塔利班份子將吃驚的目光再次轉向趙雲,依然沒有開槍的舉動。就在這一瞬間,趙雲沒有沖向兩名Y度人反正沖向普通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