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力度太小,請重新嘗試。”

啪!

加了點力量。

“滴,力度太小……”

啪!啪!啪!

連加三層力量。

“滴,力度太小……”

“滴,力度太小……”

“滴,力度太小……”

好多人停下動作,看着這邊,指指點點的,劉忙被“滴滴滴”的聲音給折磨的不行不行了,正自我陶醉着。

啪啪!

帝後名之謀取天下 滴滴……”

啪啪啪啪!

“滴滴滴滴……”

……

啪!

重重的一擊,響徹在三樓,這一下直接把劉忙給拍懵掉了,失去重心,往後退了好幾步,險些摔倒。

冤家 滴,力度太大,請重新嘗試。”

“……”

兩個管理員又走了過來。

旁邊,一個媽媽正在教育自己的孩子。

“小文,你看了嗎?這位叔叔就是因爲小時候沒有好好學習,所以現在連書都不看不懂,只能砸自己的腦袋,表示懊悔,你可要好好學習,知道了嗎?”

“媽媽,我知道了。”

劉忙甩着腦袋,想要將腦子中的暈厥感甩出去,順便看向那對母女,我他丫的才二十四歲,正值花樣年華呢,你他丫的會不會認人!啊?

轉頭。

嘴微張。

“嘿!”

劉忙表情變了。


熟女加蘿莉!還是母女花!

劉忙嘿嘿了一聲,喃喃道:“我喜歡。”

“先生,您這是在……幹嘛?”女管理員看着劉忙額頭上紅彤彤的印記,小心翼翼的問道。

劉忙有些不好意思,瞧了瞧書,又看着周圍的人,故作輕鬆的說道,“我在看書呀!”說完,劉忙順便往自己的腦袋上拍了拍,力度還不小。

女管理員心一抽,一臉的不相信,“真的嗎?”

周圍人相互結對,圍了過來,指着劉忙評頭論足,臉上寫了三個大字:不相信!

劉忙表情一變,“嘿!還不信!給你!”劉忙把書遞給女管理員,“看着!”

…… 圖書館。

二樓。

人都圍過來了,少說有二三十個,說說笑笑的,對劉忙的行爲不以爲意,都覺得劉忙是在強裝鎮定。

女管理員捧着將近一公斤的書,沒翻開,笑吟吟的。

就在這時候,劉忙開口了,“《全球通史》,第一章,文明之前的人類。”劉忙頓了頓,嘴角帶着笑意,四周突然安靜了下來,都在等着看笑話,“本書的第一編論述人類在文明之前的200萬年的歷史,其餘卷編論述不足60O0年的人類……”

兩分鐘過去了。

劉忙充滿魔力的聲音不緊不慢的沉聲敘述着,“……後面各編和《1500年以來的世界》一書中所記述的人類後期的歷史,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人類的活動範圍如何從當地擴展到地區、擴展到各地區之間,進而擴展到全球、擴展到星際的歷史。”

第一章結束,劉忙眯着眼看着衆人。

女管理員在最初的驚訝過後,不得不翻開了書,和男管理員頭挨着頭,恨不得鑽到書裏面去,好讓自己看的更清楚。

每個人都表情不一,有驚訝的,有不相信的,有不以爲然的。

“第三章:引言,世界史的性質。”劉忙退了兩步,靠在書架上,“……世界史不僅僅是世界各地區史的總和,若將其分割再分割,就會改變其性質,正如水一旦分解成它的化學成份,便不再成其爲水,而成了氫和氧。”

“本書是一部世界史,其主要特點就在於:研究的是全球而不是某一國家或地區的歷史;關注的是整個人類,而不是侷限於西方人或非西方人。本書的觀點,就如一位棲身月球的觀察者從整體上對我們所在的球體進行考察時形成的觀點,因而,與居住倫敦或巴黎、京城或德里的觀察者的觀點判然不同。”

時間在劉忙的敘述當中一點一滴過去,有幾個離得近的人從書架上抽了本《全球通史》,近乎苛刻的對照起來。

然後……都驚呆了!

人,越積越多,一樓三樓四樓其他樓層的人不知怎麼回事,都過來了,把劉忙圍在中間,《全球通史》的存量告急,都是好幾個人圍在一起,看着一本書。

看着一個奇蹟的發生!

半小時後。

劉忙一點都不嫌累,反而越來越興奮,“第十章:中華文明,可得到賢明的人時,政治就興盛,得不到賢明的人時;政治就衰落。”

一小時後。

所有人都麻木了。

“第二十五章,古典文明的衰落,總而言之,侵略給盛極之後停滯不前、似乎註定消亡的文化以致命的打擊。這使我們聯想起當今世界殘酷的轟炸,它摧毀了搖搖欲墜的古老建築,正因如此,我們纔有可能重新建起更爲現代化的城市。”

劉忙的語氣始終不緩不慢,整個人氣定神閒的站在哪裏,一道光環彷彿在冉冉升起。

有幾個人打開了手機在錄像,劉忙給投過去一個讚揚的眼神,對其的行爲表示高度的肯定。

裝逼三要素齊了。

最開始的兩個管理員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捧着書,手有點軟,卻不敢放下,因爲一放下,就會在瞬間被搶走!

“第五十九章:歐洲文明的發展,在這80年內的人們的記憶中,新發現的國家和地區比以前5000年中發現的還多,而且,半個以上的世界是由現在仍活着的(或者就其年齡來說,也許是很健康的)人們發現的。”

“第九十七章:第二次世界大戰,但與此同時,由於全球日益統一,西方的思想、制度和技術正以不斷加快的速度傳遍全球。因此,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後時期既是歐洲衰落的時期,又是歐洲勝利的時期——這一點似乎是有悖常理的。”

“第……”

時間過得很快。


卻沒有一個人離開,整個二樓都已經被擠滿了,至少有二百號人,卻都靜悄悄的,只有劉忙富有磁性魅力的聲音不斷的迴盪……迴盪……

《全球通史》一本歷史鉅製,全書共計四百二十萬字,繪聲繪色的描述了從人類誕生到2010年數十萬年間的經濟,政治,人文歷史。

此書每五年由聯合國組織修訂一次,是全球歷史愛好者甚至是每一個普通人的必備讀物!

卻從來沒有一個人能把它完整的背出來過!



劉忙已經背了有四五個小時了,只背了全書的十分之一還不到,到在這裏的每一個人都相信,這廝絕對他丫的能背完!

草他丫的這可是歷史讀物!不是他丫的童話故事敘事文章!雖然不是苦澀難懂的文言文,但它也沒有那麼白話啊!你他丫的竟然背下來了!甚至連標點符號都他丫的沒有錯一個啊有木有?哪怕是一個“的”“和”這樣的字都沒有落下,你他丫的怎麼做到的?打雞血了吧這是!打雞血了也不可能做得到啊!

之前拿劉忙做反例教育孩子的媽媽不知道躲哪去了,從一開始就跑過來的人一個個都得瑟的不得,興奮的給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不耐其煩的解釋着,搞得好像是自己背出來的一樣,渾然忘記了當初是怎麼看待劉忙的!

“第一百章:世界文化的發展,可以斷定,同質化的確正在發生,雖然它帶有反映了文化背景的多樣化的區域性變化。今天,歐洲三大革命向全球的傳播雖然是在不同方商的支持下進行的,但似乎仍在以加速度創造一種儘管在細節上不同、但在基本特徵方面將是一致的世界文化。”

過了會。

當第一百章落下帷幕,劉忙終於停下來了,環視了一圈,最終停留在了一個小女孩的保溫杯上。

劉忙就一直盯着那裏。

作爲話題中心的劉忙的這點小動作自然是被發現了,都順着劉忙的眼光看過去,差點都吐一口血!

你他丫的多大的人了還早和一個小女孩搶東西?

小女孩被這麼多人盯着,害怕的往後退了退,退到了一個男子的懷裏。

劉忙目不轉睛的盯着!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點。

男子無奈,終於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着,將小女兒身上掛的小保溫杯去了下來,交給了劉忙。

劉忙咕嚕咕嚕灌了下去,還是糖水,挺甜的,不過就只有一點點,灌了兩口就沒了。

劉忙將杯子還給男子,道了聲謝謝,移動目光,再次投向一個老爺子手中的超大號玻璃杯。

焦點移動。

老爺子恨恨的瞪了劉忙一眼,將水交給了劉忙。

劉忙不嫌棄。

咕嚕咕嚕。

一大瓶瞬間見底,劉忙舔着嘴脣,回味着淌進身體裏的清香。

喝着水,劉忙正在想着怎麼離開這是非之地。

逼裝夠了,該想想怎麼撤退了。

《全球通史》的全部內容,已經深深地刻在劉忙的腦子裏了,想擦都擦不掉,大腦正在一步步的消化,等待一段時間之後,就會變成一種意識,只有需要的時候纔會再次出現。

周圍的人都在議論,一個圈圍的死死地,一點縫隙都沒有,直接跑的可能基本沒有。

想要靠蠻力離開根本不可能,除非從二樓跳下去,雖然才二樓,不過……這可是圖書館!

所有人都在用希翼的眼神盯着劉忙,火辣辣的,讓劉忙很不舒服。

劉忙將水瓶還了回去,慢慢移動腳步,脫了口長音,“第——一——百——零——”

“看!UFO!”

劉忙突然指着窗外,放聲大喊!

所有人同時轉頭!

除了劉忙!

嗖——

劉忙靈活的穿插在人羣中,向着樓梯口跑去。

劉忙這句“看!UFO!”要是放在前世,想要唬住人那是不可能的,更別說是起到現在這種近乎封鎖時間的作用,因爲都習慣了,都知道這一句是唬人的。

可在這個世界就不一樣了,這句話完全是第一次出現,它的作用立刻就顯現出來了!

一個個都使勁往窗口擠着,瞪着眼睛在天空上看着,試圖尋找到傳說中的UFO,一睹真容,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劉忙跑下樓梯的時候,纔有人反應過來了。

“草!騙人的!”

輕微的一聲懊悔,卻猶如驚雷,驚醒了衆人,等衆人回頭再想去找劉忙,面面相覷。

——人呢!?

……

家裏。

劉忙一回來就躺下了,四百多萬字塞到了腦子裏,漲的慌,又不能噴出來,只能睡覺。

而網絡上。

卻亂哄哄的。

向朝華在看到劉忙的圍脖之後,生氣了,也發了條圍脖:“請大家一起抵制此人@劉忙,還我樂壇一個乾淨的環境。”

這就很直白了,昨天只是在罵歌不好,今天直接罵人不行,區別很大。

抵制大軍,出征了!

陣仗還要比先前的大!

還有一條新聞,也掀起了不少人的討論。

“驚現神祕人物,背誦《全球通史》!”

“廣廈牛人!神奇的看書方式!背《全球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