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天子坐牢是光榮,為陛下解憂是他畢生奮鬥的目標!

在牢里他睡得好,吃得好,還有專人保護,過得比在外邊都好!

「陛下,臣不委屈。臣只恨才具有限,不能為陛下鞠躬盡瘁!」

話語中飽含著無限的深情與誠懇,眼圈說紅就紅,晶瑩的淚滴欲下未下。將忠臣的形象演繹得淋漓盡致。

永樂帝果然受到了感動,道:「愛卿真乃國之棟樑。」

孟清和擦擦眼淚,道:「臣不敢當,陛下謬讚。」

永樂帝搖頭,「愛卿不必謙虛。」

孟清和繼續擦淚,「臣愧受!」

老而彌堅的演技派遇上後起之秀,當真是情真意切,君臣想得。

站在一旁的鄭和不免感嘆,別看興寧伯年紀不大,這份御前奏對的本事,一些資格老的朝臣都學不來。如此看來,咱家也不能懈怠,必須與時俱進。

一番表揚和謙虛之後,終於話歸正題。

永樂帝端正了神色,道:「朕召卿來,是有要事相托。」

「陛下儘管吩咐,臣一定竭盡全力!」

永樂帝嘴角頷首,道:「朕日前已下令,順天府設會同館,設行部鴻臚寺,以鴻臚寺少卿掌會同館,掌使介交聘,接待外邦來朝之事。」

「陛下聖明。」

例行喊出四個字,孟清和腦袋又冒出個問號。交給他的事,莫非和鴻臚寺有關?他屬於勛貴武官系統,鴻臚寺和會同館都是文官部門,除了掐架,基本上是八竿子打不著。

讓他監督造房子?這是搶工部差事。

總不會讓他到鴻臚寺做官吧?

孟清和眉頭皺了起來,永樂帝很快解開了他心中的疑團。

最不可能的答案成為了現實,皇帝的確計劃讓他武代文職。

由於北京行部正人才緊缺,大批量的補充人才要等到明年三月殿試之後。從應天調派也不現實,人調來北京,南京怎麼辦?暹羅,安南和占城的使臣還住著沒走,總不能晾著不管。

所以,拆東牆補西牆是不可能了,北京鴻臚寺和會同館目前的情況是,辦公場所有,人員沒有。

北京行部擠不出人手,兼任也不成,停職留薪的孟清和撞到了朱棣手裡。旁人都忙,就他閑著,還有應對兀良哈的經驗,就是他了!

看似不合規矩,卻是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畢竟,也沒有哪部成法規定官員不能兼任。

最顯著代表,明朝內閣大學士兼任六部尚書,前者正五品,後者正二品,兼任六部尚書不過是為內閣成員增加政治-資本,論起在朝堂中的話語權,正五品壓過正二品,更不合規矩。但朝堂就是這般運作,沒人出聲反對。

永樂帝敕命出口,孟清和腦袋嗡了一下。

復行后軍都督府僉事,仍鎮守大寧,多少在意料之中。但代掌會同館,兼任鴻臚寺左少卿?

行后軍都督府僉事是正二品武官,鴻臚寺左少卿卻是從五品文官。

文武兼任?

不單是簡單的跨級,還跨界!

文官從軍,叫男兒氣概。

武代文職,那叫撈過界。

預期朝中文官可能出現反應,想想任職期間可能出現的狀況,孟十二郎頓時淚如雨下。


演技都不必了,麵條淚掛在臉上,怎麼看都是無比「激動」。

「臣……謝主隆恩。」

不謝恩還能怎麼著?

被皇帝囫圇個的架到火上烤,誰敢往下跳?

膽敢不從,跳下來也要被切片下鍋涮,還不如老實被烤。

孟清和很識相,萬歲喊得響亮。

永樂帝很滿意,道:「鴻臚寺左少卿一職,卿只是暫代。待送走韃靼瓦剌使者,朕另有安排。」

簡言之,什麼時候把韃靼和瓦剌的使者送走,什麼時候才能卸任。

一直不走,愛卿就一直暫代吧。

聽到朱棣的話,孟清和拚命咬牙,好懸沒吐出一口血來。

該說永樂帝知人善用,還是無血無淚的封建主資本家?

甭管怎麼說,好歹也給了個任職期限。

不著痕迹的磨了磨牙,孟清和垂首,下拜,拍著胸口保證,一定把韃靼和瓦剌的使者儘快送回草原。

永樂帝點頭,又道,送回去的時候,最好能暫時解除大明的邊患,把草原上的水攪渾。若是能讓韃靼和瓦剌無暇南顧,那就更好了。

聽明白了皇帝話里隱含的深意,孟清和再拍胸口,大力保證,好,沒問題,臣一定拼盡全力!攪渾水,臣在行!

永樂帝大笑,破天荒拍了一下孟清和的肩膀,道:「愛卿大才!事成之後,朕有重賞!」

砰的一聲,孟清和大禮參拜,五體投地之時不忘高呼:「陛下聖明,萬歲萬萬歲!」

他才不承認自己是被永樂帝的龍爪給拍趴下的,堅決不承認!

翌日,敕命下達。

「敕興寧伯孟清和復行后軍都督府僉事,鎮大寧……任鴻臚寺左少卿,掌會同館,理番事。」


之前被收走的官印和烏紗當即送還。在都督僉府事的官印旁,還擺著鴻臚寺少卿的官印和腰牌。

到伯府宣旨的是侯顯而不是鄭和,對孟清和卻是同樣的和善。

或許是在草原上吹了風的關係,侯顯麵皮黝黑,身板比鄭和還要強壯,當真是無比的爺們。換下象徵著內侍的圓領葵花衫,沒人能想到這樣的爺們會是個宦官。

孟清和謝過侯顯,荷包遞出,「侯公公辛苦。」

侯顯笑呵呵的說道:「興寧伯好意卻之不恭,咱家就收下了。」

侯顯表達出足夠的善意,孟清和投桃報李,氣氛愈發融洽。孟清和趁機向侯顯詢問了韃靼和瓦剌的部分情況,侯顯毫不藏私,據實相告。

天子派他來傳旨,即是因他曾北出草原。興寧伯既然問起,自然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

孟清和謹記侯顯的身份,問起話來,時刻把握著分寸。


侯顯一邊回答他的問題,一邊暗暗點頭,興寧伯果真是個聰明人,難怪天子委以重任。藉此機會同興寧伯結個善緣,絕對是有益無害。

雖有天子許可,侯顯仍不能在孟清和處停留太久。不到兩炷香的時間便起身告辭。

孟清和親自送出正堂,在大門前止步。

侯顯笑著躬身道別,上馬離開。

送走了侯顯,孟清和回到三堂廂房,坐在桌邊,看著並排擺著的兩個好官印,嘆息一聲,先是鄭和,再來侯顯,早晚有一天,自己會頂著個「宦官之友」的大帽子,被文官口誅筆伐。若有幸被載入史書,有九成的可能被歸入佞臣一類。

為了有個好名聲,就和宦官劃清距離?

孟清和搖了搖頭,他不是古人,後世名聲如何對他不重要,活著才是實際。

為了名聲,各種傻缺,打死他也不幹!

何況,較真起來,永樂朝的宦官名聲算不上差。

洪武和永樂帝時期的宦官,越是貼身伺候的,越是爺們。尤其是永樂朝,如鄭和,侯顯,白彥回等,都跟隨永樂帝上過戰場,真正殺過人見過血,經歷過大陣仗。

論軍事素養和個人能力,並不遜色於優秀的武官。所以,才會有侯顯出塞,鄭和王景弘下西洋的壯舉。

但成功的獨特處,就在於不可複製。

洪武朝的宦官聽話,永樂朝的宦官彪悍,在這之後,除了主持修建北京九門城樓的阮安,明朝的宦官基本同奸佞直接掛鉤。

東廠西廠,王振魏忠賢,全都載入史冊,遺臭萬年。

不過,在李闖攻進京城,崇禎走投無路時,最後拿起武器保衛皇宮的,只有宦官,陪崇禎到最後的,也是宦官。

一飲一啄,冷暖自知。

宦官為禍不假,但將宦官推到檯面上,與文臣相爭的卻是皇帝。

這背後有太多權謀傾軋和無奈不能訴之於口。

永樂帝是馬上皇帝,有他在,沒人能翻起浪花。武官不行,文臣同樣不行。他的繼承者卻不一樣。為壓制日漸膨脹的文官勢力,只能推出宦官和文官角力。

發起者和倡導者就是仁宗的兒子,永樂帝的孫子,明宣宗朱瞻基。

按照後世的說法,還沒君主立憲呢,就想把皇帝架空,中旨不當回事,當真不把豆包當乾糧!

於是,宦官集團崛起了。聯合永樂朝重建的錦衣衛,同文官集團展開了不屈不撓的集體掐架和政-治-鬥爭,成為了明朝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儘管,這風景實在算不上好。

想到這裡,孟清和無奈嘆息。以他往日行事,以及同宦官的關係,想不被歸入佞臣也難。

誰讓記載歷史的筆掌握在文官的手裡,皇帝都能罵出X,何況自己一個小小的伯爵。

孟清和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既然註定要被視做佞幸,那就佞幸到底!

掐架?

他從來就不懼!

當日,沈瑄難得沒加班。

策馬走在街上,雪花紛紛揚揚的飄落。

天色已暗,除了巡邏的校尉,幾乎沒什麼光亮。

行到中途,沈瑄突然停住。

不遠處,孟清和正披著斗篷,提著燈籠立在雪中。

一瞬間,暖流沖刷過心頭,沈瑄拽緊了韁繩,策馬快走幾步,距孟清和五步遠,從馬背上一躍而下。

「怎麼在這裡?」

「等侯爺。」孟清和搓搓手,哈了一口氣,「遇上喜事,高興,想請侯爺過府一敘。」

沈瑄挑眉,握住孟清和的手,「等了很久?」

「沒有。」借著斗篷的遮掩,孟清和反握住沈瑄的手,指間劃過掌心,笑彎了雙眼,「只是沒想到會下雪,幸虧侯爺回來得快。」

烏黑的眸子有瞬間閃動,沈瑄放開孟清和的手,順勢拉了拉他身上的斗篷,傾身,溫熱的呼吸拂過耳邊,「如此看來,十二郎的心情果真是不錯。」

孟清和咧咧嘴,盡量控制住不去捂耳朵。

視線掃過身邊的親衛,親衛正一臉肅然,警惕宵小中。

嘴角抽了抽,不覺得太刻意了點?

再看沈瑄的親衛,也一樣。

孟十二郎抬頭望天,該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還是笨蛋會傳染?

天知道。

有興寧伯中途劫道,定遠侯自然沒有回家。

伯爵府內,鍋里的濃湯已經滾了三滾,片好的羊肉和切成片的白菜蘿蔔擺了滿滿幾大盤。凍成塊狀的豆腐直接小半桶。按照沈瑄和孟清和的飯量,這些還不一定能吃飽。

冬天就該吃火鍋。

滿滿煮上一大鍋,雖然沒有辣椒,熬煮的高湯同樣美味,香氣撲鼻。

孟清和沒準備酒,兩人就只是吃肉扒飯。

沒過多久,盤子就空了。

一整頭羊羔,大半都進了沈瑄的肚子。

飯後,孟清和又拉著沈瑄消食,轉悠了幾圈,直到送上的茶水變溫才停下。

沈瑄坐到桌旁,倒好的茶水立刻奉上。

看一眼孟清和,接過茶杯,抿一口,點點頭,「好茶。」

然後不再出聲,繼續喝茶。

「侯爺。」

「恩?」

「能不能請你幫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