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的雷霆,依舊瘋狂的擊打在凌雲的靈魂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凌雲的靈魂不沒有被擊散,反而越發的堅固強大起來,一股蘊含著與雷靈毀天珠相仿的毀滅氣息,緩緩的從其身上散發了出來……

… 混沌之中,雷蛇狂舞,無比粗大的雷霆不斷從天空在霹打下來,好似要毀天滅地,一副末日降臨的景象。

雷霆不斷的變粗變大,陡然間,一道約莫萬丈龐大的雷霆,如雷龍般撕裂天際,然後夾雜著一種近乎毀天滅地般的聲勢,狠狠的衝下,最後撞在那虛空中盤坐的虛幻身影之上。

鋪天蓋地的雷光,四溢而開,無數電弧,猶如游蛇般的傾瀉開來,噼里啪啦的聲音,響個不停。

然而,面對著這般恐怖的轟擊,那道虛幻身影,竟只是略微顫抖了一下,便不再有任何變化,似乎任何外力,都是無法撼動他絲毫。

凌雲如今幻化出的身體,較之最初虛幻了許多,甚至連靈魂表面都是呈現一種銀光,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銀色的幽靈,不過所幸的是,在他的靈魂依舊完好,雖然已經受到重創,但靈魂之火依舊熊熊的燃燒著。

嗤嗤。

雷弧在凌雲靈魂表面跳躍著,不斷的在靈魂深處鑽來鑽進,原本那黑色的瞳孔,也是在雷光的渲染下,變成了銀色。

若是能看到雷靈毀天珠的表面,就能看到,其上已經布滿了無數玄奧複雜的紋路,一絲絲毀滅的氣息,不斷的從其中散發出來,鑽入凌雲身體的每一個毛孔,使其氣息變得越發的強大可怕起來。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雷霆中所蘊含的能量也越發的強大了起來。


在這樣的重壓下,凌雲的意識早已變得模糊,時間的概念變得極為的不清晰,凌雲並不知道他在這種狀態中持續了多久,恍惚間。仿若是一年。又恍若是十年。

意識昏昏沉沉的飄蕩著,但凌雲卻依舊堅持著,因為他清楚的知道著。若是自己的堅持都被雷霆所磨滅而去時,那他方才是會真正的陷入萬劫不復。

轟隆隆!

突然,凌雲似是迴光返照一般,睜開了雙眼,只見那遙遙天際之上,無數雷霆竟是緩緩的蠕動起來。最後,一道數萬丈龐大的雷霆。開始凝聚成形。

吼!

震耳欲聾般的龍吟之聲,突然自天空中響起,只見得天空上那無數條狂舞的雷蛇,竟是瘋狂的聚集到一起,化為了一頭數萬丈龐大的雷龍。

雷龍龐大的身軀盤踞虛空,那對巨大雷目,閃爍著雷霆,盯著下方的凌雲,那番聲勢,足以將人駭得心神俱寒。

然而,凌雲卻是怡然不懼,抬眼望去,巨大的龍目不怒自威,盯著那對碩大的龍目,凌雲的唇角卻是不由自主的勾了起來,接著,他緩緩的伸展開雙手,彷彿在迎接著那最後一道天雷之怒。

「來吧,讓我看看,這能夠毀天滅地的雷霆,能不能將我的意志摧毀。

轟!

雷龍似乎感覺到了凌雲的這番挑釁,龐大身軀之上,雷霆瘋狂的跳動著,最後其身軀,猛然呼嘯而下。

砰砰砰!

雷龍呼嘯而下,這片混沌彷彿都是伴隨著它身體的竄出而顫抖起來。

看著因為雷龍的攻擊而逐漸崩潰的混沌,凌雲不禁狂笑起來:「哈哈,來吧,不成功變成仁,縱使天要滅我,我意絕不屈服。」

龐大的雷龍,攜帶著巨大的陰影,最終猶如一枚隕石,狠狠的撞擊在了凌雲那毫無防禦的靈魂之上。

咚!

低沉的聲音,在天地間響徹而起,撞擊的霎那,凌雲的靈魂,幾乎是瞬間蹦碎,一股毀滅的波動,將凌雲的靈魂衝擊的粉碎無比。

雷龍呼嘯而過,最後在接觸到大地時,這才在龍吟響徹中,消散而去,回歸天地,在其後方,只有著一團即將熄滅的靈魂之火,若隱若現。

混沌不斷崩潰,凌雲的靈魂之火也越發的虛弱起來,這般狀態,持續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終於,混沌完全的崩潰了,連帶著凌雲的靈魂之火,一起消散在漆黑的虛無當中。

外界,凌雲的氣息突然消失了,其面色逐漸變得慘白,體表上的溫度也逐漸的降低了起來。

「唉,還是失敗了嗎?雪芊芊雙眼含淚,雖然其與凌雲僅見了一次面就將其認作了弟弟,但經過剛剛的了解,自己也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只有六歲的小弟弟情況來看,而且,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凌雲可能是自己在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他還那麼小,就算意誌異於常人,又能有多強?我居然還讓他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真是該死啊!」雪芊芊面色痛苦,眼中流露出無盡的悔恨。

就在雪芊芊心中痛苦的時候,雷靈毀天珠之中突然有著雷光閃現,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雷線浮現出來,然後飛速的蔓延而開,與此同時,無數的混沌碎片瘋狂的聚集起來,攜帶著凌雲那支離破碎的靈魂,形成一股毀天滅地的風暴,從虛無之中沖了出來。

靈魂在奇異的凝聚,到得最後,銀光閃爍間,一具近乎完美的身體,便是徑直的自那雷霆閃爍中誕生而出。

身體的容貌,與凌雲依舊是一模一樣,只是一種難言的威嚴之感,卻是悄然的散發而出,那種感覺,猶如面對著天威雷霆一般。

凌雲低頭,他望著這具歷經萬雷轟頂鑄造出來的靈魂,眼中先是閃過一絲茫然,旋即雙掌緩緩握攏。

「元靈之體,混沌之魂!」凌雲低聲喃喃道。

經過萬雷轟頂之後,使得凌雲的靈魂完全的與混沌交纏在了一起,竟是發生了變異,形成了只有在宇宙初生,混沌還未完全消散之時才有可能出現的混沌之魂。

「轟轟轟!」

拳頭握攏,一股可怕的力量,頓時如同洪荒猛獸般的自林動四肢百骸之中呼嘯而出,那種力量,比起以往,更為的兇悍霸道。

那種感覺,仿若自己已經化身混沌,力量沒有極致一般。

「好恐怖的靈魂力量,以我現在的靈魂力量,若是能過擁有一門以靈魂力量催動的靈魂元技,恐怕即便是面對元王,也能一較高下吧!」凌雲不禁感嘆道。

當然,凌雲也知道這只是自己因為實力暴漲而帶來的錯覺。

或許以自己現在的靈魂力量,能夠與元王相媲美,但若真的面對元王,自己絕對不是對方的對手,僅憑其無比恐怖的速度,就會令自己無可奈何,連攻擊到對方都做不到,又怎麼能勝呢?

正所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自己的元力修為低,肉體防禦弱,僅憑靈魂力量,是萬萬不能與元王相比的,但面對元師甚至普通的元宗,自己也還是可以與之抗衡的。

當然,以自己目前的靈魂力量來說,在突破元王之前,基本不會再有任何瓶頸,而且混沌之魂更是擁有免疫大部分靈魂攻擊的特殊性,恢復力與防護力也是無比的強大,更是自己強於他人的優勢所在。

此時,凌雲也知道,自己真正通過了雷靈毀天珠的考驗,也終於獲得了它的認可,使得自己有資格將其煉化為自己的本命元珠。


想到這一點,凌雲趕忙離開了體外,要將這個好消息第一時間告知芊芊姐,讓她分享自己的這份喜悅。

靈魂離開雷靈毀天珠,回到身體當中,凌雲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濁氣,欣喜的喊道:「芊芊姐,我成功了,咦,芊芊姐,你怎麼了,怎麼哭了?」

「嗚嗚,凌雲弟弟,我沒事,這是高興的眼淚,你不用擔心。」雪芊芊擦著眼淚道。

在凌雲氣息消散的時候,雪芊芊真的恨不得殺了自己,雖然雷靈毀天珠內時間靜止,但凌雲的靈魂都已經消散了,凌雲就相當於離開了雷靈毀天珠,身體就沒有了生氣,當然會直接的反應出來,可是緊接著,凌雲的氣息有突然的強大起來,面色無比的紅潤。雪芊芊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知道凌雲已經沒事了,大起大落間,不禁失聲哭了出來。

「凌雲弟弟,既然你已經成功了,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趕緊準備突破吧。」

「好。」想到這,凌雲也是面色一肅,旋即盤膝坐下,雙手結出印結,透著一絲玄奧,竟是《雷舞亂天訣》的起手式。

元力洶湧,不斷的湧入凌雲的體內,因為湧入的元氣太過龐大,竟是形成了一條條肉眼可見的波紋。

因為已經經歷過一次的緣故,所以一些都顯得那麼自然,而自己所用的元珠又是本已成型的雷靈毀天珠,所以只需要煉化足夠的元氣即可,因此,這次突破倒是顯得輕鬆而又順利。

只聽到凌雲的身體內突然傳出了一陣噼噼啪啪的聲響,凌雲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濁氣,握了握拳,輕聲道:「一星元士,終於突破了!」

… 屋內,凌雲睜開雙眼,看著雪芊芊,一臉欣喜的道:「芊芊姐,我突破元士了。」

雪芊芊微笑著點了點頭,道:「你已經將突破元士最難的一步都度過了,接下來自然是水到渠成,而且因為元靈之體和雷靈毀天珠的特殊性,你的元力至少也能與三星元士相媲美,真實的戰鬥力恐怕連五星元士也難以與你抗衡。」

「那是,我可是舉世無雙的超級天才,就憑那幾道小小的雷霆,又豈能傷得到我?」

聽到芊芊姐這般誇讚自己,凌雲的心裡也是美滋滋的,吹牛道。

看著凌雲有些得瑟的樣子,雪芊芊也是感到有些好笑,接著道:「你的確是天才,但你可絕對不能因為自己身具元靈之體就驕傲自滿,修鍊一道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雖然你有著強大的天賦,但若是因此驕傲自滿的話,那麼定然會被那些天賦一般,卻勤奮努力的同齡人所超越。而且,在這塊大陸上,最多的,就是所謂的天才,每一個時代,天才都是數不勝數,他們每個人都有著無比妖孽的天賦,無窮無盡的奇遇機緣,但最後能夠成為真正強者的卻是少之又少。」

「修鍊者,就是要不斷的超越自己,不斷的突破極限,不斷地越級挑戰,只有能越挑戰的武者,才能算作一個擁有成長潛力的修鍊者,若是當一個武者不再具備越級挑戰的能力時,這個武者的潛力基本就用盡了,若無意外,他的實力將會永遠停滯下來,成為後來者前進的踏腳石。」雪芊芊肅然說道。

「我明白,我絕對不會鬆懈的。」凌雲一臉堅毅道。

看著完全平靜下來的凌雲,雪芊芊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讚許之色,接著又道:「當然,想要越級挑戰,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為你挑戰的對手,未必就是潛力用盡的普通武者,若是對方同樣是擁有無窮潛力的天才,那麼你想取勝也同樣會十分艱難。想要越級挑戰,你必須擁有能夠越級挑戰的資本,比如強大的功法,,逆天的元技,出奇制勝的秘法等等。不過,當你的實力達到一定的層次之時,這些就都不算那麼重要了。」

「這些都不重要,那還怎麼越級挑戰呢?」凌雲一臉疑惑的問道。

「雪芊芊道:「能達到那個層次的人,基本上都是各個地域的天才,奇遇無數,你有的,他們基本也有,所以在這方面,你們之間的差距很小,若是想要強過他人,那就必須有高人一等的感悟。」

「感悟,感悟什麼?」

「不要著急,慢慢聽下去。」雪芊芊道,「修鍊一道,本就是順天而行,根本沒有什麼逆天之說,天道是多麼強大的存在,一個普通人,又有什麼資格逆天?那些揚言逆天行事的人,不是真的擁有逆天的本事,而是天根本沒空搭理他。」

「陣法乃是天道的語言,那些玄奧複雜的紋路,其實是天道指引我們修鍊的語言。」

「我們體內雖然擁有著浩瀚的能量,但大部分都無法發揮出來,每次攻擊都會有大量的元力做著無用功,真正能用來攻擊的能量其實很少很少。但若是能夠順從天道的語言進行攻擊,元力的利用率將會大大提升。」


「試想,無論是身體強度,元力修為,所會功法元技等等條件都基本一樣的兩個人,一個人每次攻擊只有百分之十的能量能傷害到對方,而另一個人每次攻擊都能百分之百的宣洩出去,兩人相鬥,誰會贏?若是還有一個人,不僅完全順從天道的語言,而且還能將其改造的更加強大,使得自己的元力能夠發揮出百分之二百的效果,誰又會贏?」

「當然,要做到這個程度基本是不可能的,因為天道本身就已經很完美了,若是能在它的基礎上改造的更好,那麼這個人也基本上成為凌駕於天道之上的無上存在了。為什麼幾個人組成一套合擊陣法,就能將一個比他們幾人一起上都打不過的強者擊敗,就是因為陣法將他們之間的元力有效的結合在了一起,形成了更加強大,元力利用率更高的攻擊。」

「所以,若是你希望未來能夠成為一名真正的強者,那就要從現在開始,意識到陣法的重要性。」

「在太古時代,曾經出現過的周天星斗大陣、十二都天神煞大陣、誅仙劍陣等等一些絕世陣法,個個都擁有毀天滅地之威能。只是由於陣法太過難以修鍊,能精通者少之又少,許多人因為修鍊陣法,導致元力修鍊被荒廢了,最終陣法不精,元力修為也不高,一生沒有任何的成就,因此,陣法一道才會逐漸的被忽略捨棄掉,只是作為一個元力修鍊的輔助方法存在著。」

「這麼難啊,那麼多太古時代的天驕都做不到,甚至還導致陣法一道淪為輔助般的存在,芊芊姐怎麼就相信我能修鍊陣法一道呢?」凌雲好奇的問道。

「因為你是天才嗎。」雪芊芊半開玩笑的說道。

「這倒也是。」凌雲自戀的笑道。

雪芊芊呵呵一笑,道:「其實人體本身就是一個無比複雜的陣法,修鍊者修鍊元珠,元士期一到九星,元珠上會依次出現相應數目的星星。」

「到了元師期,修鍊者所修的功法就會為元珠賦予屬性,比如你姐姐我,因為修鍊的是我雪族的家傳功夫,因此在我突破元師的時候,我的元珠就擁有了水屬性的變異屬性,雪屬性,擁有了屬性后的修鍊者,其攻擊力要強過無屬性修鍊者十倍不止。」

「元宗期的時候,元珠將以九星為陣基,在元珠上建立陣法,最大限度的提高元氣的吸收與利用率,實力自然是會大大增強。」

「元王期就更是強大無比,因為到了元王期,元珠上的陣法將會逐漸擴散,最終將陣法遍布周身,到了那時,其一舉一動都會攜帶著天道的氣息,就連到了元王才能夠擁有的飛行能力都是因為中的陣法與天地間的元氣共鳴,組成元氣之翼,這才使得元王從此擁有了飛行的能力,受人敬仰。」


「因此,只有達到了元王之境,才能勉強算是一位強者。至於更高的層面,你現在了解了也沒用,反而會對你的成長產生不好的影響。」

接著,雪芊芊嘆了口氣道:「可惜我雪族對陣法一道涉獵不深,因此我也只能是將你帶入陣法的大門,至於更高層次的修鍊,就只能看你自己的機緣與造化了。」

聽得此言,凌雲也是非常無奈,按芊芊姐的話來看,陣法一道的確是強大無比,若是能與元力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必然十分的強大,可是芊芊姐也說了,陣法一道無比艱難複雜,自太古時代至今各種絕世天驕不知凡幾,可陣法一道依然無法強盛起來,由此可見一斑。而芊芊姐又說自己對陣法並不精通,那麼就沒有人能夠指導自己,僅靠自己琢磨,其難度可想而知。

看到凌雲鬱悶的樣子,雪芊芊不禁抿嘴一笑,道:「你是不是覺的連芊芊姐都不精通的東西,即便告訴了你,你也難以修鍊,知道了又能怎麼樣,是不是?」

凌雲點了點頭,道:「難道不是嗎,我雖然天賦很好,但也有自知之明,我凌家堡雖然能夠在古奇王國稱王稱霸,但若是放眼整個大陸,像我凌家堡這樣的勢力不知道有多少,我凌家堡在整個大陸上就如同一粒沙一樣毫不起眼,即便是如同焚天宗這樣的皇級勢力,恐怕在大陸上也只是稀鬆平常而已,像陣法這種東西,凌家堡根本不能給我什麼幫助,而芊芊姐你也說自己並不精通陣法,沒有前人的指引,我上哪去學啊?」

雪芊芊呵呵一笑,道:「並不精通並不代表一點不懂,雖然我的陣法水平只是一般,但要教導你這種連陣法是何物都不知道的小元士,還是綽綽有餘的,至於更高層次的陣法,就算是有他人相助,效果也是微乎其微,到了那個階段,更多的,還是要靠自己去感悟。」

「另外,你不是說要在三年之內前往焚天宗打敗焚無痕嗎,依照你說的來看,三年之後,他突破元王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而你現在不過剛剛突破元士而已,縱使你天資過人,可是捫心自問,三年之後,你真的能夠戰勝一個元王嗎?我想這可能性恐怕非常之低。」

「但是,若是在這三年了,能夠擁有強大的陣法輔助你的修鍊,那麼三年後戰勝焚無痕,也未必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雪芊芊道。

聽到這話,凌雲臭屁道:「就算沒有陣法相助,憑我的天賦,三年後我也一定可以打敗焚無痕,當然,若是芊芊姐願意教我的話,那我也絕對不介意。」

「你這小鬼頭。」雪芊芊輕笑道,「論及陣法,一直都是天陣家族的強項,只是五千年過去了,當年盛極一時的天陣家族,如今也不知道變成了何種景象,若是你能得到天陣家族中的強者指點幾句,那絕對比我教上你一年所取的效果還要好。」想起往事,雪芊芊也是有些感慨。

回過神來,雪芊芊接著道:「當然,若是你只是想自己未來成為一個普通的元王或者元皇,守著這凌家堡度過這一生的話,那麼你根本不用這麼頭疼,只要給我點兒時間,我就能讓你在三天之內突破元王,一個月之內突破元皇,而代價就是耗盡你所有的潛力,終生都不會有所突破。」

「我才不要呢,以我的天賦,突破元皇那是早晚的事,我可不需要這種揠苗助長的方法。」凌雲聽得渾身一顫,趕忙搖頭道。

雖然耗盡潛力,終生不得突破這種事聽起來很可怕,但也只是對凌雲這種天賦超絕的人來說。而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就是幾輩子也修不來的大造化,是大機緣,畢竟,像在古奇王國這種國度了,元王就已經是最高的境界,能夠輕輕鬆鬆就成為整個古奇王國的最強者,受萬人膜拜,那簡直就是不要太爽的事情啊!

雪芊芊又是笑道:「既然如此,那麼你是希望受些磨難,成為這片大陸上的至強存在了。」

「當然,這誰不想,可那是人人都能達到的嗎?凌雲沒好氣的說道。

「呵呵,對於別人來說,這或許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你不同,因為你已經擁有了雷靈毀天珠,難道你忘記它讓世人為其拚命,拼殺爭搶的原因了嗎?」雪芊芊神秘一笑。

凌雲眼睛一亮,脫口道:「你是說,生靈創天珠?」

… 回想起芊芊姐不久前所說的話,凌雲不禁雙眼一亮,脫口道:「生靈創天珠?」

「不錯。」雪芊芊輕笑道,「太初之前生靈創天珠曾經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宇宙,成功之後自身分為五大靈珠,構建起天地間的五行支架。只要能夠得到這五顆靈珠,還愁成不了至強的存在嗎?」

聽到這話,凌雲也是心動不已,不過想到自太古時代至今,那麼多的絕世天驕,無敵雄主們都得不到這五顆靈珠,自己如今不過只是一個小地方的一星元士而已,有什麼資格奢望得到它們呢?想到這,凌雲不禁嘆了口氣。

看到凌雲嘆氣,雪芊芊又笑道:「你是不是覺得過去那麼多的強者都找不到,自己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一星元士而已,無論是實力還是勢力,自己都及不上那些雄主們的萬一,又能有什麼作為呢?」

「難道不是嗎?」凌雲反問道,「那麼多的絕世天驕,蓋世雄主都找不到,我可不會天真的以為我隨隨便便就能找到。」

雪芊芊呵呵笑道:「那可不一定哦。」

凌雲眼睛一亮,道:「難道芊芊姐你有辦法?」

雪芊芊道:「不是我有辦法,而是你有。」

「我有?」凌雲皺了皺眉,道:「芊芊姐,你就別賣關子了,我一個連古奇王國都沒走出過的小小元士,哪能有這個本事啊?」

雪芊芊含笑不語。

看著雪芊芊笑意盈盈的樣子,凌雲也是一陣無奈,突然,凌雲似是想到了什麼,試探的問道:「難道,芊芊姐你指的是,雷靈毀天珠?」

聽到凌雲已經猜到,雪芊芊也就不在逗凌雲,說道:「不錯,就是雷靈毀天珠。雷靈毀天珠與生靈創天珠乃是相生相剋的存在,雷靈毀天珠毀滅混沌,而生靈創天珠則是讓被毀滅的混沌破后而立,雙方都是可以相互感應。」

「過去的那些天驕雄主們無法得到那五顆靈珠,最大的原因是他們根本找不到,而你不同,你已經得到了雷靈毀天珠,換句話說,你也同時擁有了那五顆靈珠所在的方位,你現在感應不到他們的存在,一個原因是你現在的實力太低,另一個原因就是雷靈毀天珠現在只是暫時寄放在你的丹田內,還不是完全屬於你的。」

「只要你真正煉化了此珠,你就能得到這五大靈珠的方位,這也是你和那些天驕雄主們相比最大的優勢。」

「當然,就算你得到了這五大靈珠的方位,你也絕不能聲張,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能前去尋找,因為每一顆靈珠現世,都會引起天地的震動,各方勢力都會得到它現世的消息,若是不做好完全的準備,恐怕你連渣都看不見。」

聽到此話,凌雲不禁嘿嘿傻笑道:「這我當然知道,不過,我倒是沒想到我竟然能夠擁有這麼大的優勢,再看看那些耗盡一生精力卻連靈珠影子都見不到的天驕雄主們,我還真是不好意思啊!」

看到凌雲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雪芊芊也是好笑不已,道:「當初生靈創天珠以一化五,分別化作了『金靈碎天珠』『木靈撐天珠』『水靈湮天珠』『火靈融天珠』『土靈撼天珠』五大靈珠,古奇王國位於北海,而最有可能藏在北海的就是『水靈湮天珠』,因此,待你得到了這五大靈珠的方位后,這『水靈湮天珠』就會是你的第一個目標。」

「水靈湮天珠。」凌雲喃喃道。

「水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它也可以算是萬物之母,沒有任何生物能夠離開水,它可剛可柔,剛時可化為堅冰,或是洪水等等,摧毀一切,而柔時又能化為涓涓細流,滋潤天地,是絕對不容小視的。並且你擁有著雷靈毀天珠,更是能與其相輔相成,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力量。當然以你現在的實力,也不必考慮的那麼遠,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為了日後的強大努力修鍊,為了你的機緣做好準備。」

「嗯,我明白,修鍊方面我是絕對不會放鬆的,至於準備方面,那就要靠芊芊姐你幫我想想辦法了。」凌雲面色先是一肅,接著又腆著臉道。